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跪拜
作者:大江入海
眼见李侠客这一枪来势奇急,九宫真人吓的肝胆俱裂,身子拼命后仰,意图躲过这电闪雷轰般的一枪。

噗!

长枪枪尖穿过衣衫,紧紧贴着九宫真人的肚皮向前刺入,只差一点,就将他的胸腹洞穿。

“咦?竟然能躲得过我这一枪?”

李侠客双眼一亮,枪尖上挑,已然将九宫真人胸前的衣衫挑烂:露出了的九宫真人白白的肚皮以及肚皮上的一道红痕。

他刚才要是躲得稍微慢那么一点,那就是开膛剖腹之祸。

“很好!”

李侠客陡然收枪,眼睛看向九宫真人,但是枪尾却毫无预兆的刺向左边刚刚回过神来的水火卦长。

他这后撤一枪,突兀之极,已经成了他的杀手之一,之前连纳兰元述都差点被杀,这风雷卦长的功夫相较于纳兰元述简直不可以道理计,别说躲避了,直到枪尾刺穿了他的咽喉,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杀了。

噗!

血花四溅中,李侠客抽枪继续前刺,“九宫,,再接我一枪!”

九宫真人此时已经跌落莲花座,刚刚在地面上狼狈爬起,李侠客刺向他的第二枪便已经到了。

九宫真人惊骇欲绝,大叫一声扑向左侧,但即便如此,还是慢了一步,右边腰部已然中了一枪。

在九宫真人惨嚎声刚刚响起身子还未站稳之时,李侠客的第三枪已经毒龙般刺出,这一枪九宫真人无论如何躲避不了,正正的从他的左肋穿向右肋,将他的侧身穿了一个通透,当即身死。

李侠客一枪得手后,迅速回收,枪尾后挑,恰好对准了水火卦长从背后砍来的长刀。

铁枪枪尾与长刀相撞,发出“蹡啷”巨响,水火卦长一声闷哼,湖口巨震,拿捏不稳之下,单刀已经被铁枪撞飞。

水火卦长反应极快,见势不妙,急忙闪身后退,想要跑出大殿逃命,但此时李侠客已然转过身来,一声长啸,大步前冲,刺向水火卦长的后背。

这些人与他正面对敌,尚且无人是他一合之敌,此时水火卦长背对李侠客,哪还有好?人还未跑出大殿的门槛,便被李侠客从后背刺死,趴着门槛上血流遍地。

大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从李侠客向大殿前冲到此时击杀三人,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说出什么废话,举手不留情!..

他在当初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这白莲教的做法最令他感到难以接受,这些人火烧同文馆,将同文馆教学的老师的人皮都剥了下来,挂在同文馆内,甚至连六七岁上学的孩子都要杀掉。就因为这些孩子接触了西方的文化。

“赶猪杀羊”是他们的口号,在这个口号下,穿西方服饰的十三姨也成了可杀的妖孽,同文馆那些教学的老师,学习的小孩子,也都是必须杀掉的妖物。

这种残忍而且丑恶的行径,是任何一个拥有现代思想的人都难以接受的,别说现代人,就连古代人都看不下去,所以才有了黄飞鸿怒闯朝天观杀死九宫真人的事情发生。

现在李侠客来到这个世界里,杀死白莲教弟子的事情,自然用不着黄飞鸿来出手了,有他一人足矣。

将九宫真人与两名卦长杀掉之后,李侠客扶枪站立在大殿门口,看向殿前呆滞的白莲教徒。

这些白莲教徒在李侠客一开始闯进朝天观的时候,一个个喊打喊杀,而等到李侠客闯进大殿与九宫庙真人交手的时候,这些教徒反倒是安静了下来。

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自家的教主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无生老母座下亲传弟子,李侠客这么一个假冒二郎真君下凡的人,肯定会被教主九宫打死或者抓住,根本就用不着他们担心。

况且这道观大殿再大,也容不得几人进出,这些教众即便是想要插手李侠客与九宫等人的争斗,一时半刻也进不了大殿。

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李侠客这个假冒的二郎神人竟然在顷刻间便杀死了教主九宫真人与两个卦长,李侠客杀人杀的如此利落与快速,这些教众在一霎时都难以接受。

说好的刀枪不入呢?

说好的无生老母亲传弟子呢?

当一个人用生命去维护的信仰被人摧毁的时候,那么这个人的心灵也会像被摧毁的信仰一样,处于崩溃的状态。

院子里所有的白莲教教徒看到大殿里的争斗结果后,全都呆滞了。

李侠客扫视院内众人,一声冷哼,长枪接连挥出,九宫真人与两名卦长的尸体全都被他挑进了殿外:“真神假神,一试便知!这九宫假冒无生老母弟子,妖言惑众,罪不可赦!我今天来,就是要杀掉这个妖孽,让你们知道他的真面目!”

他扫视众人,喝道:“我不是什么二郎真君,也不是什么神仙下凡!可笑你们为了泥胎打生打死,其实到头来也只是一个骗局!”

现场在短暂的静默之后,有人缓缓跪了下来,捶胸痛哭:“神功护体啊教主!刀枪不入啊教主!怎么都没用了?”

第一个人哭声响起之后,其余的教众也都相继崩溃,李侠客的到来,将他们心中的神话瞬间打破,这些人全都茫然失措,浑然不知道下一步将怎么走下去。

李侠客看着这些痛哭流涕的教徒,一脸感叹与悲哀。

这个时候的这些人,你根本没法给他们讲道理,他们也不明白什么大道理,只有宗教的力量才能暂时麻痹一下他们,至于革命什么的,想也不要想,他们哪里懂这个?

只有真正见到了这些人后,才知道革命先烈们当初的处境有多困难,在这么一个破败的中国,而国民又如此的愚昧无知,想要在这么一个国度推翻清朝改天换地,这里面的难度之大,简直不可想象。

见院子里的教徒在嚎啕大哭,李侠客站立片刻后,向外走去,沿途哭泣的教徒纷纷为他让出一条路来。

看着李侠客走出的身影,一名白莲教徒忽然跪地喊道:“恭送二郎真君!”

正在哭泣的教众猛然一静,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全都向李侠客的背影跪拜:“恭送二郎真君!”

李侠客闻言一个趔趄,转身看向众人:“我说了,我不是二郎神,我只是李侠客!别跪我!”

为首的一名教徒道:“真君!你要不是二郎真君的话,怎么可能杀的了我们的教主?”

他向李侠客砰砰磕头道:“真君,我们从今之后,只拜您的法身,再也不敢供奉无生老母。您有什么法旨,小人们全都听从。”

这些人在信仰崩塌之后,最急需的就是另外再找一个信仰来作为支撑,这对于已经习惯了信仰的他们来说,只有神灵才能让他们感到安全,而这位神灵到底是无生老母还是二郎真君,其实区别并不大。

现在“二郎真君”把“无生老母亲传弟子”给杀了,那自然就是二郎真君法力高,所以改信二郎神也没有什么心理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