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前世姻缘今世圆》>《前世姻缘今世圆》第59章 重新开始

《前世姻缘今世圆》第59章 重新开始

作者:谈古论金

    一路两人就跟久别重逢小夫妻一样,腻腻歪歪让人看见的的话肯定能酸掉大牙!两人正沉浸在爱情的滋润当中时,突然听到“镇长,我先回去了,有事您给我电话。”

    原来罗新丽不知不觉已经将车开到了青山镇政府家属楼,将车停在了许彤住的单元宿舍楼下附近,罗新丽冲许彤恭敬的说了一句,之后便很识趣的开着轿车离开了。

    “罗局长,再见啦。”

    微笑着跟罗新丽挥手道别,张天生心情之好不言自喻。

    “走吧。”

    看到张天生开心的模样,许彤的唇角微微勾起,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上楼回家了。

    “好嘞!”

    张天生心中一阵激动,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上,肉偿,肉偿啊,许彤现在带他回家准备肉偿了啊!

    “许彤……”

    一进屋,张天生随手一关门,就迫不及待的将许彤从后抱住。

    “猴急什么啊你!”

    许彤身躯一扭动,挣开小男人的怀抱,轻轻的往沙发一坐,优雅的翘着二郎腿,“我的小老公啊,人家渴了!”

    说完,便笑眯眯的望着张天生,美丽的星眸一闪一闪的。

    “我的小老公?”

    张天生又是一阵激动,立刻殷勤的去倒水了,片刻之后,给女人送上一杯温水。

    “真乖!”

    许彤浅尝一小口,葱指一点男人眉心,嗤笑道:“我的小老公,你先去洗个澡吧,我们然后再……”

    然后再?

    然后再肉偿啊……嗷嗷嗷!

    二话不说,张天生立刻冲向浴室,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

    十分钟后。

    张天生将自己完全洗白白了,腰间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抬头一看,客厅沙发上已经没了许彤的身影,那肯定是去卧室了……嘿嘿!

    一进卧室,果然,许彤早就已经在卧室里等他了,甚至还换了套引诱他犯罪的装扮。

    只见女人穿了一条恰到好处的米色连衣裙,前凸后翘的身材完美体现,连衣裙的下摆开的很低,臀下差不多都露出来了。

    隐隐之间,可以窥到……咳咳,口水都要留出来了!

    张天生盯着看了好几眼,这个女人真是太妖孽了,脱光衣服之后让人激动,穿衣服后更让人激动啊!

    上次许彤醉酒,他过来替她收拾,那时,他就在女人的衣柜里发现了一堆很大胆的衣服,而眼下这条米色连衣裙算是其中比较保守的了。

    许彤不介意张天生炽热的目光,反而在他的面前轻轻的转了一圈,问道:“小老公,好看吗?”

    这条裙子她很喜欢,但买来后从没穿过,毕竟下摆太短,她不敢穿出去,但现在在张天生面前穿就没问题了。

    “好看,好看啊,太好看了!”

    张天生很诚实的点点头,但心里还是有一丝郁闷,“看不出来你平常还喜欢这些比较大胆的衣服!”

    男人可耻的占有欲开始作祟了!

    “喜欢是喜欢,但不敢穿出去,也就我一人在家时偶尔穿一下,你是第一个看到我这样穿的人。”

    许彤伸手拂了拂耳鬓青丝,笑吟吟的望着眼前的小男人,“你不喜欢?那我换条裤子吧。”

    “我是第一个欣赏的?”

    张天生愣了一下,旋即便兴奋的笑道:“别别别……别啊,我挺喜欢的啊,嘿嘿,以后就只穿给我一个人看吧。”

    说着,他又指了指衣柜里一条抹胸裙,“要不,这一套你也试一试?”

    那是一条镂空半透明的裙子,以许彤这完美的身材,可想而知穿上之后是多么的撩人。

    “会有机会的!”

    许彤眯着眼睛浅浅一笑,并没有满足张天生的需求,“衣柜里有你的衣服,穿好之后再出来吧。”

    说完,便踩着一双水晶色的凉拖鞋,柳腰丰臀一摇一摆的出去了。

    “……”

    张天生一脸迷茫,还穿衣服干嘛啊?直接办正事不好?反正等下还要脱!

