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浮尸院>浮尸院第401章 出发前干一炮(求收藏)

浮尸院第401章 出发前干一炮(求收藏)

作者:禹陵后裔

    “那那些来体验生活的游客有没有人吃这个?”林坤一想等会自己也要尝试,不禁为难起来。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有啊,多了。”王海笑道,“那些来体验生活的城里人,追求的是刺激和新意,这牛瘪宴太新鲜了,平常哪有机会,而且我们村也不是一直开宴会的,你们这趟是赶趟了。”

    “呵呵,我倒情愿我没来过。”林坤自嘲地笑了笑,回头朝果胖子做了一个鬼脸。

    “佛姐,你是西南人,这玩意儿能吃吗?”林坤问佛姐道。

    “能吃。”佛姐皱了皱眉,“但是,我不吃。”

    “理解理解,谁没事自己招罪受。”

    “林坤,你真要吃这牛胃里的东西啊?”程逸芸有些难以接受。

    “啊,入乡随俗嘛。”林坤对着果胖子说道,“你俩记住了,我今晚要是攒肚拉稀了,你们就把那个胖子扔山沟里去,别留情面。”

    “唉,我说你怎么记仇呢。”果胖子兜不住了,“开个玩笑,干嘛认真呢。”

    “我也开个玩笑,你又干嘛认真呢。”

    众人哈哈大笑。

    “其实啊,我呢是早对牛瘪这人间美味有所耳闻,只是未见其庐山真面啊。”林坤笑道,“几天正好,既然王导游这么热情,我又怎么好辜负了父老乡亲的一份美意呢。”

    “那正好,我亲自给你盛一碗。”

    王海从大锅里舀起一碗牛瘪,锅里的牛瘪还在沸腾,热气腾腾,林坤还没下筷就扑面而来一阵阵陌生又神秘的味道,这味道在乡间小路和乡下老家的牛栏里闻到过,虽然林坤一再跟劝服自己,说这牛瘪只是胃和小肠里吃百草之后挤出来的产物,但酝酿再三,还是吃不下。

    “哎哟,你倒是吃啊!”果胖子撺掇道。

    程逸芸在一旁看着林坤犹豫不决,开始有些着急,她怕林坤为难,又经不住果胖子的冷嘲热讽,正要发作,林坤一把将她拉住,笑道:“别激动,别激动......”

    几次尝试之后,林坤已经慢慢接受这个味儿了,“嗯,好吃,咳咳咳,好吃!”

    “哥们,你也忒拼了,还真吃啊。”果胖子站了起来,竖起大拇指,“佩服佩服。”

    “胖子你严重了,其实这东西味道还算不错,你说它香吧?不!还真有点臭。你说它臭它吧,可又窜着一股香,可能和喜欢臭豆腐的人一样的感受吧!要不你尝尝?”

    “你别蒙我,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真的吗,我也要吃。”程逸芸张开嘴,想让林坤喂她吃。

    林坤笑道,“你可想好了啊,别到时候吐出来,还吐我一身。”

    “放心,要吐我也吐胖子身上,都是他最坏了。”

    “外地人来说确实吃不了这东西,不过对咱们走南闯北的人来说倒也没有什么。”林坤笑道,“感觉就是这牛瘪未煮之前臭草味,正煮之时牛粪味,入口之初微苦味,饭后才知菜香味。不管对身体有没有好处,我想我们的少数同胞吃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不良反应,至少可以说明没有坏处。”

    说着,就往程逸芸的嘴巴里夹了一筷子,随后,程逸芸眉头一皱,林坤如临大敌,吓得赶紧躲开,程逸芸含在嘴里,有种说不出的话来,林坤无奈,劝道:“实在吃不来,就顺其自然吧,吐了就吐了。”

    程逸芸跑到一边,吐得稀里哗啦,果胖子幸灾乐祸起来,“唉,檀香你看看啊,他们一个个的都被我耍的团团转。”

    “切,那你怎么不吃啊?”檀香白了他一眼。

    “我那是因为——因为,与牛八字不合,除了牛肉,其他的带牛的都不吃。”果胖子狡辩起来。

    “是吗?牛奶你喝不喝?”檀香质问。

    “不喝。”

    “你不喝牛奶?”檀香不信。

    “哈哈,我喝豆奶不行啊。”

    “你——”

    “好了,好了,胖子,我知道你不吃牛肚、牛腩、牛板筋,我说王导啊,你刚刚不是说你们这儿自产的牛肉干很好吗,我们买点回去,路上好当干粮啊。”

    “是吗?”果胖子瞪大了眼睛,“有牛肉干你咋不早说呢!”

    王海愣愣地摇摇头,“我们这儿哪来的牛肉干?我没说有牛肉干卖啊?”

    “哈哈哈。”众人附笑起来。

    那一餐吃得很欢乐,苞谷酒一人半斤都不打飘。到了深夜,村民才逐渐散去,外面的篝火不停,任由其燃烧着,发出哔哔吧吧的爆裂声。

    林坤和果胖子勾肩搭背,拖着软绵绵地身子回答房间,往床上一倒,笑道:“呵呵呵,酒不醉人人自醉,来,接着喝......”

