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天生影后》>《天生影后》第49章 回不过神

《天生影后》第49章 回不过神

作者:齐纪

    首都某五星级酒店内,今天迎来了两个剧组。杨姿的见面会和栗夏何宏轩主演的发布会。

    杨姿和栗夏避免不了要碰面,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走进了化妆间。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内认出对方。相比较之前,两个人不论是从外形还是气质上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她们的形象已经不像是女大学生了,而是已经步入社会的职业女性。带着些许青涩的成熟,却是跟以前判若两人。

    直到栗夏和杨姿都摘下了墨镜,前者才认出这个抹着大红唇烫着波浪卷的竟然是杨姿。杨姿同样也惊讶,之前黑色短发如今已经烫成棕色,穿着性感的竟然是栗夏。

    两个人对视了五秒钟,最终杨姿弯起嘴角,双手环胸,对栗夏道:“是栗夏啊,好久不见。怎么不见尤曼佳呢?你不是总跟在她屁股后面么?”

    栗夏听见这话蹙紧了眉头,翻了个白眼道:“没那本事和手段也妄想去争,某些人从四年前的自不量力如今都升级成不知羞耻了呢。”

    对于两个人的呛声,化妆间内的化妆师并没有理会,而且见怪不怪。。像这种十几线的小艺人在公共的化妆间吵架撕逼的太多了,她们甚至都不知道那个短头发的女孩是谁。

    杨姿火气顿时就冒了上来,她的脾气本来就爆,再听到栗夏的嘴皮子比以前利索了不少之后更是觉得这丫头要爬到她头上来了,于是抬手就想给栗夏一巴掌。

    只是这一巴掌还没往下扇呢,她的手臂就被抓住了。杨姿回头,看到何宏轩一脸不耐烦的神情道:“这么多人,你们两个闹什么闹?栗夏,你跟我去我的化妆间化妆。”

    何宏轩虽然还不及二线,但是今天没有什么大咖,于是就给他了一间单独的化妆间。栗夏轻蔑地看了一眼杨姿,站到了何宏轩的身边。

    “果然是婊子配狗,我看你们两个,真是般配的很。”杨姿活动着自己的手腕,稍微退后了几步,回了栗夏一个冷笑,言语却不见客气。这话一出口,房间里的三个化妆师都纷纷抬头看向何宏轩。虽然栗夏和杨姿她们不怎么认识,但是何宏轩毕竟也是在电视圈活跃了几年的人了,化妆师们也不可能不认识。

    何宏轩黑着脸瞪了一眼那些化妆师小妹,随后压低了声音对杨姿说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我乱没乱讲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杨姿换了个惬意的姿势,靠在化妆台上,继续冷笑道:“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又何必如此针锋相对。我们有个共同的敌人不是么?你何宏轩比我会玩,这点,我承认。”

    “谁跟你有共同的敌人,别抬举自己。”何宏轩轻蔑道:“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日后见了面也请杨小姐当作不认识一样,谢谢。”

    栗夏拉扯着何宏轩的胳膊,说道:“跟她没什么好说的,咱们走吧。”

    杨姿笑看何宏轩跟栗夏一起离开了化妆间,心情顿时大好。看来栗夏跟尤曼佳是真的闹翻了,不然她刚才在提到尤曼佳的时候,栗夏的脸能够那么的僵。只要是尤曼佳不好,她杨姿就开心了。

    “还不来给我化妆,别耽误了一会的见面会。”杨姿坐在椅子上,看着镜中自己的脸,笑着对身后的化妆师说道。

    ……

    何宏轩拉着栗夏来到了四下无人的过道上,随后将栗夏的手甩开,脸色阴沉地看着栗夏道:“你没事跟别人呛什么呢?最近刚消停下来,你又想上头条?”

    栗夏看何宏轩是真的生气了,小心翼翼道:“阿轩你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是杨姿她先挑衅的。”

    “你们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宏轩气急败坏地说出口,栗夏却一下子脸白了。

    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太过于狠毒,何宏轩哼了一声,对栗夏道:“等这部戏拍完,你有了一定基础之后,我就对外宣布我们两个分手了。”

    “为……为什么?”栗夏唯唯诺诺地问道。他们两个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他也对外承认了和自己的恋情,为什么突然要说分手?栗夏不敢相信地看着何宏轩。

