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七十九章 小俩口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七十九章 小俩口

作者:时镜

    和大人跟和夫人闹矛盾了,这京城里可热闹了。

    现在和珅是什么人啊?人家是才立了功,朝廷里一等一的贵人,之前没人说和他家小妾的事儿,那是因为有个和夫人在外面顶着,可是现在和夫人跟和珅有矛盾了,这不是上赶着给别人机会吗?

    这一下,众人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大理寺少卿孙士毅、武英殿大学士李侍尧,这二人关系很好,这一日约在李侍尧府里喝酒,分析朝廷里的局势的时候就谈到了江南官场的事儿。

    李侍尧年纪稍长,在这官场上也是个老油条子,孙士毅便是攀附着他这一棵大树慢慢起来的,所以孙士毅对李侍尧是相当恭敬的,李侍尧好好地想了想现在的局势,末了道:“要和珅硬将他已经到手的利益吐出来,他肯定是不愿意的,咱们还是得拉拢他,和珅这人逼不得。”

    “可我怎么觉得这人是个软硬不吃的啊?”孙士毅有些不理解,其实他们也可以联合福康安一起对付和珅,虽然拉拢福康安也是个问题……

    当下李侍尧就笑了,“你道最近京城里传得最广的消息是什么?我夫人昨日告诉我,说是咱们京城里有名的那一对儿,而今有了裂痕,这男人哪里有个不花心的?拉拢人,正是要投其所好。”

    “您的意思是……”孙士毅皱了皱眉,“可是我们之前用这样的法子拉拢过和珅啊,也没见和珅说接受,这人怕是不吃这一套的。”

    “以前不吃那是以前,现在你啊……那次找过去的那都是什么人?这不美的姑娘还有个什么用?”李侍尧提点着他。

    孙士毅忽然眼前一亮,便道:“若说是漂亮的,我这里还真有一个,您可还记得当初那个汪如龙献上来的美女豆蔻?这汪如龙,倒是个交游广的,我听说他现在搭上和珅了。”

    早年汪如龙没打开局面的时候,可谓是处处受限制,连孙士毅这边的门路也找上来了。

    这豆蔻,便是当初汪如龙从扬州青楼之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女子,可以说是多才多艺,甚至很有几分才华。原本孙士毅是很喜欢的,只是前几日皇帝委派他出了一趟山东,和还没来得及想用。

    现在要他忽然之间将这姑娘拿出来,他其实也不大乐意,可是为了更大的利益,也只能“割爱”了。

    美人是要多少有多少,江南那块肥肉吃不到,可得眼红好一阵。

    这一下,李侍尧跟孙士毅这就在商量着了,说是晚上要请和珅去一壶馆吃上一席,顺便带着那豆蔻。

    这边两个人说定了,和珅那边就已经收到了请柬。

    只不过,这请柬还不是孙士毅和李侍尧的,而是刘墉纪晓岚那一群的,和珅一看这请柬,就知道这是要找自己请客了,这去哪里不好,非要去醉月楼喝花酒?

    接到这请柬的时候,和珅就纠结了。

    刘全儿走进来,“爷,您怎么了?”

    和珅一摸自己下巴,道:“去库房支个几千两出来带着,下午刘墉跟纪昀闹着要去喝花酒,你且备着。”

    刘全儿这心里咯噔一下,坏了。

    他将手里的请柬递给了和珅,“这是孙士毅、李侍尧两位大人递给您的请柬。”

    和珅接过来一看,便将那请柬扔到了一边去,“这两人找我准没好事儿,吃他们的酒席定然不用花钱,可我这心里不舒坦,要我将江南那边的利益放出来,痴人说梦,不给点实际的好处谁理会他们?一会儿先去刘墉他们那边,爷出去散散心。”

    “嗻……”刘全儿不知道为什么冒了一下冷汗。

    他去库房那边支银子的时候,便瞧见了周曲,周曲正在打算盘,瞧见刘全儿来了,便一抬眼道:“刘管家您难得来啊。”

