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ò?×??°???????>??????±??????ò?×??°???????第1章

??????±??????ò?×??°???????第1章

作者:花容月下

    天空中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绚丽的闪电划过夜空,随即便下起了瓢泼大雨,很快整个天地便成了水的世界。然而在这暗黑的天空下,一场无情的追杀正在上演着。

    这是Z国东部的一处茂密的山林,在茂密的树林中,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正在快速的向前飞奔着。而在这个身影的后面,紧紧地跟着两个身形魁梧的大汉。别看这两人身形笨拙,但是速度却一点也不慢,眼看就要追上前面的那个单薄的身影了。

    这个时候一道闪电再次划过,照亮了这个单薄身影的面孔,那是一张只有十五六岁很普通的少年的面孔,并不俊俏,但是也并不难看。属于那种丢在人qun中完全找不出来的类型。唯一不同的是他那一双又大又圆,乌黑发亮的眼睛,即使在这漆黑的夜空也让人觉得那双眼睛散发着异样的光芒。还有就是他的眉毛,又弯又细,如果有人说那是属于少女的眉毛一点都不为过。但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和眉毛长在这样的一张脸上,倒是给他增添了几多分清秀。

    在这场暴雨之中,少年浑身都shi透了,身上犹如背负了千斤的重担一样,但是他还是坚持的向前飞奔着。如果换作普通人,早就应该坚持不住而倒下了。但是能找来两名大汉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追杀,又岂是普通人?没错,这个少年就是当今Z国最后一个古武之家——君氏家族的小少爷,君龙。君家身为古武家族,经历了几百年的历史,自然是武功绝学众多。而他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那是因为君家的家传绝学,内家玄功——惊龙神功。虽然只是偷学,但是少年的聪明却让他已达至三层之境。而这,已经是君家年轻一辈中天赋最好的修炼者。君龙,几乎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

    惊龙神功,君家众多绝学中的一种,虽然不是最上层的,但也是君家家传。一共分为九层,取九九归一之意。而少年现在所到达的境界还只是入门,体内刚刚有了气若游丝的真气。因为惊龙神功的前两层都只是打基础,目的在于淬炼身体。唯有到了第三层才会有气感,才能吸收天地灵气。这也是为什么君龙会感到如此疲惫的原因。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惊龙神功的修练一定能达到四五层,到那时,君家的同辈人之中甚至是前辈中都很难有人轻易将之打败。

    这三天以来,君龙不敢有半点松懈,他将同样是偷学而来的轻功——飞燕还巢发挥到极致,不眠不休,甚至没有目的的向前飞奔着。同时,他那比常人成熟许多的心智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为什么回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他不过是想要得到父亲的注意而已,难道这也有错?如果在君家太优秀也是一种错误,想要得到父亲的关心也是错误,那么当初为什么又要将他带回来?就算没了母亲,他一个人也能平静的生活。

    暴雨越下越大,君龙越发感觉身上沉重。因为他感觉速度明显的降低下来,体内本就不多的真气已经快要枯竭。他身为练武之人非常清楚,如果再这样下去,就算不被后面的人追上,自己也会因为内力消耗过度而死。一咬牙,君龙随意的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露出坚毅的神色。他,一定要活下去!

    但是事实往往事与愿违,就在他提起体内最后的真气向前跑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身体重重的摔倒在水洼里。牵一发而动全身,君龙在倒地的那一刻瞬间感觉体内撕裂般的疼痛,他知道这是肌ròu长时间处于紧绷状态,再加上内力消耗过度的缘故。可是他并不想放弃,在君家所受的种种苦难和侮辱,让他小小年纪便学会了常人所不及的隐忍和坚持。

    可是,该来的始终没办法躲得掉。就在少年挣扎的时候,身后的两名大汉如期而至。表情冷漠的站在他的身后。少年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股寒气,确切的说应该是一股骇人的杀气。少年身体不禁一颤。艰难的转过身,瘫坐在水洼里。但是他的眼中却没有半点惧意,就算心中已经在颤抖,但是却倔强的不肯表现出来。两名大汉表情冷漠的看着他,但是也难掩眼神深处的一丝惋惜。同时震惊的发现,少年的眼里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坚毅的目光根本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到底是什么让他变得如此成熟?

