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第四十七章 厉害之人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第四十七章 厉害之人

作者:夜岚熙

    月曦说的倒是随意,可白依洛听得却感觉压力山大,那位先祖那么厉害的吗?

    心里又是懊恼不已,方才也怪他太不稳重了,就这样在先祖的面前鬼吼鬼叫的,也幸好没有将后面的那一句话吼出来,不然她老人家是不是会从水晶棺中坐起来,找他算账?

    看着白依洛惊魂未定的样子,月曦倒是轻笑安慰道:“现在知道怕了?不过先祖她老人家会谅解你的,你以后可不许那般了。”

    “谢太上皇宽慰,以后依洛定好好表现。”也幸好南宫浅没有在这里,不然指不定会嘲笑道什么程度,他竟然会如此胆小。

    “好了,走吧,朕带你去炼器的地方,带你看了,朕也好回去了。”月曦轻轻拂袖,淡然的说道。

    两人来到一座恢弘的山洞口,虽然那些房屋不怎么奢侈,但这山洞却是大气恢弘,洞口刻画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天下苍生”。

    一直看着这几个字,似乎就能感觉到当时写这字的人,心里是有多广阔的胸襟。

    扑面而来的壮志感强有力的穿透着人心,见此,白依洛不由得全身战栗起来,那是一股怎样的力量?竟有如此共鸣的效果。

    让他不禁想要收回自己之前说的那句‘天下苍生,与他何干?’。

    “看来你是感觉到了。”月曦抬头望着几个大字,即便是第二次见了,却仍旧油然而产生一股豪情壮志。

    平时也都在说这几个字,可是当真的看见这几个字时,心里又是别有一番滋味。

    看着看着,白依洛的眼眸竟然湿润了,盯着大字,言语中带着崇敬,“先祖是个了不起的女子。”他也终于理解了,月曦为何会不顾南宫浅的生死,执意让她肩负起身上的重任。

    他想,看过这几个字的人,没有人不会升起一股壮志情怀吧?此时的白依洛甚至有些兴奋,他能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力,那是他的荣幸。

    救民于水火之中,就像当时他家族被灭之时,他多希望有个侠士,能拯救他的族人,虽然那侠士没有出现,但是他会代替那侠士,去拯救危难中的百姓。

    “开创了月氏一族,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女子。”说着月曦便向洞中走去。

    白依洛进洞才发现,洞壁上刻满了字,有关先祖的生平,也有先祖对月氏一族的嘱托,有着历代凤女的职责。

    字字入眼,白依洛心里震撼不已,全身的鸡皮疙瘩再起,平铺直叙的描述,却让他深深的感觉凤女的伟大,也再次被先祖的胸襟震撼。

    顺着石壁一点点的看去,就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当白依洛将视线转移到正中的石壁时,瞳仁紧缩,这是……神杖!

    “凤之神杖是高洁的圣物,不得有半分污穗气息,这里是神杖的诞生之地,也是你以后要待的地方。”月曦也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环顾四周,所有的事物都是井然有序的陈列着,白依洛的声音有些颤抖,“太上皇,若是依洛没有猜错的话,这里是月氏一族的机密,你就这样……”告诉他一个外人,并将他带了进来,后面的话,他哽咽了。

    “朕相信你,先祖也会理解,因为你可是浅儿命定之人,也相当于半个月族人。”若是先祖发怒,白依洛不会完好无损的走到这里,也是因为他的身份,以及他命定之线被点亮了的缘故,他才得以过关。

    所以,月曦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决定。

    命定之人?他们之间还有这层意思吗?方才让恍然在石壁上瞥见过这个字眼。

    “你所能做的,就是让神杖尽快诞生!”别看月曦说的如此镇定,她也没有见过真正的神杖,只是照着月流烨当时话转速。

    “依洛会尽自己的全力,不让太上皇失望!”不让南宫浅受伤。

    “有你这句话,朕也放心了,那你就在这好好待下来,若是饿了,你就去桃林或是山头看看有什么吃的,这里所有结果的东西,都可以吃,算便宜你小子了。”

    白依洛诧异的看向月曦,只见她眼眸中透着艳羡,是因为她口中的果子吗?他虽对月曦的话有疑惑,但也知道这里的东西绝不简单。

    送走月曦过后,白依洛便沉浸在了石壁上的字画,这比图纸上的铸造图不知精致了多少倍,他不由得赞叹先祖的智慧,绝非凡人所及。

    ——**——

    再说南宫浅,在休整了一夜之后,出院子才发现,自己院子的不远处竟然安排了重兵把守,惊异之余,再次感受一番,这是怎么回事?四周都有重兵把守,是遇着什么大事了吗?