    刘全儿干干一笑,想着取了银票便走,不是他怕周曲,实在是这事儿不能让夫人知道。

    原本周曲没觉得刘全儿支银子是要干什么,可是刘全儿这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的,倒是让周曲惊讶了起来,他将手上最后的一笔账记好,便忽然道:“刘管家您今儿个可不大对。”

    刘全儿咳嗽一声,“这……可能是天气冷了,所以到处都不大对吧。”

    “这银子是往哪里使的?”周曲像是知道了什么,直接这样问了一句。

    刘全儿差点没给他呛死,连忙道:“这话可不能胡说。”

    “……”这欲盖弥彰的。周曲瞥他一眼,道,“您可别做错了什么事儿,这回头夫人要是知道了……”

    得,一句话就让刘全儿开始冒冷汗了。

    他为难了起来,看向了周曲,最终还是道:“周老弟啊,我这话跟你说,你别跟夫人说。”

    周曲的目光往上一转,似乎是看了一眼门外,便道:“刘管家您说吧。”

    刘全儿是心想着告诉了周曲,也好让他约束一下府里的人,别什么消息都往夫人那边说,“刘墉纪昀那起子穷鬼要拉着爷去吃花酒,估计是要爷掏钱的,这群人没安好心,不过这消息若是让夫人知道了,咱府里非出大事不可。所以啊,您给紧着心,千万别叫夫人知道了。”

    周曲沉默了半晌,看了刘全儿半天:“这可是纸包不住火的。”

    刘全儿摸了摸自己鼻子,满不在乎道:“能包几天包几天。”

    于是周曲用饱含深意的目光看了刘全儿一眼,最终道:“那您这银票拿好了。”

    下面的人早取了银票一边等着了,便将这银票拿上来,也就几张大额的,刘全收了便走,一身的轻松。

    等他走了,周曲便站了起来,之后便看冯霜止从外面走廊上绕进来。

    冯霜止还裹着红缎镶狐毛的披风,如今进来,里面烧着火炉,便将披风解了坐下来,微眠等人立刻去倒了热茶来。

    方才刘全儿的话冯霜止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她看了周曲一眼,笑问道:“周大先生,您怎么想?”

    周曲冷汗,便道:“要不,夫人出去截了爷?”

    “还能截?好歹他也是出去吃酒,跟着刘墉、纪昀那一起子,朝廷严禁官员进出这等烟花之所,只怕刘墉几个找了他去,也不是什么真的喝花酒。”只是这话冯霜止都说得没底,纪晓岚可是有名的风流才子,烂桃花是一堆一堆的,这人什么做不出来?唯一好的是刘墉在,所以事情不会失控。可之前还是和珅堵心,转眼就轮到冯霜止堵心了。

    “那夫人,这是不想管?”周曲试探了一句。

    不想管?冯霜止看了一眼茶碗,便道:“不能截了他的银子伤了他的面子,其实他也是个小气鬼,舍不得在这些事儿上花钱的,要跟刘墉这些人吃酒,怕也是郁闷。只不过……”

    只不过,女人不高兴了就喜欢花钱。

    所以冯霜止做出了一个很让周曲目瞪口呆的决定。

    周曲愣愣地,说不出话来:“夫人这……”

    “这什么这?去吧。”

    冯霜止笑了一声,等着看好戏了。

    既不伤和珅的面子,又不让和珅出去吃花酒,冯霜止的办法可损了。

    这边和珅出门了,心想着什么时候跟冯霜止说事儿,又想着自己去那秦楼楚馆,若是冯霜止知道定然是要吃味儿的,不知怎么,他想着竟然还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回头跟刘墉那几个闹腾完了,该回府还是要回府的。

    只是出去了,跟刘墉几个约定好了在广济寺立雪亭见,刚刚跟那些个文人雅士吟诗斗酒完,准备换地方去八大胡同某地儿了,才走进那醉月楼,纪晓岚要上去说话,老鸨便迎了上来:“哟,纪大人,劲儿不巧,之前您说要来这里,可是今夜我们整个楼都被人包下来了,实在是没地儿招待你们了。”

    纪晓岚他们其实是来吃酒的,根本就是要戏弄和珅,如今这老鸨竟然这样说,真是让人气愤了。

    当下纪晓岚就不干了,“你这答应好的,怎么能不干呢?”

