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55章 致命线索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55章 致命线索

作者:天羽馨

    “绿茶,你家主子喜欢什么?”

    楚离问。

    “嗯?”绿茶迷糊:“主子……喜欢弹琴、喜欢下棋、喜欢画画,喜欢玩虫、喜欢……”

    “……”呃呃,凤倾城居然还有这嗜好,看着一本正经,连虫不都放过:“还有呢?比如说书,他喜欢什么故事?”

    “主子不喜欢听说书,觉得舌燥,吵的慌。”绿茶实话实说。

    “……”唔!楚离眸光闪了闪:“你会弹琴吗?”

    “会。”她虽然不会武,不过跟着主子耳目熏染,弹琴最是擅长。

    “这样吧!”楚离无意间与她勾肩搭背,脸庞凑进来。

    “……”绿茶内心小鹿乱撞,“砰砰”个没玩儿。

    楚离让她把凤倾城喜欢的画像拿出来挂在床前,又让她把棋盘、古琴拿出来摆在不远处弹奏。

    至于这虫……就算了了吧!

    安排好这些,太阳也下山了。

    第二天,楚离照旧下了早朝,直奔长乐宫看成果。

    这是什么?楚离凑上去,看着挂在床前的画像,十分骇然。

    这画中的女人,怎么与她长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画中的人身着衣裙,还……还是一身正红……喜袍……

    李公公看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这不是皇上吗?怎么身着女装……

    不过,还别说,他家皇上穿着新娘子的衣服一点都不违和,就好像就该是这样的。

    这想法一出,李公公一个激灵。

    “绿……绿茶。”楚离赶紧把李公公推出去。

    琴音敛去,绿茶起身:“皇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楚离结巴结巴。

    “这……这是主子最喜欢的画像,每日主子都会拿出来观赏。”绿茶唯唯诺诺。

    “可这画中女子为什么与朕一模一样?”楚离可不认为凤倾城喜欢她,说不定这背后拿着这画像扎小人儿呢!

    “这……”她也没有办法解释,因为这画是主子在大元朝时画的……

    “赶紧撤了烧了。”楚离心里别扭。

    “奴婢不敢。”绿茶惶恐。

    “有啥不敢的?你主子要是醒来追问,就说朕的主意。”要是放在她那社会,那可就是侵权的。

    “是……”绿茶赶紧取下画像出去了,至于有没有焚烧……这就不知道了。

    这还差不多,楚离撇撇嘴,余光扫到不远处的琴音……坏心一起,敛袍坐下,五指抚摸琴弦,声音悦耳动听……

    她嘴角上扬,拨弄起琴弦,弹奏了一曲忐忑

    啊哦~

    啊哦诶~

    啊嘶嘚啊嘶嘚

    啊嘶嘚咯嘚咯嘚

    啊嘶嘚啊嘶嘚咯吺……

    这……声音……暗中的可乐、红茶脸上一变,差点从高处跌落下来,李公公更是捂住了耳朵。

    楚离弹奏的有些忘我,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咳咳!其实不是歌谱的事情,而是她五音不全,唱功与原唱那是一个天一个地。

    一个天外之音,一个十八层地狱鬼魂般嚎叫……

    而然,就是这鬼哭狼嚎,触动了凤倾城的内心,手指不自觉的微微动了几下。

    可惜,楚离音调提不上去,破了音,唱的嗓子疼,一时没注意口水溜进了气管儿,害的她一顿猛咳。

    神曲就是神曲,一般人还真驾驭不了。

    琴音消散之时,凤倾城微微颤动的手指也回归平静,一切如同梦幻。

    ……

    缓过来神,某女站起来,摸着嗓子出来时,李公公还捂着耳朵。

    “……”

    “……”

    二人对望,李公公献媚一笑:“皇上琴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一绝。”

    “……”她感觉这是在骂她?楚离神情不自然,抬手搭在他肩膀上:“那……李公公啊,朕不是马,你想拍马屁拍错地儿了。”

    “……”这话说的,不过他拍马屁也是真的,李公公嘴角抽搐,“嘿嘿”的两声。

    然后随着楚离离开了长乐宫。

    当夜,刑部大牢就出了事,楚离交代过守夜的人,察觉不对劲立马装睡装死,闹出天大的动静也不能睁开眼睛。

    好在都是听话的,没有人员伤亡,就是……蕙兰死了。

    刑部尚书汇报完毕,下朝后,楚离与上官荆连忙赶到大牢内,

    血迹斑斑的地面上赫然写着“北漠”

    如她所料,蕙兰确实听进去了,昨天晚上怕是与来人对质了一番,临死前不甘心,道出了百家当铺身后的大boss。

    只是这“北漠”……

    上官荆与楚离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北漠王朝?”

    百家当铺身后的是北漠王朝的人?

    “祖父可有与北漠的人结怨?”楚离问。

    “以前几国动荡,与北漠确实交过手,私下并没有与北漠的人有过来往,会不会是北漠皇室之人?”上官荆垂眸思绪万千。

    “皇室?”若真是……那就麻烦了,邻国皇室把手伸进楚国,想要灭了将军府,其目的不会是想搅乱楚国,吞并楚国吧?

    “祖父此事……”楚离心照不宣。

    “看样子几国之间的表面平静……北漠想要率先打破了。”上官荆长叹,神色担忧。

    北漠不敢明着攻打楚国,怕的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后便宜了别国。

    这暗中吞并楚国……还真是煞费苦心了。

    “现在防为时已晚,这暗中也不知道混进来多少眼线。”棘手啊……楚离捂面,思绪混杂。

    “敌暗我明,既然防不胜防,那我们就顺着他们,让他们走进我们的圈套,把这暗中毒瘤一网打尽。”上官荆思来想去,只能如此。

    “祖父的意思是……”楚离眸光晦暗不明,心照不宣。

    百家当铺内。

    “你说这女人死之时,在地上写了北漠二字?”男子桃花眸风云涌动,闪烁着危险气息。

    “属下失职,没有处理干净,引来了麻烦,还请主子降责。”花花单膝下跪。

    “本尊的身份从未对她透露半分,她是如何知晓本尊就是北漠之人。”男子冷若冰霜,此刻的他如同雪雕般冒着丝丝危险的寒气儿。

    “这……”他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花花低头思虑,骤然想起一个画面:“主子,属下想起来了。”

    <!-- chuanshi:23397394:155:2019-02-17 10:32: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