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天堂派出所》>《天堂派出所》第9章 送走父亲

《天堂派出所》第9章 送走父亲

作者:桃子张

    宇文枫悄无声息的走到了父亲跟前,此时父亲好像也看见了自己,他不可置信的说道:“枫儿是你吗?我听亲戚说你已经死了!难道他们是在骗我吗?”

    宇文枫点点头:爸是我,我确实已经死了,我今天是来……。”

    没等宇文枫说完,父亲勉强坐起了身子说道:“你是来接我走的对吗?看来我的阳寿真的尽了,是该去了,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说完父亲抬起头忍住了自己想要流泪的眼睛。

    宇文枫问道:“那您为何要哭呢?难道您心中还有什么委屈吗?当年要不是您为了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狠心逼走了我和妈妈,你至于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吗?

    父亲终究还是没有忍住自己悔恨的泪水:“是啊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我能有今天全都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这也是我的报应,只是苦了你和你的妈妈了,你那么早就走了,临走的时候连个媳妇都没娶到。”

    “你的妈妈含辛茹苦一个人把你养大现在你又不在了,是我害了你们两个,事到如今就算我有心要补偿你们,也都太晚了,我什么都做不了了。”说完父亲的脸上已是老泪纵横。

    宇文枫上前试图为父亲擦干眼泪,可是一伸手才发现他根本不可能触碰到父亲,毕竟自己现在已经是个鬼魂了,没有了正常人的身体,所以他也只能轻生的安慰着父亲。

    父亲问宇文枫:“我还有多长时间?是现在就要和你走吗?”

    宇文枫点点头说道:“嗯是的,有儿子陪着您过去,您至少不会孤单。”

    父亲强打精神踉踉跄跄走下床去,那书房里取出了纸和笔,然后写下了“遗书”两个字”。

    宇文枫问道:“父亲你这是?”

    “我想要把我名下的房产还有银行剩下的钱留给你的母亲,以后你我都不在了,有这些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保障。

    宇文枫没有阻拦父亲,她想着母亲为了自己和这个狠心抛下自己的男人,辛苦了一辈子,这些东西留给她并不过分。

    等到父亲写完以后,他站起身,此时又是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宇文枫连忙上前想拉住父亲。

    父亲摆摆手示意他自己没事,然后又缓缓的躺到了床上,他对宇文枫说道:“枫儿你现在带我走吧,在这个世界上太累了,你能亲自来接我,也算上天厚待于我了。”说完父亲就闭上了双眼。

    宇文枫双手颤抖的拿出了锁魂链,这时候他手抖得特别厉害…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他真的下不去手,去自己亲手结束自己父亲的生命。

    就在此时妖妖柒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妖妖柒接过了锁魂链轻轻的套在了宇文枫父亲的脖子上,然后闭上眼睛,用力拉紧锁魂链,宇文枫看到父亲的魂魄正一点一点脱离他的身体,从头到脚,很快就完全脱离了出来。

    父亲感觉身体很轻,有点身体马上就要飘起来的感觉,而自己多年的病痛,似乎也都烟消云散,在朝后面看去,自己的尸体正静静的躺在那。

    我死了吗?父亲问道:“妖妖柒点点头道:“是的大叔,您已经死了,你马上就要随我们一起去地府了。

    说完宇文枫和妖妖柒一起搀扶着父亲来到了黄泉路上,父亲问宇文枫:这位姑娘莫非就是我未来的儿媳?长得可真好啊!枫儿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听到此话妖妖柒煞白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分红晕。

    宇文枫解释:“奥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们只是普通同事关系爸您别误会。”

    “是吗?是我误会了吗?哎如果要是你也能找到一个如此懂事美丽的女孩子那该有多好啊。”父亲惋惜的说道。

    妖妖柒停下脚步:“大叔我就是他女朋友啊,多谢大叔的抬爱,您放心我一定替您照顾好枫哥。”

    宇文枫听到这话,用眼睛看向妖妖柒呢,而她呢只是调皮的眨了眨大大的眼睛,示意他不要戳穿。

    很快他们就带着父亲来到了冥王殿,宇文枫握紧父亲的手,拉着他走进了殿中。

    只见里面冥王坐中间,旁边还站着四位判官和牛头马面,父亲哪见过这场景啊,顿时被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冥王大声说道:“妖妖零地上,来者何人?”

    宇文枫拱手“这正是生死簿里记载的今晚该死之人,同时他也是我的父亲。

    “奥?你的父亲”冥王狐疑的问道。

    宇文枫拉着父亲跪在地上回答道:“是的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还请冥王法外开恩,给父亲一个好的去处。”

    “既然是你的父亲,本王肯定会酌情从轻发落的,判官你给本王查查的他功与过,然后拿过来给本王看。

    判官立马低头拿起宇文枫生前履历递到了冥王手里。

    “冥王看着宇文枫父亲的履历越看脸色是越难看,等看完不禁大怒道,你看看你真是无恶不作啊,生而为人,你本该善良,而你的在生意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就算了,居然为了自己的**,把自己的结发妻子和亲生骨肉赶出家门,致使二人流落街头,你怎么配当一个父亲。”

    宇文枫的父亲听到此话,深深的低下了头没有言语。

    冥王怒气未消说道:“你给本王下十八层地狱受苦,完了投生畜生道。”

    父亲听到此话,彻底瘫坐在了地上。

    宇文枫连忙求情道:“冥王你刚才答应过我的,要对父亲从轻发落,怎么现在又落得如此重的刑法呢?”

    “这个人他配做你父亲吗?你说你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父亲,他从小就抛弃你们了,你还为他求个什么情?”

    宇文枫道:“毕竟他给我我生命,当年他也是爱过我的,所以恳请冥王从轻发落,以后宇文枫定当为冥界效犬马之劳:”

    “如果拿你父亲的罪孽换去你投胎的资格你可愿意?如果放了他,那么你就得永远的就在我身边为我办事你可愿意?”

    宇文枫思考片刻肯定的回答:“我愿意!”

    父亲此时落下了悔恨的泪水说道:“枫儿我的好枫儿啊,父亲怎么能让你替我受过呢!我愿意下十八层地狱,求求冥王放了我儿子。”说完宇文枫的父亲跪到地上使劲的磕着头。

    冥王舒了一口气道:“还算你有点良心,好吧看在你有一个如此重情重义的儿子的份上,本王就免了你的刑法,去吧投身人道,下辈子争取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别再做那些令人不齿的事了。”

    宇文枫和父亲都长舒了一口气,多谢冥王大人。

    “好了下去吧,该干嘛干嘛去吧。”

    然后二人离开了冥王殿,宇文枫把父亲送到了孟婆那里,宇文枫跪地和父亲告别,父亲扶起地上的宇文枫说道:“孩子啊,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这辈子爸爸对不起你,如果你我有缘下辈子我希望我能补偿你。”

    宇文枫站起身:“父亲保重来世再见”说完父亲饮下孟婆的汤水,开启了他新的旅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