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七十七章 归途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七十七章 归途

作者:时镜

    第七十七章归途

    “和大人当真是好箭法,百步穿杨啊。哈哈哈……”

    “大人过奖了。”

    和珅收了弓,便让人过去查看连霜城的情况,这一箭和珅是没留手的——漕帮的情况他已经了解了不少了,现在起了杀心的和珅,哪里能轻易放过连霜城?

    一开始是他挑选出来的棋子也便罢了,他和珅是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人,可并非对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准备。他一开始选择连霜城,是因为“不疑”,可是在知道连霜城背地里还是墙头草本性几方筹谋之后,便一点也不打算留情了,这便是所谓的“不用”。

    和珅并不是慈善之人,连霜城太有本事,野心太大,这样的人他用不起。

    永贵便在不远处,等着时机,眼看着众人已经将这一片漕帮的船给解决得差不多了,便领着人出来,在扬州知府这边的人将王杰给拎出来的时候,无巧不巧地出现,差点将扬州知府给憋出了一脸血。

    和珅也佯作完全没想到的样子,跟那扬州知府一样在背后瞪眼睛。

    王杰身上只有一点轻微的擦伤,这个时候被解救出了船舱,头一句话竟然是:“连霜城呢?”

    眼神一闪,和珅唇角的弧度有些发冷,他一点也不慌乱,很镇定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已经被我一箭射落河中了。”

    王杰那眼神,忽然就变得犀利起来,看向了和珅,只是他气得发抖,终究还是一句话没说。

    连霜城的确是错了,当年的同窗,也不知道他怎么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咎由自取的。

    长叹一声,便对着这暗黑又看不到边际的长长的大运河,王杰道:“连霜城是我昔年同窗,此人颇有远大志向,只是于科场郁郁不得志,总归与我有几分旧日的相识情谊在……找找吧,生即活之,亡即葬之。”

    这根本就是和珅设下的局而已,周曲的船里面根本没有什么黄金白银,也就上面的一层而已,下面全部是石头,只这一条船便是诱因,之前是漕帮势大,所以很多问题没有暴露出来,现在事情一露,便是死路一条了。

    搜索的官兵们终究还是找到了连霜城,这昔日的水上枭雄便卧在那河边苇丛里,还有一丝的余息,王杰跟永贵报备之后,依旧是将连霜城救起来了。

    和珅气得差点砸了杯盘,只能强忍着,一句话也不说。

    永贵问他为何如此生气,和珅只说:“这人不死,我心里堵。”

    还没有他被人算计的时候。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扬州乃至于整条运河周边都了变化。

    消息是九省漕运总舵主连霜城被官兵杀了,整个扬州漕河段完全戒严,这种变故像是瘟疫一样,从扬州这边一路往济宁、淮安、通州,顺着运河一路往南北波及,官府火速地副职了原本连霜城的副手起来,又以官兵帮他稳定了局面,不到三天,整个漕河的局势便重新稳定了下来。

    和珅凭借着自己的智计,周旋于扬州无数官商之间,连霜城死不过是个早晚的事情,那箭头上淬有剧毒,要死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和珅没功夫浪费在连霜城的身上。他叫了汪如龙,首先笼络住了新任漕帮帮主,紧接着却叫了周曲接触现任漕帮帮主的两个副手,将自己在江南的不少眼线安□□了漕帮之中,整个漕帮便已经有一小半落入了和珅的掌控。

    那些扬州官员,都是临时才知道和珅策划的那行动,出去杀了连霜城之后解救了王杰,众人原本是很高兴的。

    那扬州知府本来是为着账本去的,只要趁着这机会解决了王杰,兴许就能够将账本拿到手中了。

    可是谁想到,永贵从斜剌里冲出来,竟然破坏了扬州知府的计划,也表面上破坏了和珅一开始的打算。

    和珅这个时候就跟郁闷的扬州知府分析了:“这一场行动我们如此保密,虽然是一开始就知会过永贵大人的,可是具体动手的时间咱们没有说出来。如今永贵知道了,必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消息……大人,我这精心一番谋划,如今功亏一篑……”

    他脸上露出了几分失望的表情,又有几分奇怪的嘲讽:“大人,您身边当真没内奸吗?”

    扬州知府是忽然出了一身冷汗,看向和珅:“和大人,您的意思是?”

