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和珅是个妻管严>和珅是个妻管严第十一章 心机

和珅是个妻管严第十一章 心机

作者:时镜

    “小友缘何不喜阿霁?”

    堂屋里,英廉终于收敛了之前那一副轻松平和的表情,一脸的高深莫测,端了茶便喝了一口,问出来的话,却却带着几分不紧不慢的悠然。

    那郑士芳笑道:“英大人哪只眼睛瞧见我不喜欢您孙女了?”

    英廉道:“我的心眼看见了。”

    郑士芳还是笑:“一开始我只觉得您这孙女我是教不了的,一身聪明伶俐、心机深重的感觉,我这个人看人就是这么准。有时候我都讨厌自己这双眼睛,不知道您厌恶不?”

    “厌恶极了。”英廉一点也不客气,坦然这么一说,换来郑士芳一笑。英廉又道,“一开始你觉得她是你教不了的,可是后来怎么又厌恶了?”

    这是要刨根问底了。

    郑士芳知道英廉不是什么好打发的人,这人其实相当护短,尤其是自己嫡亲的孙女。当初在淮安,英廉为了自己的仆人跟那群盐商干上,他可是亲眼目睹的。如今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自己是说了他孙女,英廉若是不找自己的麻烦,那便不是英廉了。

    “罢了,你也别问我了,我想二小姐怕不会想让你知道的。我看人都看眼睛,你家姑娘的眼睛,带了点煞气,不像是小姑娘。”

    英廉一下就笑了,“妞妞她额娘才去,你误会她了。她额娘刚去,府里便有不懂事的刁难她,难为她还沉沉静静,没露出多少浮躁来,也没有整日沉浸于悲伤之中、戚戚哀哀,小友你便多包涵吧。”

    郑士芳忽然被抬手一拍自己的脑袋,心中虽然存有疑虑,但英廉这话,也算是能够勉强解释尾什么方才冯霜止用那种眼神看他。他叹了一口气,反过来安慰英廉:“都会过去的。”

    英廉也叹气,一按自己的额头,“我快老了……”

    这边两个人的话题,终于从冯霜止的身上移开。

    和风细细,拂过雕窗,屋檐上挂着的如意流苏结飘了起来。

    冯霜止的眼神终于从那如意结上移开了,三姨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冯霜止实在是不怎么清楚,不过母亲总是为着自己的女儿好,兆佳氏时刻想着冯云静,原本是没有什么错的。

    “妾身此话说来可能有些不敬,但现在是二姨奶奶掌家,三小姐若是想要入学,识几个字,还要找二姨奶奶首肯。二姨奶奶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妾身在她手下讨不了好,所以……所以走投无路,才来求二小姐。还希望二小姐在老太爷那里说两句,怜惜我们娘俩……”

    兆佳氏说着就开始抹泪,冯霜止却忽然有些厌恶起来。

    原本她对这个兆佳氏还是有好感的,毕竟喜桃当初说她帮过忙,可是在这外面,她不分场合地便给冯霜止行礼——三姨娘即便是姨娘,也是个贵妾,名义上还是冯霜止的庶母,冯霜止是嫡女,即便是身份比兆佳氏高,在情理上也是不该受礼的。

    只不过兆佳氏蹲身太快,冯霜止已经来不及扶,也就硬生生地受了。既然已经成为定局,她还就偏不让兆佳氏起来了。

    她愿意行礼,冯霜止就让她玩儿个够。

    生平最恨别人算计自己,冯霜止一向觉得井水不犯河水最好,上辈子就是被人算计死的,但到底上辈子还是没有用心地活,这一世却是已经入世,知道很多东西无法改变,所以只能接受,并且积极地面对。

    也就是说,冯霜止再努力地反击任何人对自己的算计。

    如今兆佳氏可能觉得她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好,可是在冯霜止这里,却已经落了下乘。

    冯霜止笑道:“老太爷已经着令,由您与二姨娘一起管家,您其实还是可以说话的,端看您想不想说。”

    大早上,院子前后来往的人也不多,即便是有人,见到这边的场面,也只会远远地避开。

    反正权柄就在那里,完全是看三姨娘想要不想要,三姨娘不是什么蠢笨人,怎么可能想不到?只怕是她有自己有什么别的打算。

    三姨娘道:“可是二姨奶奶毕竟陪着爷最久,而且她性情……”

    “三姨娘,明人何必说暗话?您无非也是想要管家的权力,只不过觉得自己争不过二姨娘,其实您连争都没有争过,怎么知道自己争不过呢?如果二姨娘掌了家里的大权,不说她是不是被抬为正室,只说府里三个姑娘的婚配大事,基本就是握在她手里了。我还有我娘留下的嫁妆,只是不知道三妹妹有什么。”

