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57章 上官墨转醒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57章 上官墨转醒

作者:天羽馨

    过了好一会儿,楚离整理好思绪,下床穿戴:“郡主的玉体在哪儿?”

    “这……大火扑灭的晚,现在这个时候怕都在收拾现场,郡主的玉体尚无消息送进来。”李公公蹙眉,如实回答。

    “准备一下,朕要出宫。”洗好脸,楚离冷若冰霜道。

    “外面天寒地冻,皇上不如喝口热粥再去?”李公公眨眨眼,好心提议道。

    “……”楚离斜视:“舌燥。”啥也不说,直接出了乾清宫。

    “……”呃呃!李公公有些懵,拍了拍嘴巴,他是……说错了什么吗?

    “唉唉?皇上等等奴才。”

    ……

    出了宫,楚离先是问了上官荆楚千金在哪儿?

    上官荆摇头,人都烧的面目全非,只能看身上特征才能分辨出来谁是谁。

    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符合楚千金的尸首抬出来。

    楚离心急如焚,站在被火烧毁的慎亲王府前,看着一具具烧焦的尸体被抬出来,她都会上去看看。

    直到响午,最后一具庞大的尸首出来,楚离掀开一看,尸首上面的玉佩,她一眼就认出这就是楚千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楚离趴上去,嘴里念念有词,直说对不起。

    “皇上节哀,人死不能复生。莫要伤着龙体。”上官荆轻柔安慰。

    楚离痛苦摇头,抽泣:“祖父,人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原先朕是不信的,现下朕信了,她这么憨厚没有一点心机的女孩子,不该如此。”

    “……”这话……说的还真是真理,祸害确实比好人长命,比如薛飞燕、楚连恪这两个祸害,上官荆竟然无法反驳。

    “皇上,时候不早了,让下人收殓一番,也好让她得到应有的安息。”上官荆道。

    楚离点头,依依不舍的站起来,挥了挥手:“厚葬。以长公主名义厚葬。”

    “……”上官荆惊讶,虽有不妥,还是随她去。

    楚千金的葬礼,比一般嫔妃的还隆重,一国之帝亲自守夜,碍于楚离。

    全国上下挂灯唉痛,前朝权臣一一过来吊鸣。

    这种身后尊荣,自古以来:前不古人、后无来者,在后来还被记入史册。

    慎亲王府一片压抑,丝毫不知百家当铺内,迎来了一位身裹黑色衣袍的人。

    看着来人,身为家主的男子丝毫不意外,似乎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想好了?”男子左眼角下方的泪痣,在烛光之中如同黑色曼陀珠华,带着致命的诱惑。

    “是。”来人声音嘶哑,眸光赤红。

    “既然想好了,那么……游戏……就开始了,倘若中途退出者,可是要万劫不复。”男子句句带着威胁信号,面若桃花盛开,空手一翻,桌上扣着的茶杯翻了过来。

    花花上前到了两盏茶,一盏递给了男子,一盏……

    “本王说一不二,向来一言九鼎,绝不会中路退出。”杀妻灭女之仇,他身为九尺男儿,定要亲手剐了………来人接过茶水,一饮而尽。

    “甚好。”男子奸计得逞,眸光平静如湖。

    天……将亮。

    楚离一夜未眠,守了七天七夜,实在支撑不下去,终于倒下了。

    楚千金出殡,某女缺席了,浩大的出殡队伍循环渐进。

    在某处的酒楼厢房内,坐着一名黑衣人,黑衣人全身包裹,头戴蓑笠遮挡容颜,一双眸子死死盯着大街上被众人抬着的棺椁,手直接攥紧。

    几天后……楚离慢慢缓过来处理政务,下面起火的缘由归咎在火烛之上,这火烛还是楚千金自己房间引起的。

    她本以为是北漠的人搞的鬼,现在来看全然是个意外。

    时光荏苒,一切又归于平静,半月后,将军府传来好消息,上官墨醒了。

    听到这等好消息,板了一个月脸的楚离终于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

    急急忙忙出宫。

    “大哥?”进了房间,楚离瞧见那正与长辈说话的男人,欣喜若狂,直接飞奔过去。

    虚弱的上官墨侧目,嘴角荡漾起一抹笑容:“阿离?”

    “大哥你终于醒了,你不知道可担心死我们了。”来到床前止住脚步,楚离上下打量。

    “让你们担心了。”上官墨叹了一口气,想起什么神色黯然。

    楚离眉开眼笑,想起某个人,敛上的笑容逐渐消散:“三哥……”

    “我也不知道,当时出来一批身手不凡的黑衣人,手段极为阴毒,我见情况不妙,便让他与珑儿姑娘先走一步,后面……”上官墨脸上无颜,直接叩地。

    楚离一惊,后退一步:“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还请皇上降罪,卑职没有保护好赈灾银两,实在无颜再见皇上。”

    上官墨一跪,屋内的人全然起身跪下,上官荆也不列外。

    “朕知道大哥也尽力了,何须自责?”楚离赶紧扶起她,对屋子里的人言:“你们也起来,都是一家人,一个两个跪朕这个晚辈,真是折煞朕。”

    “谢皇上。”上官荆等人站起来。

    “灾民……”上官墨念着。

    楚离微微一笑:“大哥安心调养,那边朕已经派叶云痕他们去了。”

    “那便就好。”不然他难以想象,没有银两赈灾,灾区会如何,上官墨偷偷松了一口气。

    因他醒来,阴沉沉的天似乎又转晴,一家人其乐融融,楚离还留下来吃过晚饭。

    晚膳后,楚离准备离开时问了问上官荆:“祖父,你说这赈灾银子会不会与北漠有什么关联?”

    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一切,她不得不重新审视。

    “这……”上官荆迟疑:“若真是北漠所为,他又是如何把这么一笔巨款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楚国?”

    没有露出一丝蛛丝马迹,这点足以让人不安。

    是啊!还真让人匪夷所思,楚离惆怅,照理说这么一大笔银子多少会留点什么痕迹。

    可底下查这件事的人,没有查出一点踪迹,也没有人看见什么可疑的人马出现……

    会不会……楚离想到一种可能,不可置信:“祖父,会不会这银子根本就没运出楚国?”

    “皇上的意思是?”上官荆跟着一惊。

    <!-- chuanshi:23397394:157:2019-02-17 10:32: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