    老鸨也是为难,“我这……这收了人家的银子了,是三千一百两包场,我这……我们一楼上上下下几百人,这哪里能光顾着你们呢?那可是一位大主顾啊……”

    总之人家老鸨是各种为难,当下便有人扭头去看和珅,和珅一摸鼻子,道:“不巧,和某人没想到能撞上这种事儿,这身家恰只有三千两。”

    和珅不知道为什么想笑,他是个天生的吝啬鬼,这群人拉着他出来花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能遇到这样的土老财,直接包场,这不是恰好给他省钱了吗?

    当下众人也无奈,这一片都是花楼,直接换一家就成了。只是他们不曾想到,下一家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实在对不住了,我们这儿被包下了。”

    纪晓岚脸都绿了:“嘿,你别说你这里也被三千一百两给包下了!”

    那老鸨很严肃地竖起了一根手指,摇了摇:“纪大人,不是一百两,是三千零一十两。”

    纪晓岚差点没被这老鸨给憋出血来,手指着她,半天没说出话来。

    和珅却逐渐觉得不对味儿了。

    他们继续下一家去找,这一家更绝,三千零一两!恰恰就比和珅兜里揣着的银子多一两,他们早知道是和珅请客,刻意一分钱没带,要这铁公鸡拔毛,没想到竟然撞见这样的邪门事儿。

    当下在八大胡同这边烟花巷里转了一圈,去哪家哪家被包,中邪了一样。

    最后从那三千零一文的花楼里出来,刘墉早就闻出味道来了,他看向和珅,拍了拍他的肩膀:“唉,是我们几个连累您了,和大人,今天也不让您给我们请吃花酒了,得,您看,这路边一家酒肆,来来来,我们坐下一起喝,你这日子过得也不容易啊……”

    一家两家是个巧合,多了可就不对了啊。

    众人看向和珅,又想到今日的凄惨遭遇,竟然是齐齐摇头。

    和珅这个时候若是猜不出是自己府里那位翻了醋坛子,也枉称自己还是什么军机大臣了。

    包场的银子不多不少,正好比和珅兜里的银票多那么一点,这只有和珅府里的人才知道和珅带了多少来,所以这和珅,得是被自家人算计了。

    出来吃花酒,还能是什么人?

    唉,和珅这命啊,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了,这一遭简直走得刘墉他们这一群清流官员心累,如今只能大半夜随意坐在路边这酒肆里,破破烂烂的一间,来往查宵禁的也不走在这边,更何况他们是官,一群大官!

    好吧,一群大官大半夜坐在酒肆里举杯浇愁。

    和珅表面上一副不堪其苦的模样,可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高兴起来。

    他跟冯霜止之间有嫌隙了,没几天便传遍京城,什么说和的人都来了,和珅也是不胜其扰,他跟冯霜止还没到那七年之痒的时候,也就是小小的不愉快,一转眼便能够过去的,看着别人小题大做,传得那么难听,和珅连撕了那些人的嘴的心都有。

    冯霜止不搭理他,和珅这心里有些说不出地难受,说具体一点,这感觉叫委屈——怎么说,瞒着他事儿的也是冯霜止,回来之后虽然是他先甩脸子,可冯霜止也没说上来搭理他,这一来就僵了。可和珅也知道,若是冯霜止立刻搭理自己了,他心里也不会自在。

