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37章 狼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37章 狼

作者:天羽馨

    “去长乐宫。”真是的,没一件顺心的,她突然也想去田园搓稻谷……

    长乐宫门庭。还真是五颜六色啊!

    楚离进去后,一个踉跄,这一院子的女人怎么回事?

    “嫔妾参见皇上。”各个如同豺狼盯上猎物般的目光。

    “平身。”突兀间,她感觉有一只纯良的小白兔掉进了狼窝……

    楚离侧目,眯了眯眼,李公公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就算知道皇上要来长乐宫的消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到现场……

    除非……这群母老虎,从皇上每天下午都会来长乐宫的方面来估摸着,守株待兔。

    “你们怎么在这儿?”想得到恩宠,也不能不顾病人清净啊!

    “嫔妾都是来探望月妃妹妹的。”为首的嫔妃略带几分姿色,眉目间透露着一种狐媚。

    其实她们都是来堵皇上的,希望凭借自身姿色博皇上欢心,换得一夜雨露情缘。

    鬼才信咩,她在二十一世纪看的宫斗戏也不少,后宫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主儿,哪有什么姐妹真情?

    不过……这些姐姐妹妹们还真漂亮,放在二十一世纪的娱乐圈演个妲己、孟姜女什么的,还挺合适的。

    楚离从头到尾评论了一番,点头:“月妃还真是三生有幸,得你们一番关心,天色也不早了,看过了,都且回去吧!以后没朕允许,都不准前来长乐宫扰月妃安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都是什么事儿?不是应该……

    心不甘、情不愿的嫔妃们,一脸怨妇相,福身后离开:“是,嫔妾谨记皇上金言。”

    楚离偷偷松了一口气,犹如泄气的皮球,这些女人啊!没一个安生的,敢明个儿等朕清闲了,通通赶出宫。寻个好人家嫁了。

    这样一来,她们也不会虚度光阴,而自己还能节约养媳妇的成本,一举两得。

    李公公跟在她身后进了寝宫,要知道她这想法,怕是要惊掉下巴。

    后宫佳丽三千,其中还有官宦女子,若赶出去,一定会牵扯前朝安定。

    ……

    刚进寝宫一股浓郁中药味儿扑鼻而来,让人忍不住蹙眉。

    “微臣参见皇上。”瞄到那抹明黄,傅御医率先行礼。

    “月妃可有转醒迹象?”楚离问。

    “娘娘脉博平缓正常,比前几天强了几分,已然度过了危险期,只是这转醒……恕臣等无用、还请皇上治罪。”傅御医回禀。

    没来由的柳眉一蹙,楚离担忧问:“度过了危险期?这么说来月妃三日不醒也无大碍?”

    “正是。”说来惭愧……傅御医悄悄瞄了眼绿茶。

    他平生所学还不及别人的一颗丹药。

    照理说月妃这伤势太重,平常人怕是命不久矣!可人家的丫鬟忒有本事。

    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一颗丹药,硬是把踏进鬼门关的月妃给拉了回来。

    拉回来后,他诊脉确实像不久前所说,三日醒不过来,凶多吉少,恐有性命之忧。

    这话确实应验了,就在今天早上,月妃口中就像喷泉一样涌出大口血,还是不间断的那种。

    他吓的魂儿都丢了,结果人家丫鬟面不改色,就这么看着,那画面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直到口中血不流了,那丫鬟才快速的塞了几颗药进去,然后……

    然后……你懂得,经历太多后,脉博变得平缓正常……也就是现在这样。

    这消息确实是好消息,楚离偷偷松了一口气,她没发现她眼角都带着一丝笑意。

    某女挥退御医们,绿茶见此也默默退了下去。

    楚离坐在床前,就这么看着他,目光恍惚,烦躁的心情逐渐好转。

    也不知怎么地,看着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道模糊的画面在脑海一闪而过,快的如同陨石般,让她抓握不住。

    心有那么一瞬间疼痛……

    “忘川河畔、彼岸花海,茫茫群魂,我们可曾见过?凤倾城?”

    楚离美眸染上红色,泪水如同珍珠划落脸庞,那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分别滴落在凤倾城手背与楚离手背。

    凤倾城的手指几不可察微微动了一下。

    楚离到被手背上的泪珠惊醒,内心痛彻心扉的痛意也逐渐消失。

    她……这是做什么?

    某女蹙眉,抚上心脏位置。

    难过?伤心?凤倾城确实因为她而受伤,她最多的是感激与愧疚,怎会生出痛意?

    唉!

    楚离攥紧拳头,轻轻锤了锤额头,一定是她近日神经紧绷,出现的一系列反常之举。

    不过凤倾城现在这症状在二十一世纪就是植物人,想要让植物人清醒,一半靠人力、一半靠当事人自己。

    回头一望,空荡荡的寝宫没有一个人,楚离敛袍站起来,打开房门。

    外面杵着绿茶福了福身,楚离问:“你主子最在乎的是什么?”

    用病人在乎的人和事感化他。

    在乎的人和事?绿茶脸上愤愤不平:“主子最在乎的人是大元朝的陛下。”

    确实是这样,当初在大元朝的时候,陛下一举一动,主子都很关心,常常远远瞻仰。

    “大元朝君主?”这个……这个,有点难办了,她也不可能让人把大元朝的一国之君给绑来感化凤倾城吧?“除了这个还有谁?”

    “嗯……好像没有了。”绿茶脑海搜索,呆呆回答,突然眼前一亮:“对了,主子好像挺在乎皇上的,慎亲王篡位、薛飞燕母子逼宫,主子出动了很多人,暗中协助皇上击退叛军……”

    “……”楚离诧异,这么说来……她又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这辈子……她还的起吗?

    某女倍感压力山大,常言道:钱财易还,人情难还。

    “好了好了,除了朕还有别的吗?”虽然不知道凤倾城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家伙一定目的不纯。

    “没有了。”绿茶摇头。

    “……”呃……好吧!当她没说,楚离离开长乐宫后,准备回乾清宫,又想起乾清宫在修复。

    斟酌一二,改道御膳房。

    途中,楚离问:“那些权官可有偷懒耍滑?”

    <!-- chuanshi:23397394:137:2019-02-17 10:31: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