    另外,这女人去客厅做什么?难道不在卧室办正事?

    “莫非她喜欢在客厅……嘿嘿嘿!”

    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许彤的心思,张天生心中那叫一个兴奋与激动,拉开衣柜,准备换衣。

    也不知道这女人什么时候买的,早就为他准备了好几套新衣服,全部都整整齐齐的放在衣柜里……

    张天生很快换上一身清爽的新衣服。

    嗯,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为他准备的,而不是为其他男人什么的……

    为什么这么确定是为他准备的?

    理由很简单,因为所有男士的衣服裤子大小都正好适合他!

    最能佐证的,是抽屉里所有男士里面穿的那条小裤子,这回的型号完全合适,不像上一回那么小了!

    毋庸置疑,许彤肯定从上一次的经验中,重新买的时候全换上了最大号。

    “这女人还是蛮细心的……嘿嘿!”

    当他换好衣服出来时,许彤又坐在沙发上,正舒适的翘起二郎腿,“小老公,坐过来!”

    女人嘴角微微扬起,手在边上拍了拍,张天生当即心领神会,嘿嘿一笑,挨着坐下。

    “什么时候开始啊?”张天生有些等不及了。

    “我们现在就开始!”

    许彤的星眸微微眯起,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剪刀,笑呵呵道:“老老实实的交代吧,都惹了些什么女人!”

    说着,还冲他的腿间咔嚓咔嚓比划两下。

    “……”

    张天生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情不自禁的将腿紧紧并拢,妈呀,这女人带他回家难道不是要肉偿他吗?

    霎时间,所有邪念消散一空,一股寒气直逼两腿!

    我去!

    说好的肉偿变成严刑逼供,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啊?

    张天生欲哭无泪!

    “许……彤,我的大领……领导,别激动,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说吧,我不激动,但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许彤眯眼一笑,道:“根据我上次给你的丈量,这把剪刀咔嚓一下下去,保证干脆利落,一次就能剪断,应该不会痛的。”

    一听这话,张天生脸都绿了,咔嚓一下都成太监了,还不痛啊?不痛你试试……呃,忘了,这女人本来就没有,试不了。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又或者大鸟敌不过剪刀,总之,在许彤的威逼利诱下,张天生一五一十的招了。

    除了万物生长诀或脑海时不时闪现的念头这些最重要的机密之外,将其他所有的事情全盘说出,比如与朱玉兰的关系,与李雅丽、胡雪的关系等等。

    听完之后,许彤也有点小惊讶,她还以为张天生只是个山里的穷小子呢,哪知道这家伙最近不声不响发了大财啊。

    甚至,到了年底,这小子都可以凭借着海悦酒店的分红成为百万富翁了!

    张天生的际遇让她感到惊讶,但同时她也隐隐有一丝开心,她的眼光看来还是没问题的,这家伙并不是个一般的农民!

    不过,这家伙最近的桃花运太旺了吧?

    短短时间就招惹了三四个女人,照这种态势下去,以后还不得有一箩筐的女人啊。

    到时候,恐怕跟她小叔许天亮都有的一拼了!

    但话又说回来,这家伙虽然桃花运泛滥成灾,但仔细一看都不是他主动的,朱玉兰、李雅丽、胡雪……嗯,还有她自己!

    甚至,如果真的还要再细算的话,还有这货以前救的王慧珍……

    那天,张天生在路上横冲直撞的,显然是情绪失控不大对劲,事后她让人去调查了一下,才知这家伙碰到了王慧珍,被勾起了半年前那桩恩怨。

    她的调查的资料比较完备,所以估计张天生跟王慧珍,这两人之间日后还有瓜葛……嗯,前提是张天生知道前因后果。

    “咱……咱先把剪刀放掉吧!”

    趁着许彤走神思考时,张天生赶忙夺过剪刀,放到一边,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呵呵,瞧你那样儿!”

    许彤抿抿嘴,脸上娇靥如花,心里面却在想,小样儿,这小子还挺配合她的!

