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剑气纵横
作者:大江入海
在雄壮大汉的身子被劈成两片之时,李侠客隐藏在剑痕里的冲天剑气终于爆发出了凌厉至极的锋锐气息,破开大汉的躯体之后,如同蛟龙一般冲天而起,片刻后竟然又回归剑痕之内,蛰伏其中,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除了原地多了一个被劈成两片的尸体之外,这李侠客划出的剑痕还是老样子,剑痕旁边的青石也还是那块青石,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

当剑痕内的剑气冲天之时,手持一把奇特棍子的白发削瘦中年人已经越过了别墅的后墙,来到了院内,恰在此时,别墅前门,剑气冲天而起,感受到前方无匹剑气的厉害,这白发中年男子心神摇动,头皮发麻,手中棍子一点地面,身子借势飘起,就要倒退回院外。

恰在此时,朗笑声从中间的屋内响起:“有一首歌的歌词不知道你们听过没有?朋友来了有美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是猎枪!就不知今天来的,到底是朋友呢,还是豺狼呢?”

在这道笑声响起时,本来矗立在白发中年人身边的一棵大树忽然一震,随后大树枝叶摇动,一蓬树叶忽然离开了树枝,闪电般向中年人『射』来,发出尖锐凄厉的破空之声。

这中年人本是上升之势,身子就在这大树之下,如今树叶下『射』,他身子上窜,看起来就像是『自杀』一般,情形说不出的诡异。

感受到这一蓬树叶飞来的劲道,这中年男子肝胆俱裂,正在上升的身子在不可能中陡然一滞,手掌猛然一抖,手中握着的长棍发出清脆的响声,“哗啦”一下,整个长棍变成了好几节,随后被他提在手中挥动如风,将飞来的几十片树叶挡住。

“砰!”

当这多节棍与树叶相撞之时,这白发中年男子人在空中再也无法凝滞,被一股大力撞的凌空飞出七八米远,手中的棍子都险些拿捏不住,发出一声怪叫,向地上的草坪落下。

就在他即将落下之时,草坪上本来随风摇曳软软的青草,在一霎时变得笔直坚挺,草**直如剑,如同万千小剑对准了这从空中落下之人。

白衣中年男子眼见如此情形,手中软棍又是一抖,复又恢复长棍模样,点向地下的草坪,同时口中叫道:“罗刹门内堂护法入江幸则拜见李先生!”

嗖嗖嗖!

就在他开口说话之时,草坪上的青草都离地而起,向他飞来。

入江幸则大惊,手中长棍点在草坪之上,再次借势飞起,喊道:“鲁莽之处,还请先生勿怪!”

从他刚才越墙而入,到吃惊后退,再反复接力,到了此时,内劲已经到了极限,只能把身后的罗刹门搬出来,只盼李侠客能对罗刹门忌惮一点,好手下留情,饶过他一次。

“怎么?你这是故意拿罗刹门来压我么?”

听到入江幸则自报门户,李侠客喝道:“别人怕你们罗刹门,难道寡人也怕么?取你一臂,回头给你们教主报信,告诉他,别人的地盘我懒得管,日本随便他祸害,就是把日本人都祸害绝种了,那也算是他的本事。但是罗刹门不能来中国的地盘,有胆子敢来,那就做好必死的觉悟吧!”

在他说话之时,一片草叶闪电般飞出,只是一闪,便将入江幸则的右臂斩下:“拿着你的胳膊滚蛋,去见你们教主,让他看一下你的断臂,他看完断臂若是还有胆子来,那才算是我的对手,若是没把握来,那就好好的在日本待着,别来烦老子!”

入江幸则一声闷哼,伸手接住被斩落的右臂,道:“我定然会将先生的话原封不动的禀报我们教主,只盼李先生一直在香江居住,不要更换地方,免得我们教主到时候找不到阁下!”

李侠客哈哈大笑:“看来你对你们的教主的本领很有信心呐!滚!下次再见你,定斩不饶!”

他这一声暴喝,震的入江幸则浑身颤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再也不敢逗留,硬话也不敢说了,拾了手臂,翻墙而走。

而此时在别墅的大门处,又小心翼翼的来了几个人,当看到地面上剑痕旁边的尸体时,都脸上变『色』:“杀人王?他怎么死在了这里?”

那被剑气劈成两半的肌肉男乃是泰国最为着名的杀人机器,被称作杀人王的便是,此人打遍了泰国,少有敌手,与他对敌之人,从未有一个活口,死在他手中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因此得了一个绰号,就叫做杀人王。

但就这么厉害的一个杀人王,却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这道剑痕之上,尸身分成两片,分布在长长剑痕的两边。

“真的是擅入者死么?”

看到杀人王的尸体之后,这几人都是一惊,面面相觑,都心底发寒,一人道:“杀人王如此了得,怎么无声无息的就死在这里了?杀他之人真的便是李侠客么?他有这么强?”

另一人道:“杀人王虽然厉害,但毕竟是孤身一人,但咱们圣教五行阵法合击,杀人王也是白给!李侠客能杀的了杀人王,却未必能奈我们何!”

他们一共是五个人,略作商议之后,一起小心翼翼的靠近李侠客先前划出的剑痕处,也是刚迈过剑痕,剑气便即升腾而起,向其中一人狠狠斩去。

第一个跨过剑痕之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即被斩为两片,身后四人骇然后退,一人惊呼出声:“剑气?”

另一人惊叫道:“大哥!”

他们后退之后,便看到为首之人的尸体跌倒在地,脏腑喷涌,死的不能再死。

“他杀了大哥!”

一人嚎叫道:“给这个魔头拼了!”

话音未落,剑痕中冲天剑气,在空中陡然一个转折,直奔他们四人而来,那喊着要跟李侠客拼命之人跑的比谁都快,一溜烟的向后面跑去,其余三人也急速后退,四人合在一起,组成阵法,共同抵挡这道飞来剑气。

一层若有若无的金钟笼罩在了他们四周,剑痕里的剑气斩来之时,正中这若有若无的金钟之上,发出“嗡”的一声颤响,剑气瞬间崩散,但是这金钟也被斩的消失不见,金钟笼罩下的四个人,身子齐齐一震,不约而同的喷出一口血来。

“快走!”

四个人大惊失『色』,边吐血边转身奔逃,不敢在这别墅前面有片刻停留。

“咦?这个阵法很有意思啊!”

别墅内,远远『操』控剑气的李侠客看到四人阵法『露』出的异象之后,大感好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钟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