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39章 叶云痕的心事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39章 叶云痕的心事

作者:天羽馨

    “当时父亲也是吓的不轻,但是上官将军于他有恩,自然是要报的,于是他擅自调兵前去支援,趁着夜高风黑之色,伏杀了大山外围驻守的敌军阵营,然后发出信息,与先皇里应外合,冲出了绝境。”

    “事后,父亲把来龙去脉全部告知,先皇也是气的不轻,本以为这事也算告了一段落。”

    “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先皇他们回来时,军营城门紧闭,没一个人打开城门出来迎接,到是城门上出现了一把弓弩直射父亲。父亲……当场毙命,而这把弓弩的主人就是慎亲王。”

    “先皇他们最后虽然顺利入城,可慎亲王最后倒打一耙,说是臣的父亲把制敌的计谋给泄露了出去,还说臣的父亲是逆贼,并上奏了朝廷,我叶家忠心为国,最终落得被满门抄斩的下场。”

    “当时男女老幼,上到八十岁的祖母,下到刚出生的幼童全部被当众斩首,至于臣为何苟且偷生活着,那是皇上您的舅舅接到上官将军的信后,冒着砍头的危险,翻墙把臣怀着身孕的母亲救了出来。”

    “从那后,臣一直被上官家藏着,直到现在……”

    居然还有这等凶险之事?楚离诧异,听的心惊胆战。

    “此事,朕会给你一个交代,也会给你叶家人一个交代,只是今日之事,过于莽撞,前朝那些老臣只怕也收到了风声。”

    慎亲王虽然有罪,那也是皇室血脉,刺杀皇室血脉者,是要株连九族的。

    “臣愿意领罪。”叶云痕俯身跪着,他早已看淡生死,他刺了慎亲王五六剑,也算给亲人报了仇。

    “罢了,你先回去吧!”手心手背都是肉,楚离头疼的厉害,父皇以前交代过,留皇叔一命。

    事到如今,有点不受控制,也不知道楚千金那丫头是不是又哭鼻子了。

    “皇上……不处置臣了?”叶云痕惊讶,

    “处置什么?于情,你是为父报仇,于理,也是慎亲王欠你们家的。”外祖父都做担保人了,她还能怀疑什么?

    “臣谢主隆恩!”叶云痕磕头谢恩。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死罪能免,活罪难逃,这几日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可千万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不然朕与祖父也难保你平安。”

    “是。臣遵旨。”

    叶云痕离开后,楚离拍着脑门,乔装打扮一番,去了趟慎亲王府。

    一进卧室,就听见楚千金那啼啼哭哭的声音。

    “慎亲王怎么样了?”楚离来到开药方的傅御医身后。

    傅御医惊了下,回身,惊恐万分:“臣,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了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些虚礼?慎亲王究竟怎么样了?”楚离问。

    “皇上?”众人一惊,房间内的丫鬟赶紧跪下。

    爬在床上痛哭流涕的楚千金一听,扭头看到远处那抹背影,一股委屈充斥全身。

    “楚离哥。”

    傅御医正与楚离交谈着,没有注意到楚千金扑了上来。

    下一秒楚离被撞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

    卧槽……

    傅御医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觉得眼前一阵风飘过,眼前的皇上就不见了。

    乍一看,皇上就倒在了地上。

    楚千金也没想到会把某女给撞翻:“楚离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想借借她的肩膀哭一场,谁知刚碰到,就把人给撞翻了。

    “皇……皇上,您没事吧?”傅御医放下笔墨赶紧扶起她。

    楚离只觉得腰都断了,被傅御医、楚千金左右搀扶起来。

    慎亲王妃神色悲哀,眼底带着惶恐,赶紧起身走过来:“皇上,您没摔伤吧?”

    “皇婶多虑了,朕无大碍,皇叔……”刚才傅御医跟他说,慎亲王致命的一刀在心脏上,时日恐是所剩无几,现在也只不过是吊着一口气。

    慎亲王妃掩面哭泣:“都是命,都是命。”

    “皇婶节哀。”楚离珠唇动了几下,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节哀。”

    语音刚落下,床上的人猛咳了声,慎亲王妃回身后,连忙跑了过去,拿着手中帕子擦拭着慎亲王嘴里不断往外冒的鲜血。

    “王爷……”声音哽咽,慎亲王妃美眸哭的通红。

    慎亲王缓缓睁开眸子,眼睛里面少了昔日的光辉,变得死气沉沉,他用力全身力气指了指楚离。

    某女赶紧过去,望着召唤她的手迟疑了片刻,嗤笑了声,一把抓住:“皇叔,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跟一个将死之人斗什么气?就算以前他想要她性命,如今……哎……

    慎亲王咽了咽口中鲜血,慈祥笑了笑:“皇上,臣……一生奉献给了那用百万骸骨推砌成的皇位,人到中年时才突然醒悟,原来……除了皇位,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就在身边,那就是妻儿老小,天伦之乐,可惜了……臣福薄,陪不了她们了。”

    说到这,他首先要感谢的是上官荆、叶云痕,他谋逆失败被打入天牢没多久,叶云痕就来过,提起他以前的罪孽,简直想吃了他。

    当时他只不过嘲讽了几句,还没真正觉悟。

    直到……

    上官荆那老头子拿着酒单独与他说了很多很多知心话。

    还说起了年少时期……他、先皇、上官荆三人……不,那是四人,还有盛儿。

    她是天底下最聪慧的女子,也是他心悦之人,可惜红颜多薄命,在先皇的茶会上中毒身亡。

    据调查,说是先皇府中的一名姬妾下的毒,还顺藤摸瓜查到是先皇授意。

    原因是因为盛儿爹爹是统领三军的大元帅,倘若他娶了盛儿,那与皇位就越来越近,先皇是不允许的,所以才出此下策。

    这种荒唐的理由,他居然信了,这一信就是几十年,与先皇从皇子时期也斗了半辈子。

    后才从上官荆口中得知,原来盛儿是被他自己的母妃害死的。

    据他母妃所知,盛儿虽为嫡女,可年幼桑母,后来的继母对她非打即骂,大元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不得宠的嫡女,在他帝王之路上根本没有丝毫助力,还不如次嫡女。

    可他就是喜欢盛儿,与母妃僵持了很久,母妃才答应他,不过没过几天盛儿就被母妃买通了先皇府里的人给毒死了……

    多么讽刺的事情啊!他不相信也得相信,因为很多细节与上官荆说的都对的上,

    母妃,你害的儿臣好苦啊……

    慎亲王心里痛的无法呼吸,眼角流下一颗泪水,说的时候,眸光时不时的看着慎亲王妃,愧疚?无奈?参杂其中。

    当初他娶的第一任王妃确实是大元帅家的次嫡女,可那女人也是短命的,生孩子时一尸两命。

    而现在的王妃是小门小户的,从进门后一直安分守己,默默操持着整个王府。

    他欠她的很多,很多……

    “皇叔放心,以后慎亲王府朕会安排好。”楚离眼角湿润,果然女人心太软。

    <!-- chuanshi:23397394:139:2019-02-17 10:32: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