    和珅从椅子上起来,顺手将那一碗茶放下了,只一笑:“和某人是真不敢跟大人您合作了。我听说皇上在江南是有眼线的,只是不知道,您这里兴许也有,还是和珅大意了。现在王杰那犟驴已经微毫发无损地回来了,他是命大,动手的我却是要倒霉了。大人,您害苦我也。”

    在旁人的眼中,和珅是当日“射杀”王杰的人,现场虽然已经没有了目击证人,可若是王杰一口咬定了和珅,和珅也是要麻烦缠身的。旁人不知道这是下来查案的三名官员早就串通好了的,还以为王杰真跟和珅有大仇。

    如今和珅“一计不成”,又是跟王杰苦大仇深,准备抽身而退的模样,一下就让扬州知府慌了神了,他觉得和珅说得是没错的——他们之前策划漕河上的行动,为的便是从连霜城的手中将王杰拿出来,而后逼他交出长账本,可是之前那永贵忽然之间出现,让所有人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和珅的计划完不成,永贵出现的时间太巧,和珅一句话说是他的府中有皇帝的眼线,真把这扬州知府给吓出了一身冷汗:“和大人,这您别忙着走啊。现在永贵救了王杰,您再去打探打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左右您夜半箭射王杰的事情,谁也没看到不是?该死的人都死了,只有一个王杰说是您要杀他,可他毕竟没死不是?更何况,他一个人口说无凭,哪里拿得出什么证据来?您就放宽了心……”

    和珅一声冷笑:“大人,现在您这儿很危险,不是我和珅不愿意合作,而是您得查清楚,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我和珅的计策,从来万无一失,如今冒出来一个永贵大人,我这一番心血,却是已经为永贵那老匹夫作了嫁衣裳,若是永贵得了那账本,或者王杰直接将那账本交出去,我们就完了!”

    扬州知府哪里肯让和珅走,他当即觉得事情棘手了,因为他们的一番努力因为永贵的出现打了水漂,背后这一群官员们都是愁得焦头烂额,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解决这个王杰的问题。

    和珅虽然谁被他们坑过来的,当初以为他年轻气盛没什么本事,可是现在才觉出和珅是个智计多的来,毕竟是京城里做官的,虽然不了解这江南的行情,可久了也便能摸到一些皮毛,皇上身边伺候的,总要特殊一些的。

    当下,扬州知府便将和珅拦住,唉声叹气道:“和大人,和老弟,之前在画舫里面算计您是我们不对,我们这不还是仰仗着您一句话过活的吗?若是这件事过去了,您好,我们也好啊。”

    言语之间,便是威逼利诱了。

    这是在逼迫和珅想起当初下贼船的时候了。

    和珅若是普通人,兴许还真被唬住了,他也作出了一副被唬住的模样,转眼却叹了口气坐下来:“如今我们的确是一条船上的,解决不了还真是个祸事……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太险,我不敢找您去做的。”

    “和大人但说无妨。”这和珅果然还有办法,当下扬州知府便轻松了一些。

    总要有个办法才能够继续走下去,于是叫和珅说。

    和珅道:“最大的麻烦不过是王杰,只要将王杰解决了一切都好办。他手里握着账本,这个时候应该还没交出去,那连霜城命大不死,却正好被我们利用——当初王杰说他与连霜城乃是同窗的时候,周围多少耳朵听着?所以我们便从这里下手,大人,您大可写一封折子上去,奏报王杰与连霜城勾结,扬言说他们手中有一本账册,其实乃是捏造的,要用来诬陷众多官员,并用来陷害,要你们听命于漕帮……”

    好计!好毒的计!

    扬州知府拍案叫好,便大笑了起来,“一般来说,皇上是不会信的,可是谁叫那王杰真的跟连霜城勾搭到一起?这一回,定然叫他脱不了身!”

    当然是毒计了,只是这蠢货现在不知道它毒在哪里。

    和珅与这一位蠢货告别了,便去找了永贵,永贵正坐在那里写折子,见黑色和呢来了,他叫和珅来坐下,问他又干什么去了,和珅也不说自己跟扬州知府之前的谋划,只说了自己在漕帮的见闻,说漕帮正发生着大的变化。

    永贵还不知道和珅已经趁机将半个漕帮都握住了,和珅现在拥有堪称雄厚的财力,又有一个内线人汪如龙,要将这里的事情办好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正所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和珅的钱已经很多了。

    永贵只道:“我问过王杰了,他说账本不在他手中,已经将转给别人了,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这账本拿出来也没用,所以他说,我们最好还是在这江南官场继续查一阵。现在王杰还在争取连霜城,这人混迹江南官场多年,一定是知道很多事情的。我倒是觉得这连霜城也算是一条汉子。”