    “咚咚咚。”门外有人敲门。

    “谁啊,睡了。”果胖子没好气地去开门,抬头一看,是程逸芸。

    “程小姐,怎么还不睡啊?”

    “你——到其他屋睡去。”

    “为啥?”果胖子满嘴酒气。

    “我和林坤睡,你来干嘛啊?”程逸芸瞪了他一样。

    果胖子脑子一胀,坏笑一声,“懂了,懂了,您是想今晚临幸他。”

    随即,果胖子回头笑道:“坤啊,看来你今晚有好事,哥们我就不打扰你们鸳鸯成双了!”

    林坤想叫住果胖子,可果胖子溜得比兔子还快,一会就不见人影了。林坤无奈地摇摇头。

    “干嘛,就这么不想和我睡?”

    林坤刚要回头看程逸芸,程逸芸已经把外衣脱掉了,她两颊潮红全身也在扭动着。一张脸上媚态毕生。

    林坤吞了吞口水,像这种情形是哪个男人见了都怕是控制不住的,“逸芸,你别这样,你等等......”

    “林坤......我......我要,我受不了了......”程逸芸边说边扯着林坤的衣服。

    “等等,等一等,你先冷静一点。”虽然说林坤与程逸芸早已有过肌肤之亲,但还是有些尴尬,他还是用手挡住程逸芸来脱他衣服的手。

    程逸芸见脱不了林坤的衣服,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把乳罩和裤全扔在床边,然后向林坤扑过去搂住他嘴里不停地说着,“林坤,我要,天明我要……”

    林坤被脱光了衣服的程逸芸搂着,心里头一下子冒出了火来。特别是程逸芸高耸洁白的顶着他的脸,让他差点流出鼻血。

    他也不在想什么了,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要把程逸芸拥有,一咬牙,“管他妈妈嫁给谁的,出发前干一炮,算不算开门红?和自己的老婆滚床单还怕啥?”

    “我要……”程逸芸在叫唤着林坤。

    “真的可以吗?”林坤含情脉脉地看着程逸芸的眼睛。

    “你说,你想要我!”

    “我想要你。”

    “你说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

    “那你是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她?”

    “她是谁?”林坤愣了愣。

    “算了,就知道你不会说的。”程逸芸看着林坤的眼睛,一下子寒了一下,“你要我吧......”

    早已经等得猴急的林坤,听到程逸芸的这句话,如奉圣旨他马上起来,动作越来越大。程逸芸在林坤的动作下不一会就出了兴奋的呻吟……

    听到程逸芸兴奋的叫声,林坤也更加兴奋,这时的林坤,犹如一匹遒劲的野马,肆无忌惮地纵横驰骋。

    程逸芸的眸光一闪,林坤头猛地低了下来,在她脸上亲了一通,伸手一拦将她拢入怀中,舌尖抵开她的唇游入其中,温热地捕捉着。

    程逸芸的手从林坤的衣服中钻入,掌下熟悉细微的触感让林坤心满意足,双唇绕开她的脸,一点点落到颈上,“喜欢吗?”

    “嗯。”程逸芸抵在林坤的胸膛上的手想挣脱开来,却被越搂越紧,身子渐渐软了下去……

    林坤横抱起她放到床上,人跟着陷了下去,唇一路舔舐她的右耳边,手指暧昧地慢慢划过,程逸芸的身体忍不住剧烈起伏起来,林坤捧起她的手指轻轻咬了一口,满意地听到她口中细碎的吟哦声。

    还不到日出的时候,天刚有点蒙蒙亮,那是一种美妙苍茫的时刻。在深邃微白的天空中,还散布着几颗星星,地上漆黑,天上全白,野草在微微颤动,四处都笼罩在神秘的薄明中。

    一只云雀,仿佛和星星会合一起了,在绝高的天际唱歌,寥廓的苍穹好象也在屏息静听这小生命为无边宇宙唱出的颂歌。

    在东方,山坳映着吐露青铜色的天边,显示出它的黑影。耀眼的太白星正悬在这山岗的顶上,好像是一颗从这黑暗山场里飞出来的灵魂。

    黎明的霞光却渐渐显出了紫蓝青绿诸色。初升的太阳透露出第一道光芒。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红,也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鲜。一刹间火球腾空,凝眸处彩霞掩映。光影有了千变万化,空间射下百道光柱。

    林坤起得很早,丝毫不觉得疲倦,反而神清气爽,心忖:“想必是因为长发大爷的药的缘故,果然好使啊。”

    “逸芸,赶紧起床,该出发了!”

    “不嘛,再睡一会儿。”程逸芸躲在被窝里,想要抓住林坤。

    “别赖床了,再不起来,就把你一个人丢这里了。”

    “好啊,我不信你不来找我。”程逸芸笑道,“对不对?”

    “对对对,姑奶奶,我求求你,赶紧起床,我们还要去办大事呢!”

    “这还差不多。”程逸芸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