    只见将士们一见着南宫浅的出现,脸上便一脸的崇敬,为首的人恭敬的说道:“皇后娘娘可是大功练成了?”

    大功练成?南宫浅眼角一抽,敢情他们以为是在给她护法?南宫浅干笑几声,若是他们知道她是在里面做那事,又会作何感想?

    佯装淡然的询问道:“谁让你们守在这儿的?”

    “是齐将军,让我等在此守着,不得让任何让打扰皇后娘娘。”只见那人说的一脸的严肃。

    看的南宫浅却是不知该作何感想,听到那人的答话,嘴角一抽,齐恒那家伙绝对是知道了,不过有必要这么大的阵仗吗?让她老脸有些挂不住。

    此刻她也正迈着往齐恒方向去的脚步,这一听之下,也不知是该跨出去,还是该收回来。

    “你们退下吧,本宫已经无事了。”心里又是将冷亦寒诅咒了几遍,这下好了,弄出这等乌龙,还不敢怨齐恒的自作主张。

    “谢皇后娘娘!”为首的将士将士兵们差散过后,便转身说道:“皇后娘娘,齐将军已经恭候您多时了。”

    “此话何意?”不会从昨日回去就一直等到现在吧?

    “齐将军说,若是见着皇后娘娘,立马通报,若是不出意外,齐将军已经在迎接娘娘的路上了。”状似有些邀功的意味。

    听得南宫浅猛地咳嗽起来,“咳咳咳……”看着那将士求夸赞的眼神,南宫浅心里堵着一口气的说道:“你做的很好,下去吧。”

    “属下这就告退!”

    待那将士走了之后,南宫浅轻舒一口气,到底是有多要紧的事,他才这般着急的想要向她禀报?

    果然不出那将士所料,她没走几步,那齐恒便迎了上来,“末将参见皇后娘娘。”

    看着齐恒,南宫浅的尴尬癌都要犯了,佯装淡定,耳尖微红,“齐将军,免礼!”

    当齐恒抬头看向南宫浅时,面色也是不由得一僵,别说这冷亦寒可真是厉害,在那样的情况下都卖力奋战。

    想着想着,齐恒的脸颊便红了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反应,齐恒连忙侧身伸手恭请道:“皇后娘娘请。”心里却是一直在默念清心咒,想要快点将那些杂念挥散。

    南宫浅心里也是在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别在意,这些事情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只是他们的时间……咳咳……选的有些微妙。

    一进院子看着苏言时,南宫浅便舒了一口气,至少现在不是那么尴尬了。

    主厅内,南宫浅看着手中的信,听着齐恒的话,嘴角微勾,本就被滋润过的女子,这一笑更是风情万种,看的齐恒差点将之后的话吞入肚中。

    还是苏言在一旁警醒,他才得以继续说下去。

    “此事本宫早有预料,他会做的很好。”本还有一大堆的埋怨齐恒不该自作主张的话,却到了嘴边就没影了。

    看着齐恒和苏言的表情,南宫浅抚上脸颊,“本宫的脸上有东西吗”

    摇头如捣蒜,两人齐声回应道:“没有没有。”

    倒是苏言把话说了出来,“倒是臣发现,皇后娘娘更加的倾国倾城了。”

    “哦,是吗?”南宫浅也没有在意,只当他们是还没有习惯自己的美貌罢了,将书信收好,“明日本宫便启程去漠北,这边城的一切,就有劳二位了。”

    “分内之事,皇后娘娘不说,臣也会恪尽职守。”苏言不知齐恒在想什么,便将话接了下来。

    心里还是没有忍住将话问出了口,“皇后娘娘此番前去真的是提亲吗?”

    “怎么,苏大人觉得有何不妥?”美眸一挑,斜睨着苏言。

    苏言倒是不卑不亢的说着,“臣不敢,只是臣担心,皇后娘娘的名声好不容易好转。”这若是再次坐实了之前的流言,那天下百姓不知该作何想法。

    <!-- csy:21136883:312:2019-04-22 10:16: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