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光明正大第一战
作者:大江入海
白云生手中折扇点向李侠客的一霎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在李侠客的眼中,天地间万物不存,只有扇柄一端在空间内划着极其玄奥的轨迹,向自己肩头缓缓点来,一点锋利无匹的剑意从扇柄上流露而出,凌厉雄浑。

虽然刺向自己的只是一把折扇的扇柄,但是剑意破空,威势惊人,已然不下于神兵利器,让人完全忽略了这只是一把折扇,而是下意识的觉得这是一把杀人利刃。

如此剑法剑意,如果是一天前的时候,李侠客面对这一剑,如果想要破解,就只能硬碰硬,单纯在剑法上比较,他肯定逊色不少。

可是经过在鸿鹄背上袁飞传剑之后,李侠客对于剑法的理解已经达到了极其高深地步,十四招基础剑法已然被他参悟的明明白白,单论在基础剑招的理解上,李侠客已经不比袁飞差多少,只不过如今功力不深沉淀不够,难以将自己对剑法的理解像袁飞那样展现出来。

但这已经是非同小可。

普天之下,能在剑法一道上达到袁飞境界的人,屈指可数。

袁飞被人称作“天剑”,剑气纵横三千里,抗手不过五六名,能值得他出剑之辈,天下已然不多,李侠客能在基础剑招的理解上直逼袁飞,这要是传出去,将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可惜只有袁飞一个人明白李侠客的悟性可怕到了什么地步,但他不会对外面说。

以李侠客此时的眼光,白云飞刺向自己的这一剑,虽然招式凌厉,剑意无匹,但却也是是破绽多多,与袁飞的剑法相比,简直连提鞋都不配。

袁飞的剑法已经入道,而白云生的剑法还只是剑招,连剑法里面的“法”都没能把握住精髓。

眼看扇柄刺来,李侠客哈哈一笑,手掌在桌子上一拍,一双筷子倏然跳起,落入手心,随后筷子尖后发先至,迎上白云生点来的扇柄。

砰!

扇柄与竹筷向碰,李侠客身子一颤,“嗡”的一声,体内传来黄钟大吕一般的声响,浑身衣衫不住抖动,犹如风中旗帜。

白云生身子一动不动,但手中的折扇却当场爆散开来,化为一团碎屑。

站在白云生身后的几个青年男女本来一脸好笑的看热闹,现在见到现场发生了如此变化,脸上笑容瞬间消失,全都倏然起身,一脸惊疑不定之色。

李侠客收起筷子,看向面前一脸惊愕的白云生,嘿嘿笑道:“这就是天河剑派的剑法吗?不过如此!”

白云生脸上一会儿红一会白,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阁下怎么称呼?”

李侠客并不回答,举起筷子虚虚对准白云生,笑道;“你也接我一剑!”

他这两根筷子对准白云生之后,整个酒楼陡然一凉,正在饮酒之人齐齐打了一个冷颤,随后他们发现这冷并不是气温下降,而是源于心灵上的冷,因为精神上感到了冷,所以身子也觉得冷。

白云生脸色大变,身子倏然后退,面对李侠客虚虚刺来的筷子,他竟然不敢招架,身子灵蛇一般在大厅内几个转折,化为一道幻影,退回了刚才的自己坐着的位置。

大厅之内的酒客们看到白云生露出这么一门心法,齐声喝彩。

对于刚才李侠客与白云生的剑法比较,很多人都看不明白,但是白云生这套轻身功法,却是人人都知道厉害。

“果然不愧是天河剑派的弟子,别的不说,单是这身法轻功,就非同小可。”

“是啊,名门大派的弟子,果然不凡。”

“不过跟白云生比试的这位大汉到底是谁?面对白云生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能将白云生逼退,他是什么来头?”

“可能也是大派弟子吧?”

“也可能是散修高手,散修中名列人人榜的高手,可是也有不少。”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与白云生在一起的两男两女对视一眼,缓缓来到李侠客身边,个头最高的一名虬髯大汉伸手向李侠客轻轻拍去,笑道:“天元山韩奎见过兄台!”

李侠客手掌伸出,与他轻轻对了一掌,道:“何必如此客气!”

“砰!”

两人双掌相交,整个酒楼都是一震。

李侠客身子晃了晃,面色一瞬间变得通红,旋即恢复如初。

韩奎却是身子陡然后仰,凌空翻了一个筋斗,落地之时,将身下一张椅子坐的粉碎。

李侠客一掌拍出,更不犹豫,反手抓向身边走来的一名青衣少女:“想要找回面子是不是?”

青衣少女发出一声娇笑,身子微微摆动,躲过李侠客这突如其来的一抓,右手兰花般拂向李侠客前胸:“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李侠客并不答话,一掌拍出,迎向青衣女子的兰花手,另一只手握拳轰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黄衣大汉:“在下李侠客!”

他说话之时,掌拍青衣女子,拳打黄衣大汉,随后身子一闪,来到众人面前,脚踢另一个身材娇小的白衣女子,右肘撞向刚刚出手的虬髯大汉,片刻间拳打脚踢,与走来的四人都交了一次手。

“痛快!痛快!”

这四人每一个人武道修为都不逊色与李侠客之前遇到魔门弟子楚天舒,当时李侠客虽然取巧打伤了楚天舒,但要是论真实修为,其实是差了楚天舒不少。

可是今天他却能与这四人交手之时,却丝毫不落下风,可见他一身修为,比之当初可要高明多了。

其实想想也是,少林大力金刚掌与大力鹰爪功,那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功夫,尤其李侠客还将少林金刚不坏体修炼到了第八层的境界,先天高手,再加上金刚不坏体,若是还不能比得过白云飞这样刚出山的青年高手,那才叫不对劲。

砰砰砰!

李侠客在酒楼之内大步前行,双掌接连劈出,一步一掌,一掌拍出,对面的四人便往后退出一步,这些人虽然也有高深内功,并不逊色李侠客,可是架不住李侠客一身蛮力和霸道的硬功,被他蛮牛一般的狠劈硬打,竟然一时间招架不住,不住后退。

“舒爽!”

将飞身扑来的白云飞一拳打飞,李侠客站在酒楼内放声长笑:“拿老子打磨锐气,当磨剑石?好大的口气!”

白云飞等人又惊又怒,他们自从出道以来,还从未被人这么压着打过,脸上全都变得无比难看。

白云飞还想再说什么,韩奎低声喝道:“不要多说了,咱们走!”

身边的青衣女子道:“此人内功真气不比我们高出多少,为什么要走?”

韩奎道:“你不看看,我们现在身在哪里?”

众人心中一惊,扫视四周,这才发现,原来已经被李侠客从酒楼内硬生生的打了出来。

大街上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好奇的看向五人,对五人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