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长街杀手
作者:大江入海
与夏长阳聊了一会儿天,天色渐晚,两人各自返回客房安歇。

熄灭客房里的油灯之后,李侠客盘膝打坐,继续百年来一直勤练不辍的气息搬运之法,儒门天河真气。

以他此时的修为,落花飞叶都难以瞒得过他的感知,虽然是在修炼之中,反倒是因为身与天地合,感应周天星海之力,五感六识越发的灵敏,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之前那云水宫的上官师兄一般人,虽然识破了李侠客的身份,可是一以李侠客对这些人的了解,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都不会真的过来招惹自己,他们要是真的有胆子,也不会在第一时间跑路了。

所以如无意外,今天晚上当不会发生任何问题,真正出问题的时间应该是明天。

今日这几个离开之人,必然会将自己的行踪汇报稿给云水宫中,而这云水宫要是真的想对自己不利的话,恐怕第一时间就会来围追堵截自己,因此到明天或许将会有一场恶战。

这云水宫是魔门分支,又是上三门中的武学门派,应该会有些底蕴,最起码不会比天元山弱,只能比天元山强,否则的话,若是连之前的天元山都比不了的话,他们也没有这个底气敢招惹自己。

想到自己手中来自天元山的打魔金砖,李侠客其实颇为期待这云水宫有没有什么镇宫之宝,到时候说不定又能得到一件宝物。

他此时刚刚运功调息,就感应到了这个世界与镜中小世界的不同!

此时他早已经是武学宗师中的大高手,对于气机的感应细致入微,这次在主世界这么一修炼,就发现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与小世界的截然不同,不但充沛到了极点,就连其中的韵味也大不相同。

他此时修炼,体内经脉吸收的是分布于天地间而肉眼不可见的天地精气,这一番感应之下,便发现这主世界的天地精气就如同无边无垠的虚空大海,而各个小事讲的灵气却只能算是涓涓细流。

“怪不得!我也算是修炼百年的武道高手了,一直纳闷我为什么修炼这么长时间都不能突破成武道大宗师,却原来根结在这里。果然环境才是制约一个成长的最大因素啊!”

“不过我虽然修行进度慢,但是我的基础打的牢稳啊!若论根基雄厚之人,恐怕数遍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仔细的体会了一下主世界与诸多小世界的区别之后,李侠客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修为一直都在增加,却一直没能突破大宗师的原因。

但是他没有考虑到的是,在修行儒门天河真气之时,他的体质分外与众不同,同样的真气修为,别人早就修行到了顶点,因此不得不寻求境界的突破,而李侠客虽然这么多年来,内功修为一直在进步,却从来没有感到自己到了瓶颈时候,其实以他此时的内功修为,便是一百个武学宗师加起来都没有他的深厚,可是这一点却被李侠客忽略了。

别人都是在自身修为达到了顶点,已经进无可进之时,才会选择突破,但是李侠客却远远没有感受到自己已经修行到了必须突破的地步,只有在真气肉身到了人体极限的时候,才是尝试突破的最佳时机,而李侠客估计还得再修行一段时间才行。

次日天明。

李侠客梳洗已毕,开始用早饭,吃喝完毕,便即唤出赤骝马来,跨马提枪,向砂纹城外走去。

可巧夏长阳领着自家闺女也要出城,便想随着李侠客一起出去,被李侠客拒绝:“夏兄,实不相瞒,我有几个仇家就在城外,你们跟我在一起,只能受我的连累。还是不要在一起行路了,免得发生什么事端。”

夏长阳脸上变色,急忙道:“原来如此!李兄,你修为高深,远不是兄弟能比,我这就不做你的累赘了,兄弟这便离开,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他说完这句话,冲李侠客一拱手,催动马儿,一道烟的走了。

马上的小女孩声音隐隐传来:“阿爹,咱们为什么不帮一帮李叔叔?”

夏长阳道:“你这李叔叔很厉害的,用不着咱们帮,咱们要是当烂好人,反倒成了他的拖累……”

马蹄声远,渐不可闻。

李侠客哑然失笑,骑着马儿沿着长街缓缓前行。

此时天色刚明,街道上行人稀少,只有打更的,挑粪的,挑担子卖早点的人三三两两的路过。

一个挑着担子卖早点的小贩在刚刚经过李侠客身边时,忽然身子一震,一挑子锅碗瓢盆倏然飞出,向着李侠客劈头盖脸的飞了过去。

李侠客一声长啸,赤骝马猛然前窜,这一挑子东西瞬时打空。赤骝马儿前窜之时,两只后蹄狠命踹了出去,正中那小贩胸口,“喀嚓”几声响,那小贩离地飞起,口喷鲜血,眼见不活。

与此同时,街边一个打更的手掌梆子猛然一晃,便有一蓬飞针罩向李侠客一人一马,另一个街边卖早点的摊子上,摊主一脚踢出,一锅热油便飞了起来,向李侠客泼去。

整条街道的行走之人,只在瞬间,便化身为一群杀手。

“好!”

李侠客哈哈大笑,在笑声中,手中长枪陡然前刺,正对着他的更夫顿时被他一枪贯胸,梆子里射出的一蓬飞针也被长枪顺势打飞。

一枪刺死更夫之后,李侠客长枪后缩,枪尾回缩如电,正点中一名早点摊主的咽喉,当即了账。

此时一锅热油已经当头罩下,却被李侠客笑声所激,竟然倒卷而回,踢出油锅之人脸面罩住。

“啊!”

滚油泼面之后,那男子放声惨叫,眼见的面皮焦烂,皮肉不存,瞬间便看到了白骨,只是叫了几声,便即没命。

“好家伙,这滚油里面竟然还有腐骨剧毒!”

李侠客眼见这一锅滚油竟然如此了得,喝道:“这便是魔门一脉的手段么?”

他一人一马飞驰如电,这长街虽然不甚宽敞,但这马儿却上蹿下跳,灵活之极,犹如一名武学高手一般。

这长街之上总共也就十多个人,李侠客来去如风,只是呼吸间,便将这些人一一刺死。

当最后一名杀手倒地之后,李侠客收起长枪,随后取出一把冲锋枪来,对准了不远处屋顶上站着的几个人。

这几个人此时正弯弓搭箭对准了李侠客,只是刚才李侠客一人一马变换位置太快,这些人生怕误伤自己人,因此不敢放箭。

如今等到李侠客将大街上的杀手全都杀死,他们这些羽箭也还都没有射出去。

“区区弓箭算得了什么?让你们看看老子这暗器!”

李侠客端坐马上,哈哈大笑,手指扣动冲锋枪的扳机,开始扫射四周屋顶,一霎时,“嘟嘟嘟”的机枪扫射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