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祸乱中京
作者:大江入海
这红衣道人长声叹息,在他脚下的血泉中陡然冲出一个个血色巨人,仰天嘶吼,向四面八方冲去。

这些血色巨人,浑身鲜血流淌,身高差不多有三丈左右,是名副其实的巨人,与上一次在照妖镜下显现出来的血色巨人极为类似。

似乎是地底的血河从地面决口,血泉急速喷洒之下,血水横流,只是片刻间便流过了一条大街,继续向前游去。

这些巨人便脚踏血水,向城中居民扑去,大手一捞,便捞出一名惊叫的女人,随后填进嘴里,咀嚼了几下,便即咽了下去。

几十名血巨人在城中横冲直撞,见人便吃,整个中京城内哀鸿遍野,惊叫不断。

而在红衣道人身下的血泉之中,还有血巨人不断生成。

“吃吧,吃吧!吃的越多,力气就越大,也就越厉害!”

这红衣道人看着城中奔跑跳跃的巨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人族啊,忘恩负义的东西,吃光他们罢!”

身下血泉继续喷涌,在空中形成一朵血色莲花,这红衣道人盘坐在莲花座上,闭目养神,对身周的动静不管不问,只有喊杀声接连不断的在城中响起。

“红日道人!”

当这红衣道人踩着血泉浪头出现在半空之时,在承露金盘上的几名大宗师齐声惊呼。

“你真没死?”

“你真的敢出来!”

当初九宗十三派讨伐青城山的时候,天下成名的大宗师几乎去了一半都多,就算是没有去现场的人,也都密切关注此事,也都遥遥的见过红日道人的模样。

因此一见到红衣道人,几名大宗师便认了出来。

“不好!”

“快走!”

几名大宗师肝胆欲裂,竟然连直面红日道人的勇气都没有,大袖一挥,将自家门派的弟子卷起,腾空飞天,呼啸而去。

在最近百年时间内,真正令武道大宗师都不战而逃的也就两个人,一个是儒门门主任道远,另一个便是这刚刚出现的红日道人。

任道远功力深厚,威震天下,是一等一的强横,但是大家敬畏归敬畏,却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人,而且他是谦谦君子,做事情有原则,有底线,因此并不惧怕。

可是红日道人不同,当初在青城山上,十几个大宗师围攻红日道人,竟然被他杀了一半,其余的高手更是杀了不少,若不是任道远出手,估计还得会葬送几名大宗师,方才能将他战败。

现在谁也不曾想到,红日道人竟然在这个关头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还是在中京城中。

前两天任道远还特意将这件事告知了他们,众人心中虽惊,却并不认为红日道人有胆子出现在中京城内,这么多大宗师在这,他得多脑残才会现身京城?

可谁都没有想到,任道远被血魔族惊动,离京赶往南荒,他前脚走,这红日道人便打破了天牢,来到了京城。

这一下,谁不心惊?

如今整个承露金盘上仅有的三名大宗师哪里还敢与红日道人照面,几乎不约而同的飞身离开,带着徒子徒孙一窝蜂的远离中京,准备暂避锋芒,集结高手,在共同对敌。

“尼玛!”

李侠客大怒:“一群老东西,一点脸面都不要!”

他对金盘上还有点呆愣的众人喝道:“还不快走!”

江心月道:“当此危难之时,我们如何能离开?那些老东西不要脸,我们难道也能不要脸么?”

她看着城内肆虐的血色巨人,手中长剑陡然亮起,下一刻,人随剑走,向城内扑去。

萧剑童哈哈大笑:“原来中京城内这么热闹!红日道人啊,我可是闻名多时了,就不知道他的本领到底有多厉害,几个老狗见了他竟然就被吓跑了,简直连狗都不如!”

