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小说> 武侠世界侠客行>武侠世界侠客行第七百零五章 剑修

武侠世界侠客行第七百零五章 剑修

作者:大江入海

    半山腰的宝塔寺中,燕赤霞正与李侠客坐在凉亭之下,探讨修行之道。

    他是剑修,修的是一口飞剑,攻伐无双,战斗就是他们的修行方式,只有交手多了,才能将剑法磨炼的越发厉害。

    这种专注于练剑的路子,根本就不属于正统的修炼法门,飞剑一道求的是杀伐,但失之极端,少了修道之人恬淡的心境,有点偏离了道门正统修行。

    这个世界,修行之人,讲究的是身心合天地,真气练长生,长生久视才是修道之人追求的根本,杀道攻伐只是保全自身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可是在剑修一脉之中,杀伐才是首要目的,长生久视反倒是押后了。

    这与正统修道之人的理念不同,因此算不得道门正统,只能算是旁门别出,自成一脉。

    况且炼制飞剑毕竟是小道,有其极限,真正的护身之道是修炼护身法宝,比如上古时期的诸多法宝,随便拿出一件来,就能碾压所有飞剑。

    只不过现在末法之世,修行衰落,不复上古时期昌盛,传承断绝,已经没有修士能达到前人的高度了,法宝更是难寻。反倒是剑修一脉横空出世,上手容易,杀伐又重,正适合如今这种修行环境。

    李侠客本身就是喜欢杀伐的人,他也无心求什么长生久视,不过不求长生而长生自来,在他度过天劫之后,了悟五行转化之道,人已经不再有寿命的限制了。

    但长生不老并不是他的追求,他为人处世,求的只是一个快意恩仇,只求一个痛快。因此对剑修一脉的杀伐之道极为感兴趣,这次遇到了燕赤霞,自然没有错过的道理,于是在宁采臣走后,他便将燕赤霞请来,一起探讨修行法门。

    以他此时的眼力境界,早已经超出了燕赤霞不知凡几,有时候随意一句话,就能使得燕赤霞心神震动,往昔难以索解疑难问题豁然开朗,因此在与李侠客讨论修行时,渐渐的变成了李侠客再说,而燕赤霞在听,两人俨然成了师徒关系。

    “你且把你们剑修一脉的修行心法和剑法什么的,都给我说一下。”

    李侠客见燕赤霞不时的发愣,不由得叹了口气,知道再这样下去,简直就成了讲道传法了,这也太没有意思,还不如直接要他的修行方法,看看剑修的具体修炼方法。

    这要是放在平常,若是有人向燕赤霞讨要剑修修炼的根本心法,恐怕燕赤霞早就一剑斩了出去。

    天下修行心法,无不是宝之重之的不传之秘,不是人家门中之人,还想要人家的修行之法,这简直就是挑衅的行为,换成谁也不行。

    但是现在李侠客讨要修行之法,燕赤霞却根本没什么迟疑,直接就把剑修一脉的修行之法以及自己的修行心得,全都说给了李侠客来听。

    实则是李侠客此时的境界与法力早就超过了燕赤霞的想象,整个剑修一脉的人全都加起来,甚至是开创了剑修一脉的天剑老祖,也未必有此时的李侠客恐怖,若是李侠客真要是想得到剑修的修炼法门,即便是燕赤霞再不想给,他也保不住。

    还不如痛快的说出来,也省的恶了李侠客。更何况刚才李侠客的提点,令燕赤霞获益匪浅,他又喝了李侠客一杯仙酒,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都不应该拒绝李侠客的询问。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仔细的听了燕赤霞说的剑修一道,李侠客微微沉吟,将这些修行方式在心中飞快的过了一遍,发现这剑修在修行之时,只是专心修炼一柄本命飞剑,什么法宝,什么幻术,什么神通,我自一剑斩之。

    这种修行风格倒是与李侠客的性格很像,只不过李侠客秉承的是“万法皆可用”,他对敌之时,什么效果最好,怎么省事,这么快捷,他便会用什么方法,而不是只用单一的一种对敌方法。

    比如他在人多的时候,会使用热武器,会使用种种武林高手不屑于使用的手段,但是对李侠客来说,能杀死敌人的方法就是好方法,因此他与江湖上的武者的思路截然不同,从潜意识里,就没有什么武者风度,在他眼里只有实用性。

    这一点又与剑修一脉大不相同。

    以他此时的眼界,在将这门心法全然了解之后,既能看出其中的了不起之处,也能看出其中的不足,但是从总体来看,在这末法时期,这剑修不失为一种适应现今修行环境的功法。

    “这功法不赖!”

    李侠客沉吟良久之后,伸手一招,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上的一片树叶落到了他的手中,功力运转之下,这片树叶渐渐的发出莹莹的绿光来,待到这树叶发出嗡嗡从颤鸣之声时,李侠客手掌轻轻一甩,树叶登时轻飘飘的飞起,飞向旁边的宅院之内。

    在旁边的宅院里,刚刚搬进来的十来个人,正围着院内的半截老槐树啧啧称奇。

    他们来到这个院落之后,便想着搭建炉灶,生火做饭,有人发现院内这老槐树浑身焦黑,几乎都干了,正适合做干菜,因此便想着砍来当柴烧。

    结果五六名壮汉手持利斧,竟然不能伤及这老槐树分毫,他们也都是江湖上有名的好手,内力深厚,平常时候,便是铁石也能斩断,可是这被烧焦的半截老槐,无论他们怎么劈砍,却是怎么也劈砍不动。

    “稀奇,稀奇!”

    一名大汉看着面前的半截槐树躯干,不住称奇:“便是铁树,我也能一斧头斩断,可这明明只是一截槐木,怎么就这般坚硬?当真古怪!”

    一人双眼放光,叫道:“从根部刨出来不就行了?这般坚硬的木材,便是做成兵器也是好的!”

    为首的一名女子道:“先不要管它了,去外面打柴去吧,这槐木古怪的很,恐怕神兵利器都难以将其切开……”

    就在此时,一片小小的绿叶如同一只蝴蝶一般,从院外飘来,飞到了这半截槐木旁边,绕着槐木缓缓转了一个圈。

    嗤!

    一阵风吹来,这半截槐树忽然从中折断,向一侧倒去。

    不待树段下落,刚才这片绿叶便已经来到这树段下方,将其托在了半空,向庭院外面缓缓飞去。

    一直到这树段飞跃了庭院围墙之后,众人方才反应过来,一个个面面相觑,一脸惊骇。

    “鬼啊!”

    “真有妖怪!”

    “快走!这地方不能待了!”

    十来个人乱成了一团,便是为首的女子也露出惊惶之色,叫道:“先别怕,咱们去外面看看,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在外面的凉亭中,李侠客伸手接过飞来的一截槐木,对燕赤霞笑道:“其实飞剑与真气外放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一个是武道,一个是仙道,但是殊途同归,明了其中道理,自然一法通,而万法明。”

    他说到这里,呵呵笑道:“这老槐树倒是一块好木料,做个桌椅板凳什么的倒是挺好。”

    燕赤霞眼角直跳,这千年槐树妖,枝干坚硬无比,便是以他的飞剑来斩,也未必斩的动。

    两人交手多次,燕赤霞一直不能取胜,现在却被李侠客一片树叶就给砍断了,现在竟然还要做成家具,这令他一时间难以接受。

    <!-- csy:21772935:711:2019-05-22 12:38: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