    心中虽震惊,但两人毕竟是君家最出色的管家,对家主有着绝对的忠诚。冷冷的说道:“君龙少爷,老夫劝你还是放弃挣扎,也许我们能让你走的痛快一点。”其中一个大汉平静的说道。此人长着一张国字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年龄在三四十岁左右。但是他的身上却有着一股惊人的气息。显然是已经到了后天后期的境界。

    “呵呵。。。。。。是吗?看来今天我是非死不可了?”君龙突然站了起来,表情淡然的冷笑道。不知怎么回事,当这两位自己平时很是熟悉的管家叔叔站在自己面前冷冷的说要杀自己的这一刻,君龙心中突然平静了。既然逃不掉,那就面对吧!也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两名大汉一听,再看着面前这个不过才十五六岁的少爷脸上淡漠的表情,心中皆是再一次震惊:“果然,如果少爷有机会活下去,以他的这份超常的定力和隐忍,将来一定不凡!但转念又一想,也许就是他这份优秀,才招来今日的杀身之祸吧!”

    “少爷,你别怪我们,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你就好好上路吧!”站在君龙前面,表情冷漠但是眼中含着一丝惋惜的大汉漠然说道。他是平时和君龙走得最近的龙叔,现在却要亲手解决前者。心中复杂万分。

    “呵呵,想要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君龙突然冷笑着说道。同时脚尖一点地面,惊龙神功发挥飞燕还巢,极速的向后退去。其实刚才,君龙是故意在拖延时间。惊龙神功练到第三层的特点就是,能够随时的吸收天地间的能量。而君龙之所以会选择往山林处逃,就是因为这里的灵气比都市更为纯净!

    见少爷居然还有这般力气,龙叔不禁露出赞叹之色:“惊龙神功!少爷,你果然学会了!而且看样子你已经到达第三层。难怪你能在我们手中逃了这么久!天赋果然不是君家其他同辈可以比较的。只可惜。。。。。。”

    “只可惜你只是庶出,就算天赋再高,也只能是死亡的结局!”龙叔的话音未落,另一名大汉已经极速闪身,在他出现之时,身形已经在君龙的身后。他可不像龙叔,此人性情冷漠,虽然是龙叔的兄弟,但是对君家家主可谓是绝对的忠心。就算要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他也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此人身形出现的那一刻,君龙身体一颤。心叫不好!刚才他利用很短的时间只是恢复了一点内力,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几乎是和君龙的思想同步的那一瞬,大汉抬手就是一掌,君龙只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凌厉的掌风。他心中顿时剧烈震动:“看来真的是要致我于死地,居然一出手就是最为狠毒的摧心掌!”

    摧心掌,顾名思义就是中者心脏惧碎,筋脉俱断,没有半点活命的机会。是一种很yin毒的武功。但是修炼这种武功所付的代价也不小,那就是要用自己的寿元作为催化,才能够修炼下去。所以,此人现在已经练至第五层,寿命也只剩一半。

    掌风凌厉,可是君龙的反应也不慢,只见他奋力凌空一踏,在空中三百六十度翻转,堪堪躲过了这一掌。只见前面的一棵大树应声粉碎。虽然一掌未果,但是大汉也达到了目的,成功的将君龙的退路堵住,将他逼回了山崖边。

    龙君落地,一个踉跄看看稳住脚步。眼神警惕的看着这一前一后夹击的两人。同时心中盘算着再次逃跑的机会。毕竟他自己现在身体极为虚弱,根本不敢过多纠缠。可身后的龙叔好想看透了他的想法,一个闪身来到他面前:“少爷,别做困兽之斗。就算你把惊龙神功练至了第三层,加上灵动飘逸的飞燕还巢,但毕竟只是入门。你有把握在我们两个后天中期境界的手中逃脱吗?”君龙沉默着,苍白的脸上雨水滴落。只听得见大雨继续的声音。

    这时,异变再起。只见龙叔眼神一凌,右手上隐约有雷光闪动。不等君龙反应,朝着他的面门就是一掌。君龙心中大惊。这时风雷掌,君家另一种绝学。出手时雷光闪动,速度雷霆万钧。君龙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凄凉,眼角不知是泪还是雨。只听他叫道:“龙叔,你真的要杀我?”闻言,龙叔一愣,拍下的掌势也为之一滞。明显是心中有所触动,但最后掌势还是落下,但功力却减弱了几分。

    见此,君龙知道机会只有一次。他迅速的抬手,一套通背拳全力打出,啪啪啪三响,挡开了龙叔的掌势。身形再一次后退数步。龙叔一愣,旋即又是一声赞赏:“少爷,你果然是练武奇才,很好!”

