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小说> 大唐远征军>大唐远征军第258章 .悍兵,误局

大唐远征军第258章 .悍兵,误局

作者:好大一只乌

    城门外,滚滚唐军如同黑色的玄铁洪流,气势冲天的奔赴城前,整齐的军队发出了震天呐喊。

    虽然是水军,但除了两万长江岭南水师外,剩余的五万将士还是荆楚,齐鲁的府兵劲卒,步卒,哪怕陆战依旧不输于大唐任何一支军队,辽南战事中,除了建安城下受挫外,这支军队一直盘庚在狭小的辽南,在名将程名振,副总管王文度,张金树等悍将带领下,早已经嗜战如狂。

    不单水军,北线陆军十万人经历了几天的休整,同样战意冲天,与前隋强征不同,唐太宗征辽的全都是募兵,大家都是为了建功立业封妻荫子来这冰雪之国,岂会为小小挫折而退缩?

    十数个巨大无比的方阵喊着惊天战号经过盖州城门,震得整个城墙嗡嗡作响,城内的高句丽人具是惊惧的哆哆嗦嗦,立在城墙上,李世民高举着长剑,满意的高声喊着:“再战辽东,踏成白地!”

    “再战辽东,踏为白地!”同样的口号,在校尉都尉的传达下个方阵依次吼出,似乎每个人都要把内心中的战意吼出来,每个将士的脸都扭曲了,也只有人类能聚集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此撼天动地的力量下,连北方的山峦都为之颤栗。

    如此震天撼地的大阅兵下,有人却显得心不在焉,趁着大军开拔,李世民骑着天下闻名的昭陵六骏之一白蹄乌率领诸将前行之际,长孙无忌却是扭着愈发肥胖的身躯,骑着满是汗水的乌云包去了后军。

    “齐王,朔王何在?”

    “九弟吗?他去了南门,说是要接什么人,好像是他的小老婆。”骑马奔驰与阵前,齐王李佑早已经被山崩地裂的誓师弄得热血沸腾,急急匆匆一句话就随着大军继续前进起来,眼看着跟随他奔驰而出的身影,长孙无忌禁不住不满的嘟囔着:“都刀架脖子了,还有心事玩弄小老婆?这个混蛋小子!”

    嘟囔完,领着十多骑长孙族人,长孙无忌再次狂甩缰绳,大声呵斥着向后军尾部狂奔而去。

    未建完的南城门门口,迎着早起的太阳,几辆四轮马车晃晃悠悠行走在水泥路上,上百骑小心翼翼护卫在左右,最前方,正是许久不见的焦老三,这家伙如今也是一身黑色鳞甲,头盔下幽幽双目毒蛇般的左右窥视着,那些麻点反倒被头盔暗影所遮掩。

    第二辆马车前,一员异族将领亦是提着弓小心警备着,土黄色的皮甲让这彪形大汉仿佛荒古野兽那样,跟在他后面的车里,一条毒蛇却是真的左右吐着信子,阴寒的气息,与早日薛之观玩世不恭大相径庭,队伍最后面,才是小心谨慎着的张二狗。

    长孙织与裴莹一左一右跟在后面,王方翼宿卫在最前面,带领着卫队,李捷也是缓缓迎了过去,确定了下左右,焦老三这才终于放松的对左右往下压了压手,十多个气息危险的,士卒装扮大汉这才松懈下来,旋即满是狂热叩拜在地:“拜见殿下。”

    “终于到了吗?可以让我下车了吗?闷都闷死了!”不满的声音中,第三辆马车车帘子终于被掀开,在李捷有点意外的注视下,孙玉娇穿着一身小丫头绿色裙装跳了下来,不得不说,绿色与她火爆的身材一点都不匹配,与此同时,第二辆正车中,身着高句丽华丽袍服的金胜曼也是满是苦笑跟着跳下车。

    “我说,让我过来干嘛?盖牟城这儿破烂死了,一点儿也没有营州热闹,咦?好繁华的街道啊?什么时候建起来的?”没等抱怨完,孙玉娇就颇有些惊奇的要向前跑着,冷不防满是戾气的薛之观伸手一挡,将她挡了回去,立刻让高句丽大小姐气愤的绷紧了小脸。

    不过李捷却没在第一时间理会她,反而也是阴沉着脸看向了金胜曼,沉声问着:“谁让你来的?”

    “有点小变故,总得有个替身不是?”

    相比于在登州的悲愤不娶,后来被驯服的如同小媳妇一般,金胜曼的风情再一次来了个大变样,很随便的抚了抚耳后碎髻,一声熟稔的抱怨却女人味儿十足,可惜李捷却不解风情,直接冷冰冰挥了挥手:“这儿是个鱼龙混杂之地,认得你的人可不少,既然你扑进来,就怪不得孤了,拖进车了,处理了!”

    两个军汉恶狠狠抓起了金胜曼的手臂,还真让这位未来新罗女皇吓了一大跳,不过娇嫩的身躯猛地一颤抖后,金胜曼忽然再一次妩媚笑了起来:“朔王不会杀我,我还有用。”

    又是重重看了她一眼,李捷再次挥了挥手,金胜曼就顺从的在两个游侠高手挟持下回了马车,旋即孙玉娇又是气呼呼哼了起来:“耍完威风了?带我去玩一玩吧,人家都要闷死了!”

