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天生影后》>《天生影后》第34章 一次撕逼

《天生影后》第34章 一次撕逼

作者:齐纪

    湖省卫视的春节联欢晚会的收视率夺得第一,比第二的浙省春晚的收视率要高046。收视高潮发生在尤曼佳出场和苏姗出场这两个阶段,前者达到了276,后者达到了251,其余阶段皆是在19——21中间徘徊。

    经过尤曼佳本人亲自挑选,她还是决定选择动画电影进行配音。这部动画电影是翻拍于美国本土超人气漫画,而尤曼佳要参与的配音角色则是战队当中的一号女主角,是一位自身带有强大点击力量的女战士。

    配音工作将在三月上旬进行,尤曼佳签完合同之后,温寒便将剧本发给了她,并且告诉尤曼佳,等到她杀青之后,将要进行一周的配音学习。

    而纪崇身为尤曼佳的正版经纪人自然也不会闲着,他已经在为尤曼佳着手挑选下一部影视作品的剧本了,自从大热之后,纪崇的手里起码已经囤积了六部古装电视剧的邀请,其中四部是女主角邀约,剩下两部女主角都是内定过的,邀约的话是女二,但是导演都表示如果尤曼佳接了,那么可以考虑加戏。

    纪崇却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打算把这六个邀约全部推掉。尤曼佳已经有两部古装片了,虽然清朝和宋朝的服装礼仪都不一样,慈禧和穆桂英两个女英雄也是截然不同的形象,但是纪崇怕尤曼佳成为“古装专业户”,到时候拍现代戏恐怕观众一时间难以接受。

    最鲜明的例子就是跟尤曼佳私交不错的吕湘,当时吕湘成名作是演绎一位情深意重的公主,随后又接了两部古装片,等这些古装片播出之后,吕湘接拍了现代爱情电影,票房……略惨。

    于是,纪崇不希望尤曼佳成为第二个吕湘,尽管吕湘后来逆袭成为现代戏女王,那也不能抹去曾经这段心酸的历史。

    并且,纪崇并不希望尤曼佳接拍电视剧的数量要比电影多。电视剧是大众化,但是想要真正地成为一名演员,有一部口碑好、票房卖座、能够秒杀无数大奖的电影是必需品。虽然不是商业片,但是想在国际上有所突破怕是很难,纪崇也不会一下子把目光瞄向国际市场,但是对于尤曼佳而言,前期的作品口碑是相当重要的。

    就在尤曼佳回到穆桂英剧组拍摄所剩不多的戏时,纪崇的小雷达又蠢蠢欲动了起来,他准备为尤曼佳寻找一部好的电影资源。

    ……

    尤曼佳跟关越刚拍完夜戏,却不见关越回去卸妆休息,站在尤曼佳身边磨磨蹭蹭的,仿佛有话要说,却又欲言又止。

    “关哥,你有事吗?”尤曼佳将自己的头发散开,这大辫子一绑就是一天,难受的要死。

    关越看了看四周,不远处栗夏正在补拍镜头,显然尤曼佳是在等她。

    “我不知道这话该不该说,我也不是个爱八卦的人。”关越最终还是选择告诉尤曼佳,“你离开这三天,栗夏好像跟何宏轩好上了。”

    “什……什么?”尤曼佳的动作一顿,随即瞪大眼看向关越,仿佛自己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我也是无意撞见他们两个在后山抱着接吻的……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看你跟何宏轩好像不太对付的样子。”

    “栗夏跟关越?!怎么可能!栗夏是知道我跟何……”尤曼佳发现自己再说下去似乎不太合适,于是及时刹住车,摆了摆手不相信道:“不可能不可能,栗夏是我最好的朋友,不可能跟何宏轩在一起的。”

    关越看着尤曼佳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不信”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好吧,你不相信我就算了。总之我是好意提醒你一下,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尤曼佳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不过还是在心里留下了疑问。

    栗夏的镜头很快就拍好了,她收拾了下东西,打算到酒店再卸妆。

    “走吧。”栗夏亲昵地拐住尤曼佳的胳膊,走着走着还惬在了尤曼佳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道:“好累啊,没想到拍戏是这么辛苦的一件事。”

    “嗯,拍戏很磨人。”尤曼佳心不在焉地回应道。

    按理说,关越并没有什么理由和立场来欺骗自己,但是她又不敢去想栗夏真跟何宏轩勾搭在了一起。栗夏明明知道她跟何宏轩是不对付的,怎么还会与何宏轩亲亲我我。

    说不定是关越看错了呢?尤曼佳自己心里嘟囔道。

    回到酒店,尤曼佳跟栗夏告别之后自己向另一边电梯走去,在过道上,尤曼佳实在是心里别扭的要死,于是便扭过头,对着栗夏的背影说道:“哎,对了,栗子。”

    “怎么了?”栗夏回过头来,脸上带着些许疑惑。

    “今天我听见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别人八卦给我的。有人说,你跟何宏轩在一起了。不过我没信,我最好的闺蜜,怎么会跟我最讨厌的人在一起呢?是吧?”

