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天生影后》>《天生影后》第74章 尤诚下场

《天生影后》第74章 尤诚下场

作者:齐纪

    “抱歉,杰克。这个人我不能用。”温寒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地搂住了尤曼佳的肩膀。

    “呃?为什么?”杰克不明所以,虽然他感觉到进屋之后气氛有些古怪,但毕竟他不知道坐在沙发上略有些紧张和尴尬的男人跟尤曼佳有什么瓜葛。

    毕竟杰克是个典型的欧美人,他看亚洲人的脸都是一样的。

    “没关系,史蒂夫。”尤曼佳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对温寒微微一笑,但是她的眼眸是冰冷的。温寒不想看到尤曼佳这样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是似乎尤曼佳没有让尤诚走的意思。

    尤曼佳离开温寒的怀抱,走到了一旁坐下,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

    温寒看了一眼杰克,瞳孔里略有寒意。

    杰克全身上下打了个冷战。

    尤诚的眼神不时地往尤曼佳那边偷看。其实尤诚今天来是有目的的。他之前从娱乐新闻上看到尤曼佳的新闻了,也了解了尤曼佳现在在国内有多火。

    这些年他过的并不好,自从跟第二任美国律师妻子离婚之后,他的经济水平已经很难维持正常的一日三餐了。这次他带着作品来到休斯顿,就是为了看看能不能修复父女之间的感情。

    亲情这回事,只要血缘还在,就不会闹的很僵不是么?尤诚是这样认为的。

    只可惜,尤曼佳显然不打算买他的账。从杰克跟他开始谈合同之后,尤曼佳便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拿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他说不上来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能感受到,尤曼佳眸子里蕴含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那么,我们就签字吧?”杰克从桌子上拿起笔准备递给尤诚,就在尤诚准备接受这一份低廉的五万美金的合同时,温寒突然伸出手抓住了杰克手中的笔。

    杰克和尤诚一愣。温寒看向尤曼佳。尤曼佳收回看向尤诚的目光,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尤诚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他看起来怎么会如此的沧桑,也如此的令人厌恶。

    “你说,这份合同会给你带来什么改变?”尤曼佳用中文缓慢地问出口。显然是太久没有说中文,尤诚想回答什么,但喉咙滚动了一下,不知如何开口。

    “能让你找到一个暂时住下来的房子,能让你吃上一顿大餐,也能让你重拾对生活的希望?”尤曼佳并不看尤诚,只是嘲讽地一笑,盯着那支悬在半空中的笔。

    尤诚点了点头,尤曼佳说的这些,显然是他目前迫切需要的。

    “很好。”尤曼佳站了起来,对温寒道:“史蒂夫,我想你应该再慎重考虑一下电影音乐的版权购入,我想,这音乐的所属人人品一定要过关才行。”

    言罢,尤曼佳强忍住心头涌上来的情绪,推门走了出去。

    温寒看向杰克,杰克全身一个机灵。

    “明、明白了……”

    直到尤诚被保安架着驱赶出了休斯顿大厦,他也许都不能明白,为何尤曼佳会如此的绝情。他的心里早已经怒骂无数遍尤曼佳是个婊子,更是将她母亲也一并骂的狗血淋头。在他离休斯顿大厦越来越远的时候,他终于不再惧怕四处散布的休斯顿员工,破口大骂起来。

    也许在路人眼里,这只是一个有点精神失常的中年男人罢了。毕竟他还穿的很体面,尽管内心已经腐烂。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亲爱的。”温寒将尤曼佳的头轻轻地放置在自己胸膛上。他直到这样做只是一个安慰罢了,但他希望此刻心里难受的是自己。

    尤曼佳控制不住泪水,全然都抿在了温寒昂贵的西装外套上面。

    “我想吃冰淇淋。”尤曼佳平稳了一下情绪,从温寒温暖的胸膛上抬起头,眼睛里还含着氤氲。温寒爱怜地抚摸着尤曼佳的脸颊,微微点头,道了声好。

    于是,二十种不同品牌不同口味的冰淇淋很快地搬入到了尤曼佳在休斯顿的专属休息室中。尤曼佳在美国的助理差点断气,要知道能找到二十种口味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整个洛杉矶他几乎都跑遍了,如果温寒想要三十种的,他恐怕还真找不来。

    “我可以吃一个么?我喜欢那个香草味的。”尤曼佳的助理吞了吞口水,他跑了四个街区,路上怕冰淇淋滑掉根本不敢耽搁,这一路跑过来,早就是气喘吁吁了,如果这个时候能来一个冰淇淋,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当然可以了,杰瑞,辛苦你了。”尤曼佳之前那个助理请假了,于是换上了二十四岁的杰瑞。

