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大哭
作者:大江入海
当“杀了便是”这句话从李侠客口中说出来之后,众人全都悚然而惊。

这句话要是别人来说,那只能算是狂妄之言,但是从李侠客口中说出来,那就大不一样,以李侠客此时的修为与火爆脾气,再结合他单人独骑攻城拔寨的过往,这句话可不仅仅是件简单的一句话,而是代表着很可能有千万人头落地!

周元庆结结巴巴道:“前辈,或许这只是龙尊手下个别军官军纪不严,其余的军官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李侠客淡淡道:“咱们一路行来,你可见到义军中有几个纪律严明的?”

周元庆嘴巴张了张,有心为义军辩护,可是想到一路所见所闻,几乎没有一处义军是好的,便是想要辩护都做不到,登时默默无言。

连云虚对李侠客的态度很奇怪,好奇道:“李兄,你本上界仙人,何必还要管这红尘琐事?尘世间尔虞我诈,王朝兴替,与你我何干?”

李侠客看了连云虚一眼,笑道:“天下无不忠不孝的神仙,更没有不在乎黎民百姓的高人!你是中原出身,而今中原战乱不定,你不思平定天下为国出力,反倒是独善其身,不理红尘,你算个什么武道宗师?你连一个小兵都不如!”

连云虚身子一震,心道:“我这几十年来一直追求天人之道,想要超脱而去,却没有关心过黎明百姓的死活,这天下是谁当了皇帝,百姓过的怎么样,我一概不管,只是想要突破自己,破碎虚空,生恐自己的念头不纯。难道我真的错了么?”

便听到李侠客继续道:“自古神仙佛陀,你看那一个不是有着慈悲心的?无论是佛门还是道家,成仙作祖之人,哪一个不是怀着济世救人的心肠?没有公德,还想成仙?你凭什么成仙?就凭你修为高深吗?修为高了不起啊?你能比老子还要高吗?”

连云虚额头汗水滚滚而下,喃喃道:“难道我被卡在两界之间,超脱不成,就是因为此等缘故么?”

李侠客道:“你说呢?就连道祖成道离去之时,还知道留下三千真言,以启后世子孙,你呢?你有什么功德可以成仙?就凭你这浅薄的修为么?”

当今普天下,估计也就李侠客有资格说连云虚修为浅薄了,面对一个险些破碎虚空的大牛人物,众人敬仰还来不及,谁还敢说他修为不够?但是李侠客就说了,而连云虚还就得听着,连反驳都反驳不了,因为他跟李侠客相比,确实差多了。

在这个世界的武道宗师,即便是修为达到破碎虚空的程度,其个人实力也有其极限,也不可能做到像传说中的仙人那样移山填海,分江划河,更没有什么法宝神通,最多也就是有着超出常人的武力而已。

而主世界能够破碎虚空的大宗师,无一不是真正的神仙中人,举手之间,山河破碎,即便是李侠客这种刚刚触摸到武道精神的小宗师,其破坏力也是非同一般,催城崩山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世界不同,武力值也就相差悬殊,连云虚在这个世界的修为可以破碎虚空,超脱而去,但是在李侠客所在的大周主世界,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修为还不错的武道宗师而已。

因此李侠客才对此人不怎么瞧得起,空有一身修为,却不想着为国为民做点事情,这一身修为又有什么用处?这种人活该不得飞升!

他这几句话对连云虚打击甚大,失神良久之后,方才回过神来,轻声问道:“难道欧文一直以来都做错了么?”

他似乎是在问众人,又似乎是在问自己:“难道不是我积累不足,而是我功德不够?”

龙淳见他一脸茫然,叹了口气,道:“前辈,历来神仙谱中,又有几个神仙不是济世救人的?或许您真的应该关心一下红尘百姓的事情了,中原与金帐汗国开战,事关国运,天下苍生遭劫,若是您当初站出来出手阻拦,你觉得事情能到了今天这步田地么?”

连云虚道:“我不知道!”

李侠客道:“那是你不想知道!因为你不知道,所以你不知道!”

这句话说的极为拗口,但是连云虚却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李侠客口中的第一个“不知道”,说的是他不知道天下百姓苍生,不懂救治百姓。而第二个“不知道”,却说的是他不懂大道,不明修行真义,所以不知“道”。

连道都不明,空言什么天道,那就是一个笑话,自然难以超脱此界。

非但连云虚明白了李侠客的意思,便是龙淳、陆天林等人也都明了此意,众人心中一阵感叹,连云虚如此修为,如此才情,竟然还“不知道”,由此可见天道难求。

一霎时,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求道的心思。

他们之前在看到连云虚卡在两界之间的情形时,知道了破碎虚空不是虚妄,有这亲眼可见的情形,登时就激发了他们每个人的求道之心。

毕竟神仙谁都想做,他们几个人天赋才情都是一等一的,除了周山动叔侄俩个,其余的都是武学宗师,还真都有向上一步的可能,便是龙淳都大为心动。

可是现在被李侠客一打击,众人才真正明白其中的难度,他们比连云虚可是要差远了,现在连云虚都难以明白自身的道路,他们这些后来者就更不用说了。

与其追求虚无缥缈的天道,还不如以有用之身,来做有益之事。

李侠客说话虽然难听,但却有振聋发聩之效,不但骂醒了连云虚,就连龙淳等人也被骂醒,都断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便是连云虚也知道自己以往不曾注意到的问题。

众人一路默默无言,等靠近汉金城之时,方才回过神来。

还未进城,便看到几名士兵在路边撕扯一名妇女,那妇女喊叫的声嘶力竭,沿途却无人敢近,几名士兵衣衫不整,淫词秽语不断,围着中间的妇女上下其手,丑态百出。

周元庆再也忍耐不住,拔出长剑,挺身而出,骂道:“混账东西,你们在作甚么?”

几名士兵听到呵斥,齐齐转身,一为首一名小军官喝道:“混账,我们火部兄弟正在捉拿女奸细,无关人等快滚!你就难道跟这女奸细是一伙的不成?”

那名女子在几个士兵手中不断挣扎,叫道:“救命啊先生!这些当兵的都是禽兽!他们要把我抓到军营做军妓……”

身边小兵反手一掌,打在了女子脸上,骂道:“贱人!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那女子被打嘴角绽开,鲜血直流,呜呜直叫,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被旁边一名军人挥动拳头,一拳打晕。

周元庆勃然大怒,身子一晃,剑光霍霍,斩向这几名兵士。

他本来修为就不低,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当初义军的小头领,这段时间一直在李侠客身边随身服侍,有时候李侠客也对他指点几句,使得他如今的修为大超往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一跃成为一流武道高手。

此时暴怒之下,剑下无情,这几名官兵只是呼喝了几声,便即被他斩杀当场。

将这些官兵斩杀之后,周元庆长剑再也拿捏不住,坐地大哭:“这才短短几天时间,怎么成了这个样子?龙尊干什么去了?说好的驱除鞑虏恢复河山呢?”

李侠客道:“只要进城,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