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七章 兆佳氏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七章 兆佳氏

作者:时镜

    有关于选秀的事情,冯霜止还是知道的一些的,只因为上一世穿过来的时候刚刚经历这件事,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此时是清朝乾隆二十五年,八旗选秀每三年一次,不过内务府包衣三旗的选秀却是一年一次的,乃是小选。这种一年一次的挑选,甚至不能称之为“选秀”,而只能说是“选宫女”。

    清朝初期的时候,秀女与宫女之间还没怎么清楚地划分,可是顺治开始,便将选秀女和宫女完全分开了。

    一般来说,“秀女”出自八旗官员之家,参加三年一次的大选;“宫女”出自内务府包衣三旗之家,乃是一年一次的小选。

    英廉官位虽高,却是出身内务府镶黄旗旗鼓佐领。旗鼓佐领,也就是汉军佐领。所以即便官至二品,如果没有皇帝的加恩,冯霜止姐妹三人也只能参加一年一次的小选。大选是每年七月,小选每年二月,因为皇宫那边的情况而有轻微的波动。

    所以她们这边的三姐妹,大小姐冯雪莹、二小姐冯霜止、三小姐冯云静,都是逃不了选秀的。宗室子女,十三以上便开始参加选秀,由内务府造册登记,至少也要两次没选上才能由家中自行婚配。

    此外,乾隆五年有规定,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够在规定年限内参加选秀的女子,后面得补上。

    放到冯雪莹的身上——今年冯雪莹虚岁十四,已经到了选秀的年纪,内务府本来已经登记造册,可是因为嫡母之丧,今年恰好错过了,以后还要再错过,也就是说,知道她十七,才能重新参加小选。

    虽然不明白冯雪莹怎么就愿意上赶着给皇宫里的人当奴才,但冯霜止还是知道冯雪莹因此仇恨自己的。

    她看了喜桃一眼,又继续说道:“二姨娘到底只是通房丫鬟抬上来的,眼皮子浅,没什么见识,指不定还以为到了宫里都是好的。不说以雪莹的出身能不能进宫,便是进了宫,也不过是当奴才的命,难做主子。”

    别人都以为宫里选秀看的是脸,其实看的还是家世背景,只不过二姨娘不明白,做了这么多年的姨娘,到底还是被许氏捏在手里的。

    以前冯霜止看不明白的事情,现在回头想想,竟然也都清晰了。

    许氏是个厉害人物,怎么可能放任小妾的女儿变得这么嚣张不懂礼节?说到底,也就是“捧杀”两个字。

    这个时候,冯霜止便不得不佩服许氏的心机。

    她若是对二姨娘以及冯雪莹苛刻, 别人定然说她善妒,所以这个时候最好也最毒辣的做法,只能是听之任之。不管雪莹和二姨娘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到许氏这里也就是淡淡的一句,并不怎么责罚。久而久之,二姨娘和雪莹便变得无法无天,作为女子,雪莹这样的骄纵蛮横,不说是在宫里混不下去,就算是许配给普通人家,又有谁能够受得了?最后等待雪莹的,怕也是一条绝路。

    捧杀捧杀,先捧再杀,捧即是杀。

    只怕二姨娘张氏跟雪莹还一点也不清楚呢。

    “方才奴婢瞧见……巧杏好像也站在旁边,不过她没说话。”

    主仆二人已经走到了花间小亭里面,喜桃上去给她擦干净了石凳,扶冯霜止坐下,然后说了这么一句。

    冯霜止一挑眉,感受着拂面的微风,问道:“可看到她什么表情了?”

    “像是有些怕。”喜桃也拿不准,只是模模糊糊地看了那么一眼。

    “怕?”冯霜止手指指甲轻轻地敲击在石桌边缘,有轻微的脆响,“准备着吧,指不定过两日巧杏就要改主意了。对了,回头你给雪莹的贴身丫鬟,叫……对了,叫微眠的那个,送些消肿止痛的药去,不要声张。”

    她瞧着那微眠倒是个聪明人,只是不知道能够聪明到哪一步罢了。

    喜桃只觉得自家小姐是越发深藏不露又高深莫测,当下记住了事情,应了一声。

    “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日后只要我能在这府里好好过下去,便不去惹别人,只是别人若是惹到我,我亦不会手软。”

    许氏做得出来的,她也能做出来。

    更何况,冯霜止能够根据自己上一世经历的一些事情,来推测这一世很多事情的蛛丝马迹。

    许氏过世之后不到一年,她阿玛鄂章也是去了的,上辈子祭奠的时候,她总能看到相关的消息。

    现在要紧的,还是鄂章娶续弦的事情。

    冯霜止只是将自己的信条解释给了喜桃,她希望喜桃能够理解自己所说的。喜桃也没辜负她的期望,当下点头道:“小姐苦心,奴婢记下了。”

    见喜桃明白,冯霜止也放心了,她正待说话,却听见不远处的白梅树丛里有细小的说话声。

    “梅以曲、欹、疏者为美,你们日后挑选梅花便不能挑这种直的……”

    “是……”

    ……

    “那边是谁?”冯霜止坐在亭子里,看向声音来的方向,问了一声。

    喜桃站着,伸着脖子一望,却回来对冯霜止道:“看不清,不过听声音像是三姨娘。”

    三姨娘?冯霜止微微一笑,这倒是个雅人。

    只是这一闪念的时间,那边的梅花丛中,已经出来了一个身穿月白色旗袍的妇人,梳了个旗头,一身的雅致,不是三姨娘兆佳氏又是谁?

