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天湖
作者:大江入海
按照常理,任道远祭起照妖镜排查全城,自然是一个地方都不能放过才是,但毕竟皇宫大内非同一般,任道远身为当朝太师,即便修为再高,本领再强,那也不能随便查探人王居所,做这等大不敬之事。

他是可以鞭打君王不假,那是在君王犯错的时候才能动手,平常时刻,他只是当朝太师,治理天下的朝臣,冒犯君王的事情绝不能做。

有句话叫做天家无小事,君王的一举一动都足以影响无数人的命运,但在这个世界,儒门门主的行为那才叫无小事。任道远作为九宗十三派八十一门中的顶尖大人物,他要是敢对君王不敬,那么普天下的儒生以及各门各派的门主弟子自然也会效仿,如此一来,君王威信扫地,朝廷尊严不存,天下势必大乱,重演上古惨状。

因此任道远虽然身为天地间少有的大宗师,却是谨言慎行,绝不敢出丝毫差错,这次清查中京,对于皇宫大内,他须得禀报过皇帝,在皇帝同意之后才能行事,否则的话,只能暂且避过,以待来日。

不过即便是绕过皇宫,此事没有做圆满,但是今天能有如此战果,已然是极为可喜之事,任道远倒也不怎么遗憾。

从任道远祭起照妖镜封锁京城,到他梳理京城内外,几十名大宗师斩杀妖邪清理血魔,再到事情平息,京城恢复正常,这期间耗费了将近半个时辰的光景。

可就在这半个时辰之内,有六名大魔头被围殴打杀,即便是从留下的后手中复活,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出来搞事情了。

这些魔头的仇家众多,在他们本源严重受损的情况下,只能选择潜藏起来,否则若是现身世间,很快就会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

其余几个老魔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就像魔门的几个长老,即便是任道远放他们离去,没有个三年五载的时间,他们在今天所受到的伤势也绝难痊愈。

只这一战,便削弱了邪道好大一块实力,堪称是最近几年来正道中人的一次不大不小的胜利。

在几个老魔头被放走之后,任道远的声音传来:“诸位道友,还请来府中一叙。”

见这些大宗师们纷纷赶往太师府,李侠客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他们掺和在一起为好,自己一个武道宗师,跟这些大宗师站在一起,修为摆在那里,肯定受气,看得起自己的不会有几个。

因此想了想,便不打算去了,待到自己不声不响的成就大宗师之后,再参与这些事情不迟。

他是有这么一个不出风头的打算,但是任道远却不这么想,神念动间,已经“看”清了李侠客的举动,传音道:“侠客,你也过来,今天你功劳不小,不比他们差,况且还是朝廷中人,太师府内不能缺少你!”

李侠客无奈,只得向太师府内走去,心道:“要我去有什么用?的你们一个个神仙商量大事情,我一个凡人能干什么?”

待到走到太师府中,在管家任行的带领下来到大厅,就发现大厅内一群大宗师各自论修为身份高低进行排座,只有最后一个椅子空着,不用问,自然是留给李侠客的。

他是这群人中唯一一个不是大宗师的武者,也是来的最晚的一个。

在他前面的一人便是灵霄洞飞灵子,看到李侠客优哉游哉迈步前来,登时怒道:“小子,你好大的架子,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

李侠客嘿嘿笑道:“哎呦,飞灵道长就在我前面啊?看来咱哥俩果然有缘,日后定要亲近亲近!”

飞灵子大怒,若是在平常时刻遇到李侠客,定然要将面前这小子打的魂飞魄散,只是此时乃是在太师府中,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放肆,重重的哼了一声之后,扭过头去,不再看李侠客,省的越看越火大。

任道远坐在正中,见李侠客也到了,点头道:“好,人都到齐了,咱们说一下今天的事情。”

他扫视四周,对众人道:“诸位道友,我这有几瓶正气丹,最能治伤,诸位协助中京涤荡群魔,老夫没什么好东西相赠,只有几瓶丹药送给诸位,聊表谢意。”

说话间几名婢女端着托盘来到众人面前,每一个托盘之上都放了三个清玉小瓶,小瓶有三寸高低,造型美观,透着隐隐寒气,表面有淡淡的光华流转。

现场都是识货之人,都知道若论天下丹药,当然首推医家无常丹,能生死人肉白骨,李代桃僵,以丹换命,神奇无比。

排名第二的丹药便是道门的混元火丹,能锻炼躯体,令人脱胎换骨,重塑筋骨,也是轻易不流入江湖。

排名第三的便是儒门的正气丹。

这正气丹号称无所不治,内伤外伤真气受损,根基不稳,走火入魔,尽皆可医,炼制之时殊为不易,常人能得一枚正气丹,不亚于多了一条命。

因此虽然久仰大名,真正有资格有机会得到这种丹药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便是儒门内部弟子也极少有机缘获得,却不料任道远今天如此大手笔,二十多名大宗师,竟然一人送了一瓶,便是以众人的心性也感到一阵眼热。

李侠客伸手拿过侍女端来的药瓶,只觉得触手清凉,整个玉瓶呈现出青色的半透明状,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瓶内有三粒丹药载浮载沉,犹如活物一般,竟然不曾沉底。

且不说这丹药的珍稀程度,单单是这玉瓶本身就已经价值不菲,以李侠客的如今的见识眼光看来,光是这玉瓶,放到民间,至少价值千两白银。不过现场众人,除了任道远与李侠客之外,其余的人都不怎么关心世俗钱财,到了他们这一步,考虑的都是超脱之法与修行之道,至于钱财、银两这些“小事情”,早就不在他们的思考范畴之内了。

“十日后,天湖论剑即将开始,还请诸位好生调养,各家各门弟子奋勇争先,看看今年能有几位青年才俊,成为改写天地人榜的位置。”

任道远见众人收了丹药之后,笑道:“今日肃清宵小,全赖诸位道友之力,今日老夫略备薄酒,诸位且在这里痛饮一番。”

不多时,仆人婢女将酒菜上来,大厅内觥筹交错,慢慢热闹起来。

酒足饭饱,各自起身离开。

李侠客留在了大厅没走,知道任道远还有事情吩咐。

“侠客,随我去天湖看一看!”

将众人送走之后,任道远带着李侠客走到院内,身子飘然而起,向空中飞去,

中京城外站着十二金人,其中东方有三个金人的造型乃是手拄长枪头顶承露盘的造型,任道远带着李侠客飞去的方向,便是这名金人所在的位置。

这十二金人身高百丈,身高大小尽皆相同,其余的金人都是手持斧钺刀叉之类的兵器,唯独东方三名金人却是合力顶着一个巨大的金盘,这金盘巨大无比,足有方圆千丈大小,李侠客在中京城内行走之时,不止一次的观望城外这十二尊金人,尤其对这东方三名金人感兴趣,不知道当初始皇帝搞这么一个承露盘有什么用。

以始皇帝当时横推三界的霸气,这承露盘恐怕不会是为了承接仙露,毕竟所谓的仙人也只不过是大宗师的境界而已,而大宗师修为的人,在始皇帝面前根本就不值一哂,这承露盘的功用自然不是为了接引仙露。

但是到底有什么用,李侠客却是难以索解,不过到了现在,这承露盘却有了一个用处,因为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天湖。

中京城内天湖论剑的天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