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1章 争辩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1章 争辩

作者:天羽馨

    “而你们口口声声想要斩杀的人就是叶枫将军仅存于人世间的唯一血脉,若你们是他,与杀父之人同朝为官几载,能做到心无杂念,不恨、不怒?”

    惊爆众人的信息如同惊涛骇浪在众人心中炸开了花,面面相觑。

    “这……”怎么还牵扯上陈年往事了?……太尉震惊不已,内心狐疑。

    楚离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位人的脸,从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中猜测着众人心中所想。

    见他们从震惊中转变成动容,楚离声音放软了些:“对于皇叔,朕也深感痛心,可事已至此,若朕不讲一丝情面,不是让镇守边疆的战士们寒心吗?太尉?”

    “皇上,有何证据证明叶大人乃叶枫将军之子?”就算这叶枫是无辜的,可叶枫当初是犯了株连九族的谋逆大罪。

    全族老老少少无一幸免,怎还有一孩子在世?

    众人心中遍布迷雾。

    “……”楚离脑海突兀蹦出21世纪的一句经典台词:怎么证明你还活着,怎么证明你就是你……

    “怎么?太尉是质疑朕所言非实?”楚离眸光横视,外祖父窝藏叶云痕一事越少人知道的越好,免得被这群人背后戳脊梁骨。

    “臣不敢,臣只是诉说实情”

    好一个实情,楚离冷笑:“太尉大人想要证据也不是没有,自古以来想要验证血统纯正,除了人证外,滴血认亲是最好的办法。”

    人证是行不通了,毕竟叶家出事的时候,老母才怀孕一个多月,谁知道她怀孕了?

    再说叶云痕的母亲生他血崩而死,人都不在了,怎么证明?

    “……”苟二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滴血验亲??叶家不是被满门抄斩了吗?皇上……不会是糊涂了吧?

    “……”众人也是晕头转向。

    “皇上,请恕臣愚钝,叶家在当时已经满门抄斩,何以滴血验亲?”太尉困惑。

    “既然无法滴血验亲,太尉大人又想要证明,那也只能劳烦太尉大人把叶枫将军复活后再滴血验亲了。”楚离道。

    “……”众人默,皇上这明摆着挖着坑让太尉跳吗?

    “……”太尉一脸黑线:“还请皇上赎罪,臣只是一介凡人,怎有起死回生之本领?”复活叶枫将军这不是逗他吗?

    楚离装模作样叹了口气:“朕有心寻来证据证明叶云痕乃叶枫之子,奈何太尉大人没有这等本事,可惜了!众臣可还有别的法子?”

    “……”殿内鸦雀无声,

    “太尉大人呢?”楚离在这件事情上瞬间反客为主。

    “臣……”太尉眼角一抽,他突然觉得……一开始就说错了话:“是臣思虑不周,御前失言,还请皇上赎罪。”

    这个问题算是圆满解决了,楚离暗自松了口气:“罢了,叶枫将军怨案一事,众臣可有异议?”

    若没有,只剩一道圣旨了。

    “臣等无议。”全朝答复一致,一致之中,总有一个特别的。

    “臣对此事有议,皇上,叶枫将军一案乃圣武帝裁决判断,又有慎亲王为证,绝不可能出错,皇上,您万万不可听小人之言啊!”

    上前谏言是内阁大学士,样貌大约四十来岁,瘦小瘦小的。

    小人??这是暗指叶云痕吗?众人视线放在他身上。

    “……”确实,此事证据确凿,已经被钉的死死,想要翻案就得大不敬推翻圣武帝的决策。

    不过现下她要顺着大学士的话说下去,这家伙最后肯定让她拿出证据。

    证据……除了叶云痕的一面之词……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上官荆,说起来她外祖父可是当事人呢!在朝中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把他搬出来的话……

    “人无完人,圣人也会犯错,此事疑点多多,贸然下旨翻供确实有些欠妥,不如待上官将军回来后当面对质如何?”

    “……”内阁大学眉头一皱,显然不是很情愿等上官荆回来翻案,抿了抿嘴。

    突兀地,殿内响彻一道颇有威严的妇女,打断了他的思路。

    “不必了。”

    乍一看是慎亲王妃。

    这慎亲王妃怎么来这里了?

    众人交头接耳起来,就见慎亲王妃身着盛装一步一步走到御前,双手捧着一块白布:“臣妇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楚离不清楚她要干什么,索性没有开口责问。

    “臣妇擅闯金銮殿乃承秉亡夫遗言,若有冒犯圣颜之处,事后全凭皇上处置。臣妇手中乃亡夫以自身鲜血亲笔写下的罪书,还请皇上、太尉大人过目。”慎亲王妃垂眸,努力克制着自己,唯恐下一秒哭出来。

    李公公走下台阶,从他手中把罪状接过来,呈上去。

    楚离打开一目十行,里面内容与叶云痕所诉没有什么出入。皇叔这是……怕她一人解决不了现在局势吗?