    和珅笑容有些变浅,只不动声色地记住了王杰这傻货的名字,而后道:“这也是一个办法,只不过王杰大人怕还要继续演戏才能唬弄过去了。”

    “这也是。”永贵埋头继续写奏折,笑道,“我为你表个功,你筹谋这么多,当真是辛苦了。”

    这个时候,和珅脸上的笑容才有了扩大,“多谢永贵大人了。”

    永贵哈哈一笑,只让他也下去劝劝那连霜城。

    这是一个好机会,和珅去见连霜城的时候,王杰刚刚从里面出来,看到和珅,他便冷笑了一声:“和大人好箭法,好心机。”

    和珅背着手,一身闲适:“和某人还是那句话,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他连霜城不是问心无愧,我和珅却是问心无愧的。”

    因为做什么坏事,都是他已经习惯了的。

    王杰问道:“是永贵大人叫你来的?”

    “说是想要争取一下连霜城。”和珅也不避讳。

    王杰摇摇头走了,那连霜城现在身受重伤,还是身中剧毒,没给他关进牢里去,只是住在院子里面,外面把守的侍卫看到了和珅,便下来行礼,和珅一亮牌子,也就让他进去了。

    和珅袖子里揣着的是一把匕首,走进去之后便握紧了,又慢慢地放开。

    连霜城还躺着,脸色惨白,嘴唇青紫。

    和珅进去了便坐下,笑道:“英雄末路,真是惨也,惨也。”

    “和珅……”以前连霜城客气的时候,会喊“和大人”,自称“连某人”,他乃是水上的枭雄,如今却这样躺在这里,仰人鼻息,还真是说不出地惨。

    和珅笑:“那箭上虽然是剧毒,可只有头两个时辰毒性猛烈,渗入将心脏之后便没什么感觉了,连帮主,您此刻是可以坐起来的吧?”

    连霜城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他起身来,上半身缠着纱布,渗出一些鲜血来,只到了和珅的面前来,将那一杯茶端起来,又放下:“和大人,是来送连某人上路的。”

    和珅也不否认,一把将那匕首扔在了桌上,便道:“英雄末路,最怕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连帮主没有妻儿,也没有什么红粉知己,父老更是早已经仙去,人生在世,无牵无挂,走了便是干干净净了。与其死在断头台上,万人唾骂,还不如就在这里了断了。”

    还能够有几分作用。

    连霜城读书时候便是一等一地聪明,即便是落榜了,也是书剑江湖,快意恩仇了,这一辈子做到了漕帮帮主的位置,却敌不过和珅的算计。

    他错在不该在那一晚翻墙进去找了和珅,又想要用和珅来牵制福康安,以为这二人相斗自己可以渔翁得利——其实连霜城一开始就不是这两人之中的任何一派,他不支持这两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他支持的只是自己。

    只是他以为他将福康安与和珅当做棋子,可这两人也不过将他当做了棋子。

    这天下人,但凡有关联者,也不过是互为棋子罢了。

    人生一场棋,黑白子落下,胜负方定。

    黑棋不可转白,白棋不可转黑,不黑不白的子,只能被舍弃。

    连霜城的这一盘棋,下输了。

    和珅终究是走了,他来,为连霜城倒了一杯茶,人走了茶也凉了。

    连霜城一直在屋里坐到晚上,王杰进来看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要好了,一面劝着他早日改邪归正,一面要将那已经凉了的茶倒掉,却被连霜城扣住了,“冷茶热茶都一样,壶里的也是冷的。”

    王杰叹气道:“你怎么走到如今这一步来?”

    连霜城道:“这都是命。我最后问你,那账本当真不在你手中吗?”

    “……”王杰沉默良久,道,“现在当给了和夫人。”

    “……哈哈哈哈……”连霜城不知道为什么大笑了起来,“王杰啊王杰,你到底是聪明还是会算计呢?好厉害,好厉害啊……”

    王杰坐在那里没动,只道:“我听不懂。”

    连霜城笑完了,笑累了,便觉得讽刺了,于是道:“你走吧,看见你我就烦。”

    逐客令便是这样下的,王杰习惯了,也转身便走了,想着回头继续找大夫过来,兴许还有救。

    这屋子里,终于又冷清了下来,连霜城从桌子底下将那一柄匕首摸了出来,轻轻将匕首拔了出来一点,便见着那隐约的寒光泻了一室。

    他放下匕首,抬眼一看这江南秋月,于是端起那一杯冷茶,仰了脖子一口喝下,像是他当上漕帮帮主那一晚,站在船头上,一口干了坛中女儿红一样豪气!