他说话之时,脚下白云生出,一张张符文从他袖中飞出,飞向高空,片刻后,天空乌云密布,雷电生成,向城中血色巨人击打而去。

道门天雷乃是克制妖魔的最佳手段之一,这几道雷霆劈下,将城中血色巨人劈的浑身冒烟,嘶吼连连,眼见的身子缩小了几分。

之后七宝和尚口宣佛号,浑身金光大作,也向城中飞去。

这些人别看一个个心高气傲,但真遇到这种大事情的时候,却也都不含糊,毕竟是名门大派弟子,道心坚定,降魔之心不曾动摇,虽有殒身之危,却也慷慨赴死,绝不退缩。

孙小茜扛着长枪,也跃跃欲试,被李侠客狠狠瞪了一眼,低声喝道:“快走!带着这些人都赶快走!不要停留!”

孙小茜站在李侠客面前,道:“一起走!”

李侠客笑骂道:“废什么话?走吧!”

伸手一推,将她从承露金盘上退推下,随后接连几声大喝,将天湖边上还有点愣神的人全都赶了下去:“中京城内危险重重,诸位,还是赶快逃命去吧!”

他将这些人赶走之后,看着远处盘坐莲花座上的红日道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倏然多了一把长弓,对着对面的红日道人,将弓箭缓缓拉开,随着他的拉拽,弓弦之上浮现出了一只翠绿色的箭矢,有淡淡光晕在箭矢上流转涌现。

一直闭目不动的红日道人霍然睁眼,看向李侠客手中的弓箭,呵呵笑了笑,忽然脸上露出讶然之色:“你是李行道?你要杀我?”

他怒气上涌,陡然站起:“你敢对我动杀心?”

李侠客淡淡道:“你是红日道人罢?你敢杀中京百姓,我为什么不敢杀你?”

在他说话之时,手中弓弦陡然松开,一道绿光破空虚空,直达红日道人胸口。

这箭矢破开虚空,速度快到了极点,弓弦松开,箭已到,期间几乎没有在空中浪费半点时间,前几天的黄金面具人便是被这一根箭矢射杀的。

“咦?这弓箭倒是不错!”

红日道人看着射来的箭矢啧啧称奇:“不赖!虽然依仗神兵利器,但毕竟功力深厚,比我当年强多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这射出的箭矢依旧速度不减,向他胸口射去,可古怪的是,这箭矢一直在向前飞,却一直不能触及红日道人的身体,似乎在它与红日道人之间,有着一道难以跨越的无形的空间。

红日道人站在莲花座上,看了飞向自己的箭矢一眼,便不以为意,他更多的则是将注意力放到李侠客身上,喝道:“你敢对我动手?”

李侠客道:“如何不敢?”

说话间,又是一道箭矢射出。

红日道人眼中流露出伤心狂怒之色,开口暴喝道:“你竟然对我出手!”

他这一声暴喝,震的李侠客浑身一颤,第三箭便没能射出,同时浑身真气浮动,之前运功改变的模样也无法维持,便会了原来的样子,额头的血痕在这一刻,变得越发鲜艳夺目。

“这红日道人果然了得,怕是不逊色于任太师!”

李侠客两箭无功,大惊失色,虽然明知这红日道人厉害,现在却发现还是有点低估他了,顿时生出了离开中京的念头:“此人不可力敌,走为上计!”

只是连江心月与萧剑童等人都进入城内杀敌,自己要是就这般走了,着实心里过不去,心念电转之下,终于下定了决心:“管他娘的,先跟这道人做上一场再说!输了直接逃命,顺便把将江心月几人扔进镜中世界便是!”

此时对面的红日道人看清李侠客的相貌之后,微微呆了一下,随即更是恼怒:“你不是人族,为何要帮他们?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他看了李侠客一眼,手掌缓缓举起。

轰隆!

随着他手掌的举起,整个中京城的上空陡然坍塌,出现了万千血色雷霆,巨大的压力压的李侠客身子僵直,难以动弹,便是体内气息都乱成了一团,心道:“他这一击,我必死无疑!”

当下不再犹豫,念头一转,身子在原地陡然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城中正在厮杀的江心月与萧剑童等人。

也就在李侠客消失的一瞬间,红日道人举起的手掌轰然拍了下去!

拍的不是李侠客所在的位置,而是大周皇宫。

轰!

整个皇宫被他含怒一掌,打成了齑粉!

“都是人族教唆,才使他变成了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