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第四十九章 引发议论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第四十九章 引发议论

作者:夜岚熙

    凤瑾本不悦灵枢打扰自己用膳,但看见灵枢急切的样子,便将心里的不悦压了下去,这是自己人,不能打,不能打。

    “不就是小浅儿嘛,我能不知道吗?”更何况,她们还是一体。

    随即,凤瑾瞥了一眼灵枢拉住她的手,“枢枢,你若是再拉着我,不让我吃东西,我就不说有关小浅儿的事了。”

    闻言,灵枢连忙放手,而后坐回了位置,“女……凤瑾,你快说她的事,她……是不是还活着?”

    “她当然活着啊。”而且还活的好好的。

    当然活着!这句话炸翻了灵枢的内心,如被雷劈一般,怔愣不已。

    直到凤瑾将一桌饭菜一扫而空时,灵枢瞠目结舌的看着她的杰作,冷不伶仃的问了一句,“他虐待了你?”

    凤瑾胡乱的擦了擦嘴,“你说陌陌啊?他怎么可能会虐待我?”

    “那你……”吃这么多是做甚?

    凤瑾没有丝毫窘意,“做的好吃啊,我难得吃一次。”

    凤瑾的话让灵枢费解不已,又说没有被虐待,又说难得吃一次,想不通,灵枢也不多想。

    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南宫浅此时在什么地方。

    “南宫浅她现在在何处?”灵枢认真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凤瑾,生怕错过了什么。

    凤瑾站起身来,卖关子说道:“我还有东西要买。”

    灵枢等了许久,才等来这句话,忍了又忍,“说吧,你想要什么?”

    “任我挑选?”凤瑾一个挑眉。

    “恩。”

    “那好,走吧。”上前拉着灵枢的手就准备往外走,却被灵枢拉了回来。

    凤瑾回过头不解,带着些许不悦,“干嘛不让我走?”

    “你打算就这样出去?”灵枢看着凤瑾泛金的眸子,才发现他方才有些鲁莽了。

    凤瑾以这个样子就来集市,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更何况,她绝美的容颜,让人想忽视她都难。

    凤瑾指着她的眼眸,“你说这个吗?”说着,她的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变成了棕色。

    灵枢一脸惊悚的看着凤瑾,她究竟还有什么超乎他预料的事?

    变了瞳色过后,凤瑾一脸兴奋,“枢枢,好了,我们可以走了。”便拉着灵枢往外走去。

    可灵枢仍旧纹丝不动,若是凤瑾就这样出去,一定会惊到更多的人,方才的金色眸子,现在的棕色眸子,已经超乎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

    凤瑾见灵枢仍旧不动,不满道:“你还想不想知道小浅儿的消息?”

    灵枢放开了她的手,转身,从一旁取来一个帷帽,递给了她,“凤瑾,戴上这个。”

    凤瑾接过帷帽,不屑的看了一眼,帏帽瞬间变为一堆灰烬,睨了灵枢一眼,“我能改变瞳色,已经是最大的忍让,你还想让我戴上这东西?”

    “终于知道小浅儿心里为何没有你了,因为你很烦。”凤瑾说完,一个踱步,便闪身出了包间。

    灵枢没有想到,她竟然因为帷帽的事就大怒,以前的她,恨不得时时刻刻戴上帷帽,可是现在,却截然相反,这期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其次,方才一闪而过的赤焰是她的能力吗?令人恐惧的力量,为何短短的几个月,她就有这般的变化?

    不仅有了内力,还有让人惊恐的能力,更是连性格都变了,此时的她,让他看不到半分南宫浅的影子。

    顾不得多想,灵枢举步追了出去。

    凤瑾出了包间,便往门口走去,瞳色也变回了金色,小二一见,连忙迎了上去,“客官,总共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凤瑾直接无视了。

    小二大呼:“客官,你还没给钱呢?”

