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3章 最终判决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3章 最终判决

作者:天羽馨

    “朕知道了,你也累坏了,先下去休息一下吧!”楚离简简单单潦草一眼带过,叶云痕走后,她按着名单上的罪名一一拟了二十来张圣旨。

    完事后,李公公端来一杯茶让她润润口,楚离一饮而尽:“拿着这张名单,咱们去乾清宫。”

    “是。”

    片刻后,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乾清宫,这里修茸的挺快,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见到皇上驾到,众人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迎接。

    楚离瞥了一眼李公公,李公公让那些工匠先避开一小会儿,又让人搬来椅子让某女坐下。

    工匠走后楚离才悠悠开口:“近几日诸位大人可吃的饱、睡的好啊?”

    “……”众人灰头灰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回……回禀皇上,臣等尚好。”

    尚好个屁,一日三餐中一碗米汤只有十粒米,吃的还不如宫里的那几头猪好,每天干的活还是体力活。

    更让人受不鸟的是,一天干七个时辰才能休息。

    这群老滑头,楚离嗤笑,眼底流光闪烁,对李公公摆了几下手。

    李公公会意,拿着名单扯着嗓子,直接念这些人的名字。

    念到名字之人如惊弓之鸟,心惊胆战,不知何去何从,直到李公公念完后,附带一句:“以上大人,可先行出宫,回家沐浴更衣,照旧上朝。”

    这些都是胆小怕事的,遇上一点大事就吓的屁股尿流的,可见有的时候心里战术也不是特么准,楚离有点心虚。

    “哈?”他们没听错吧?一群人不可置信,榜上有名的人喜极涕零,笑出了声。

    李公公派了几位公公送这群大人离开后,气氛突然凝固。

    楚离低着头,摆弄着衣服上的蚕丝线,半响后才抬起头:“食君之禄者,当担君之忧,朕以为,你们也是如此,可朕没想到,你们是食君之禄,担的却是太后之忧、慎亲王之忧、摄政王之忧。”

    “……”惊闻,众人内心七上八下,羞愧的耳根子都红了:“臣等知罪,请皇上治罪。”

    这个时候再替自己开脱就是傻。

    “现在知罪,当初又为何犯罪?”楚离目光如炬,扫视一圈,随即敛袍起身。

    她这一句话让他们一个个沉默寡言,无话可说。

    “李公公,派人护送他们回去,朕有些乏了,先行回御书房休息。”自从乾清宫被毁,她一直蜗居御书房。

    “是。”

    众臣内心不安,被人遣送回家,本以为是灭门之灾,有些大人在回家的途中,盘算着在圣旨未下之前,要不要把嫡子暗中送出城去……

    可当他们回到自己府邸,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禁卫军是肿么回事儿?

    原来,楚离早就有所准备……

    …………

    第二天,一道接一道的圣旨口谕下达各个府中。

    与慎亲王暗中有来往的大臣,都被降了职位,贬去了鸟不拉屎的地方。

    与薛飞燕、楚连恪、薛国公府走得近的官员都丢了官,抄了家,还被发配边疆为奴。

    至于那些手上有人命官司的人,除了赔人钱财外,都被送进慎刑司遭受了一番苦楚又判了个无期徒刑。

    上官荆风尘仆仆回来,听到叶枫将军平反之事,还有慎亲王之死,有些消化不良。

    他赶紧进宫面圣,楚离一五一十详细说了出来。

    上官荆掩饰眼底悲伤,把采石场的异样一一禀报。

    “什么?周国的余孽?”怎么会这样?薛飞燕的人居然是周国的余孽?

    可据她所知,薛国公上到三代都是楚国权贵,祖上更是与开国皇帝一同打天下的猛将,怎会突然与周国有关联?

    “祖父你会不会听错了?”楚离问。

    “臣听的真真切切,必不会听错,要不是那黑衣人咬舌自尽,臣定要与薛飞燕当场对质一番。”上官荆道。

    “可薛国公上到四代……”楚离不可置信……

    “臣自然不是怀疑薛国公府,而是楚连恪的亲生父亲。”想起薛飞燕年少时被人掳去后怀孕,上官荆已经十分铸锭。

    “你是说……皇兄的亲生父亲?”这么说楚连恪是周国血脉?

    “正是,皇上,恕臣说句冒犯之话,楚连恪不能留。”若楚连恪真是周国皇室血脉,那就没这么简单了。

    谁也不敢保证周国在民间还没有隐藏余党。

    “我……”眼前的选择题对于楚离来说非常艰难。

    “臣知晓皇上的难处,但皇上要知道,楚连恪不死于你来说、于楚国江山社稷来说都是个危险的隐患。”上官荆一点,就点出要害。

    “我……”楚离还是下不定决心,气馁的捂着脸:“祖父,朕有些乏了,你一路奔波,先回去休息吧!”

    “皇上。”上官荆哪里听不出她这什么意思?她这是在逃避现实。

    “朕……知道了。”楚离不耐烦了,当个皇帝还真是身不由己,让人左右为难。

    “……”上官荆摇头重重一叹:“臣告退。”

    夜里,楚离辗转难眠,烦躁的爬起来,胡乱批了件衣裳,跑了出来。

    她如孤魂野鬼回荡在御花园,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长乐宫门口。

    “……”也不知道她发什么神经,居然敲响了门。

    绿茶打开门,看到她的时候心下一喜,赶紧行礼,让行:“奴婢见过皇上,皇上怎么过来了?”

    “朕……”呃……她也不知道怎么晃荡到了长乐宫……

    “朕不放心,想来看看你家主子。”这谎话也就绿茶这傻丫头能信了。

    “哦!”绿茶跟在她身后进了寝宫,点上烛火。

    “你先下去吧,有事朕在叫你!”楚离头也不回命令道,敛袍坐在床前。

    也不知为何,看着他,她内心的那些烦心事儿都消失了,脑海一片清明。

    突然有了主意,可似乎行不通,若她找老妖女要一颗假死药,帮助楚连恪逃过死劫。

    后又如何安置?放他离开?可能吗?就他这野心勃勃的样子,只怕是放虎归山啊!

    楚离靠在床头托着腮,想到很多方法,奈何最后都行不通。

    就这样,活泼的长睫扑闪扑闪,眼皮子时不时的在打架,最后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 chuanshi:23397394:143:2019-02-17 10:32: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