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小说> 武侠世界侠客行>武侠世界侠客行第七十三章 不祥的气息

武侠世界侠客行第七十三章 不祥的气息

作者:大江入海

    噗!

    李侠客枪尾穿透藤田脖颈之后,瞬间抽出,在藤田脖颈鲜血喷溅之中,兜马转身,枪头直奔旁边的加美子肋部。

    加美子吓的魂飞魄散,即便现场几十名守卫在旁边,她还是感觉自己在李侠客长枪刺来的时候瞬间在整个天地间被孤立,似乎李侠客针对的只是一人。

    加美子眼中流出极大的恐惧之色,一把武士刀瞬间从袖内钻出,寒光一闪,斩向李侠客刺来的铁枪。

    锵!

    武士刀砍在铁枪之上,火星四溅,喀嚓一声,武士刀被铁枪震为两截,加美子被一股大力震的身子一颤,发出一声娇喝,将半截刀刃向李侠客猛然投掷,身子却飞速后退,撞飞了一名守卫之后,已经到了大厅的窗户旁边。

    李侠客哈哈大笑,拍马舞枪,将飞来的半截刀身打飞,随后转身横扫,几个准备开枪的守卫又被他铁枪扫死。

    此时加美子人已经紧贴着窗户,眼看李侠客如此凶猛,心下已然怯了,知道大厅中的守卫肯定抵挡不住李侠客,为今之计只能逃出领事馆暂且存身,等附近的守卫过来再做计较。

    只是在自己的领事馆内却被敌人打的不得不逃命,这对加美子来说,实在是生平未遇之奇耻大辱,这要是逃了,肯定会被军部一些人笑话她胆小怕死,可此时此刻与李侠客拼命实属不智。

    他属下藤田上尉的武功其实非常高明,一手闪电拳一般人根本就难以招架,刚才冒险王都被他的闪电拳给打的飞了出去,若是不用兵器助阵的话,冒险王未必能把藤田怎么样。而加美子自己本领虽然高明,但也只是比藤田高上那么一点,绝没达到一招就能把藤田杀死的境界。

    可是一招杀死藤田,李侠客却做到了,虽然他刚才这一枪胜在突兀之极难以提防,但对敌搏杀的要诀就是让人难以抵挡,一切以杀敌为最终目的,李侠客能杀死藤田,那就是他的本事。

    而李侠客能杀死藤田,自然也能杀死加美子,面对如此凶残的敌人,即便加美子杀人不眨眼,此时也生出逃命之心。

    眼见李侠客在大厅里纵马舞枪威风凛凛,加美子不敢再做犹豫,猛然打开窗户向外面跳出。

    “想跑!”

    李侠客见加美子竟然穿窗逃命,不由得大怒:“你的荣誉呢?”

    见加美子逃跑,李侠客猛然催马前行,连人带马撞向前面的窗户。

    在他身后,十几名守卫以及藤田上尉,全都用手捂着脖子缓缓跪倒在地,在这片刻之间,他们全都被李侠客长枪挑中咽喉,将喉头打碎。

    从他闯进领事馆,再到将领事馆内的人全都打死,这期间其实也就分分钟的事情,可就在这分分钟之内,他枪挑方柳天,横扫日本守卫,杀死藤田,吓跑加美子,当真是状如天神不可一世。

    加美子从领事馆逃出之后,从附近找了一辆汽车,刚刚打着火,就听到一声巨响,扭头看去,只见领事馆的窗户陡然爆散开来,一人一马从窗内跃出,马上之人长枪在手,如同飞将军一般,落在了大街之上。

    加美子吓的脸色惨白,汽车一阵轰鸣,一溜黑烟的向前直冲,吓的沿途行人一阵惊叫,有人躲避不及,直接就被汽车撞飞。

    李侠客纵马落街,眼见前面加美子开车如同疯了一般,接连撞飞了好几个行人,心中更是恼怒:“今日非得杀了这贱人不可!”

    在这个世界里,李侠客第一个想要杀死的人就是这个加美子,此女在上海闸北区专门修建了一个人类活体实验室,以毒气、活剥、洛铁等种种手段来察看人体的种种生理反应,比如刺激一下人体,看人类对疼痛的忍耐到底有多强,在毒气中能活多久,在火焰之中能忍受多长时间,以及一些剥皮抽筋后的种种生理反应都是他们所要采集的数字。

    这种行为与臭名昭着的731部队如出一辙,残忍程度不相上下,做出此等行径之人,杀一百次都不足以解恨。

    李侠客所认为的生平快事共有四种,即为“读书、行文、饮酒、杀人”,在他上一世读书、行文、饮酒都能做到,唯独杀人难以做到。

    为了实现最后一个愿望,他倒是有一次专门去非洲做过一次志愿军,参与过某一个国家的枪战,但是那种枪战与他想象中的杀人截然不同,而且到底有没有打死过人,他自己事后都难以知晓。

    打了几天后,出事的非洲小国越来越乱,军队不成体统,交战双方的正义与邪恶已经难以看的清,李侠客不想做刽子手,因此只能扫兴离开。

    后来拿着非洲搞来的钻石回国开了一家健身馆,就此安定下来,只是内心的骚动一直难以消除。

    直到如今穿越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中,而且还能在电影世界中来回穿梭,这才算是圆了他快意恩仇的梦想。

    像他这种不安分的人,放在和平年代天生就是个安全隐患,只有放到乱世之中,才算是如鱼得水,得其所哉。

    现在这个加美子就在眼前,李侠客如何能够放过?自然是要除恶务尽,杀之而后快。

    只是他这马儿短时间内的冲刺还可,比汽车还要跑得快,可是时间一长就不行了,眼看着汽车就要消失在视线之内,李侠客干脆直接跳下马来,扛枪前冲,运气轻身功法,向前方追去。

    只是如今乃是深夜,整个上海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有路灯,一片漆黑之下,李侠客追了一阵子,倒是追上了加美子开着的汽车,但是加美子早就弃车而去,也不知道她人跑到哪里去了。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李侠客在附近寻找了一番没有发现加美子的踪迹,心中火发,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无妨,她是日本在华的情报负责人,别人能逃,她不能逃!早晚有见面的一天,到时候斩杀不迟!”

    想到这里,李侠客回转来时街区,准备找回自己的马儿。

    此时长街之上已经乱成一团,几个日本军车开赴街道,车上日军架起了长枪,正在沿途搜查李侠客的踪迹。

    李侠客看了一会儿,悄悄翻身上房,将铁枪放到一边,静静等待。

    等到日本军车中的最后一辆经过街边房下之时,他整个人如同一只怪鸟无声无息的落进车厢之内。

    车厢内的兵士只觉眼前一花,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李侠客腰间短剑已然抽出,只是一挥,面前日军尽皆断为两截。

    他缴获九娘的这两把短剑锋利的不可思议,切人如切豆腐,短剑舞动间竟然没有半分迟滞之感,这车厢人员密集,一剑挥出便有四五个士兵的脑袋被他削掉,来回冲杀几次,十来个士兵尽皆被他杀死。

    他出手如风似电,十几个士兵全都杀完,也就只有一名士兵发出一声闷哼,其余的连吭都没吭一声。

    而前面开车的士兵依旧一无所觉,车子仍在匀速前行,只是血腥气开始慢慢散发了出来,透露出杀戮的不祥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