    两个人都清楚,这样闹吧闹吧没一会儿就结束了。

    如今这冰化开了,也就好说了。

    夜里的风冷,这出来吃酒的少有几个不会吟诗作对的,便喝着这烧刀子,吹着冷风,吟诗赏雪,虽说是凄凉,可也别有一番滋味。

    和珅喝了酒之后,那身子暖暖的,便告别了众人,一路带着刘全儿回府去。

    路上他问了刘全儿,是不是他大嘴巴把消息露出去了。

    刘全儿委屈,便说一定是周曲说的。

    和珅道:“周曲是夫人一手提拔起来的,不听夫人的难道听你的?糊涂东西。”

    “爷,您跟夫人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刘全儿试着转移话题。

    和珅回身就不轻不重地要踹他,刘全儿赶忙躲开:“爷,爷,您这动口不动手啊!”

    和珅斜他一眼,“你还学会躲了?我什么时候跟夫人僵持过了?说你的胡话。”

    “……”刘全儿真能给和珅跪了,您瞧你那反复无常的样子。

    前儿夫人让小厨房特意给做了点心半夜端上来,您让端下去,一会儿又说饿让端上来,有这样的文吗?这一回说是出去吃花酒,可这青楼没去成,路边吹了老久的冷风,脖子窝里都要塞满雪花了,大老爷们儿虽然不怕,这总归是冷的啊。

    不懂不懂。

    刘全儿跟后面磨蹭,和珅前面走着,忽然回头一望,看刘全儿在那儿嘀咕,便训他道:“磨蹭个什么劲儿啊?回府了。”

    和珅心里想着的,可不是什么夫妻闹矛盾,他跟冯霜止这小打小闹怄气,那是趣儿,别家的那是打打杀杀,不一样的。

    当下和珅回府了,满以为自己跟冯霜止这是完了,可是刚一进去就听说冯霜止已经睡着了,和珅几乎是又憋了一口气。

    刘全儿都要吓哭了,之前自家爷还说什么趣儿不趣儿的,现在一看他这脸色,自己打脸了吧?他这明儿还是找个人来伺候得了,免得自己又被训上一顿……

    得,和大人只能继续睡书房了。

    次日起来,冯霜止听说这件事,当真是乐不可支,如今不用进宫了,日子也闲下来,后园里面的梅花开了,冯霜止抱着团子出去看雪,现在团子年纪虽小,可这脸长开了一点,便觉得越来越有几分俊气了。

    微眠将那梅花折了两只下来,团子便伸手要去抓,微眠用那梅枝逗弄他,团子鼓着脸,嘟着嘴,伸出手去抓,抓不到,便将他手缩了回去,外面也冷,他缩回来倒是正常的。

    冯霜止抱着他,顿时发笑,“这小家伙……”

    微眠以为团子是生气了,便转过脸来看他,不想就在这个时候,缩在冯霜止怀里的团子忽然之间将那手伸出来,便抓了一瓣梅花下来,接着咯咯地笑起来,微眠闹了个大红脸,竟然被个小破孩子算计了!

    冯霜止等人立刻笑成一片,微眠将那梅花一放,双手一握便往旁边站住,“公子太聪明,奴婢是伺候不了了。”

    团子现在还不会说话,兴许等能说话了才更有意思。

    冯霜止跟这边的丫鬟们开着玩笑,转脸却看和珅从小桥上走过来,他一进来,便将团子拉出来,团子不肯离开自己额娘的怀抱,便扯着嗓子哭了起来,和珅冷了脸,“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你额娘是我的,给你霸占一阵也就罢了,还敢哭。”