    冯霜止坐在这亭子里,颇为显眼,兆佳氏一出来便看到她了,于是折转了方向,带着自己的丫鬟便往冯霜止这边走。

    冯霜止起身,给兆佳氏福了身,“姨娘好雅兴。”

    “二小姐您身子弱,伤都还没养好,行这些个虚礼做什么?快些起。”兆佳氏挥着帕子笑了一下,拉过藏在自己身后,有些露怯的三小姐冯云静,“云静,还不给你二姐行礼?藏着像什么样?”

    冯云静望了望兆佳氏,兆佳氏眼光微微一动,是悄悄朝她递了个眼色的,冯云静这才慢慢从兆佳氏身后走出来,给冯霜止蹲了个标准的福身礼:“云静给二姐请安。”

    这兆佳氏也是旗人出身,是府中的贵妾,身份地位都不同于二姨娘与四姨娘,为人又一向低调,不想教女也还是有一手的。冯云静虽比自己小一岁,可是除了胆怯一些,别的行事都是有理有据、有进有退,很是懂规矩,比那冯雪莹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心里兜兜转转过这么多念头,冯霜止面上不显露半分,藏了个严严实实,伸手扶冯云静起来,笑道:“三妹胆子素来小,在自家人面前也露怯,这可不行。不过啊,这样看去,倒可爱至极。”

    冯云静低下头,嘴唇动了动没说话,似乎是害羞了。

    兆佳氏忙上来,拉了冯云静站到一边,也笑道:“妾身也是趁着这春色尚好,来折几枝梅花回去插瓶,方才跟丫鬟说怎么折梅花呢。”

    话题终于被移开了,冯霜止也没在意,想到方才听见兆佳氏说的话,接道:“您是位雅人,梅以曲、欹、疏为美,您是深得其中三味。”

    “二小姐过誉了,不过是书上来的东西。”兆佳氏倒是一副相当谦虚的模样,不过她话锋一转,又道,“你四姨娘是最会摆弄这些小东西的,我们做的都不如他,爷也喜欢。”

    “那是因为三姨娘你,从不曾在阿玛面前卖弄吧?”那话说着就有些变味了,不过冯霜止只当自己是没听见,反而去恭维三姨娘。以往没跟三姨娘接触过,不知道深浅,但从上次喜桃去搬老太爷英廉当救兵路上碰见的事情来看,这三姨娘倒像是个心好的。“您的日子素来清闲,也让人羡慕。”

    女人之间也就是这些话可讲了,恭维来恭维去,说一句话都要在心里掂量个小半天,生怕说出去就得罪了谁了。

    冯霜止已经请兆佳氏与冯云静坐下,她打量了兆佳氏一眼,脸上淡妆轻抹,自然有她一段风流的韵味,细看起来竟是不比西北跨院里头那扬州瘦马出身的四姨娘差,只是她的媚和柔都是藏在眉眼底下的,并不像是是四姨娘那样流于表面。

    兆佳氏看上去很和善,道:“我也就是个清闲命。方才我瞧见您与雪莹小姐似乎发生了什么冲突?”

    手指轻轻展开,贴着石桌的边缘,感受着那略微的冰冷和粗糙,冯霜止半分异样的神色也没露出来:“大姐身边的丫鬟不得力,折枝梅花都要大姐自己亲自动手,结果差点扭了腰,方才责罚了下面的丫鬟,已经回自己院里治伤去了。”

    这话说得滴水不漏,从头到尾没提到她自己,完全把自己从方才那一场“冲突”之中摘了出来。

    兆佳氏微微点头,又叹气道:“我远远看着,还以为是她……为难于你,毕竟因为太太的丧事,耽搁了她的选秀,所以……不过你也别往心里去……”

    她这话一出,冯霜止却垂下头,用帕子压了压眼角,似乎是在擦眼泪。“姨娘关心,霜止记下了。”

    “是我该打,不该说话触动你伤心事,太太这才去,我……好姑娘快别哭了,这府里有的是人疼你呢。”兆佳氏忙去劝慰冯霜止。

    冯霜止又擦了擦眼角,这才抬头,露出一副已经不伤心的表情,谢过了兆佳氏的安慰和关心。

    那边兆佳氏房里的丫鬟忽然跑过来,报道:“三姨奶奶,榛子吃了桌上的红豆糕,现下似乎有些不好。”

    榛子?冯霜止这边也听见了,不过这东西是什么?

    兆佳氏愣了一下,而后站起来,抱歉笑道:“榛子是妾身养的一只猫,想必是吃坏了东西,妾身回去看看。外面风大,二小姐还是早些回自己院儿里吧。”

    说完,她带着冯云静行了个礼,待冯霜止还礼之后才离开。

    看着这母女二人的背影,喜桃用手指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说道:“三姨娘是个善心肠,就是三小姐也文静得很。”

    冯霜止坐在那里,手指逐渐地抠紧了石桌,唇边的笑意缓缓落下来,唇线变得平直:“善心肠?日久才能见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