    “乖,再忍几天!先在驿站呆着不要乱走,过几天办完事情,和你父亲会合后,想去长安都领你去,这儿算什么?”到底是给了自己的女人,李捷语气也软了几分,哄着说道,不过一听到还要憋在府里,孙玉娇的脸色当即一黑,怒气匆匆的吼了起来:“我不要!”

    “同时大唐王爷,你怎么这么没趣,成天忙忙忙!本小姐告诉你,你再把本小姐关起来,我就去找那个胖乎乎的濮王了!”

    “你!”李捷还真是气个好歹,伸手就挥起了巴掌,冷不防一只白嫩小手猛地抓住了他,惊讶回过头,却是长孙织目光幽幽看着他。

    “大事要紧,事在几天之内!并且也确实委屈孙妹子了!”

    愣了愣神,李捷扭过头看向因惧怕躲出两步远躲在完颜奴身后的孙玉娇,终于是叹了口气收回了手,女人还真是不能娇惯,一见李捷泄气了,孙玉娇又是气鼓鼓转身出了来,挺着硕大的胸脯就刁蛮哼道:“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嘛!作为本小姐郎君,你能不能有情趣一点,人家濮王一见面,就送给我这个了呢!”

    炫耀般把一块美玉在手腕摇晃着,在孙玉娇白嫩的手腕上,美玉还真是烨烨生辉,不过看了两眼后,李捷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这算什么,这几天委屈一下,办完事比这好的美玉,红珊瑚本王赏你一箱子。”

    “真的?”

    “还有上次咱们做过的船,登州下水的第二艘一样的船也当作礼物送给你了!”

    有时候土豪点儿还真好使,听着李捷的承诺,孙玉娇终于是双目放光,把文质彬彬却穷酸的濮王丢到了脑后,很是傲娇的一昂小脑袋:“那本小姐就再委屈几天,说话要算数啊!”

    “当然!”

    在李捷的承诺下,难伺候的大小姐可算上了车,与长孙织,焦老三几个交换了一下眼色,旋即长孙织与裴莹也带着骑从加入护送行列中,车队里,薛之观却不再陪着难缠的高句丽大小姐,反而到一同而来的王方翼耳边耳语了几句,神情一动,王方翼不做痕迹歪了几下脑袋,骑从中就又有十来骑赶超到了长孙织与裴莹身边。

    “呵呵,要不是本王身价厚实,女人还真难养!”望着可算摆平的车队远去,李捷颇有些感慨的自嘲了一下,旋即开玩笑的哼道:“怎么了老薛,半路被人爆菊了?”

    “濮王李泰,必须找个机会除了!”红着眼睛满是煞气,贴近下了马的李捷,薛之观却是小声哼道,立刻引得李捷神情一紧:“那个混蛋真派人半路拦截了?”

    “几个小瘪三而已,已经让老子送去见阎王了!”牙咬的咯咯作响,灭了人家,薛之观却一点儿也没安心,反而更是暴戾低吼着:“在尸体上搜到计划,那个狂徒竟然还敢打大小姐的主意!”

    薛之观口中的大小姐,除了长孙织没有他人,就连李捷这家伙其实也不买账,听着他的叙述,李捷眼神再次一冷:“看来上次给他的教训还不够!”

    “相信本王,辽东事了,本王会让这头色猪付出代价的,这段时间,暂时还不能动他!”

    “但愿如此!”红着眼睛看了李捷一眼,薛之观随手把一个侍卫推下马,骑着马就往前追赶去,就在李捷无奈的摇摇头也要跟过去时候,身后却又是一声大喊:“朔王留步!”

    疑惑一回头,长孙无忌满头大汗气喘吁吁骑马跑了过来,直接在自己面前兜了个圈子,旋即胖乎乎的身体面包那样掉了下来,揪着李捷就怒吼着:“这个节骨眼儿上,你还有心思沉溺于女色!咦?他……”

    “他是谁,我的好岳父你不会不知道吧?”嘲讽的把衣领揪出来,李捷慢悠悠整理着,弄得长孙无忌却是有些不安扭了扭,这才哼着岔开了话题:“小子,你听我说,你在盖州……”

    “朔王!朔王!”

    还真是赶巧了,没等长孙无忌说完,后面有是一声尖细的喊声,两人疑惑回过头,居然是萧公公也一脑门汗水赶了过来。

    “殿下,陛下诏您速去二里半军营议事,咦,长孙大人也在,太好了,后军军需出了些大问题,陛下急诏您过去处理!”

    萧公公突然出现,立刻让长孙无忌不自然的把话咽了下去,不过看着惊奇的李捷,不甘心下,长孙无忌又是猛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切记,做人的成败,水满则溢,月满则亏!”

    “驾!”骑上马,长孙无忌飞身就往后军奔去,望着他胖胖的身体,李捷则是一头雾水,大老远来就为了告诫我做人的道理?亏?不就养了个小三吗,说自己女婿肾亏,真是的!

    “殿下,陛下还在等着呢,快随杂家去吧。”

    然也!在萧公公催促下,李捷转眼把话丢到脑后,对着王方翼一挥手,也是翻身骑上了二狗,跟着萧公公拔马而去。

    御驾先于大军狂奔了五里多,李捷到时候,皇帝御帐已经搭建起来,随着萧公公通过检查,李捷跟着就进了去,刚进帐篷,一声豹吼虎啸已经嗡嗡的震了过来。

    “高句丽大军,不过一帮子土鸡瓦狗泥腿子而已,如今我军十六万精锐集结于此,完全可以一举压过去,彻底碾碎他们!”

    唾沫星飞溅,对着地图指手画脚的,不是程妖精还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