    如果不是张天生有意愿主动坦白,哪怕她再怎么威胁他也不会说的。

    换言之,张天生既然有这种举动,便意味着这厮心里有她。

    哼哼,算这臭小子勉勉强强初步过关吧!

    “这个……”

    张天生嘿嘿一笑,厚着脸皮又黏了上来,“许彤,呃……真的可以吗?”

    “可以什么啊可以?”

    许彤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弧度,静静的端详这小男人的表情,嗯,那厚脸皮之中又带着一点点忐忑,蛮有趣的。

    “就是我们……我们……你懂得啊!”张天生心里像有一只小手在挠一样,痒得很。

    “我不懂!”许彤浅浅轻笑,继续逗弄道:“你把沾花惹草的事和你与别的女人风花雪月的事情都说了,还来想我们有什么可以的?”

    “……哎呀,别闹了!”

    张天生受不了了,大胆将女人搂住,挑明道:“如果你真的介意这些事情,早就将把我扫地出门了,许彤,我想追你,可不可以?”

    许彤:“……”

    她还以为这小子会说娶她呢,感情这小男人的胆子也不大。

    “我并不是不介意,之前没确立关系,不怎么好要求你,但现在嘛……”

    任由男人紧紧搂着她的纤腰,许彤从旁边拿来一串钥匙,“这是我家的钥匙,给你。”

    “这意思是……”张天生眼睛一亮。

    “除了朱玉兰之外,其他的女人,你管好自己,不然……”

    许彤拂了拂耳鬓青丝,眼眸却望向一旁的剪刀,其意不言而喻,你小子再乱搞,我就把你咔嚓了。

    “没问题!”

    张天生用力点头,胸口拍的砰砰响,信誓旦旦的保证,“管不住自己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到处沾花惹草,就你还好男人?”许彤不禁莞尔,这小子哪来的自信啊!

    “……”张天生只得讪讪一笑,做了一个这样的表情!无话可说啊!把柄在别人手上啊!

    过了片刻,他才干笑两声,小声的询问道:“那……那玉兰……”

    “朱玉兰……先这么着吧!”

    许彤沉吟一小会儿,没强求两人立刻分开,这主要是有两个原因:

    第一,通过刚才张天生的详细陈述,她才知道朱玉兰原来是寡妇,且没有与他领证结婚的意愿。

    嗯,也不能说是没有,只能说有心结在,估计不会领证的。

    这让她稍稍有些放心,如果她真的与张天生走在一起,那与这家伙领证的人只能是她!

    第二,她与张天生最后到底如何还两说,她的家人那一关太难过了,尤其是老爷子那一关。

    一个乡野小农民想要走进她那样的豪门世家,这其中的难度……恐怕是不亚于一步登天吧!

    因此,张天生现在羁绊着一个朱玉兰,日后即使是与她分了也不孤单。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觉得即便强求两个人分开,估计张天生这家伙也做不到。

    偷了腥的猫想要再不偷,太难了。

    何况,她虽然没有亲自体验过,但从这家伙那尺寸来看,那方面的能力应该很强,你说这总不能憋死他吧?

    张天生最担心的就是许彤要分开他与朱玉兰,但现在听到女人如此宽宏大量,他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的愣了一下,这是真的?

    下一刻,他便紧紧的抱着女人软柔的身躯,不知该如何表达此刻复杂的心情。

    “我的小老公啊,别高兴的太早了!”

    许彤笑吟吟的望着小男人,皓首朝上一抬主动献上香吻,“国庆陪我回家,希望到时候你能像现在一样战斗昂扬啊!”

    说着,女人的小手大胆的摸了他两下,摸他哪里……呃,你们懂的!

    张天生本来挺激动的,但一听许彤这句话,顿时隐隐有软的感觉,我去,许彤的家庭背景应该比较恐怖吧?

    可惜,某人是小山村出身,屌丝小青年。不懂得事情太多,就是使了劲的往大的方向想像,也是想不到啊!

    张天生还是远远低估了燕京许家的能量,那不是一般的低估,而是……非常的低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