    慎亲王妃趁机侧目:“亡夫临终前有所交代,希望皇上能够赦免叶云痕之罪,还请皇上与诸位成全。”

    “这……”内阁大学士脸上表情多姿多彩,当李公公在楚离的示意下把罪状递给他后,内阁大学士脸色一变,慌忙下跪。

    “臣有罪,还请皇上治臣不敬之罪。”怎么会这样?慎亲王居然交代了污蔑叶枫将军的一切?还真是失算。

    “罢了,朕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叶枫将军平反之事可还有人有议?”看着众人,楚离问。

    “臣等无议。”

    某女在内心直接骂了一句墙头草,然后宣布退朝,亲自送慎亲王妃出宫。

    第二天,平反圣旨就下了下来,京中百姓哗然一片,叶云痕从线人那边得到昨日朝堂上的信息,甚是讶然。

    果然,每个人神恶煞将死之时,其言也善。

    李公公宣旨后,临走前代楚离问了几句:“皇上让杂家问问,昨日大人的门生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个被太尉大人牵着鼻子走,与皇上唱反调?”

    “公公只需回禀皇上,一切都是臣授意为之,皇上长大了,也该只身一人独挡一面,面对众臣叼难。”叶云痕笑的比那太阳还艳阳。

    楚离听后,一脸黑线,这么说,她帮叶云痕的时候,不小心还被叶云痕摆了一道?

    不愧是外祖父底下的人,坑人不带知会一声的。

    这气儿堵了她几天,这日她闲来无聊,问了问苟二哈暗中进行的事儿怎么样了。

    苟二哈支支吾吾的,她就知道这家伙对于肥差跑的快,其余差事……能托多久是多久。

    “算了,你把这事与叶云痕交接一下,让他去办吧!”

    “是。”

    几天后……上官荆那边进展的非常顺利,他与两名下手费了老大的劲儿才顺利进入了后厨之中。

    后厨之中职位不同接触的东西也就不同,就像劈柴的伙计,那是连菜都摸不着的,别说下药了。

    还好上官荆聪明,用一点银子买通了后厨的管事的,让管事的给他们安排了三份清闲的活。

    就是在灶炕下烧火。

    开始的几天挺安分的,后面趁人不留意的时候,上官荆从袖子里拿出几瓶慢性药粉倒入了几锅菜中。

    一切非常顺利,却又十分惊险,直到十天后的第二天早上。

    这群壮硕的军队如同被人掏空了般病殃殃的,十来斤的兵器双手都举不起来。

    负责这里的一名黑衣人,察觉不对劲儿,让人绑了后厨的所有人,然后让人请来山下大夫查看。

    大夫没查出什么,除了虚弱要补气外,根本没有什么病根。

    黑衣人怎是这般好糊弄的?想起朝廷上的事,他聪明的怀疑有朝廷中的人混了进来。

    而这最可疑的便是后厨的经手人,毕竟能让全部士兵出现这种情况的,一定是膳食出现了问题。

    送走大夫后,他把后厨的所有人绑到跟前。

    “说,你们之间谁是朝廷中派来的奸细?”

    众人低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战战兢兢的,没一人开口,这让愤怒无处泄愤的黑衣人拔出大刀,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中年男子砍了过去。

    男子根本没反应过来,脑袋就飞了出去,飞出去的时候脸上一脸震惊……

    众人吓坏了,特别是那没了脑袋的身体,就像喷泉一样喷的周围人全身沾满了湿漉漉的鲜血。

    再加上这具尸体豁然站起来,吓的一群人尖叫不已,黑衣人觉得舌燥,刺穿了尸体的心脏:“闭嘴,想要活命,就给我老实交代了,谁在饭菜中动了手脚?谁这段时间举止异常?”

    众人还没从惊吓中醒转过来,上官荆眸光幽暗不明,抿着嘴。

    后厨管事受到此等威胁,差点去了半条命,指着上官荆三人:“大……大人,一定是这几个人在饭菜中动了手脚,他们来后没几天就出了问题,太可疑了。”

    闻言,黑衣人侧目而视,盯着上官荆几人。

    “大人冤枉啊,就算给小的一百个胆儿,小的也不敢啊!”

    <!-- chuanshi:23397394:141:2019-02-17 10:32: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