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何以笙箫默>何以笙箫默第十二章 原来(二)

何以笙箫默第十二章 原来(二)

作者:顾漫

    事实证明古人的话很有道理而他的预感也很正确。

    二十七岁赵默笙当然比十**岁的时候要懂事得多可是某些以琛曾经很熟悉的小毛病显然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离开比如说讲道理讲不过他就耍无赖比如说越来越喜欢粘他比如说把不喜欢吃的菜都挑给他比如说……

    好吧何律师暗暗承认他其实很享受。而且把她这些小脾气养回来也真的很不容易。

    喜宴定在一个半月后以琛打算在喜宴结束后休息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日子忙着把手中的工作能结的结掉能扔给别人的扔给别人“法律时间”的特邀嘉宾主持是早已经推掉的了。至于喜宴的准备工作拟名单、定酒店等等烦人的事情基本上都由以琛一手包办了相比之下默笙实在轻松得有些过分。

    其实这些事情都可以交给专门的婚礼公司打理不过以琛显然更喜欢自己亲手来做。

    当然默笙也有头痛的事她找不到伴娘。

    以玫不行人家一过年就飞快的领了结婚证。

    小红更加不行默笙已经被她以诸如“隐瞒善良纯洁的人民群众真实的婚姻情况”之类的理由敲了好几顿大餐跟她提了一次小红惨叫:“不行再当伴娘我就永远嫁不出去了!”

    惊恐的表情让默笙觉得自己实在是罪孽深重。

    还有萧筱她从以琛那得到消息后曾打电话给默笙语气比上次见面要和缓许多还说自己要当媒人。

    总之都不当伴娘。

    最后的人选有些意外。

    这天晚上以琛在卧室看一些比较费神的资料明令默笙不许出声吵他。

    默笙趴在床上写请贴名单是以琛早拟好的她只要工整地抄上去就好。不过这个字是什么字啊?以琛写得这么草。

    默笙拎着纸横着竖着看了半天。

    不认识。

    咬咬笔头要不要问以琛?抬头看看他聚精会神的样子……

    他好像说过不准吵他……

    算了还是不要问了先跳过好了。

    默笙当然不是这么听话的人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最拿手的就是阳奉阴违。不过那时候的以琛最多摆个臭脸然后训个两句。现在结婚了就不同了以琛某些“惩罚”方式简直是百无禁忌说实话默笙真是怕了他。

    默笙想着有点脸红这样的以琛她以前是怎么也想象不出来的。

    可是好闷……抄着抄着默笙还是忍不住了拿了一张白纸刷刷刷写字。

    ——“以琛你害我和同事不和。”

    写好递给他。

    这不算说话吵他吧。

    以琛本来不打算理她抬眉扫到了纸条上的字好像比较严重提笔在下面写了句——“怎么?”

    ——“陶忆静啊你知道吧她现在知道我和你以前就认识了她很生气以为我故意瞒她呢可是我们那时候那个样子我怎么说嘛。”

    以琛揉了揉眉心在小纸条上写——“很严重?””后面画了个很可怜的哭脸-“嗯很严重我和她找了个机会仔细解释了下还请她做伴娘她答应了^^不过她说她不送红包了

    果然很严重。

    以琛把小纸条扔在垃圾桶把她拉起来:“我看你是太无聊了。”

    她陷在他怀里被他扣住了腰笑嘻嘻地想爬起来手撑在他胸膛上沐浴后的清香盈满他鼻间……

    以琛有刹那间的沉迷。

    这一切都是他的渴求从今以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

    喜宴前几天事务所来了一位不之客。

    那天以琛刚从检察院回来美婷看到他立刻说:“何律师有位女士已经等你很久了。”

