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小说> 《女扮男装之至尊战神》>《女扮男装之至尊战神》第二十二章 凤吟扇出

《女扮男装之至尊战神》第二十二章 凤吟扇出

作者:跳跃的番茄

    “这是本场倒数第五件拍卖品,凤『吟』扇,帝阶灵器,南凤传奇公主用过,据传该扇是由一位玄帝级别的大神打造,后机缘巧合落入南凤凤凰公主的手中,后来凤凰公主离世,这把扇子才辗转被人找到,此人将扇子放在得一拍卖,不收取任何费用,仅提出有缘者得之。”

    “何为有缘人?”二楼一包间内传出一个温柔清脆的女声,仅听声音就让人如沐春风,如身置百花园中,众人纷纷猜测这是哪国的美人,颇想窥得真容。

    “知晓《长恨歌》最后二十八字真言。”『露』『露』姑娘回应道。

    只见台下一片哗然。其中几个互相问道:

    “长恨歌是什么?是一首歌吗?”

    “我浪迹大陆几十年,从未听说过什么长恨歌。”

    “这个人好奇怪,不要钱,只是找有缘人。”

    “这把扇子属于高阶灵器,估计里面已有器灵,会自己择主也说不定。”

    “这位兄台说的不错,扇子已有器灵,而且提出有缘者得之的,就是器灵。”『露』『露』姑娘笑着接话。说实话,她也很想知道这个有缘人会是谁?如此高阶灵器,只会引起众人的疯抢,万一落到一个实力不济的人手中,只会成为贪婪之人追杀的对象。

    而在二楼与三楼中,均有一个人惊讶的站了起来。赫然就是三楼的离歌与二楼的云无邪。

    《长恨歌》?那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叙述唐玄宗皇帝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是离歌所在时空耳熟能详的古诗词,也是离歌的爷爷不停要求她记住的一首古诗词,可是,为什么偏偏是《长恨歌》,又是凤凰用过的扇子,凤凰又是她在这个时空的母亲,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奥秘?与自己穿越到这异时空有什么关联吗?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离歌不自觉的念出口。

    异象突然发生,只见原本静止的扇子突然发出一声凤『吟』,一道流光划过,直接向离歌袭来。离歌正懊恼自己没有管住嘴,就见一道光向自己撞来,刚想反应,就见花在宸迅速弹出一个结界,将那道光挡住。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那道光也就是那把扇子居然像小孩子一样撒娇,磨蹭外面的结界,房间内的几人看的目瞪口呆,当然除了冷酷的花大神。

    “少主,我觉得结界似乎可以撤了,扇子好像并不是有意的,它很想过来。”罗伊表示,看到这样毁三观的器灵也是没谁了。

    结界外的扇子还听懂了似的点点头。在花在宸的反复观察下,终于撤走了结界,扇子欢快的围着离歌飞舞了起来。

    “凤『吟』扇已经找到有缘人,请大家继续接着看下一件拍卖品。”『露』『露』也没想到真能找到有缘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吟』出如此有才气的诗词。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真有长恨歌?”

    “不知道是何人创作出如此寓意深远的诗词,情意绵绵,恨恨无期,真是绝妙,令人回味无穷啊。”一位清秀男子颇为感概,面『露』敬佩之情,自此,这二十八字在赤炎大陆迅速风靡,成为有缘无分年轻男女之间的常用托词。

    二楼一包间内,一身白衣的云无邪定定的看着三楼的那个窗口出神,刚才念诗的声音应该是个小孩,可是为什么是姐姐经常念叨的《长恨歌》,有机会,定要见见那个小孩,他怎么会知道《长恨歌》的,这个时空也有与他一样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吗?还是说这柄扇子以前的拥有者或朋友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这柄扇子的器灵或者那个小孩应该知道些什么。

    而此时的三楼正在上演扇子粘人的戏码,离歌很想忽略那柄扇子,可是它一直想往她怀里跑,这就出现了护胸的姿势,很像现代防狼袭胸的故事。

    “如果你不担心被烧掉,你就乖乖躺在桌子上不要动。”离歌与扇子对话,如果被以前的队友看到,一定以为她发神经。

    扇子也不想离歌一直防着它,所以很听话的躺在桌子上不动。

    而在二楼另一房间,也是问‘何为有缘人’的那个女子的房间,一个温柔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想要那柄扇子,北冥公子能帮我吗?”只见其薄纱蒙面,只『露』出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略带英气的眉形,一身锈有云纹的白『色』锦衣更显高贵优雅,一头乌黑的秀发竟是像男子一样用一根玉簪盘着顺肩而下,亦阴亦阳的矛盾综合体,却一眼让人难忘。

    “只要是凤公主喜欢的,我都愿意双手奉上。”回应的是一身黑袍的男子,带着银质面具,烈焰一般的唇『色』极具吸引力,眼中红『色』幽光一闪而过。如果花在宸在这里,一定能看出此人是谁,他就是花在宸想方设法想抓住的混世魔君北冥翌晨。只不过他现在隐藏身份化名北冥羽潜伏在赤炎大陆南凤的队伍中,寻找那个预言中的女人。

    “谢谢!”凤公主凤珍珠点头致意道,在她的人生中,只要她喜欢的,她身边的人都极力送到她的手上,以前的姐姐凤凰也是如此纵容她,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她很崇拜姐姐,姐姐是整个南凤的骄傲,她也从来不嫉妒姐姐,直到那个人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迅速收拾情绪,凤珍珠继续看下面的拍卖,她来东升除了父亲的嘱托寻找异世之人,还有自己的私心,她要找到姐姐,她知道姐姐并没有死,或许在她下嫁之处能找到些许线索。而刚才的凤『吟』扇就是线索之一。

    <!-- 88:39647:14460756:2018-12-21 04:03: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