    “尤曼佳靠在一边的墙壁上,酒店走廊上的灯光昏黄不定,衬的栗夏的脸庞有些灰暗。栗夏听到尤曼佳这话,莞尔一笑,微微点了点头,道:“对。”

    尤曼佳对栗夏摆摆手:“早点休息。”

    “你也是。”

    尤曼佳转过身,却是猛吸了一口凉气。刚才栗夏的表情,实在是太奇怪了,尤曼佳认识栗夏这么多年,她的笑容向来都是单纯的,从来没有露出过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第二天,剧组里弥漫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奇怪氛围。平常喜欢嬉笑聊天的尤曼佳跟栗夏突然之间不怎么交流了,而栗夏则是喜欢围在何宏轩身边,在尤曼佳面前显然没有要遮掩的意思,而关越则是默默地跟在尤曼佳身后,虽然并未做出什么,但却时常没话找话。

    剧组的工作人员倒是没察觉出什么,反倒是贾肃,没多久就看出了几个人之间有些尴尬的气氛。

    他平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习惯了,不过电影到了拍摄尾声,他不希望出什么岔子。于是,贾导让今天戏份已经拍完的栗夏撵出了剧组,事实上,栗夏的所有镜头早早就结束了,现在就是贾导看到有不满意的地方让她补拍而已。

    如果贾导一句话,栗夏就可以领钱然后说拜拜了。

    栗夏离开之后,尤曼佳的心情才算好转了一些。虽然栗夏没有亲口承认,但是尤曼佳又不是傻子,今天栗夏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

    尤曼佳下意识地觉得是何宏轩的过错,她的栗夏怎么会好端端地跟何宏轩说话!

    “你真让人恶心。”尤曼佳趁着午休时间,走到何宏轩面前,直接开口骂道。

    何宏轩连头都没抬一下,他的助理反倒炸毛了,一下子站起来指着尤曼佳说道:“你骂谁呢!知道尊重两个字怎么写不?!”

    “尊重?你怎么不问问他干了什么好事?”尤曼佳冷笑一声,双手环胸,看着低着头的何宏轩道:“同样的招数用第二次,你也不嫌腻味么?我告诉你,栗夏是我最好的朋友,别招惹她!”

    “招惹她?”何宏轩抬起头,神情却是出奇地平静。他嘴角轻轻上扬,带着一股不屑道:“是她自己像个狗皮膏药似的贴上来的,就凭她那姿色,你觉得我能放在哪里吗?我就是玩玩罢了。”

    “你……我靠,何宏轩,你想报复我能换种手段么?别玩这些低劣幼稚的成么?”尤曼佳差点被气的一口气提不上来。尤其是当他说出就是玩玩罢了这四个字的时候。

    “报复你又能怎么样?”何宏轩收起表情,伸了个懒腰说道:“你尽管去告诉你闺蜜,说我只是玩玩她而已,你看她是信你还是信我。你也可以尽管让你背后那位大神经纪人出招继续整我,反正再怎么整我何宏轩也是把栗夏给玩了,你又能补救什么呢?”

    “你个人渣!”尤曼佳不欲在跟何宏轩废话,转身便走。

    何宏轩看着尤曼佳的背影,心里突然升起一股爽快。

    他的目的远远不止这些,更精彩的,他何宏轩还没玩呢。

    尤曼佳下了戏之后就打了车回到酒店,敲响栗夏的房门。

    栗夏打开门,手里还拿着手机,脸上尽是甜蜜的笑容。尤曼佳不用想,就知道她在跟谁打电话。

    尤曼佳直接抢过栗夏的手机将电话挂断,将栗夏推进房间,一下子关上门,气道:“栗夏!别傻了行不行!何宏轩明显就是在玩你!”

    “尤曼佳!你把手机还给我!”栗夏去抢自己的手机,尤曼佳将胳膊抬高,让栗夏够不到。她怒其不争道:“我这是在救你!何宏轩不是个好人你不知道么?你又不是贱骨头干嘛非要贴上去!”

    “啪!”地一声,栗夏伸手便打了尤曼佳一巴掌。

    辛辣地疼痛顿时在尤曼佳的脸颊上铺天盖地地袭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栗夏,“你……你为了个人渣打我?栗夏,你为了一个人渣打我?!”

    “我不许你这么说他!”栗夏一把抓住尤曼佳的胳膊,将自己的手机扯了回来。她气呼呼地坐到床上,仰着脸对尤曼佳说道:“我不许你再这么说何宏轩!如果你再这样,咱们两个朋友没得做。”

    “哦对了。”栗夏话锋一转,又道:“何宏轩明天给我打钱,你借我的五万块我明天取出来就还你!别以为我还欠着你什么,尤曼佳。”

    尤曼佳愣在原地,她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栗夏之口。

    “就算你不跟我做朋友,就算你跟我绝交。栗夏,我还是要告诉你,何宏轩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尤曼佳的双眸中含着水气,但是更多的却是失望和委屈。

    “你给我滚!”栗夏站起来推搡了一把尤曼佳,“我看杨姿说的一点都没错,你就是纪崇和你老板的一个玩物,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尤曼佳如被雷击,面前的栗夏似乎着了魔,直到她被栗夏推出房门,再看到房门被栗夏猛地关上,尤曼佳还浸在栗夏的最后一句话里,无法挣脱。

    她眨了一下眼睛,突然感到双颊上一片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