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第五十章 落于下风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第五十章 落于下风

作者:夜岚熙

    漠北王刚刚赶到便看到如此心惊肉跳的一幕,连忙大喝道:“你这混账,快停下来,你想要将漠北毁灭吗?”

    完颜梵不屑的看了漠北王一眼,“毁灭?本殿倒是有这个意思,到时候就坐地为王,岂不快哉!”

    因为完颜梵的话,漠北王气的身形不稳的往后倒去,军师连忙上前扶住,稳住身形之后,漠北王捶胸顿足的骂道:“逆子,你给本王住手!”

    “现在知道本殿是你的儿子了?晚了。”此时的完颜梵已经被心魔占据了,昔日的一切美好,都已经与他无关,他能记住的,只有深深的恨意。

    巨魂向完颜枭走去,身形虽大,但速度却丝毫不受影响,瞬间便闪现到了他的面前。

    而此时的完颜枭却开始喘着粗气,为了即使解决掉身边的小鬼,以应付这巨魂,便加快的内息的消耗,没有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鬼魂的能力不断的在加强,以至于他应付起来有些吃力。

    就在巨魂到达的前一秒,他刚好在与最后两只顽强的鬼魂战斗,刚解决完,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便被巨魂一掌就给击落到了十米开外。

    “噗~”一口鲜血从完颜枭的嘴中喷了出来,洒在了地上,擦干嘴角的血,完颜枭惊异的看向巨魂,没想到这东西,不仅身形比其他的鬼魂大,就连能力也强了许多。

    没想到它竟然还有魂力,一招就让他感觉差点就见到了阎王,缓缓的支起身子,心里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看着巨魂的靠近。

    见此情景,漠北王焦急不已,看向军师,“你说那中原皇后会不会来?”

    “已经过去几日了,估算着,她若是即刻出发,也应该快到了,只求大皇子能再坚持一段时间。”军师也是焦急的皱眉,没有想到事态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那个逆子,为何变成这般模样?”六亲不认,漠北王看着完颜梵癫狂的样子,痛心疾首。

    “二皇子应是被心魔缠住了,所以才会有这般行径。”即便到了危在旦夕的时刻,军师也如此理性的分析。

    “他是不甘本王的决定。”漠北王说道这里,也是后悔不已,他就不该一直宠着完颜梵,以至于他受的不一点挫折,最终酿成此等大错。

    完颜枭继续调动的内息,淡红的内息又一缕细丝变成一根铁链般大小,重重的向巨魂甩去,只见那巨魂猛地一挥手,淡红色的内息便不受控制的向完颜枭打去。

    见此周围的人却是焦急不已,一干漠北将士,愤怒不已的看着完颜梵,“该死,擒贼先擒王,老子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抓不住那不人不鬼的恶魔。”

    就在这人说出之后,众人都跟着响应起来,不能让完颜枭一人面对敌人。

    一干人等,或举着枪,或举着剑,便向完颜梵从去,杀气腾腾,看向完颜梵的眼神,犹如恨不得将他吃了一般。

    面对突然冲来的漠北将士,完颜梵不屑的讥嘲道:“不自量力!”黝黑的雾气从他的周身散发出来,凝实成一只一只的长手,犹如索命的铁绳,向众人抓了去,所到之处,无不是惨叫声,与哀嚎声。

    无数的黑手朝着不同的方向肆意的抓捕,其中一只黑手却伸向了漠北王的方向。

    军师一看,连忙将漠北王往后一推,“大汗,快走!”说时迟,那时快,军师刚把漠北王推开,他便被黑手擒住了脖颈,脸色瞬间变得乌青。

    还未等军师开始挣扎,舌头一伸,头一歪,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军师!”漠北王不可置信的看着瞬间就死在自己面前的军师,亦师亦友的人,就这样瞬间消失了,伤心疾首的看向完颜梵,这人已经不再是他的儿子了,他没有这样嗜血狂魔般的儿子。

    拔出腰间的剑,向攻来的黑手砍去,可是无论他怎么砍,那黑手都会再次长出,对他穷追不舍。

    照着完颜枭的样子,将内力外化,土黄色的内息包裹住了长剑,当再次挥向黑手时,只见它便犹如黑烟一般,消失殆尽。

    可挥去了一只,却引来了许多只黑手,皆是成手抓样,向漠北王大肆的抓来,一人难敌众手,总有黑手趁着漠北王的疏忽趁虚而入,“哐!”手中的长剑落地。

    漠北王双手紧紧的抓住颈间不断缩紧的黑绳,双手灌满内息,撕碎了颈间的束缚,可是由于一瞬间的停顿,无数的黑手便向他聚来,将他的身子密不透风的缠绕了起来。

    即便是他有内息,也烧不尽源源不断生长的黑绳,紧紧的禁锢着漠北王,高高的将他举了起来,完颜梵邪笑的看向漠北王,言语从未有过的嚣张,“怎样?老东西,将漠北王位传于本殿,就饶你一命如何?”