    以琛顺着她的指的方向看去。来客看到他已经站起来举止优雅的向他点头致意正是默笙的母亲裴方梅。

    “请慢用。”美婷把茶放在裴方梅面前的茶几上。

    “谢谢。”裴方梅微微欠身。作为前市长夫人她无疑是得体大方的。

    美婷轻轻带上门办公室立刻陷入一种异样的安静中。

    裴方梅打量着坐在办公桌后沉默的年轻人先开口说:“上次我们匆匆见过一面你应该还记得我是谁。”

    “当然。”以琛淡淡的回答。“赵夫人。”

    冷淡的称呼让裴方梅心中的怀疑更多了几分她表情愈温和的说:“你也不用太见外了既然你已经和小笙结婚那么称呼我一声岳母也是应该的。”

    以琛微微一笑未置一语。

    裴方梅微笑着说:“你若一时不习惯也可称我裴女士。”

    “裴女士。”这次以琛从善如流“我很好奇你的来意是什么。”

    裴方梅轻啜一口茶神态安然。“上次短短几句话小笙便对你颇多赞美我现在不过是过来看看多了解一下何律师不用草木皆兵。”

    “默笙若听到你这么关心她应该会非常高兴。”

    裴方梅望着这个眼神犀利的晚辈亲切的笑着说:“你在为小笙委屈?”

    以琛面无表情。“默笙从来没觉得委屈我何必多此一举。”

    “的确。”裴方梅轻簇眉头叹息着说:“小笙从小到大我从未尽到母亲的责任一方面是忙于事业另一方面我和她父亲感情并不是很好难免疏忽了她。幸好这孩子没有那么敏感总算是健健康康长大。”

    她停了下似乎颇有感慨接着又说:“其实我现在有意弥补只是不知还有没有机会。”

    面对她的一番言词恳切以琛无动于衷“裴女士若想表达母爱何必舍近求远我想你去找默笙更直接一些。”

    裴方梅仔细打量着他的神色:“你似乎对我颇有敌意?”

    “大概是你的错觉。”

    冷场。

    裴方梅再次端起茶杯轻吹茶叶半晌说:“不知道何律师父母从事什么职业有机会的话不如约出来双方正式见个面。”

    “这大概不太可能我父母早已亡故。”以琛淡然的说。

    “哦?那我十分抱歉。”裴方梅语气歉然眼中却没有流露出一点惊讶仿佛早已经知道。她沉吟了一下问:“他们是因病去世?”

    一股厌倦的情绪在此时袭上以琛心头。

    其实说到现在裴方梅的来意是什么以琛已经十分清楚。她多半已经认出他是谁却不知道他对当年的事是否清楚所以迂回曲折的刺探他。以琛当然可以假做不知然而现在他却突然厌烦这样没完没了的兜圈子。

    “裴女士。”他语调平平的说“何必绕这么大圈子何不直接问我我知不知道我父亲的死与赵市长有关。”

    此言一出裴方梅温和慈祥的面具瞬间脱落她霍的站起来色厉内荏的说:“你果然清楚!你和小笙结婚是什么目的?为了报复我们?”

    “我想我没必要告诉你我为什么结婚。”面对她的质问以琛冷冷的说:“另外我也没那么多耐心去编织这么长一个报复。”

    裴方梅狐疑的审视他的表情良久道:“我不相信你。”

    以琛毫不客气的说:“你信任与否对我无关紧要。”

    裴方梅噎住怔了一会说:“小笙知道这件事吗?”

    “她不适合知道这些也永远不会知道。”以琛淡淡的说。早就决定就算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他也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她。这些东西他一个人来背负足够。所以默笙上次问他她父亲对他说了什么的时候他故意误导了她。

    “其实当年那件事总归是意外谁也没料到最后会这样。”裴方梅语气软了下来。毕竟最后弄出了人命所以当年裴方梅对何家印象深刻。十几年后默笙一说起何以琛这个名字裴方梅就觉得似曾相识看到他的长相后更加怀疑不安之下一番调查果然他就是当年何家那个十岁的儿子。但是她却不知道当时年幼的他是否知道那段往事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番刺探。