    可是龙叔好说话,另一名大汉就不一样了。只听他冷哼一声:“雕虫小技,就算再怎么挣扎也逃不了你最后的命运!”说话间身形再次一闪,在夜空中形成几道残影。顷刻间便已到达君龙面前。君龙心中一凌,心知这一次恐怕逃不过去了。

    果然,挡在他面前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朝他的面门就是一掌。掌风呼啸而过。君龙不敢大意,提起体内仅有的真气一掌将他挡了下来。身形也向后退了去。这下他又回到了开始的困境。前后被包围。见此情况,少年也不再想那么多,反正也是死,拼了也许还有生机。于是在这片茂密的树林中,三人开始了拼斗。看上去非常的戏剧。两个身材高大彪悍的大汉同时攻向一个身形JiaoXiao单薄的少年。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居然一时半会还不能取胜。每一次都被少年堪堪躲过。

    虽然君龙仗着飞燕还巢的轻功勉强和两人周旋,但是毕竟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不到一会功夫,败迹已现。另一个男子率先不耐烦了。只见他身形一跃,轻松的来到君龙的上方,一招带着强烈气劲的掌法在瞬间逼向后者。君龙感觉到他的气息,心中已是彻底绝望。看来今日是躲不掉死亡的命运了。雨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冰冷的打在君龙单薄,几乎遍体鳞伤的身躯上。就像他现在的心一样的冰冷。

    这样一个简单的下落,在君龙的感觉中却像是经过了万年。他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可是就在男人掌风快要落在君龙身上的一瞬间,异变骤起。只听那被称作龙叔的大汉大喝道:“少爷,我再送你一程吧!”话音落下,君龙模糊的看见面前一道人影闪过,接着身体之上传来一道强烈的气劲,将他打飞。但是却正好躲过了刚才致命的一掌。

    “你干什么?难道想违抗家主的命令?居然出手阻拦!”被少年称作龙叔的男子的举动并没有逃过另一个君家管家,也是久经战场的高手的男子的眼睛。立刻便出演呵斥。与此同时,君龙的身形暴退数十米之后堪堪稳住。

    “唉。。。。。我们又何必赶尽杀绝呢?他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不如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小少爷吧!”龙叔看着一脸的狼狈,但是却任然不屈服的君龙,叹息道。闻言,君龙向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这句话可说是这些天逃亡以来听到的最温暖的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们是君家的管家,同样也是君家的护卫。我们的天职就是绝对的服从家主的命令!你知道违抗命令的后果!”另一个男子还是不肯让步的拦在君龙面前。冷冷的说道。龙叔闻言却是怒了:“难道你就没有感情吗?小少爷事实上并没有错,他不过是想好好生活而已。”说话的同时脚步已经移至君龙身边。还未等后者反应,他手掌一推:“少爷快走!”将君龙推向远处。

    变化来得太急,另一个男子还没来得及反应,龙叔一个起身,便与他纠缠在一起。电光火石之中已经交手不下百招。可见另一个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反应能力超快。

    君龙心中思绪瞬间流转,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借着刚才的气劲极速向后掠去。岂料在他的身后,却是万丈悬崖。“反正也是死,不如搏一搏!”他心中突然升起这一个极为冒险的想法。这是一个瀑布,瀑布下是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跳下去了就是九死一生。但是如果不跳,那就必死无疑。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在他的身形落下悬崖的那一刻,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和对方纠缠在一起龙叔,心中无限感激。但是这时候与龙叔交手的男子却突然躲开了纠缠,只见他身形急闪,瞬间来到崖边。跃身而起,一掌击出。朝着龙君的面门狠狠地击出一掌。掌力没有丝毫偏差的重重的落在了君龙身上。龙叔想要阻拦已是不及。毫无悬念的,他听见体内骨骼断裂,内脏碎裂的声音。碎心掌,中者心肺惧碎,没有半点生机。君龙没想到,他真的如此心狠,非要置自己于死地不可。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想别的事,一招碎心掌穿xiong而过,一口鲜血喷出,失去意识,笔直的落入急流的河水中。

