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执掌乾坤>执掌乾坤第1782章 公子坏死了

执掌乾坤第1782章 公子坏死了

作者:乌山**

    那七旬老者也唬了个跟头,就见那胖子长得浓眉大眼,眼睛睁大了是一条缝。

    身上那条华贵的服饰拼了命也没遮住他雪白的大肚腩,算上肚子的巨孔,三只眼睛盯着林楠瞧。

    “公子,不理奴家了么?”

    “哎呀,公子,奴家的系带松了呢。”

    ……

    “吵吵什么玩意,在下散修留情公子,这位道友……”

    那肉山大胖子一扭头,随即转过头,盯着林楠说道。

    “阁下认错了,什么散修,我要去进城抓药。”

    林楠神色古怪的瞧着这大胖子,说话间,林楠将路让了出来。

    “你忽悠谁呢?身上分明有灵气流动,还抓药,这是要赶去开山宗吧?”

    大胖子留情公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再次对林楠说道。

    他从周培山的遗物中得知圣使初期以下,不显露境界旁人难以分辨。

    想不到这胖子竟然瞧出自己修行,暗中警惕,心神早就附在古剑上,一有异变,就会立时取出。

    “别琢磨了,本公子捡了本破书,专门能看人境界。有句话说的好,同是天涯沦……不对,莫愁前路无知……也不对,有朋自远方……还不对?算了!三岁时老爹把尿时就说我不是读书的料,一尿三丈远,这叫啥,野性!现在一想,还真他娘的准。”

    留情公子嘀嘀咕咕,眼见林楠神色愈发古怪,干咳一声。

    “是去开山宗参加散修入宗吧?那赶紧的吧,快上车,没时间了。”

    “哎呀,公子坏死了,奴家可还没穿衣服呢。”

    “公子不要。”

    马车上马上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声音,显得妩媚至极。

    “多谢道友。”

    林楠略一沉吟,拱手道。

    “这就对了嘛。”

    瞧见林楠上了车,留情公子掀起车帘子,就要将林楠推进去。

    可林楠才瞧一眼,立马色变。

    就见装饰华美而宽敞的车厢里,软榻上正躺着四五名花季少女。

    隔着雪白的丝纱遮着,个个眼带春意的瞧着那大胖子,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满车的脂粉气。

    “这秋风寂寥,在下不忍山野浪漫,无人一赏,还是陪着老者同赏清秋美景,或许对修仙有益。”

    林楠顿时败退,坐在车辕上,一颗心砰砰乱跳,但索性他定力强劲,当即忍了下来。

    “在哪整的这些酸词?几个小姑娘而已,吓的脸都白了。”

    “莫慌,莫怕,本公子这就来陪你们。”

    留情公子鄙夷看了林楠一眼,也不管林楠了,嘿嘿直乐,扑进了车中。

    “这风都刮老汉骨子里了,赏个屁的景,你自己赏吧。”

    林楠正擦着虚汗,身旁那七旬老者臊眉耷眼的瞥了一眼林楠,说着一把将手中的马鞭塞给林楠,后者顿时苦笑不得。

    嘭。

    谁想,那老头一进车厢,就被留情公子一脚踹了出来,只能暗自低头骂了一声,缩在林楠身旁,裹紧了衣服,闭着眼睛休息。

    林楠只能负责看护,心中打定主意,遇见城镇,也租一辆马车,离开这有些奇怪的奴仆。

    有了散仙令的指引,林楠赶着马车,感受车子被那胖子撼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不快但也不慢。

    听着车里莺歌燕语,他只能暗暗摇头,悄无声息运转着五行心法,也算的上是修炼了。

    晚些时分,又遇见了一位背负长剑的青年,神色冷峻,有些妖邪之意。

    林楠眉头一皱,从那青年身上,他感受到一股些许的压迫感,似是那人未曾隐藏一般。

    嗤。

    就这时,留情公子又窜了出来,震得马车一颤,那老头顿时被掀了下去,骂骂咧咧的爬了上来。

    若不是林楠早有防备,说不定也步了这老者的后尘。

    “这位道友,可是去参加开山宗散修入门?”

    留情公子依旧那副说辞。

    “正是,阁下可有指教。”

    那青年回头瞧了眼林楠,又看了留情公子一眼,点点头,沉声道。

    “那还等什么?快上车。”

    留情公子话音才落,就听车里一如先前一般,再次传出莺莺燕燕的声响。

    还真是勾魂夺魄,那柔腻腻的声音,叫人心里直痒痒。

    “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楠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就见那青年先前略显犹豫,再一听车里声响,眼中闪过喜色。

    “想不到道友倒是热心肠,在下推辞,倒是有些不敬了。”

    身子一跃,越上车来,瞧见林楠身穿寒酸,只是扫了一眼,拱手道,说着一掀车帘就进了去。

    “道友,这是何意?”

    再一见那几位含羞带笑,满是春意的少女,目中闪过一丝贪婪,回过头扫了一眼留情公子。

    “几名逃出来的仙奴嘛,道友若是不嫌弃,尽管……”

    留情公子闻言,满不在乎的说道,而听到这话,车外林楠目中隐晦闪过寒芒,心神已然附在古剑上。

    “那在下可却之不恭了。”

    那青年眼睛如冒绿光,放缓步子就要掀开丝纱帘子。

    嗤。

    而就在这时,留情公子眼中陡然射出一抹寒光,信手在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抹,立时飞出把飞剑。

    “道友你……”

    那青年听到身后异响,勐然色变,一转头就见一道寒光闪过。

    寒光过后,才是那张显得油腻的胖脸,捂着脖子,瞪大了双眼,一脸不甘的栽了下去。

    “哼。”

    留情公子哼了声,提着那青年尸首走出了车门。

    林楠早就瞧这留情大胖子不对劲,这时又见这留情公子暴起杀人,当下不做他想。

    嗤。

    心神一动,储物袋中的古剑立时飞出,一时之间,寒光迸射,林楠严阵以待。

    “怎么?你要替这个视凡人为刍狗的东西鸣不平?”

    留情公子皱了皱眉,盯着林楠问道。

    “老杨头,快,弄走弄走,别脏了本公子眼睛。”

    见林楠依旧警惕,留情公子将尸首推给那老者,喝道。

    嗖。

    那老头嘿嘿一乐,给了林楠一个意味深长的笑,随手就将尸首抛在路旁。

    “本公子这是为了天下黎民,做的可是大好事,要不是瞧你还算正经,早宰了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