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5章 逼迫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5章 逼迫

作者:天羽馨

    薛飞燕以逼宫造反为由,被剥夺了圣母太皇太后的称号,还被打入了冷宫。

    至于楚连恪,摄政王府的奴才包括管家在内都被发卖了出去,偌大的王府里就剩几个看管的士兵与楚连恪作伴。

    薛国公府被革职,男男女女无不列外被发配边疆。

    此事对于薛国公来说是个重大的打击,曾经薛飞燕确实暗示过他谋反之事,但因被他忽略,也就没有察觉。

    现在回想,十分悔恨,要是他当时多留意一下,这孽女也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害了自己,还害了整个国公府平白无故遭到灭顶之灾,还好皇上仁慈,没有株连九族。

    楚离这招先斩后奏的招数,让上官荆温怒,马不停蹄的入宫面圣。她知不知道她这次的仁慈将是以后的灾难?

    “皇上,上官将军来了。”李公公禀报。

    “不见。”外祖父是来兴师问罪的,风尖儿上的时候,还是不见的好,楚离十分无奈的遮眼。

    “……”好的,李公公出去回禀,没一会儿又回来。

    “皇上,上官将军说,皇上要不见他的话,他就长跪不起。”

    “……”啊啊啊!楚离双手从脸颊滑上头顶,十指插进头发中,蹂躏一番,头疼的厉害。

    祖父为什么要逼迫她呢!明知道她一向心软,更何况皇兄与她一道长大,她怎下的了手。

    再说了,自她穿越至今,她连只蚂蚁都舍不得杀,第一次下命令杀人也是薛飞燕被几个男人玷污时愤怒作祟。

    平常下人犯错最多是发配边疆永世为奴,再就是判个无期徒刑,老死牢房。

    实在牵扯十恶不赦之人,她一般直接交给外祖父、皇兄、叶云痕几个,他们是提到外面去杀,还是怎么,她都不会过问。

    因为她胆儿小啊!怕半夜鬼魂来索命,虽然她也老大不小了,但她就是怕……

    “让他进来吧!”一败涂地,楚离趴在案子上,脸埋在折子里。

    上官荆进来拜见后,恨铁不钢:“皇上,为君者要斩断七情六欲方能稳固天下,您这次心软不杀薛飞燕母子二人,于情您是孝子,于理于国那就是不负责任,倘若她二人卷土重来,必将是楚国灭国之灾难,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祖父……”楚离抬起头来,怯懦道:“金口玉言,如同覆水难收,这圣旨已下,岂有收回之理?不说天下百姓、邻国之人,前朝众臣那边只会觉得朕不守信,出尔反尔,失信于天下不过是早晚的事。”

    “这……”他到没想到,上官荆敛眸沉思一下:“既然明面上不能收回成命,只要皇上开口,微臣愿意做这个恶心,暗中处决了他母子二人。”

    “……”呃呃呃……祖父咱能聊点别的不,整天打打杀杀,她胆儿小啊!

    “朕已经赦免他们死罪,这圣旨刚下不久,他们母子突然消失,难道就没人察觉其中诡异之处?说不定,明儿个,就传出朕把她母子二人处决的消息。”

    “臣会提到三千里地去杀,绝不走路一点风声,事后就对人说她母子二人逼宫失败,忧郁于心,染上病去了。”上官荆脑路清晰。

    “……”楚离嘴角抽搐,迫于无奈坦白:“祖父,皇兄纵有千错万错,到底也是与朕青梅竹马一同长大,若真杀了他,朕良心不安。我们就留他一条命,让他苟且偷生不好吗?朕会派人严加看管的,不会让他再在这片天下掀起一点风浪。”

    他就知道她心软,上官荆单膝下跪,只为楚国能够风平浪静:“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杜绝不了根源,这祸端迟早要攀岩这片天,还请皇上三思,万不可意气用事。”

    “祖父。”楚离从案桌下的暗盒中挑拣了一包药,塞在李公公手中,暗示他扶起上官荆。

    “皇上,你若不允臣,臣就永跪不起。”李公公过来搀扶,被上官荆推开。

    “……”唉!楚离叹了声,做人难、做皇上更难:“李公公,给将军倒杯茶,润润口,这事儿容朕思考一下。”

    上官荆见这事儿有转机,偷偷松了一口气,他确实有点口渴了,接下李公公递过来的茶水一饮而尽。

    “……”李公公小眼睛转了转,缩了缩脖子,端着空茶杯退一边去。

    楚离详装思考,在奏折上画着猪头,悄悄抬眼瞄了一眼,又飞快低着脑袋想事。

    十秒后……“咚”地一声,上官荆眼皮一翻,倒在地上。

    某女吁出一口气:“来人把上官将军送回府邸。”

    今儿终于蒙过去,只是……以后呢?她总不能因为这事儿避着不见吧?

    “过来。”对李公公招招手。

    “传旨下去,朕身感不适,罢朝三日,另外找几个高手保护好楚连恪。”薛飞燕的话……爱咋地咋地吧!今儿还想杀她呢!

    “是。”

    ……

    上官荆昏昏沉沉醒来,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急着要上朝,却被人通知,皇上罢朝三日的消息。

    “……”这……这丫头,她到底想干什么?这是躲着他吗?

    上官荆摸着头顶,眼神飘忽,不行、不行,楚连恪这事,他不会退让的,既然明着不行。

    他只能先斩后奏了。

    上官荆一举一动都在楚离耳中。

    “这老滑头,朕就知道,让人盯紧点,可别让他得逞了。”

    相处这么多年了,她怎会不知道他肚子里的小心思。

    想要楚连恪的命,也得过得了她这关。

    这祖孙两人在为楚连恪之事互不相让,而另一边,御史大夫府邸中迎来一位尊贵之人。

    “大人。”

    “不是让你料理掉叶云痕吗?怎么没办成?”来人蒙着面,桃花眸中流光变幻,眼角下若影若现的美人痣在暗中带着一丝梦幻。

    “小的确实按照大人说的,说动了太尉出头,奈何不尽人意,被皇上给挡了回来,本以为可以拿叶枫将军叛军之名让叶云痕成为阶下囚,哪知慎亲王妃出来参和了一通,小的……”

    御史大夫小心翼翼的回禀,这大人几天没出现,他以为自己躲过去了,没想到还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 chuanshi:23397394:145:2019-02-17 10:32: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