    “走吧,回去向家主复命!”见君龙已经掉落水中,出手的男子冷冷的说道。被称作龙叔的男人看了一眼崖下,轻轻一叹:“你就真的没有感情吗?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有必要赶尽杀绝?”闻言,前者却是沉声道:“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怪只怪他命不好。中了我的碎心掌,绝无生还的机会!还有,刚才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是在玩火!要是我将这件事禀报家主,你就别想再有命活下去!你记住,我们是君家护卫,一切都要以家主的命令为先,要绝对的服从!我们这一辈子都不能有感情!”

    他话音落下,人已经消失在了夜空中。龙叔再一次看了一眼身后的悬崖,轻叹:“少爷,希望你来世做个平凡人家的孩子!”同时zui角一丝嘲讽的笑意:“这样的生活,真的有意思吗?真的是天命不可违?哈哈哈。。。。。。”说着身形同样消失在夜空。一切再次归于平静,雨渐渐地停了,但是夜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变得分外安静。夜色清冷,蒙蒙透着一丝月光。除了雨滴的滴答声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谁也不知道,就在刚才,这里还发生了一场生死搏杀。

    君龙,是君家现任家主的孙子。他的爸爸君无痕是一个FengLiu成性的纨绔子弟。而他君龙,就是他爸爸FengLiu后的产物。原本君无痕根本不知道有他的存在,但是君龙的母亲由于过度劳累加上郁郁寡欢而死。君无痕为了争夺下一任家主的位置才把他找回来。可是君无痕的老婆却又怀上了他的孩子,并且成功生下一名男婴。所以庶出当然比不上正牌。尽管君龙十分优秀,但是君无痕还是狠心下达格杀令。这才有了前面的一幕。

    话说君龙掉落悬崖,而这百丈高的悬崖下是一个水流极为湍急的瀑布。就在他身形落下之后,他的神志便已经昏迷。中了摧心掌致命的一击,现在还能保住一丝气息已经算是奇迹中的奇迹了。只见君龙遍体鳞伤的身体垂直的向河中落下,不断地经受瀑布的冲刷,很快的,他便绝了最后的气息。

    可是世事无绝对,知道君氏家族的人都只会认为中了摧心掌的人必死无疑。一开始君龙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就在他马上就要掉到河里的那一刻,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他心口处突然发出一道金光,金光瞬间笼罩了整片山林,极为耀眼。但是金光闪过之后便可以看见,从他的心口处漂浮出一块什么东西。只知道它的形状呈现四四方方。一小块豆腐大小。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只看见上面绘有金色的龙纹。

    当这奇怪的东西出现之后,上面幽幽的闪着荧光。然后,漂浮在空中的,被瀑布不断冲刷的君龙的身体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散。这一幕就像是修真小说里身体兵解一样。不过眨眼之间,君龙的身体便不复存在。山林中也恢复了平静。

    然而,更奇异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只见那块金色的,像是玉的东西,在一团荧光的包围下缓缓的飘向天空。然后天空中突然风云变色,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金光乍现。瞬间,金色玄玉消失。天地间这才真正恢复平静。还好现在这里没有人,要是被人看见,说出去只会认为这人疯了吧!毕竟这事太过奇异。

    当君龙再次拥有模糊的意识之时,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突然睁开眼睛,甚至还来不及思考什么,第一个动作就是右手一拍地面,欲跃身而起。这是他练功这么久以来形成的自然反应。既然知道自己还有意识,那就证明自己这一搏赌对了,自己还没死!既然如此,那就要立刻逃离。因为他知道,以君家的做事风格,不见到尸体是不会罢休的!这是个危险之地!这时君龙的第一个念头!

    身子跃起半空,突然手臂一软,完全不能支撑自己身体的重量,砰的一声又摔了回去!一时之间,君龙惊恐万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中了摧心掌,所以功力全失?君龙不禁苦笑:“看来还是只能乖乖等死啊!”

