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事了拂衣去
作者:大江入海
“首恶已除,从犯也不能饶!”

看到衍空身死,衍武痛哭,李侠客陡然发出一声长啸,拨马回头,向来时的府衙冲去:“府衙内还有不少衍空的帮凶,这些人甘为清廷走狗,一个都不能留!”

见他催马离开,黄麒英与杨天淳方才被惊醒,杨天淳想了想,对黄麒英道:“咱们赶快离开,三目大师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我们两人不能被人看到,否则后患无穷!”

他们在来的时候早就商量好了,只在外面阻拦衍空,至于后面的一切事情则交给李侠客与衍武处理,毕竟两人有家有业,不像李侠客与衍空,两人无牵无挂孑然一身,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大不了拍屁股走人。

可是黄麒英与杨天淳不同,两天人可以在暗中做点不法的事情,可是在明面上还得维持住自己这守法良民才行。

就在两人商议之时,前方府衙处忽然惨叫声接连响起,被杀之人临死前绝望的嚎叫声不绝于耳,光是听这声音就知道前方一定发生极大的惨事。

黄麒英身子一颤,低声道:“快走!三目大师开杀戒了!”

他伸手去拉衍武:“衍武大师,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快走!”

衍武止住声,身子倏然站起,道:“走!”

三人不再犹豫,飘身上屋,接连跳跃奔行,一口气来到百草堂后院,这才跳了进去,贺小兰早就在院内等待,见三人返回,急忙迎了上来,低声道:“怎么样?”

杨天淳道:“事情成了!只要咱们好好在家里呆着,就不会有什么事情。”

旁边的黄飞鸿问道:“侠客叔呢?他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衍武低声道:“阿弥陀佛,三目杀心一起,佛陀也得让路,他正在超度一些武林败类。”

此时府衙之内,尸横遍地,李侠客横枪立马,在府衙之内来回奔走,手中铁枪每一次抖动,便有一人被毙命,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有十几人被他当场挑杀,剩下的武林人士吓的肝胆俱裂,四散奔逃。

噗!

李侠客一枪刺出,正在逃命的一个女子被他从后背刺穿,在惨叫声中,死于非命。

如果黄麒英在现场的话,他就会发现这名女子就是他上次在夜间遇到的那名女子,这名女子能在他手下逃脱,但是面对李侠客,却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将这个女子杀死之后,整个府衙内已经没有一个活着的武林人士了,李侠客嘿了一声,催马走出府衙,向外面跑去,沿途逃跑的一些武林高手,但凡跑的慢一点的,都难免挨上一枪。

府衙内血腥气扑鼻,尸体躺了一地,由刚才的极度混乱在李侠客走后,变得极度安静。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具“尸体”在地上动了动,抬起脑袋看了看四周,吓的身子一个哆嗦:“天呐,死了这么多人!”

他抬脚踢了踢身边的几具“尸体”低声道:“好了,都起来吧,人都走了,不会有事了!”

此人正是巡捕房的捕头三眼,刚才李侠客返回府衙之后,一枪挑死知州郑八方,随后出手如电,还在府衙内惊疑不定的一群武林人物被他顷刻间连杀数人,吓的旁边逃走不及的三眼急忙趴在墙角装死,为求逼真,还特意在地上弄了点血,在脸上抹了抹。

旁边一群衙役有样学样,除了个别的人仓皇逃命之外,其余的人都是趴在地上装死,直到三眼喊他们,这些衙役方才悄悄睁开眼睛,缓缓站起来。

“神爷,这人好凶恶啊!”

一名衙役吓的脸色惨白,手指被李侠客捅死的知州郑八方,颤声道:“他赶走钦差,连知州大人也给杀了,还杀了这么多的钦差守卫,这到底是人还是鬼,吓死我了!”

三眼也是心有余悸,一颗心砰砰砰的差点从腔子里跳出来,道:“他是三眼罗汉杀生和尚啊!杀个知州算什么?浙闽总督都被他杀的落荒而逃!”

他说到这里,对众人道:“什么都别说了,咱们赶快出去,晚上到我家商量一下咱们应付这件事,知州大人死在咱们衙门,还有钦差大人……天呐,我怎么把钦差大人给忘!走,咱们去后院看看去,瞧刚才三眼罗汉的样子,这个钦差大人估计也够呛!”

“完蛋了,钦差大人也死了!”

看都死在后院的衍空和尚,三眼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兄弟们,知州死了,钦差死了,就连师爷也死了,这事情搞的太大了,咱们这次得统一一下口径,到时候上级追查下来,咱们也好说话!”

他想了想,道:“实在不行,咱们赶紧跑路,大家都先准备好退路,把家人都安排到别的地方,到时候逃跑也能跑的安心。”

几个惊慌失措的衙役们齐齐点头:“还请神爷吩咐!”

……

李侠客马踏长街,将大街上的武林人士杀的一个不见的时候,方才勒住马缰,在大街上缓缓行走,当路过杨天淳的百草堂时,李侠客大声喝道:“清廷欺人太甚,还敢找我的麻烦,待我杀上京城,斩杀八旗废物和慈禧老婊,还我大汉子民一个朗朗乾坤!”

言罢,长啸一声,红马陡然加速,向温州城远远跑去。

坐在百草堂内的几个人闻言全都身子一晃,黄麒英一脸骇然道:“他不会真的要杀进紫禁城吧?”

衍武道:“那谁能保得住?三目这家伙很邪门的,说不定真的会单枪匹马闯京城,这事情他又不是做不出来!”

杨天淳道:“他要真的杀掉慈禧的话,这颗把天都要捅个窟窿啊!衍武大师,三目大师要是这么做的话,恐怕整个清廷都要乱成一团啊!”

衍武道:“再乱还能乱到什么程度?阿弥陀佛,衍空身死,我要开始聚拢少林弟子,重修庙宇,再立金身。日后两位若是遇到少林弟子,还请照拂一二。”

黄麒英躬身道:“都是少林一脉,自然应该如此!”

杨天淳拱手道:“还请大师放心,日后少林弟子来我百草堂,杨某定会好生照看。”

衍武点了点头,向两人合十行礼,大袖飘飘,向李侠客追去,他准备劝阻李侠客,让他放弃诛杀清帝的想法,毕竟从古至今,还从未有人做过直闯龙庭斩杀帝王的行为。

他沿着大街一路狂奔,眼见李侠客一人一马跑出温州城,然后随着马儿的奔跑,他们的身影越来越淡,越来越淡,最后竟然化为一道虚影,缓缓消失。

衍武目瞪口呆,看看天,又看看地,走到李侠客一人一马消失的地方站立良久,方才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