    这一番敲打来得尤其狠毒,冯霜止都惊讶于自己心肠的歹毒,专门找人的痛处戳。

    其实冯霜止的话,只有一半是真的。

    她不想太过暴露自己,如今她给别人的感觉就是忽然变得聪明伶俐、气势逼人了一点,不过智计只能算是平平。她没有说出来的是,她还看出三姨娘不是争不过二姨娘,她是想争,只是想一箭双雕,同时把冯霜止当了枪使。如果冯霜止真的答应了她,去了英廉面前说云静的事情,无疑就是向英廉传达一种信息——她跟三姨娘和三妹妹的关系不错,跟二姨娘和大小姐的关系不好。

    因为她若是说起云静入学,必定就要提到一点二姨娘的态度。这样一来,就相当于兆佳氏借冯霜止的口,在掌家人英廉面前抹黑了二姨娘。二姨娘本来就是个贱妾,通房丫头抬上来的,抬为正室的可能本来就很是几乎没有,如果在英廉这边留下不好的印象,就更没有可能了。

    如果事情真的这样发展,对冯霜止是没有什么害处的,毕竟她也不希望二姨娘上位——但她不喜欢被算计,更不喜欢被自作聪明的三姨娘算计。

    所以冯霜止才开始“提点”三姨娘。

    其实三姨娘哪里需要冯霜止来提点?三姨娘一直是个聪明人。

    “为了云静,妾身愿意去争,也必须去争。二小姐提点得是,是妾身糊涂了。”兆佳氏暗自咬了牙,,没有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冯霜止已经这么不好对付了,她现在脚都有些蹲酸了,身子微微摇晃。

    冯霜止暗笑了一声,这才道:“瞧我都忘记了,喜桃,快扶三姨娘起身,姨娘见谅,我这脑子记不住事。”

    三姨娘脸色有些苍白,被喜桃扶了起来,又道了声谢,喜桃朝着她甜甜一笑,这才回到冯霜止的身边。

    冯霜止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才道:“方才老太爷已经让我见了先生,不过不知道先生肯不肯收我作学生。您是三妹妹的生母,有的事情,毕竟还是您开口最好。三妹妹在府中的依靠……”

    她说话说一半,掐一半,不过兆佳氏是能够听懂的。

    看着兆佳氏色脸色,冯霜止粉白的唇微微一弯,状似无意道:“不知道昨日老太爷赏下来的明前新茶您喝了没有?今日我在老太爷屋里尝了,很是清润呢。”

    兆佳氏有些不明白,只是摇头:“这么金贵的东西,想必也只是赏给您的,妾身这样的身份……”

    “哦。”冯霜止似乎才想起这茬儿,赔笑道,“姨娘不必介怀,是霜止该打。老太爷方才跟我说,东西昨日已经送到我院儿里了,我回头差人给您送去,您也尝尝这宫里头来的东西。”

    三姨娘兆佳氏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二小姐抬爱,妾身实在受不起……”

    冯霜止上前一步,搭住了兆佳氏的手,她人还矮得很,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即便是姨娘不尝尝,三妹妹尝尝也是不错的。想必这样的好东西,偏房里是没有的。还请转告三妹妹,霜止很想跟她一块儿上学呢。”

    “那……妾身便谢过二小姐了,也代云静谢过二小姐。”兆佳氏犹豫了一阵,总算是应了。

    冯霜止这才放开她的手,退了一步,敛衽一礼道:“那霜止这便告退了。”

    “二小姐多礼了。”三姨娘还礼。

    冯霜止还未穿过那垂花门,从四姨娘的院子前面路过,瞧见那紧闭着的门,顿住脚步,看了一会儿,这才移步而去。

    等到穿过垂花门到了后宅,她耳边便响起了喜桃一连串的声音。

    “小姐,那可是明前龙井啊,有钱都不一定弄得到,这还是宫里出来的好东西,我看就是圣上都没多少,您怎么轻易许给她了?”喜桃一脸的不值,充满了郁闷。

    冯霜止却似笑非笑,“我院里何曾接到过这东西?”

    喜桃张嘴便想要说话,不是老太爷赏下来的吗?哪里没有?可是一转脸,她在话要出口的时候停住了,眼看着就要上台阶跨进院子,她却再也走不动一步。

    “不对……”

    这傻喜桃,总算是想明白哪里出问题了吗?

    冯霜止失笑,站在上一级台阶上拉了她一把,“昨日我可是在院里的,回头你找找,若是我院里找不到什么明前新茶,就去回了三姨娘,说是我记错了。”

    喜桃有些纳闷,可是看自家小姐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又不敢再问什么,闷闷地应了一声,回去之后找了一圈,又问了梅兰竹菊四丫鬟,昨日果然是没什么新茶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