    因为小二的呼喊,众人都忍不住侧目,这一侧,可是惊呆了众人。

    金色的眸子,绝美的容颜,妖艳的印花,更让众人惊讶的是,这女子还有着身孕。

    凤瑾拥有着一眼便看出的特征,众人便纷纷地议论了起来。

    灵枢一到大堂,便听到了众人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他挡不住悠悠众口,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快带凤瑾离开。

    小二还在不停地呼唤,并说些难听的话,灵枢蹙了蹙眉,直接扔了一锭银子给小二,脸色深寒的看着他,“管好你的嘴。”

    小二收到了银子,连连道是。

    言讫,灵枢便追着凤瑾而去。

    凤瑾照着小曼的指示,来到一个小摊前,那小贩本想招呼一下,看着凤瑾不善的眼神和淡金色的瞳色,吓得连连倒退。

    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念,“妖怪啊,妖怪……”

    妖怪?她吗?凤瑾不耐的皱眉看向了小贩,“你说我是妖怪?”眼神的犀利,吓得小贩连滚带爬的逃亡了。

    “小曼,我有这么可怕?”

    小曼艰难的咽了一口水,“凤瑾大人高贵无比,不是你可怕,是他们怕玷污了你。”

    随后在心里默默的附上一句,能不可怕吗?随手就能收了一个人的命。

    凤瑾冷哼一声,“哼,要不是他逃的快,我就让他见识一下妖怪的力量。”

    当灵枢赶到时,就看见凤瑾不停地搜刮一些不起眼的石头,走到她的身旁,灵枢没有一丝犹豫,“你是谁?”

    一个人,再怎么变化,也不会有这般大的改变。

    凤瑾一手拿起一个石头,感受着其中的灵气,嘴角微勾,吸收完一个又一个之后。

    抬眸看向了灵枢,“枢枢,你真没有陌陌聪明呢,不过最终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看着凤瑾手上的动作,灵枢不明所以,不过,他却是知道,她不会做无用功。

    “你到底是谁?曼珠呢?”灵枢双眼微眯,打量着凤瑾。

    “我是凤瑾啊,枢枢你不认得了?至于你说的曼珠是谁,我不知道。”凤瑾吸收完灵气后,浑身舒爽,她又可以坚持很长时间了。

    站起身来,耸了耸肩,“看来枢枢并不是那么在意小浅儿,那我也没有必要说她的消息了。”

    她还要去寻找更多的灵源,言讫,凤瑾便照着小曼的指示,往下一个地方走去。

    一阵疾风掠过,灵枢看着凤瑾离去,双眼猛睁,好快的速度,她不是怀有身孕吗?

    为何给他的感觉是,她丝毫不在意肚子里的孩子?

    灵枢踏步追了上去,两人便展开了一前一后的追逐。

    当离陌回到屋子时,唤了许久,都不见南宫浅的回应,心一慌,他才想起还有凤瑾这回事。

    由于凤瑾已经有几个月都没有出现了,以至于他几乎已经忘了她的存在。

    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出院子,却不知从何处寻她。

    离陌无比自责,他不该放任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屋里,天色已晚,时间不允许他多想。

    留下一张纸条,便出门寻人了,她已经有七个月的身孕了,更何况,凤瑾是丝毫不会在意肚子里的孩子的,这一点让离陌担忧不已。

    走在路上,离陌努力回忆,猜想凤瑾应该去了何方,她似乎对新鲜的事物感兴趣,那就可能去了集市。

    集市?离陌心里一惊,他怕凤瑾不知道掩饰自己,不过,离陌的担忧恰恰就发生了。

    想到集市,离陌回来的一路上都没有发异常,那就应该与他所走的方向不一致。

    想到了地方,离陌便朝着凤瑾之前所走的方向赶去。

    当离陌赶到集市时,夜幕已经降临,但人们对着白日的见闻还乐此不疲的谈论着。

    “白日那金眸女子,真是绝色啊。”

    “我说你,就是色心不改,你没看到她那犀利的眼神吗?”