    杰瑞在做尤曼佳助理之前是休斯顿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他觉得给尤曼佳做助理好像比天天面对电脑要有前途的多,于是乎就想办法做上了尤曼佳的助理。

    但是很显然,助理这种职业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般飞快,在尤曼佳眨眼又眨眼之后,她已经回到了国内参加新戏的试镜。在此之前,距离那天看见尤诚,时间已经恍恍惚惚地过了半年。

    这六个月的时间里,尤诚再也没有出现在尤曼佳的眼前。

    如果不是那天回家,尤曼佳无意间听到温寒跟eric的谈话,她恐怕要一直被蒙在鼓里。

    “你一直在给尤诚钱?为什么?”尤曼佳将温寒堵在浴室门口,她现在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愤怒连个字来形容了。

    “佳佳,只有这样,你才能眼睛前面清净,好好走你的路。”温寒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尤曼佳会知道的,所以他也没有打算被识破后继续隐瞒。

    “你给了他多少钱?”

    “这个不是你必须要知道的。”

    “到底多少钱?”尤曼佳的语调已经升高,眼睛也有些微微发红。

    “你知不知道,我恨他!我恨死他了!我巴不得他吃不上饭,穿不上衣服,没地方住!你知道吗!他抛弃了我和妈妈!我还没出生他就抛弃了我们母女俩,他怎么可以!”尤曼佳在温寒的怀里嘶吼着,她的恨意在此刻全部倾泄出来,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让那个男人过的不好,越差越好。

    温寒不断地拍打着尤曼佳的后背,温柔地一下又一下。他或许无法身临其境地了解尤曼佳的感受,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她身边,这便是足够了。

    尤曼佳很快地稳定住情绪。

    “不许你再给他钱了。”尤曼佳认真且严肃道:“我知道你给了他一笔能够安稳活一段时间的钱,我想这也足够了。至此以后,他再如何,都跟我没有关系。”

    “好,听你的,不再给了。”

    尤曼佳知道温寒能够说到做到。不是她残忍,而是当年的尤诚太决绝,在尤曼佳还未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就自己斩断了父女之间的情分。

    他如今落魄到这种地步,安知不是上天对尤诚的惩罚。

    再后来,尤曼佳顺利出演了两部电影,并且蝉联票房冠军的宝座。中国公映之后,以一天就斩下近两亿人民币的成绩彻底奠定了尤曼佳一线影星的地位。

    也许你觉得尤曼佳成绩斐然,已经踏上了人生巅峰,但实际上远远不止于此。

    在这后来的三年中,尤曼佳连续代言了三年魅珠珠宝;登上了美国时代杂志封面;接连两次成为意大利版封面人物;米兰、戛纳各种电影节和秀场的宠儿以及所有电影作品票房总额超过了六十亿。

    尤曼佳的身家也已经超过了千万的数字。登上神坛的尤曼佳,似乎还保持着跟出道那个时候一样的热情。她并没有因为成为一线影星而骄傲、沾沾自喜,或者说休息一段时间亦或是转行投资电影。

    她还是那个她,对于好剧本向来不放过,对于她不感兴趣的剧本就算是给她一亿她都不会拍。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这些成功的背后,并没有综艺节目的加持。

    尤曼佳除了拍戏之外很少参加综艺节目。她自己也坦言,如果让她跟着剧本演戏还好,但是如果让她跟着剧本去表演一个真人秀的节目,她会觉得很奇怪。于是,除了偶尔出席一些访谈类节目之外,尤曼佳基本都不会出现在现下几个比较流行的真人秀综艺当中。

    那不拍戏的尤曼佳都在干什么呢?她自然也不会闲着,当初合同上承诺每年都有固定的假期,于是尤曼佳用这固定的假期,跟着温寒或者是一个人跑遍了世界各地。除了南北极和一些较为极端的地方还没去过,尤曼佳几乎跑遍了整个地球。

    她从旅行中也有所感悟,她更加珍惜身边的人。比如,她现在已经学会,每天早晨起床,主动地给温寒一个早安吻。这虽然是小事,但也反映出尤曼佳一点一滴的进步。

    时间这种东西,除了会冲淡一些不美好的记忆,更多的是将美好的现在加深加浓。就如同一杯刚刚萃取出来的意浓咖啡一般,注入浓浓的奶泡,再添上漂亮的拉花,这就是一杯完美的卡布奇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