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6章 他是谁?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46章 他是谁?

作者:天羽馨

    “饭桶,要你何用?”来人厉声呵斥,凤眸杂夹着隐隐怒火,大袖一挥,只听“嘭”的一声巨响。

    御史大夫被一股无形内力打飞,直径撞到墙上,垂直跌落地上狠狠吐了一口血:“大人,属下知错。”

    来人寒光斜视,冷哼了声袖手离去:“若有下次你也不用活了。”

    这么千逢难载的机会,居然让这饭桶给办砸了,看来要斩断楚皇的左臂右膀还得再寻时机才行。

    御史大夫吓的直发抖,头磕在地上,余光瞧见那人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中,才慢吞吞站起来。

    ……

    离开御史大夫府邸,男子飞檐走壁矗立在城外山林中。

    “主子。”黑夜中一抹身形从天而落,单膝下跪。

    “办的如何?”男子侧目。

    “慎亲王府邸已然备妥当,只欠东风。”

    “那就好,薛飞燕那边如何?”男子眸光晦暗不明。

    “属下已经告知她,让她想办法活下去,一有机会便救她出来,只是……主子,刚才属下在冷宫被一伙身份不明之人袭击,他们的目的是要取薛飞燕性命。”

    “可有查出是谁的人?”

    “那一伙人皆为死士,临死之时什么话也没说,属下目前尚未查出来究竟是谁的人。”

    “薛飞燕万万不可有事,你有差人护着?”

    “属下派了三十人潜伏在冷宫暗处。”

    “恩。”

    男子微微点头,挺拔的身影逐渐隐于黑暗之中,二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京中,上官荆飞檐走壁本想翻进摄政王府邸行刺杀之计,谁知这刚飞进强内,脚底下的仙人掌令他脸色一变。

    紧接着就听见“嗷呜嗷呜嗷呜”的狼叫声从远处狂奔而来……

    “……”脚底下的仙人掌尚未来得及拔下,上官荆惊慌失色,运用轻功又重新翻出墙外。

    这……好像脚底的仙人掌刺又往脚底刺进去几分,疼的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拔下脚底两盆仙人掌,然后脱下靴子,就看见脚底密密麻麻的血洞……

    这王府什么时候种了这么多仙人掌以及何时养了那么多只狼?真是疼死他了,上官荆朝高高的红墙呆望了许久,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次日,他的脚又肿又红又疼,就跟不小心狠狠崴了脚踝一样,一下地就钻心的疼。

    就被仙人掌扎了几下,居然疼出这般田地,上官荆忍不住狐疑起来,眼前一闪而过不久前某女拿出来的那一筐药粉……

    “来人,请府医。”

    府医来后,也没检查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摸了下上官荆的伤处,上官荆疼的倒吸一口气,不让他碰。

    好在刚才一摸,初步判断没有骨折。

    现在以形状判断,是不小心扭伤脚踝导致水肿,过几天便好。

    最后府医开了几副药方,带着小厮去熬药。

    上官荆眉峰一蹙,没中毒……想他久经沙场这么急久,如今居然这般不经摔………难道是年岁大的缘故?

    ……

    宫内。

    从线人那得到消息,楚离微微一笑,普通的仙人掌刺对于外祖父这个久经沙场的人来说,那就是挠痒痒。

    所以她让人在仙人掌上抹了点药,一种能让人脚肿疼上几日,不能下地的药水。

    “你下去吧,继续盯着。”楚离对殿中线人吩咐,就见李公公急急忙忙的过来,附耳了几句。

    “确定是外祖父的人?”

    “是。”

    昨天去慈宁宫宣旨的时候,薛飞燕动了一下武,就变得跟林妹妹一样柔柔弱弱的。

    怎么外祖父派出的十个死士……莫非薛飞燕是装的?想利用冷宫之便逃离皇宫?

    “把守冷宫的侍卫换成禁卫军,另外差两名健壮的嬷嬷伺候着。再有……”

    楚离从暗格中摸出蓝瓶:“以防万一,一日三餐搅拌于膳食之中。”

    这并不是什么毒药,而是让人全身乏力的药粉而已。

    还有,她让这两名嬷嬷明着是伺候,暗中是监视,全冷宫无死角的监视,别到时候出现什么通往外面的地洞就不好了。

    “是。奴才这就分派人下去。”

    李公公领命,拿着蓝瓶子走了出去。

    天日渐冷,几天后阴沉沉的天空飘起了几天几夜雪花,御花园中皑皑白雪,如同身在冰世奇缘。

    楚离握着暖炉,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天冷了,人啊!就容易犯困,只想窝在被窝里看着手机,刷着朋友圈,与闺蜜打情骂俏。

    当然这种生活,现如今只能出现在她幻想之中,自她穿越以来除了批改奏折还是批改奏折。

    她活的连古代女人还不如。

    最起码这些古代女子还有自己的朋友圈,聊聊家常,扯东扯西也是能打发时间的乐子。

    现在想来,楚离更没批改奏折的动力了。

    “皇上喝杯茶,润润口。”候着的李公公见其搁下笔墨,有眼见儿的端了杯茶上来。

    楚离推了推:“朕不渴,李公公,你说这雪一直下不停多无聊啊!要不咱们寻点乐子去?”

    “……”李公公嘴角抽搐,外面天寒地冻的,冒着雪出宫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皇上,这奏折若是不能如期批改,只怕日月积累会更多。”

    “……”楚离脸上龟裂,这家伙不带这么拆主子台的:“咱们就出宫买个糕点,一下就回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而然,被诓出宫的李公公半个时辰后站在万花楼前,风中凌乱,说好的买糕点,说好的一会儿就回去,说好的不会耽搁批改奏折的时间……

    “来啊!”楚离对二楼身着轻纱招揽客人的姑娘抛了个眉眼儿见李公公没有跟上来,连忙拉着他进了阁楼。

    早已在大厅等候的妈妈桑,见到来人,赶紧迎上去:“主子。楼上说。”

    楚离轻“嗯”了声,眼神如同浩瀚无垠的星空,闪烁着未知危险。

    几人上了二楼,来到最偏僻的房间。

    “主子请进。”

    楚离再也维持不了脸上纨绔的表情,失了仪态冲了进去。

    她这次出宫本来只想买点“满天香坊”里做的糕点就回去,谁知付银子的时候万花楼专用的传信鸽找到了她。

    <!-- chuanshi:23397394:146:2019-02-17 10:32: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