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2章 调虎离山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2章 调虎离山

作者:天羽馨

    上官荆面露惶恐,他身侧的两名男子一唱一和颤颤巍巍喊冤。

    三人演的出神入化,让人一时抓不住尾巴,更辩不出真假。

    黑衣人细细打量着他们,痞意十足,对着身后三位小弟示意一下:“杀了。”

    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半个有嫌疑的。

    上官荆失算,他没有想到这带头的人行事居然这么干脆,连普通的审问形式都给免了。

    “……”三人敛去脸上的惊慌之意,看着对面三名便衣男子手提刀剑过来,迅速摸出匿藏于靴子中的利器。

    刀剑相撞,擦拭出漂亮的火花,上官荆以资深的战斗经验迅速解决掉想要取他们性命之人。

    黑衣人眼睛一眯,抬手示意了一下,他身后的二十个人冲了出来。

    “走。”眼见情况不妙,上官荆下达命令,迅速撤离。

    那二十个人身形灵敏矫健,追了上去。

    黑衣人扫了一眼后厨这群打杂的,头也不回残忍吩咐道:“一个不留。”

    “大人饶命啊……”一听要死,后厨的这群人脸色苍白,跪地求饶。

    饶是如此,还是阻挡不了这群人手中的刀剑。

    另一边,上官荆三人被身后的二十个人拖住了撤离的脚步,双方一番刀光剑影之下,挂彩不少,好在出了地下城,来到了外面丛林中。

    迅速放出信号弹,当信号弹升空,上官荆等人被人团团围住。

    “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们楚国不是很能耐的吗?”黑衣人从人群中走出来,犹如王者降临。

    ‘你们楚国?’什么意思?这些人不是薛飞燕的人吗?上官荆对于他的话产生了困惑。

    他前侧的士兵对着黑衣人嗤之以鼻:“以多欺少而已,有什么可得意的?”

    “其实你不必用激将法来刺激我,不管以多欺少也好,以少欺多也罢,你们今儿个是逃不出去了,来人,拿下,生死勿论。”黑衣人嘲讽。

    “将军我们断后,您老想办法逃出去。”关键之时,其中一位士兵对上官荆道。

    “……”上官荆抿嘴:“放心我们都会平安的逃出去。”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没有底气。

    三人随之进入战斗。

    看着自己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血溅当场,黑衣人一点都不紧张,反倒有几分欣赏。

    时间一分一秒逝去,众人体力也在流失,觉得差不多了,黑衣人招了招手,他身后的人呈上一把黄金铸造的弓箭。

    这弓箭在冬日微弱的残阳下闪烁着冰冷金光,黑衣人微微拉起弓弦,瞄准人群中那骁战善勇的人。

    只听“咻”的一声,箭矢带着毁天灭地之势窜了出去……

    上官荆身边的士兵注意到远处箭矢以雷霆之速接近,神色微变:“将军小心……”

    上官荆披头散发,斩杀掉边上的人后,惊闻,回首一看,刚开口提示他的士兵突然挡在他面前。

    那金色箭矢刺穿了胸膛,士兵当场殒命,了无声息倒在了地上。

    上官荆瞳孔微缩,上前一步,黑衣人第二支箭矢又射了过来了,他赶紧挥动手中的刀剑。

    箭矢被打在了树干上,身后的凉意让他全身一肃,回首又杀了几个人。

    然而黑衣人没有停手的意思,三支箭矢上弦其发,朝他射过来。

    上官荆撑着挂彩的身体,有刀剑护体,避开了这一波致命的箭矢,直至第五波箭矢接踵而来,他体内透支,反应稍稍迟钝了一秒,被一支箭矢射中了臂膀。

    “将军您没事吧?”幸存的这名士兵一见,避开重重要命的招式,过来扶住他。

    “无碍。”上官荆喘着粗气儿,额头汗珠密布,眼观四周,与这群人交手时,脚步不断朝后退着:“我数三下,我们分开跑。”

    采石场位置有浓烟升天,这是他们的暗号,看来事成了。

    “好。”

    “一、二、三、跑……”二人兵分两路,拼了命的往前冲。

    黑衣人没想到他们会不打而逃,准备追上去时,一位男子急急忙忙跑过来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声。

    “什么?”黑衣人不可置信,恶狠狠瞪了眼上官荆逃跑的方向:“剩下二十人给我追,其余人跟我会旧部。”

    该死的,中计了。

    原本热闹的丛林间,除了空气浓郁的血腥味以及地上的尸体外,一切又归于平静。

    双方不知道的是,他们相续离开不久,暗处走出两位身着不凡的男子。

    为首之人负手而立,身姿挺拔,桃花眼中流光潋滟,左眼角下方的泪痣散发着一种妖异气息。

    “好一出调虎离山之计,妙哉妙哉,花花,若是你你还会回去吗?”

    “若是属下,属下自是要回去支援。”花花挠头回禀。

    男子眸光寒冷:“糊涂,上官荆以自身为诱饵,把没有中毒的人引诱出来,再让官兵从后包抄,直捣贼窝,控制住那些中毒的人后,以浓烟为信号,功成身退。”

    “这时候就算这群没中毒的人发现了,也于事无补,回去支援?呵!天罗地网等着呢!”

    花花一脸惊悚,直呼:“好深的计谋。那主子我们要不要出手相助?”

    “相助?”男子挑眉,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紧接着狭长的眸子微眯:“这些人死了,薛飞燕就没有了后盾,就更好掌控,我们为何要相助?”

    “……”原来他家主子打的是这个主意,花花嘴角一抽。

    斜视他一眼,男子眸光蕴含无穷权谋。

    这事一结束,楚皇对薛飞燕的裁决也该下下来了。

    到时候,这颗棋子是死棋……还是能翻身再为他所用的好棋子,那就得看薛飞燕会不会被定死罪了……

    ……

    如他所说,黑衣人回去后就被逮住了,情理之中更暴露了周国……

    上官荆大吃一惊,快马加鞭赶回宫中

    ……

    楚离刚下朝,叶云痕就找上门了。

    “皇上,您交代臣的事都以妥当,名单之上都是与薛飞燕、楚连恪暗中有过秘密往来之人,这些官宦宗亲氏族手中都有一两条人命在,臣已让人扣押天牢,严加看管。”

    “至于另一部分人,有些与慎亲王有过关联,家眷手中都过过人命,家族亲眷依仗官场势力为非作歹,欺压良民,霸占良田的不在少数。”

    <!-- chuanshi:23397394:142:2019-02-17 10:32: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