    他连霜城这一生,也不算是白来了,大运河南北一梦,尽付笑谈……

    匕首落,沾染几分鲜血,落了地。

    九省漕运,风云依旧变幻,苏州戏台,却换了一批戏子。

    十月三日,扬州知府连同两淮官场同时起折奏报王杰与连霜城勾结,欲以账册威大批官员一事。

    十月四日,王杰、永贵、和珅三人起折反奏,直言连霜城已死,匕首系扬州知府旧物,乃是证据确凿的杀人灭口。

    十月七日,八百里加急送回乾隆批复,问账册事。

    十月八日,王杰起折,终于还是交代了账册的事情,却说那账册已经不在自己的手中。

    乾隆得知此事大怒,只说这王杰糊涂。

    只是他们都不会忘记——京城里还有一个冯霜止。

    早在听说连霜城死了的时候,冯霜止就知道事情大了。

    账册的事情看似意外浮出水面,这一下,谁也不能够利用账册控制整个两淮官场了。

    她知道这账册是保不住了,只终于找了个机会,让伊阿江将这账册递了上去,于是乾隆的怒火,终于燃到了整个官场上。

    后来冯霜止被召见,详细问了账册为何会在她手中一事,冯霜止便将当初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只是略去了福康安的那一段不提。

    “王杰大人自知此去生死难料,只有一本账册也不能说明问题,最好是能有确凿的证据,只是这账册太过重要,不敢带在身边,因而留了后手要给臣妇,便是因为臣妇丈夫和珅也是主查此事的官员,若是王杰大人出事,和珅也便危险——无论如何,臣妇不会背弃和珅,王杰大人也是个聪明人。”

    其实都是胡扯,最后这一段不过是为了增加整个故事的真实性而已。

    查一场陈宏谋,最后竟然牵出了整个江南官场。

    乾隆只觉得自己是老了,他一翻当初江南众官员检举王杰的折子,那些名字竟然与账本之中如出一辙,便已经相信这账本绝对不假了。

    当即快马加急下了一道圣旨,以账本上的名单,凡在名单之内的江南官员全部收监,等候处置,江南事宜暂由永贵、王杰、和珅三人处理。

    这一来,整个江南官场忽然之间便被清理了个干干净净,无数的贪官污吏被收监入狱,那扬州知府自知中计,这才明白和珅是最大的赢家,他死也不想要和珅好过,却被发现当晚吊死在了自己的府上,最后被断定为畏罪自杀。

    和珅手腕狠辣,处理江南官场的时候毫不留情,顺便牵扯出了一片与陈宏谋有关的事儿,所以京城里的兵部汉尚书陈宏谋也锒铛入狱。

    无数的位置空缺了出来,便有无数的填补机会。

    和珅知道,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现在到底要填补进去什么人,还不是和珅说了算?

    他各方算计,逼着王杰露出了账本一事,最后账本却从冯霜止那边出来,当真是峰回路转,原本他是准备了算计王杰个死,不想冯霜止的出现让整个事情有了转机——只是又间接救了王杰。

    若没账本,王杰不管怎么说都是个死,是非黑白能由和珅一张嘴全说了。

    可有了账本,那一批官员却是证据确凿——虽然现在的局面对和珅来说才是最好的,江南官场空虚,福康安之前因为风声紧,将自己的人撤走了一大片,虽然安全了,可是现在也失去了插手这边事情的机会,现在整个江南都在和珅的手下。

    但和珅不高兴,一点也不高兴。

    江南那这边的事情几乎都已经被和珅纳入了掌控,可是他在江南的日子是一日也不得安生,王杰这样的犟驴是不会有感觉的,他巴不得将整个江南全部清扫干净。可是和珅要忙着扶植自己的势力,要处理掉这里福康安埋下的暗钉,要将这些人全部拔走……

    和珅忙得很,忙得焦头烂额,可是闲下来就要想到冯霜止,想到那些事儿……

    他终究觉得自己还是个小气鬼。

    天气渐渐地冷下来,江南的事情也逐渐地完成了,在将那一批人收监入狱,并且拟好了新一轮的名单之后,和珅与永贵和王杰,将这些事情全部奏报到了朝廷,那边的官员调令下来了一大批,于是将工作交接完了,和珅这边也终于闲了下来。

    十二月十日,皇帝准奏,他们可以回京了,于是十二月十二日,和珅终于处理了事情,踏上了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