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好奇
作者:大江入海
那扈三娘决定留在梁山之后,扈太公一家又是心酸又是高兴,心酸的是自己好容易养大的女儿,却要给一个土匪头子当贴身丫鬟,日后能不能提正都不敢说,高兴的则是,有了扈三娘与梁山这么一个纽带,最起码扈家庄与梁山的关系将会比其余的庄子要紧密的多,扈家庄众人也算多了一份保障。

有梁山这伙强人在后面撑腰,便是官府也得对独龙岗等人忌惮三分。

当下商议已定,扈家庄、李家庄之后便会抽出壮丁,参加梁山战士集训,将李侠客定下的纪律规矩一一传给他们,不得有任何违背。

同时两个庄子与祝家庄在居不易当和事老的情形下,再次联起手来,重新结成攻守联盟,只不过这次针对的不再是梁山盗匪,而是外面意欲对梁山不利的武装力量。

比如官府,要想对梁山不利,这独龙岗便是一个很难绕过的地方,人马开进,想要近梁山,一般得先经过独龙岗才是,如果不想经过独龙岗,那就得饶一个非常远的水路才行,那样非常不适合排兵布阵。

这独龙岗三家庄子联手,便是扼守了一个紧要地段,成了一个进攻梁山的缓冲,也成了梁山的耳目。

三个庄子和好如初之后,剩下的便是派遣人手来梁山接受训练,昔日三庄的教头铁棒栾廷玉,也随之上了梁山。

这栾廷玉手中一根铁棒,怀内藏着一柄飞锤,马上功夫了得,便是前些时日与方杰交战,连方杰都吃了他的苦头,居不易与他动手,战了几合,便有点招架不住,而牛皋出手之后,栾廷玉却立马不能支撑。

单就战力而言,这栾廷玉的功夫逊色与杨志、鲁智深,与花荣相差仿佛,可有明显低于牛皋,属于中上之人。

难得的是一腔正气,若不是牛皋向请,又搬出李侠客的名头来,这栾廷玉还真不一定看得上梁山众人。

他来到梁山之后,原本属于祝家庄、李家庄与扈家庄的兵丁,依旧交由他来训练,只是操练方式已经与过去截然不同。

李侠客定下操练规矩,一开始栾廷玉看的直摇头,很难接受这种后世队列操练,还要叠被褥,怕爬山训练,每天还要围着梁山负重跑三十里,之后还有器械训练,每天都安排的满满当当,比朝廷的正规军的训练都要严格。

“这哪是土匪啊,便是朝廷禁军也比不了啊!”

在山上看到居不易、牛皋、花荣等人各自操练的队伍后,栾廷玉眼角直跳:“这等气势,攻打州府恐怕也费不了多大力气。这李侠客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脑子里不可抑制的生出了一个大不道的念头,身子微微颤栗:“志向不小啊,可是真的能成么?”

在栾廷玉上山操练士兵之时,扈三娘也留在了山上,贴身伺候李侠客。

这扈三娘虽然是扈家庄大户人家出身,却颇通书文,虽然没有几分才气,却也算的上知书达理的姑娘,针织女红也都擅长,与人争斗,也不含糊,便是照顾起人来,也是极为到位。

自从见到了李侠客,了解他如今的伤势之后,这扈三娘每日洗手净甲,收拾的整整齐齐,将李侠客照顾的无微不至,有她在李侠客贴身照顾,另一个丫鬟潘金莲便轻松了很多。

只是潘金莲做的一手好饭菜,这一点扈三娘却是比不了,因此整个房间里,最为贴身照料李侠客的人,只有两个女子,一个是扈三娘,一个便是潘金莲。

相比前几日牛皋、居不易的照料,这女子确实要比男的好得多,李侠客终于不再骂娘。

如此修养了几日,眼见的身子好转起来,本来被雷劈的焦黑的身子,也开始了慢慢的蜕皮,慢慢的转白。

这些日子,除了扈三娘与潘金莲伺候李侠客之外,那杨家将嫡系传人,十来岁的杨再兴也时不时前来与李侠客说话,为李侠客解闷,有时候自家做了好吃的,也不忘端一碗送来给李侠客吃。

李侠客见他伶俐乖巧,又非常懂事,大为喜爱,对杨再兴道:“待我身子康复,我便收你为徒!”

杨再兴母亲萧玉娇听了,高兴不已,特地前来致谢,有李侠客这么一位老师罩着,她们母子两个在山上再无担心之地。

转眼到了新年时日,被李侠客打发去了来州府的晁盖、阮氏兄弟以及吴用等人,一起返回了梁山,来面见李侠客,回禀在莱州的成果。

当得知李侠客受伤之后,晁盖等人尽皆吃惊,一起前来探望。

他们七人到了来州府之后,找到几个熟悉的江湖弟兄,花了些钱财,疏通了关节,便在荒僻海湾之地,依照李侠客传来的法子,秘密开辟了盐场,初始时,晒盐晒不好,后来多琢磨了几次,终于晒出了第一场盐,上千亩地的盐池,雪白的冰块一般的大盐,把几个人的眼睛都要晃花了。

这晒盐之法如此管用,搞的众人都极为紧张,为此特意给那些干活的工人下了死命令,一个个问清楚了家庭住址,这晒盐之法若是被传出去,现场工人,有一人,算一个,全都诛灭九族!

也就是这个原因,才将这晒盐的法子保住了,没人敢外传,后来李侠客特意从梁山调拨五百兵士,专门去看守盐场,这才解决了他们人手不够的问题。现在这海盐经过二次加工,滤掉了杂质,变得雪一般白,便是宁夏的青盐都比不了。

如今朝廷断了与西夏的贸易来往,不再有人采购西夏青盐,而国内食盐产量有限,价格居高不下,老百姓吃盐十分困难。

晁盖小时候曾三个月没有盐吃,后来与好友偷了地主老爷一粒盐,两人将这大盐粒子轮流在嘴里含,当时舒服的浑身颤栗,麻酥酥的,汗毛孔似乎都要舒展开了一般。

那种记忆,一辈子都忘不了。

缺盐的滋味,富户人家难以想象,但对于贫困人家来说,便是一粒盐,也是奢侈之物。

如今见晒出了如此多的白花花的食盐来,晁盖当时便趴在地上大大的哭了一场,只是昔日幼年好友早就冻饿而死,再也没机会见到这些食盐了。

“先生,如今南方方杰、王寅等人已经与盐场开始了联系,第一批盐已经卖给了他们,日后咱们便用食盐换他们的粮食,还有其余财物。单只是这盐场,就足以养活我们梁山几千人马了!”

晁盖站在李侠客病床前,将盐场事宜一一汇报李侠客之后,小心翼翼道:“先生,小人八人,当初劫生辰纲,多亏了三位兄弟相救,才算是逃了性命,如今过年,我们几个想下山悄悄感谢一番,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李侠客笑道:“哦?是那三个人?”

晁盖道:“第一个便是郓城县宋押司,人称及时雨的宋江宋公明!第二个便是郓城县的马兵都头美髯公朱仝,还有一个便是步兵都头插翅虎雷横,多亏了他们三人,我们才能逃得了性命。因此十分的感激,如今安定了下来,便想上门亲自感谢一番。”

李侠客道:“我也久闻这宋江名姓,只是有一点不明,他这及时雨、呼保义等绰号是怎么来的?你们这次下山拜谢恩人,这是应有之义,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且让我徒儿牛皋随行吧,有他在,可保你们性命无忧。”

他笑道:“正好趁此机会,让我徒儿好好查询一下这个宋公明,看他具体都做过什么事情,才有如此大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