    兴许是和珅这冷脸吓住了团子,团子竟然一下不敢哭了,那泪花含在眼眶里都不敢掉下来,小嘴巴抿得紧紧的,再没了声儿。

    和珅见他老实了,便将他扔给一旁的嬷嬷,可怜团子小小年纪,一直在爹不疼娘不爱的环境里长大,很多年以后他觉得自己还没长歪简直是个奇迹。

    当然,其实那也跟和珅的家法有关系,不过都是后话了。

    此刻亭子里没了人,周围的雪还纷纷扬扬地在下,亭边台阶上斜斜放着一把撑开的青伞,和珅从那旁边走过去,便坐到了冯霜止的身边去:“唉,还是夫人狠得下心,昨夜喝酒不成,跟纪晓岚那几个黑心的坐在风雪里喝烧刀子,还要陪着那酸腐文人吟诗作对,夫人却在家里一觉睡到大天亮,真真让人羡慕又嫉妒啊。”

    哟,这是倒苦水来了。

    冯霜止捧着那雪水煮的茶,轻轻一吹,抿了一小口,才不紧不慢道:“温香软玉的,哪里有风雪吟诗好呢?和大人品格高雅,如今是一手遮天,逛窑子哪里还用得着银票?我看啊,赶明儿就把库房给拆了,和大人您不必拿银子去喝花酒,您就说您是和珅,看八大胡同里谁敢拦您?赶着帮你出钱的,可不在少数呢。”

    看这酸的,和珅笑出声来,便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我以为你不在意呢,结果酸得这么厉害。”

    “我也以为你不在意呢,结果你也酸得这么厉害。”

    两个小气鬼,谁比谁好了?

    冯霜止抬了眉,瞥了和珅身前那茶杯一眼,便有点不满了:“一壶茶也就倒个五杯,你一来便喝了一杯。”

    这吝啬的,哪里像是自己的老婆?和珅偏要喝,他喝完了还道:“昨日我夫人一个人包了多少家青楼?要是传出去,啧,哪里是我和珅负心薄幸?分明是夫人太厉害。”

    冯霜止瞪眼:“还不是你出去花?”

    和珅摊手:“最终结果是,我喝的是路边风雪酒,夫人花了大把大把的银子在花楼里。”

    “……”冯霜止起身便走。

    和珅赶忙拦她,“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咱俩也闹腾够了,小别胜新婚,这都离开这么久了,眼看着要过年,这也不能怄着啊。”

    冯霜止一下笑出声,方才板着的脸便放下来了,她那尖尖的下颌被领子上的兔毛边衬着,便越加有一种秀丽的味道,“不怄着,你说怎么办?”

    和珅将那一把青伞捡起来,抖落伞上的白雪,便将伞递给她:“为夫带你去前面看绿色的梅花。”

    “走不动,雪大。”

    冯霜止将伞接住了,却站在台阶上耍无赖。

    和珅叹气,却宠溺道:“和某愿为夫人效劳。”

    冯霜止抿唇,没忍住勾出了几分笑意来,和珅到台阶下弯腰下去,冯霜止便趴在他背上,他将她背起来,她撑着伞,遮住了两个人,那雪便落在青绿的伞上,对比强烈又有一种难言的鲜活。

    “前面的梅花栽了几年,也总算是要开了,今年有得看了。”

    “和大人为小女子当牛做马,人生得意,且容小女子大笑三声,以彰其心,哈哈——”

    笑到一半便戛然而止了。

    乾隆带着十五阿哥永琰和福康安走进来,便瞧见和珅背着冯霜止,冯霜止打着伞的这一幕,便一指这俩人:“京城里不是说这一对儿小夫妻闹腾着吗?朕看这两人还得腻歪个好几年!”

    冯霜止跟和珅哪里敢怠慢,两个人立刻停了,便下来给乾隆行礼。

    “臣和珅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臣妇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起身吧,不过是看着要年节了随便逛逛,今儿就在你们府里吃东西了。”

    乾隆老了,不过看着和珅这府里还是漂亮雅致的,竟然有几分羡慕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今天萌(没)萌(吃)哒(药)!

    勤奋可爱有节操的作者躺平求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