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天堂派出所》>《天堂派出所》第93章 带着儿女自杀的女人

《天堂派出所》第93章 带着儿女自杀的女人

作者:桃子张

    今天是宇文枫回来上班的第一天,休息了一个月再回来着实有些不适应。

    因为夏雪薇今天要执行任务,所以就把婴儿雪球,丢给了宇文枫看管。

    那小婴儿趴在宇文枫的腿上呼呼大睡,睡得很安静很香甜。

    不一会妖妖壹就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身边还跟着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男孩子约摸五六岁的样子,女孩只有两三岁。这母子三人全身都是湿漉漉的。

    站在大厅里,脑袋上的头发还能时不时的滴下水来,在他们的脚下都是湿漉漉一片。

    此时宇文枫腿上的婴儿雪球,也醒了过来,他伸伸懒腰然后看向来人。

    当看到有两个小朋友的时候,雪球从宇文枫额的腿上下来,站到了他们的面前。

    “哥哥姐姐你们可以和我一起玩吗?”雪球问道。

    那两个孩子低着头没有说话,此时二哈雪豹见状,起身叼起雪球,把他叼了回来,然后说道:

    “雪球不许胡闹,好好睡觉觉。”

    雪球被二哈叼着上衣,悬在半空,显得很难受,他挣扎着说道:

    “雪豹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和哥哥姐姐玩。”

    见此情形,宇文枫从雪豹嘴里接过雪球,交到了流血大姐怀里,然后开口问那母子三人。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三人一起来到这里,你且慢慢道来。”

    大厅内的母子剥开湿漉漉的头发,然后开口道:

    “我母子三人来自湖南,我姓王,今年28岁,我是带孩子们来这里与他父亲我们一家三口团聚的。”

    “几天前他们的爸爸,发微信告诉我,他不想活了,准备自杀,我立马就报警了,第二天警察就给我打电话,说我的丈夫可能溺亡了。”

    “但是在河里整整打捞了三天都没有找到丈夫的尸体,只有他那辆贷款买来的车子。”

    “这三天里我天天哭日日盼,可是都没有任何消息,家中的公婆还有亲戚朋友都责怪与我,说他爸爸的死和我有关。”

    “但是我真的很冤枉,自从嫁给了他,我每天省吃俭用,和他一起打工挣钱,终于攒下了一部分钱贷款买房子,”

    “同时还贷款买了一部车子,我的老公一边上班一边跑滴滴挣外快,可是怎奈他不知何时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不仅输光了家中所有的钱,还欠了不少外债,我几次去娘家向爷爷奶奶借钱替他偿还。”

    “可都没有补上他那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多的债务,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

    他选择了网贷,暂时把借的高利贷还清了,可是接踵而来的网贷催款,每天都有几十个电话打进来催债。

    “他的手机,我的手机都被打爆,就连我们亲戚朋友都分别接到过催款电话以及短信息。”

    “没办法我们只得把刚到手的房子又卖了,因为卖的急只卖了十五万。”

    “这十五万全部用来还了债,但是就这点钱,对于他巨额的债务只是杯水车薪。”

    “我们被逼的好累,所以他选择了逃避,开着车离家出走了,家里只剩下我和两个孩子。”

    “亲人们都和我打听他的下落,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后来婆婆就到处跟人讲,是我逼走了丈夫。”

    “就在他自杀的前一晚,他给我发了一句话,说他愿意用他的命换我和孩子们下半辈子的衣食无忧。”

    “收到短信以后,我再联系他,电话打不通,微信不回他就这样消失了。”

    “经过警察调查取证,结合他发给我的短信,认为他的自杀,很有可能是为了骗保。”

    “家婆家公在得知情况以后,把我和孩子赶出了家门,说是我害了他儿子的性命,逼的他儿子跳了河。”

    “我一边心痛丈夫的离开,一边承受着周围人的误解,我真的很累很无助,所以就想到了死,活着太累了,不被人理解和心疼的日子更累。”

    “我要用死亡证明我自己的清白,我要来地府问问我孩子他爸,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可是在看看我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没有人可以收留他们,他们的爸爸已经不在了,如果我也死了,那么谁会来照顾他们?”

    “我不想他们留在人间受苦,我从小就失去了父母,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我知道那种缺爹少妈的日子是多么的难。”

    “虽然我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可还是让他俩和我一起来了,为了防止走散,我把两个孩子和我绑在一起。”

    “我们母子三人一起跳入了冰冷的河水中,几分钟的时间,我和我的两个孩子就先后死去了。”

    “我知道我是个罪人,我所犯下的错就算是千刀万剐,下十八层地狱都无法被原谅。”

    “我今天来到这里,只求您可以帮我找到孩子的爸爸,让我们一家三口团聚,我把两个孩子交给他,那样我就算下了十八层地狱也能瞑目了。”

    听完女子的叙述,宇文枫让流血大姐去帮两个孩子,以及女人找了件干净的衣服,然后带他们去洗手间把那湿漉漉的衣服换了下来。

    又和女子要了她丈夫的姓名以及生辰八字,打开生死薄查看起来。

    只见上面显示李刚尚在人间,根本就没有到地府报道。

    这说明了什么呢?,只能说明这个人并没有真死,而是还在人间的某个角落。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宇文枫先让流血大姐,带着那母子三人去食堂吃饭,然后派了一个鬼差前去人间调查此案。

    看着那两个孩子依偎在母亲身边,吃着盘子里的饭菜,宇文枫心里很难过,小小的年纪,他们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就被这不负责任的父母给匆匆的结束了,孩子的世界里只有父母,他们认为不管到了哪里,只要跟着父母,那他们就是幸福而踏实的。

    可是父母呢?有没有真的尽到一个做父母的责任,就因为自己活不下去了,就要把这两个孩子的美好的未来也一并结束,美其名曰的是爱孩子。

    可是这样的爱,也未免太过自私了,人生没有迈不去的坎,多少临死之人渴望活着,哪怕只有一年甚至一天。

    可是这些本来可以好好活着,却偏偏自杀的人呢?况且还带上了自己年幼的孩子,你凭什么不征求他们的意见就草草结束他们生存的权利。

    一个时辰以后前去调查的鬼差回来了,果然那个父亲并没有来到地府,而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