    她说话底气如此不足以琛已经不屑辩驳。起身打开窗户外面清新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从十楼的窗户向外看去天高云淡视野空旷以琛烦闷稍减。

    父亲死时以琛不过十岁年幼的他虽然聪明却不足以了解成*人世界的复杂。只记得有一天放学回来早上还好好的父亲浑身是血的躺在医院已经没有了呼吸紧接着本来就孱弱的母亲病故他顿时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幸好父亲的邻居兼战友收养了他所有的缘由也是长大后他才渐渐清楚。

    以琛的父亲在八十年代末向银行贷款投资房产然而楼房造到一半时银行由于信贷政策的改变要提早收回款项。彼时的赵清源正是y市的银行行长地方的银行行长有权批示是否要提前收回贷款何父多方活动赵清源终于同意给他续期然而转眼这笔款子却没了下文何父活动的经费打了水漂造了一半的楼顿时变成了烂尾楼。这时建筑队和材料商上门要债何父在躲避中不慎从未造好的楼上摔了下去当场死亡。

    而那时只吃不吐的赵行长后来却平步青云一直官至市长。他虽然没有直接导致以琛父亲死亡但无疑是一连串悲剧的源头阿姨经常看着电视里讲话的赵清源对他说:“以琛啊等着坏人会有坏报的。”

    以琛无法忘记当得知默笙竟然是赵清源的女儿时自己万般复杂的心情荒谬、愤怒、可笑无数汹涌的负面情绪在看到默笙时再也控制不住的朝她泄出来。也许这其中还夹杂着对自己的自厌因为就算那个时候他竟然还是不想分手。

    那些一时激烈的话自己说出来也觉得心痛如绞默笙呢?

    而且自己几乎……是立刻后悔了吧。

    以琛眉间微拢往事不堪回。那时候他还年少再少年老成也只有二十岁尚不懂得怎么控制隐藏自己的情绪现在的他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主人身上散着明显的逐客信息。裴方梅现自己来这里完全是错了如果他无意报复她的出现只是多此一举若他真的要报复如今的她又能阻止什么?

    可是毕竟不甘心就这么无功而返她放低声音柔和的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承诺我虽然和小笙不亲可毕竟还是她的母亲。”

    良久没有回音。

    裴方梅素来心高气傲为默笙低头至此已是极限这时站起来说:“既然这样那我走了。”

    她起身走向门口手快握上门把时却听到那个一直咄咄逼人的年轻人平淡如水的陈述。

    “他们给我十年我要默笙一辈子。”声音中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他顿了顿说“我屈从于现实的温暖。”

    裴方梅先是怔住然后才明白这就是她要的承诺她回过头。那个站在落地窗前的年轻人笼罩在一层淡金色的阳光下只给了她一个萧索的侧影。裴方梅来不及说什么耳边又听到他淡淡的请求。

    “默笙爱胡思乱想这些事情请不要让她察觉。”

    办公室内已经恢复了平静以琛却一时无法投入工作。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快下班索性合上卷宗留待明天处理。

    衣袋里的手机滴滴响起来是短信的铃声。

    肯定是默笙。

    打开手机果然是她。

    ——“以琛今天我奖金请你吃饭马上就到你楼下。”

    以琛微微一笑某人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像就在眼前。正准备回给她电话响起来等他接完电话手机里的短信又多了两条。

    ——“不回我你不会不在吧……”

    ——“可怜的手机以琛又把你扔在哪啦?”

    这么没耐心。

    以琛不禁摇头他一个电话也不过接了十几分钟而已快的回给她——“不用上来了在楼下等我。”

    以琛站在窗前等着默笙出现在他视线中。

    好像以玫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能这么耐心地等下去。

    其实等待与时间无关它是一种习惯它自由生长而他无力抵抗。

    默笙已经背着相机晃啊晃的出现在他视野中她站在对面的树荫下低头按着手机。

    一会儿就有新的短消息出现在以琛的手机上。

    ——“以琛我到了快点下来老规矩哦我数到一千……”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