    “放肆,本王可是你老子!”漠北王愤恨的骂咧着,绝不妥协。

    “那本殿就只有杀了你,夺之而后快了。”说话间,束缚在漠北王身上的力道不断的加强,逼的漠北王脸上的青筋暴起,却还是不认输的说道:“你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报应?本殿就是报应,现在就让你体会体会什么是报应!”说着便抽出一只黑手向漠北王的脸上扇去。

    “啪!”重重的巴掌声在漠北王的脸颊上响起,嘴角不断冒出鲜血,脸颊瞬间变得通红,即便是在这黑夜之中,也是如此的刺眼,见此,周围惊呼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大汗!”

    随后向完颜梵讨伐的声音越来越多,“完颜梵,他可是你的父王!你杀了他,就不怕天道惩罚吗?”

    “哈哈哈哈!天道?本殿就是天道!”肆意狂傲的笑声不绝于耳,听得众人心惊胆寒。

    随后看向漠北王,“这两巴掌,是还给你的。”说着,又是狠狠的一掌向漠北王的另一边的脸颊扇去。

    漠北王的脸瞬间便肿的老高,犹如毁容一般,生生的被黑手刮出了抓痕。

    漠北王此时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只能用眼神盯着完颜梵,眼神之中,全是不可置信、失望、痛恨。

    让完颜梵变成这个样子,他有很大责任,他不是一个好父亲,随后看向奋战中的完颜枭,眼神却是忏悔与慢慢的疼惜,看的完颜梵怒不可遏,“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眼神见如此明显的区别,不是在膈应他,又是什么?既然他如此找死,那他就成全他。

    束缚在漠北王身上的黑雾渐渐的缩小,漠北王的脸色开始变得铁青起来,眼神也开始变得迷离,漠北人民的反抗声也渐渐的消失在了他的耳边。

    就在漠北王闭上眼的最后一刻,身上的束缚便奇迹般的松开了。

    “小梵,你独独走上弑父杀兄这条道路?”一个英气俊美的女子出现在了漠北王的身前,不解的看向完颜梵,眼神中满是失望。

    “皇姐?呵,他已不再是本殿的父王,本殿至始至终,都只有皇姐,从未有过皇兄。”完颜凰的到来,让完颜梵稍微正常了些。

    完颜凰看了一眼略狼狈的完颜枭,神色凛然,“从他为漠北付出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漠北的大皇子了。”

    随后再次将目光落在完颜梵的身上,“小梵,收手吧,你还是本宫的皇弟。”

    完颜梵的眼神有过一瞬间的恍惚,似乎有看到了那个疼爱他的皇姐,可瞬间便被阴霾笼罩,嘴角勾出一抹嗜血的笑容,“皇姐,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是?回不去了,一切都变了,除非皇姐站到梵儿的身边来,我们一起创造属于我们的天下。”

    “本想让你迷途知返,却不想你却如此执迷不悟,算本宫以前看错你了。”完颜凰将漠北王拖到了安全之处,确保有人照顾,便举剑面向完颜梵。

    “错的是你们,本殿没错!”完颜凰的话彻底激怒了完颜梵,他再一次的失去了他人的信任,再次看到让他狂怒的眼神。

    汹涌残暴的黑气从他的周身冒出,凌厉的幽魂之气肆意的向完颜凰袭来。

    如此阵仗,惊的周围的人心惊不已,若是这些打在了完颜凰的身上,她将魂飞魄散。

    完颜凰也知道自己逃不过了,方才救漠北王就已经用尽了她的全力,此时已经是困兽之斗了,她只希望,她的死,能让完颜梵不再犯错,因为他可是她最爱的皇弟啊。

    看着深寒凌冽的黑雾向她袭来,完颜凰眼神柔和的看向完颜梵,祈求唤醒他最后一点人性,“小梵,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永远都是皇姐的小梵……”缓缓的阖上眸子,眼角的一滴晶莹顺着脸颊向地面滑落,周围的惊呼声不断的响起,却怎么也阻止不了杀戮的袭来……

    <!-- csy:21136883:315:2019-04-22 10:16: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