    可是旋即他又发现不寻常的地方,自己的身下,居然是一张rou软舒适的大chuang!举目四顾,自己原来身在一间颇为华丽的房间里。但是摆设却极为简单。除了自己睡的这张大chuang之外,就只剩下一方四方的桌子和一方书案。自己睡的这张大chuang,真可谓是一张大chuang!起码六七人正常姿势一起躺下没有任何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掉下悬崖了吗?难道我死了又再次投胎?不会啊,就算是投胎也不会有这么快啊!但我为什么会躺在*******?此时君龙的思维还停留在他掉下悬崖的那一刻。殊不知,自己早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呵呵。。。。。。自己的父亲居然派人追杀自己?真是悲哀啊!难道我太优秀也是一种错误?娘,这就是你用一生等候的男人!哈哈哈。。。。。。”君龙想到自己的经历,不禁发出一声苦笑。

    “少爷,少爷,你。。。。。你怎么了?没事吧?正在君龙出神之时,旁边传来一个怯生生的丫鬟的声音。似乎是被他奇怪的大笑吓到了,声音中已经带着哭腔。然后一只略显冰凉的小手便抚上了君龙的额头。

    少爷?我现在不是下了地狱?也不是在做梦?更不是投胎吗?君龙一个激灵,双眼猛地看向声音的来源。接着,一股陌生的记忆突然如同潮水般的涌向脑海。君龙如同遭电击,瞬间怔住。我不是投胎也不是做梦,而是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可是为什么我又保留了前世的记忆?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死后附体重生,二是穿越了,还是魂穿!

    君龙愣愣的睁着眼睛,半天没有回过身来。所以到现在都是一动未动。这时,旁边的那只小手惊惶的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君龙突然一声大叫:“啊。。。。。。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头快要炸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头会如此剧痛!”龙君痛苦的大叫,失去理智的在*******乱抓,不到一会儿,chuang单,被子什么的都被他弄得粉碎。直到好一会儿时间,他才渐渐平静下来。头痛减轻,渐渐消失。可是此时此刻,龙君已是满头大汗,不住的喘着大气。

    君龙的这一突然变化,身边的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哆哆嗦嗦的躲到一旁,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个所有丫鬟奴才梦魇一般的“少爷”,小脸煞白。不敢说话。仿佛就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我真的没有死!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我是没有死!看来上天对每一个人都是很公平的!好人就一定有好报!我自认没做过什么亏心事,所以,老天都舍不得让我死!”头痛之后,君龙又是一阵惊呼。原来刚才的头痛就是因为一下子进入了太多的信息的缘故。

    可是才高兴了没一会,君龙又发现一个问题,不禁又是一阵惊叫。声音非常的凄厉,有那么一刻,他以为这是从别处传来的声音,但是无奈的发现,这声音就是出自君龙自己的口中。因为他发现自从自己刚才开始说话的时候声音就不对。根本就不属于自己。这声音又尖又锐,就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接下来君龙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处,确定突起的喉结还在。但是他还是不放心,于是扭动身体,背向面前的小姑娘。shen手进自己的kù子,在确认那东西还在之后,这才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总算上天对我还是很不错的,没有让我乌龙的穿越成什么奇怪的东西。刚才真是吓死我了,要是穿越到什么女孩儿身上,或者是什么不男不女的怪物身上,那我还不如去死!

    静下心来,君龙开始利用自己前世所学的知识检查起这具身体。筋脉堵塞不通,浑身的肌ròu都松弛。关节僵硬,体质虚弱,纵欲过度。。。。。。

    这人怎么回事?身子实在够弱的!可以说是很糟糕!君龙暗自想着,不过没事,只要筋脉完好,没有完全粉碎,以我的天赋,只要给我个五六七年,我照样可以让你站在世界的巅峰!

    心中有了想法之后,君龙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似乎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里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地球!自己在这里可说是真正的举目无亲,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什么样的规矩,这个世界有什么?几乎是一无所知。就靠脑海里那一点记忆,除了风花雪月就是花天酒地!什么正事都没有,难怪会把身子弄成现在这幅样子!