    “你真以为我在跟你谈恋爱啊?栗夏,如果不是公司的要求,我会对外承认什么狗屁恋情吗?你知道因为承认了跟你的所谓的恋情我掉了多少粉吗?看在这次公司给我安排的电视剧还不错的份上我也就忍了。话说到这里,我不如打开天窗跟你说亮话,栗夏,现在咱们这种关系就是互相需要互相利用,既然承认了恋情,绑定在一汽,我跟你也会合拍一两部的电视剧,但如果你要认真,对不起,我可不陪你玩。”

    听到何宏轩语气认真地讲完这段话,栗夏感觉自己的双腿一软,若不是她靠着墙壁,那么肯定就站不住了。

    “难道,你还喜欢着尤曼佳?我记得,大一的时候你追过她。”栗夏抬眼,她想要知道真正的答案。尽管何宏轩说了这些伤人的话,但是栗夏总觉得,何宏轩不可能是因为完全不喜欢自己而说分手的。

    “呵,我承认。我承认大一的时候喜欢过尤曼佳,追过她,哪个男人不喜欢胸大腰细肤白还长的漂亮的女生?现在嘛,我对她没有好感只有痛恨。呵,不过你知道为什么你比不过尤曼佳么?你就是没她长得好看,这是天生注定的,你改变不了。”何宏轩挑起栗夏的下巴,戏虐道:“这张脸我是怎么看都没有亲下去的欲望呵。”

    栗夏再也忍受不了了,推开了何宏轩跑了出去。何宏轩站在原地,看着栗夏跑走的背影,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栗夏跑到了卫生间内,她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经纪人拨去电话。

    “喂……姐,我……我想整容……”栗夏哽咽着,想让自己的声音回到原调上,可是不论如何都控制不住。

    ……

    “你怎么进来的!”尤曼佳看到几分钟前还站在自己家门外的温寒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但她通过余光看到卧室内开着的窗户,顿时回过神来。

    自己怎么就忘了关窗户呢……

    “小佳,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么?”温寒就站在窗户下面,不敢往前也不敢多说什么。他在她面前,智商总是会降为零。

    我不是不愿意看到你!是看到你我就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吻啊啊啊啊!我的初吻为什么不是在浪漫的灯光和轻柔的音乐这样的布景下完成的,而是在车里啊!!!

    一想到这里尤曼佳就无比的抓狂,她拿起枕头就朝温寒甩了过去,喊道:“走走走,现在就是不想看见你!”

    “就是因为昨天晚上那……”

    “别再说了!”尤曼佳抓狂地吼道。她现在没化妆也没洗脸,头发也乱糟糟的,这个样子还出现在了夺走她初吻的男人的面前,现在的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她站起来,推了一把温寒,说道:“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温寒:“……”

    “你走不走?”尤曼佳气急败坏的表情告诉温寒,她现在真的是有些恼羞成怒了。

    “那,我可以走正门么?”温寒指了指门外,表示他不想再爬窗户了。

    尤曼佳没说话,而是用行动表明了你怎么来就怎么走。温寒默不作声,最后还是选择了从正门出去,毕竟爬窗户这样的事情……咳咳,有失得体。

    待温寒走后,尤曼佳恼怒地坐在床上,她感觉自己需要时间来冷静下……也许,洗个冷水澡比较管用?

    温寒从公寓出来之后便觉得十分憋屈。明明是想用这种方式表达爱意的,可是好像尤曼佳并没有理解自己的本意……好像理解成自己想占她的便宜了?

    所以说,温寒每每想到此处都觉得无比的憋屈。他现在就差大声地喊出我爱你这三个字了,但是恐怕他真的喊出来,尤曼佳更是一时间没办法接受吧……

    于是,心情憋闷的温寒给纪崇拨过去了一通电话,让他出来喝酒!

    “大白天的喝什么酒?”纪崇今天虽然没什么事情,但是酒的话,不是晚上喝才对么?不过,他倒是能听出来温寒语气中的烦闷,看来,又在尤曼佳那边碰壁了吧。

    想到这里,纪崇也无可奈何地说道:“失恋的酒我可不作陪,你这是铁定要醉的节奏,我可没那个力气把你这个壮汉给抬回家。”

    “我喝酒还没醉过。别废话,来不来?”

    “去你家?”

    “嗯。”

    “!反正不用我把你抬回家就行!”

    纪崇挂断电话,从家里的酒柜里拿出一瓶“好酒”来,既然你温寒想喝,那么咱今天就喝个痛快,让你爽翻天。

    此刻,应有纪崇猥琐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