    “是啊,把那小贩吓的屁滚尿流的。”

    “对啊,你们可没看见她的厉害,挺着一个大肚子,跟没事儿的人似的,健步如飞啊。”

    众人的每一句,都被离陌听了去,手紧紧的握拳,指关节都有些泛白了。

    走向了最后那人,“请问,那女子往何方向去了?”

    那人一个转眼,看着眼前的离陌,抽了一口冷气,忍不住咽了一口水,这男子实在是太绝色了。

    怔怔的看着离陌,那人却忘了回答。

    被一个男子如此盯着,离陌微微蹙眉,可是他有求与人,不能就此拂袖而去。

    忍着内心的不悦,再次问道:“请问,那女子去了何方?”话语带着些许冷意。

    那人这才回过神来,指向了一个地方,“往这……”他还没有说完,离陌便疾步而去。

    那人看着离陌的背影,摇了摇头,“这真是一个男子吗?”

    “兄弟,你没看错,不过即便是他是男子,我也不介意与他共度良宵。”

    那人的一句话,让众人哄堂大笑,猥琐的笑声传了很远。

    由于离陌一心只想着南宫浅,便忽视了众人肮脏的交谈。

    凤瑾一路向前奔着,见夜色渐浓,便停下了脚步,看着身后紧追不舍的灵枢,嘴角上扬。

    这灵枢还不错,小浅儿身边的都是能人啊。

    灵枢见凤瑾终于停下了脚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向了她的肚子,言语中带着些许揶揄,“我从不知道,有了身孕的女子,还能这样放肆的奔走。”

    凤瑾随意坐了下来,有着肚子实在是有些不便,皱了皱眉,着实想把这个累赘扔掉。

    抬眸看着灵枢,言语中有些得意,“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看凤瑾没有丝毫回去的意思,灵枢坐在了她的身旁,“你不回去?不怕你口中的陌陌担心吗?”

    凤瑾想起上次离陌生气的样子,打了一个哆嗦,离陌比起灵枢,显然是灵枢的功夫厉害,可是凤瑾就是怕离陌。

    撇了撇嘴,“不回去。”她若是回去了,就不要想再出来了。

    看着凤瑾突变的脸色,“他欺负你了?”

    凤瑾扫了灵枢一眼,没好气道:“我说了不回去就不回去,你能不能不要往陌陌身上扯,他没有欺负我。”

    凤瑾的怒气,竟让一向脾气不好的灵枢没有反驳,“你该说南宫浅的消息了。”

    “让我说小浅儿,那你就说你口中的曼珠是谁吧。”

    这是小曼的声音响起,“凤瑾大人,曼珠是主子用的名字。”

    小浅儿用的?那就是一个人?看向了灵枢,凤瑾笑了笑,不错啊,即便是变了样貌,他都能感觉到。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她现在用的南宫浅的身子,若是问出这事,肯定会引起灵枢的怀疑。

    “凤瑾大人,我都将他们在一起的所有事都传给你了。”

    凤瑾闻言,仍是不会承认她的错,“那么多信息,我怎么会一下就看完?”

    灵枢听着凤瑾的话,微微思量,看她这表情,她是真的不知道曼珠。

    是不是曼珠另有其人,只是与她长得相似?或者是曾经经历过什么,忘记了那一段记忆。

    从遇见凤瑾那一刻起,他就想在她的身上找熟悉感,可是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那就只有一点可以解释的通了,她与曼珠只是长得相似。

    想到这一点,灵枢微微松了一口,一个人的变化,无论怎么变,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有这般大的造化,更何况是连性格都变了。

    “曼珠是与你长得很相似的人,我曾经救过她。”既然已经确定她不是曼珠,那就没有必要隐瞒。

    凤瑾挑眉,带着意味的眼神看向了灵枢,“竟然还有与我长得相似的人,那曼珠一定是一个大美人,那在枢枢的心里,是曼珠重要,还是小浅儿重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