    把这些都在脑海里过一遍之后,饶是以君龙现在成熟的心智,也不禁感到有些迷惘。看着这些古色古香的家具和完全不属于自己那个时代的衣服,得知不是死而是穿越的喜悦也渐渐平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的复杂心绪。原来,自己真的,能再活一次。。。。。。

    这个本来该振奋的消息冒出来,心底里更多的却是失落和痛苦。不管在前世君龙是否还有亲人,这里始终不是他所熟悉的地方。那是一种无根的浮萍般的微妙感觉。虽然鼻子有些发酸,但是从小就比常人更成熟,更懂得隐忍的君龙,愣是没有掉下泪来。

    人人都说故乡好,君龙原以为以自己的经历,时间再没什么可以留恋的。可是到了这里他才深深的体会到这句话的深切含义。毕竟不管怎么说,前世都是他熟悉的地方。所有的事物他都不会感到陌生。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感到害怕。但是现在,他的内心深处却隐隐的涌现出一丝畏惧。这是他在面临生死都没有过的感觉。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真的放不下!

    一开始君龙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仔细思考过后他发现,在这里,他没有了归属感。在这里,他唯一的感觉就是陌生。就算是现在穿越附身了,但是自己骨子里还是一个不属于这里的外人!

    君龙无声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侧了侧头。在没有人发现的时候,一滴男儿泪悄然滑落。这是他两世为人的第一滴眼泪!就算是被君家人再怎么欺负,或者是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不曾像这样流过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了无牵挂。母亲郁郁而终,父亲和爷爷都想着要除掉自己。在跳下悬崖的那一刻已经是孑然一身。就算是死,自己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如果说仇?对方始终是自己的父亲,就算给自己机会,又怎么能下的了手?所以说到底,自己还是念着那一份已经不存在的父子情。人非草木,又岂能做到真正的无情?

    怔怔的看着铜镜中这张陌生的,但是和自己似乎差不多大的俊脸。脸容略见消瘦,薄薄的zui唇,长长的眉毛斜飞入鬓。显得一双眼睛略显细长,锋锐的感觉。君龙苦笑一声,zui里喃喃道:“就算你我年纪相差无几,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与我相比,你的相貌长得的确不错!但是为什么你的脸看上去总是一种病态的感觉呢?面容太过发白。有些小白脸的意思。也太过娘娘腔了一点。”

    “想我在前世,虽然相貌平平无奇。特别是在君家,更是显得不出众。普普通通的相貌,小麦色的皮肤。唯有眼睛和眉毛还过得去。但是总体来说虽然大众化了一些,丢在人qun中也是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是也算不错的。至少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了!那些整天轻罗羽扇,穿的衣冠楚楚的小白脸,虽然男人应该有的他们都有,但是我就是不怎么感冒他们。可是没想到啊,自己穿越也能穿越成一个以前怎么也看不起的小白脸。。。。。。。唉。。。。。。。造物弄人啊!”君龙不禁又是一叹。

    就在这时,君龙的心口处突然一动。一股奇异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鬼使神差的他不自觉的掀开******的衣服一看。这一看让一向镇定的君龙也是一怔:“这是什么?为什么我的xiong口会有一个这样的图案?”他在铜镜里一看,原来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龙形的图案。这个图案没有颜色,就只是一条和他的皮肤一样的龙的图案。而且摸上去还有凹凸不平的感觉,就像是立体的。这不像是与生俱来的胎记而并非纹身。只见这条龙颇具气势的盘踞在他的******,看上去威严神圣。

    看到这儿,龙君的心中没有了惊讶,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龙,是华夏民族的象征。自己身上这个龙形的胎记也不知道是前世带来的还是这具身体本来就有的?不管怎么说,自己身上还有着属于故乡的印记。这也算是无形中对君龙的一种安慰吧。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纹身正和他失去意识之后,出现的那块玄玉上的图案是一模一样。也是这个图案,保存了他的灵魂,将他带到这里来的。正是因为这块现在在他身体里的玄玉,带给了他一段不平凡的传奇。

    君龙虽然不知道这个胎记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他有一种感觉,这件事一定不寻常!他现在还说不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很是强烈,容不得君龙忽视。

    再次仔细的看了看******的龙图案,君龙心中突然如同巨浪翻滚。虽然他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却真真实实的存在!这个图案一定不简单,是否还藏着什么秘密?但是以他一向沉稳的性格,脸上却看不见任何的波动,依然是一片淡漠!冷静!

