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小说> 武侠世界侠客行>武侠世界侠客行第八百二十章 明了自身

武侠世界侠客行第八百二十章 明了自身

作者:大江入海

    第三段石阶其实对李侠客而言,也算不上有什么压力,这一段石阶应该是为武道宗师境界修为的人准备的,只有修为达到宗师境界,在肉身与精神上初步达成统一协调之后,才有能力在这一段台阶上前行,但若是修为不足的人,怕也是走不远。

    以李侠客的修为感知,如果换成他的话,他在武道宗师的境界时爬这一段石阶,虽然不会费多大力气,但也不至于非常轻松,可若是让普通的人族宗师来爬的话,估计大多数都未必能走到一半,恐怕只有真正的是四大宗门与一些世家子弟才有能力走到尽头。

    等走到这第三段石阶的尽头时,便看到前面石台有个凉亭,凉亭下悬挂着一口青铜古钟,古钟表面上镌刻着山河湖海,草虫鸟兽,在李侠客刚刚接近这凉亭时,这一口大钟便开始轻轻摇晃起来,待到他的身子完完全全站在凉亭之下时,浑厚嘹亮的钟声开始响起。

    在这钟声响起之时,李侠客身子一震,体内气血沸腾,一股庞然巨力陡然从他体内生出。

    轰!

    一道明亮之极的黄金色火焰从他头顶猛然升腾而起,化为冲天火柱,烧向头顶无尽虚空。

    就在这火焰升腾中,李侠客额头的第三只眼睛缓缓裂开了一道缝隙,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涨大,只是一瞬间,便成了身高三丈高下的小巨人。

    “这应该是血脉之力被钟声激发了出来!”

    李侠客伸手一挥,面前出现了一张水汽凝结的巨大镜子,看着自己筋肉虬结的样子,心道:“难道虞渊族人的先祖便是这么一副样子么?果然强壮的很呐!”

    他虽然略感惊讶,但也不太过放在心上,修为境界到了他这个地步,这等变化已经不能令他动容了。

    当下继续前行。

    前面就是第四段阶梯了。

    嗡!

    当李侠客跨上第四段阶梯的一瞬间,他头顶的熊熊火焰化成的火柱便开始了剧烈晃动,随后被一股莫名力道压的开始收缩,本来冲天而起的火柱瞬间下降,被压的凝结在李侠客的头顶一丈的高度,使得李侠客就如同一个人形火炬一般。

    这第四阶梯上的压力已经非常明显了,这还只是李侠客踏出了第一步,便引发了如此变化。

    “这一阶段对应的应该是大宗师境界的修士!”

    李侠客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挤压与拉扯并存的古怪力道,体内真气急速运转,自发的进行对抗,到了这一步,这种压力寻常高手已经难以支撑,即便是李侠客也感到了有点吃力。

    随着他一步步向上,这股大力也越来越大,待到将这第四段阶梯走了一半的时候,李侠客浑身气血已经沸腾到了极点。

    嗡!

    他体内生出一股子巨大的颤鸣之声,随后身体迅速发生变化,变成了肉髻螺发的佛陀形状,身高丈二,体泛金光,如同行走在山上的佛陀,来自石阶上的压力登时消减了不小。

    “佛门的丈六金身?”

    看到李侠客身上的变化,红日道人微微讶异,即便是在中京城内见过李侠客显露金身状态,此时也还是感到索然不解:“这是佛门镇门功法,那帮子秃驴怎么这么好心,就传给了侠客?”

    就在他疑惑之时,便见李侠客沿着石阶继续向前,忽然身子化为一尊魔躯,体表黑色火焰环绕周身,只是他这魔门功法不太正宗,魔躯只是显露了片刻之后,便被一股庞然大力压的重新变回了丈六金身的状态。

    李侠客虽然涉猎甚广,也曾参悟过小世界的不少魔门功法,但即便那些魔门功法有直指大道的修行,可算不得魔道本源正宗,因此相比儒道佛三家功法而言,却是差了不止一筹。

    他也知道自己在魔道修为上的弱点,因此曾特意自行创了一门魔道功法,以此法修行,虽然成就颇高,但毕竟还是差了几分,对付一般人还行,在遇到高手时,就有点拿不出手了。

    尤其是现在这种实打实的比拼功力的时候,丝毫取不得巧,他这魔功登时就显露出不足来。

    “看来魔门功法已经成了我最弱的一环。”

    李侠客被无边巨力破掉魔躯之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弱点所在,其实这种弱点在与人交手之时显现不出来,但在修行上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就如同一个四条腿的桌子一般,其中一条腿短了一截,自然会出问题。

    “日后须得将魔门修行正法想办法弄来才行,否则修行必然会出问题!”

    李侠客走的是融会贯通的路子,以儒门为主修功法,佛道魔三家辅助,而今三家辅助功法短了一门,自然要想办法弥补。

    既然此时魔门功法不能支撑,李侠客再次恢复佛陀金身,只是前方压力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行进,随着他的前行,就连佛陀金身上都开始出现了丝丝裂缝,压力之大,罕见罕闻。

    李侠客叹了口气,心念动间,佛陀金身倏然收起,依旧是本来面目,一道浩然正气气贯长虹,浑身压力登时减小许多。

    “老酸儒的天河真气!”

    红日道人见到李侠客的异状,眼角抽了抽,更是疑惑:“怎么他连天河真气也修炼到了这个地步?这小子贪多嚼不烂,这儒道佛三家功法,任何一家都能修成大道,直指无上道果,只是修行艰难,难以成道。他这般贪心,怎么还能修到如此境界?当真古怪!”

    李侠客将一身真气化为天河正法之后,方才真正抗住了石阶上越来越大的压力,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这一段石阶的尽头。

    在这段石阶尽头的平台上矗立着一块黑色石碑,这石碑看似平常,但随着李侠客的靠近,却发现这石碑竟然越来越大,渐渐的成为了山岳一般大小,想要看到顶部须得仰视才行

    “好家伙!”

    李侠客啧啧赞叹:“竟然将如此一块神山炼制成了一块石碑,这手笔,啧啧,厉害!”

    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这块石碑虽然是石碑的样子,但却是被人以绝大法力将一座神山炼制成了这个样子,整个石碑都散发着通天彻地的气息,沉凝不动,引而不发,像兵器多于像石碑。

    他看向石碑正面,只见石碑上刻满了一种奇怪的文字,一段段的文字有深有浅,有长有短,位置有高有低,几乎遍布整个石碑。

    这些文字他虽然不认识,但文字上蕴含的烙印却令他知道,这些文字是一个个来到此地,通过台阶的族人名字。

    “这是成神碑!”

    红日道人来到李侠客身边,看向前方的石碑,对李侠客道:“谁的功力深,谁出手凌厉,谁的名字就会悬挂在石碑高出,否则的话,便会从石碑上方下移。”

    李侠客看向石碑最高处,只见最高处只有一个人的名字,与下方第二排的名字相隔了极远,远远的拉开了距离。

    他好奇的问道:“这最高处的人是谁?”

    “那是你爹!”

    <!-- csy:21772935:773:2019-06-23 08:09: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