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地狱咒术师》>《地狱咒术师》第13章 暴力!不一样的驱鬼方式

《地狱咒术师》第13章 暴力!不一样的驱鬼方式

    “喂?”

    朦朦胧胧摸起手机接了起来,眼睛基本都没睁开,还躺在床上不准备起来呢。

    “死亡艺术大师?”

    “嗯?”

    吴家兴突然精神了一些,疑惑地把手机放在眼前,居然是个陌生号码!

    自己的手机号码没几个人知道,只存了几个人,都是和自己非常熟悉的人,可是这号码却从没见过,随后问道:“你是谁?”

    “我是小雯的父亲,也就是那天晚上……”

    虽然电话里的声音吞吞吐吐的,但是听他这么一说,吴家兴就想起了这人是谁了,可不就是那天晚上丢一堆东西的中年男人嘛,只不过没想到自己还没去找他,他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说吧,什么事?”吴家兴懒懒地伸了个懒腰说道,又揉了揉眼睛,意识也稍微清醒了一点。

    “小雯从那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送去医院检查,医生也检查不出来什么,后来回到家里之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小雯一个人在屋里大叫,着实把我们也吓得不轻,直到今天早上,我们隐约感觉小雯可能八成是碰到脏东西了,我这才想起那天晚上你留下的那张卡片,所以就立马找到了你……”

    “你们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兴隆街113号。”

    直接挂断了电话,又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从床上坐起来,简单整理了一下需要的东西后就出了门。

    兴隆街其实离他家不远,所以顺便买了瓶红牛就走了过去。

    兴隆街是一条有着些许年代的老街了,从上世纪80年代一直至今,足足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格局基本没怎么改变过,只是看上去有些陈旧的味道。

    小雯的家就在其中的一间平房里,很容易就能看到,是一间比较矮一点房子,墙上贴的瓷砖有些泛黄,基本就和普通门面房一样,看样子家庭条件应该不是很好。

    大门是敞开着的,所以也就省了敲门的事,然后就径直走了进去。

    “有人吗?”吴家兴冲着空荡荡的房间吼了一嗓子。

    “谁啊?”

    人未到声先至,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不多时,一个中年男子从楼梯口小步跑了下来。

    “大师!?”

    中年男子一看到吴家兴,眼神瞬间就直了,因为那时候是晚上,再加上着急,所以一时间没看清吴家兴的脸,而现在吴家兴正悠闲地站在自家屋子里,一下子就看清了他的长相,没想到居然是个小青年,一下子眼光顿时变得有些诧异起来。

    “你女儿呢?”吴家兴没有管他,而是喝了口红牛问道。

    “在……在楼上。”

    中年男子这才反应过来,领着吴家兴上了楼。

    二楼的空间和一楼一样,但是却被混凝土分割成了几个小房间,显得有些狭窄,小雯的房间就在楼梯口右侧,门还是打开的,房间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小雯,另一个就是她妈妈,杨晓红。

    看到自己老公带了个人上来,小雯的母亲站起来疑惑地问到:“他是?”

    “他就是我早上请来的那位死亡艺术大师,来给小雯看病的!”小雯的父亲解释到。

    杨晓红狐疑地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眼神里很明显流露出一种不信任的神色。

    不过吴家兴并没在意那些东西,而是神色凝重地径直来到小雯的身边。

    此时床上躺着的小雯,脸色近乎白纸,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痛苦的表情,哪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身体也是冰凉冰凉的。

    显然体内的阳气已经被那鬼东西吸掉好大一半了,以她的身体状况,撑死最多能在扛半个月,体内的所有阳气就会被吸光,到时候就无力回天了。

    不过现在已经来了,就得好好收拾一下这鬼东西了,当即抽出一张刀符,往窗户上一贴,同时喝到:“你们两个先出去,一会儿我把那脏东西逼出来多半会攻击你们,你们先退出去,一会儿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别进来!”

    “你要对我女儿做什么!”杨晓红情绪顿时就有些激动了,这家长出去,留下他们孤男寡女在房间里,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到时候万一对自己女儿下了毒手之后就从窗户逃走又该怎么办?

    “你还想不想救你女儿了?如果不想,那就别耽误我时间,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着,吴家兴伸手就准备撤回窗户上的那张刀符,然后离开,小雯的父亲一看,顿时急眼了,立马就把杨晓红抱着强拉了出去,同时还说道:“别别别!大师,我们这就出去,还请你一定要救好小雯啊!”

    随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接着就听到门后传来杨晓红的叫骂声。

    “多事!”

    冷冷地瞥了一眼关上的门,然后就开始操作起来。

    卸下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桃木盒子,里面装了两串铜钱,总共有四十九个,抽出其中一枚,放在小雯的眉心处,然后又拿出一个小巧的香炉鼎,里面装了一坨泥巴一样的东西,把鼎摆在自己跟前。

    接着又拿出三根细香,用打火机点燃,呈一字型插入,两侧的比中间的要矮那么一点,随后又在腰间的刀符袋子里翻找了一下,抽出一张不同于其他刀符的符,攥在手里。

    然后沉声颂道:“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鬼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

    顷刻间,贴在窗户上面的刀符在阳光下泛起一阵阵红光,小雯的身体在被这红光的照射下猛地颤抖起来,可是头却没有丝毫动静,这画面看上去格外的诡异!

    小雯的嘴里也开始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来,充满了阴冷与怨毒!

    房间的整体温度也随之下降,门外的地面上也结上了一阵晶莹的冰霜,吓得小雯的父母一下子后退好几部,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门是彻底的被冰霜覆盖了,同时从里面传来小雯的惨叫声,听的两人格外的揪心,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

    房间里面,小雯是抽搐地越来越厉害了,但是头就是没动一下。

    “还不出来?”吴家兴愣了一下,然后又念了一遍咒语,结果还没有念到一半,一股青烟就从放在小雯眉心的铜钱眼冒了出来,凝成人形。

    刚想从窗户飞出去,结果就被刀符硬生生给弹了回来,正巧弹向吴家兴。

    吴家兴等这一刻等了好久,终于给逮到机会了,立马抄起攥着五雷镇鬼符的手就是一顿猛揍,恐怕这一幕落在同行眼里得看呆吧,这五雷镇鬼符还能这样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