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我们是传奇>我们是传奇第四十三章 风雪

我们是传奇第四十三章 风雪

作者:注册洗碗师

    “白脑勺”的话让队员们都紧张起来有人在机场时就听矿工们讲起蝎子精的事情见此情景便绘声绘色地讲起来。也许是“三人成虎”的缘故这蝎子精传说的版本越来越高所描绘的形象也越来越可怕。尽管有些人不相信但毕竟对于灾难生后生物变异程度并不了解这种人云亦云的事情还是情不自禁地做了些。

    见大家都有些谈“蝎”色变薛建国有些不悦。他让大家不要害怕可许多人仍面带忧色提出要掉头往回走说那些蝎子精可不比蚂蚁苍蝇它们会要人命的。为了搜索新成员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可不值得。

    薛建国无奈只好请示李志刚李志刚在电话里笑道:“你们这边的天气转冷正是避开蝎子精的好时机。蝎子是冷血动物气温低到摄氏零下六到八度时蝎子就要躲在洞穴里面不吃不喝进行冬眠。”

    听李志刚这么一说全队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大家都是南方人平时很少遇到低温天气所以对北方的蝎子生活习性不了解根本就没有想到蝎子会冬眠一事。“白脑勺”虽然是北方人但他也忽略了这一点。

    这时外面北风呼啸天色暗沉可大家一想到蝎子等毒虫都会走寒风所驱走心里都很高兴也不畏冬季的寒冷了。搜索队宿营在一个小城附近一夜果然相安无事没有受到任何袭扰。

    第二天一早露营点附近的水坑里面全都冻冰气温已经低至零下七度。车队继续北上薛建国在地图上丈量一下现搜索队已经前行到离省城一千公里左右的位置了离都也就三百公里如果顺利的话也就是两天的路程。从目前来看搜索队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流浪式的生活尽管这两天有些人感冒但由于在范州取得重大成果大家的心情都很好彼此间也就更团结了。

    天色愈阴沉一整天都见不到太阳。李志刚打来电话通报说其余的几支搜索队也开始启程。与此同时联盟的短波电台开始加大功率李志刚要求薛建国途中用收音机收听一下以便检测一下短波节目的效果。李志刚问薛建国现在有什么困难薛建国说别的问题没有太多就是气温太低在户外活动时很不方便。李志刚说这没有办法但车队要及时在车辆中加注防冻液免得车辆被冻坏。再有就是要防止一氧化碳中毒夜间打暖风时也要注意通风问题。李志刚最后叮嘱如果车队遭遇风雪的话最好暂停下来躲避免得生交通事故。

    果然当天下午车队就遭遇了风雪。北风夹杂着雪花越刮越紧很快雪花也变得越来越密。能见度直线下降车辆在路面上的附着力也受到影响。如果没有路上那些死车的影响车队还可以缓缓前行但此时下车清理死车变成了一项异常辛苦的工作薛建国只得让车队暂时停下来等待风雪过去。

    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有人抱怨:“北方如此寒冷怎么还会有如此多的人口居住在这里?这里简直就是不毛之地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

    薛建国解释道:“北方虽然有风雪但资源非常丰富华北、东北两大平原地势平坦从农作物种植到工业生产都很有优势。特别是东北平原为全国提供了充足的粮食供应灾难生前国内多次粮食风波都是用东北粮食的调拨来平抑的。至于工业生产特别是重工业生产东北更具有历史性的优势。也许咱们后代重新完成工业革命重任时东北将挥重要作用呢。”

    这番话让大家都谈论起同一个话题就是将来的社会展问题。搜索队大都是学生几名T军士兵对这方面也颇有造诣左右目前被暴风雪围困在这里大家谈谈这方面的事情正好可以排遣一下乏味的等待。

    有人说道:“从灾难生后到现在无论先前的被动现还是目前的主动搜索从搜索面积来看至少已经搜索了近一亿人口的居住面积可现在才总共聚集了五六千人可见全国的幸存者很难过十万。这样的话咱们的后代肯定不能恢复现在的工业水平。不过由于相关技术都保存下来了后代们可以少走弯路甚至可以不走弯路在人口达到一定规模后直接重返工业时代。”

    另一人则大泼冷水:“别太乐观了工业文明有些‘必答题’是根本无法‘免试’的。比如说铁路。现在的铁路缺乏养护整日风吹日晒一百年后肯定锈蚀得无法使用。咱们的后代需要重铺铁路。仅这一项工作就异常浩大就足够一代人的努力了。现有的车床如果保养不佳的话一百年后就就报废了即使认真保养两百年后也是不可能正常使用的。没有车床工业文明何谈呢?”

    有人附和道:“可不是嘛这钢铁锈蚀问题才是真正的大麻烦如果没有这一问题目前的工业产品总量之多足够咱们后台繁衍若干代使用。要知道仅咱们国家的工业品就足够几亿人口使用咱们的后代繁衍十代也就是两百多年后总人口也就几千万。”

    有人立即反驳道“不对按照一对夫妇平均生育四个孩子的规模来计算人口每繁衍一代总量就增加一倍。这样的话十代后的人口数量应该是二的十次方也就是增长一千倍这样十万人口的基数的话人口可就是一个亿呀!”

    他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重要错误那就是目前性别失衡因素没有考虑进去。大家也都想到这一问题但谁都没有点破这个话题也就不了了之地结束了。

    风雪一直持续到傍晚才停了下来薛建国让车队原地宿营等到明天天亮后再行动。所有车辆都动着以免水箱被冻坏。吃晚饭的时候大家下车去餐车这才现地面上的雪已经有十多公分深踩在上面咯吱作响。大家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有人试着团团雪球现这种雪非常干不像南方有时下的那种粘雪。虽然有些扫兴王强却说这种雪对交通的影响是最小的明天就可以顺利上路。

    雪很深气温更低。尽管大家穿着羽绒服但脸被冻得生疼。队员们叫苦不迭心想这要是到了东北那将会更冷到时候该有多遭罪呀。薛建国想的和这些人不一样他一边庆幸及时将“刀疤脸”等人送走同时也觉得此后的征途中战机将无法对搜索队进行支援万一在遇到悍匪的话形势将异常严峻。特别是在都那里极有可能已经有人定居在那里如何和那些人打交道将是摆在自己面前一道最现实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