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葵花门
作者:大江入海
“卧槽!”

李侠客没想到孙小茜出手这么猛,这才刚进入湖心亭,竹签刚到手,就如同霹雳雷霆一般轰然出手,对面那名白衣青年其实也算得上是一名老江湖了,但却没有想到孙小茜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出手竟然如此暴烈,竟然没能反应过来,被一枪贯入胸口。

好在他功力毕竟不低,百忙之中扭身后退,使得这杆枪刺的偏了几分,从右胸刺了过去,前后通透。

但是孙小茜这一枪最厉害的地方不是这奋力一刺,而是后面的抖枪,长枪刺中敌人之后,猛然一抖,便是铁人也得被这抖枪之力轰的粉碎。

当初孙小茜在面对白云生化为的活尸时,用的就是这一路枪法,将白云生一个先天高手的躯体,直接凌空打爆,化为虚无,连渣渣都没有剩下。

由此可见孙家这套枪法凶残到了什么地步。

就连李侠客开创的平天九式中,都借了这套枪法的气势,开山、裂海这两招,就吸收了孙家枪法中的狂暴气韵,因此霸气无双,以硬碰硬,也是李侠客最为喜欢的两招。

现场众人,别人不懂孙小茜这一枪的门道,李侠客却是十分明白,在孙小茜长枪此种颜子淳的时候,他的身子便动了!

他从未在这个世界的人面前展露过自己的修为,更没有向武林同道展露过自己的轻功,但是现在眼看就要出人命了,李侠客顾不得藏拙。

身子只是一闪,一步迈出,便跨过了千丈距离,到了颜子淳身边,伸手一抓,便将孙小茜手中长枪抓住:“丫头,住手!会死人的!”

嗡!

就在这个时候,孙小茜手中长枪已经开始抖动了起来!

一股巨大的颤力从长枪枪杆上传来,李侠客身子一震,双手发麻,满头长发陡然炸开,开口吐气:“好枪法!”

在他开口的同时,一道白气喷出,这才将孙小茜这抖枪之力顺势化解。

孙小茜此时也就是刚刚达到先天境界,功力也算不上有多深厚,但是这一枪的力道却是威猛无俦,威力之大,罕见罕闻。

这应该是孙家枪法真正的厉害之处,光凭枪法的运用,就能打出超出自己境界的一击。

孙小茜此时才是先天境界,但是她这一枪的威力,便是连李侠客这个宗师境界大圆满的人都化解的有点吃力,由此可见这套枪法与其配套心法的厉害。

不过即便是李侠客将这抖枪之力化解了,这枪毕竟已经穿透了颜子淳的身体,光是外伤都足以令重创颜子淳。

“想我自命风流,自小便在三街五巷中游串,也曾养的好大龟,今日却被一个女人伤了要害之处!”

颜子淳整个身子被挂在长枪之上,双目无神,嘴角流血:“孙小姐,你出手好狠!”

李侠客微微一愣,看向此人,只见此人裤裆处一片鲜红,竟然被鲜血染透,却原来下体不知何时受了重创。

李侠客大吃一惊,自己刚才明明已经将她这一枪之力化掉,怎么这枪尖还有余势伤其下面?

在这一霎时,李侠客对孙家枪法的评价再一次提高了几分:“孙全周真神人也!这般枪法当真了得!”

这个念头在他脑子一闪而逝,身子却未停下,扭头看向颜子淳,脸上似笑非笑:“你是颜子淳?”

他嘿嘿笑道:“据说你有名字叫做玉面神蜂,嘿嘿,招惹了不少良家妇女,终日留恋花丛,夜宿勾栏,以至于功力停滞不前,年近五十,也还是先天之境,不知是也不是?”

颜子淳脸色惨白,道:“不错,是我!大人,小人身受重伤,还请劳烦您为我请大夫治伤,否则小人命不久矣!”

自古留恋花丛之辈,多是贪生怕死之人,这颜子淳自然也不例外,此时低头看向自己胸口处的长枪,只觉得有无穷的大恐怖从心中升起:“我要死了!我要死了!这三合镖局的小娘皮下手好狠毒!”

只是心中虽然这般想,却还是想要抢救一下,这才向李侠客哀求治伤,只想不死。

李侠客哈哈大笑:“放心,你死不了!”

他说话之间,五指挥洒,一道道劲气发出,冲入颜子淳体内,将他下面的伤口封住,道:“哥们,你这半辈子越不亏,之前有过那么多女人,下半辈子就应该清净一点。况且去势之后,少了女人乱性,习文练武,都能专心致志,定然有大成就!兄弟,你要是想更进一步的话,京城东方红日大宗师的葵花门,正缺人手,你可以考虑一下!”

他与孙小茜和颜子淳说话之时,三人还都在半空之中,被他一股无形罡气托着,竟不下沉。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动容。

天下间,能做到凭空而立者,无不是宗师级的高手,但是像李侠客者这般行若无事的将两人托举在半空,还有说有笑的宗师高手,却是闻所未闻。

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袁太刚还是江心月,众人这才知道李侠客强到了什么地步。

“善哉善哉,李大人在这宗师境界,已然无敌了!”

七宝和尚摸了摸自己刚被李侠客捏过的脑袋,一脸郑重:“诸位,今日这场天湖论剑,我们还争什么?这青年高手第一名,除了李大人之外,谁还能当得起?”

萧剑童冷哼了一声,却不说话,不远处的展天衣也是一声冷哼,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他们虽然嘴硬,却也知道这个李行道的厉害,绝非自己等人所能匹敌。

可是要将这“青年高手排名第一,天湖论剑第一人”的称呼让给一个中京城内的银袍四品的捕快,他们心中总觉得不舒服。

哪怕李侠客是一个小门小派的高手,他们也能考虑一下,把这个名头让给他,但这李行道却是朝廷中人,堂堂九宗十三派的真传弟子,最后却败给了一名京城的银袍捕快,甚至连金袍捕快都没见到过,就被逼成这样,一群人心中都不乐意。

却说李侠客嘲笑了颜子淳几句后,伸手一推,将其推的飘忽忽如同风筝一般,落在了湖边一名红衣男子身边。

这红衣男子穿的极为花俏,一身富贵花图的锦绣长衫,描眉画眼,十指纤纤,见到颜子淳落到自己身边,急忙伸出兰花指,在颜子淳身上点了几下,娇笑道:“哎呦呦,可心疼死咱家了!这般俊俏后生,我葵花门已经多年不曾收了!你叫颜子淳是不是?我说小颜啊,你以后跟着老祖,保证你富贵荣华,享受不尽!做臭男人有什么好?还是入我葵花门,才能体悟天人之道,了悟苍生。啧啧,你这细皮嫩肉的,咱家一看,就心生欢喜……”

颜子淳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尖叫道:“你是谁?”

这红衣男子啧啧有声:“哎呦,脾气还挺大。咱家啊,叫做东方红日,红呢,就是万紫千红的红,日,就是日头的日,不过呢……”

他掩口低笑:“……你也可以理解成那个意思!”

颜子淳两眼一翻,登时昏死了过去。

昏迷之前,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东方红日的声音:“哎呦,怎么昏过去了?不过也正好,现在倒是方便把根儿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