    片刻后,君龙不自觉的用手去抚摸******的龙纹。这个动作极为容易让人产生遐想。还好,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突然,被他抚摸的龙纹好像突然动了一下。给君龙手中的触感也是摸到真实地龙鳞的感觉。龙君心中一惊,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却发现龙纹没有任何异样。

    但是片刻之后,只见那龙纹突然发出一道金光,然后君龙就再次感到一阵头重脚轻。接着脑海里就像多了一些什么东西。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龙纹还是毫无异状的盘踞在他******。君龙奇怪的揉了揉脑袋。这些天的奇怪事实在太多,让他一向淡漠的性子频频泛起波澜。

    仔细回忆着刚才的信息,君龙知道了,这个东西叫做龙魂印,似乎是一件很奇异的东西。而现在这东西,就在自己的体内。也许就是这东西带自己到这里来的吧!至于有什么作用,君龙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不知道,那就不去多想。至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现在这东西暂时不会伤害自己。君龙生性本来就十分淡漠,就算是面临生死关头的那一句凄然的“龙叔”,那也只是为了脱身的计策。但是不能否定,他对龙叔的感激是真心的。因为只有这一个人,对自己是真心以待的。

    整理了脑海中关于原来这个身体主人的信息,君龙知道。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名为龙君,现年十六岁,是天龙国龙氏家族小字辈唯一的嫡系子孙。一位游手好闲,好逸恶劳,混吃等死的专门祸害人的超级大纨绔!简单地说就是一个毫无存在价值的超级寄生虫!这便是关于这个身体前主人的信息。知道这个之后,君龙不禁暗骂一声:“不知道这是凑巧还是注定的,我怎么会穿越到这样一个废物的身上?”不过他倒是还知道一个信息,那就是龙君这幅身体,丹田有异,不能聚集龙气。也许这才是导致他如此颓废的重要原因。试问有谁一生下来就只愿意做个纨绔少爷呢?

    脑海中再次回忆了一下关于这个龙君的信息,君龙无奈一叹:“难道是老天爷知道我前世受的苦太多,所以这一世让我做一个纨绔少爷作为补偿?呵呵。。。。。。这也太戏剧了吧!”

    龙君的祖父龙霸天,乃是天龙国的威武大将军,曾无数次为天龙国杀退敌军。可谓战功赫赫。父亲龙炎,也是天龙国一员大将,只是在多年前已经战死沙场。母亲也在父亲死后郁郁而终。君龙不禁又是一阵苦笑:“为什么到了我这里,母亲就全都是郁郁而终的?”

    如此一个家族,可谓一生都献给了天龙国。却弄得现在这样的结局。要不是君龙无意中穿过来,也许龙家已经断了香火。但身体还是龙家的,到时候如果有了后代,理论上还是龙家的吧!也算是上天对这满门的忠烈一点恩赐吧?对了,他为什么会穿越到龙君的身上?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名字的巧合?君龙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我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人的身上?只是因为巧合还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还有,龙气又是什么?这个人为什么又不能聚集龙气?他的丹田出现什么异常了?”突然之间一大堆问题出现在君龙的脑海里。

    想到这些,君龙不禁眉头一皱。心中暗道:“龙气?先不管它是什么。既然可以修炼,那么就说明这个世界存在着某种特定修炼方式。那么自己的惊龙神功能不能修练呢?”于是乎,君龙立刻ShangChuang盘膝而坐,按照他前世对于惊龙神功的记忆,缓缓的运转起来。但是当他运转心法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一丝气息在体内流转。虽然不容易察觉,但是君龙却感觉到的确有所不同。“难道这就是龙气?”它给人的感觉非常奇特,有些温暖,又有些冰凉。但是君龙没有注意到的是,他运转心法之时,他******的龙纹双眼闪过一丝青光。

    “唉。。。。。看来这件事的确是真的,以前我在君家,像现在这样将心法运转几个周天之后,不可能连一丝灵气都吸收不了。看来这小子的丹田的确是有问题!只可惜我苦苦修练的真气,就这样没了!”君龙很是郁闷的呆坐在*******:“老天啊,你是在玩我还是故意让我过一世安静的生活啊?不能练功?让我也当废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