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58章 追回银两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58章 追回银两

作者:天羽馨

    “银两失窃地在通往淼城的官道上,那条官道边有不少坟墓,朕猜测那银子十之八九就藏在某个坟墓中。”楚离脑海理出一条清晰的路线。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与其露出马脚,还不如藏在最危险的地方,等风声一过再运出楚国。

    上官荆震惊不已:“臣立马让人前去一探虚实。”

    “不,祖父,这事得暗中进行,不能惊动任何人,朕记得边疆偶尔与邻国有些小摩擦,明日朕便下旨让您老带兵前去镇守边疆。”楚离道。

    “臣领旨。”

    上官荆单膝下跪。

    楚离扶他起身时,低声吩咐了几句,便出府回宫。

    天将破晓之际,楚离便下了一道圣旨,震惊全野,不过理由确实充分,无人反驳。

    三日后,上官荆带兵出了城,楚离站在城门之上送行,直到看不见远去之人的身影……

    “皇上,风大,我们该回去了。”李公公被风迷了眼。

    楚离收回视线若有所思,走下城楼,打道回宫。

    不一会儿,有人来报,说是大元朝那边来消息了。

    楚离眼眸一亮,赶紧搁下笔墨宣见:“宣见来使。”

    来的还是朴丞相,见到楚离规规矩矩行了一个礼:“见过楚皇。”

    “来使免礼,来人,赐座上茶。”楚离一声令下,侯在殿中的公公们忙前忙后。

    朴丞相坐下后,从袖口里呈上一个匣盒,直言:“楚皇,我大元朝愿意割地赔礼,把北边挨着楚国的城镇赠予楚国,还请楚皇遵守承诺。”

    李公公从他手里把匣盒接过来呈上。

    打开匣盒,里面躺着的令牌与地契,甚得楚离心,她嘴角上扬,爽朗道:“来人把小侯爷请出来。”

    事已办成,一切都好商量。

    “是。”李公公垂眸,亲自去。

    这段时间,楚离与朴丞相寒颤了几句,不一会儿,小侯爷就被请了进来。

    风度翩翩的小侯爷在楚国被养的珠华圆润,胖了不是一个层次,与多日奔波劳累的朴丞相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朴……朴丞相?”似是见到了娘家人,小侯爷两眼泪汪汪,一股委屈上来:“丞相啊,您老终于来了,您再不来,我都快崩溃了……”

    这些日子吃喝拉撒都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他害怕极了。

    朴丞相嫌弃的瞥了他一眼,起身抱拳:“楚皇,时辰不早了,本相告退。”

    “来使一路顺风。”一般情况下都会挽留做做表面功夫,可楚离根本不屑。

    送走朴丞相,把匣盒放隐蔽之处,楚离批改好奏折,又去了趟长乐宫。

    那里还是老样子,不过她已经习惯闲下时间就去长乐宫坐坐。

    看着凤倾城那洁白毫无瑕疵的脸庞,她烦躁的内心总能得到一丝安慰。

    这种感觉,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楚离皱了皱脸,略有一丝困意来袭,靠着床沿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

    而然,百家当铺。

    天边余光全部敛去之时,一只信鸽从天而降,从窗口飞了过来。落在棋盘上。

    男子侧目,眉心微蹙,似是不悦,抬手抓住信鸽,抽出信筒,一目十行。

    “这点事儿就乱了阵脚,还真是无用,花花,立马准备马车回京。”

    “主子怎么突然……”好好的怎么突然回宫?花花不能理解。

    男子不想多说,把信重新塞进竹筒,丢给花花。

    花花准确接住,打开一看,骇然:“身份暴露,大皇子、三皇子、刘贵妃已经发现了主子不在京城的踪迹?”

    “这……”

    花花抬眸:“属下现在就下去准备,只是主子若回北漠,那楚国这边……”

    “这边自有人照看,不必多虑。”男子优雅起身,垂眸抚平衣袖上的褶皱。

    “是。”

    花花下去安排。

    ……

    时光荏苒,两月之后,除夕将至……楚离得到消息,赈灾银子确实埋在路边坟墓之中,一两不少整整五千万两白银,目前已经护送至灾区。

    叶云痕那边也传来消息,说是已经到达灾区,灾民都得到安抚,目前在商议重建家园之事。

    楚离看着纸上内容,冰冷的脸如同被太阳化开的雪,甚是欣慰:“好、好、好。”

    大过年的,还真是喜事连连,只是……可惜了,祖父他们不能赶回来过年了。

    楚离略表遗憾,重重叹了一口气。

    除夕、春节当天,

    家家挂起了红色灯笼,吉时到临,门口的鞭炮点燃火心,噼里啪啦,迎接来年初春,寓意好运连连。

    昔日的大街上也是热闹非凡,人来人往,孩童欢乐笑声不断。

    其中有舞龙的、还有卖小吃的,楚离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难得一笑。

    “这过年啊!就是不一样,瞧瞧这些无忧无虑的孩童,朕心里暖洋洋的。”

    “皇上说的是,倘若宫里娘娘再添两个小皇子,就更热闹了。”李公公悄悄瞥了眼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被看的脸色一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楚离好兴致被他这一句话败光,瞪了他一眼,再也不理他,脚步加快。

    “……”李公公察言观色,观他家皇上脸色不好,突然想不明白,看向旁边的上官婉儿,那眼神似乎在问:他又说错话了?

    上官婉儿摇摇头,越过他,追上楚离的脚步,这女人……和女人能生出孩子吗?

    “……”李公公站在原地,有些凉凉,反应过来赶紧追了上去。

    将军府外,上官墨早已在外等候多时,看到她们来,赶紧上去迎接入府。

    今年的年夜饭不同往日,少了几个人,也就热闹不起来。

    席间,众人寡言少语,饭后点了天灯,楚离便早早回了宫,研究自己的南水北调。

    三月开春之时,待祖父几人归来,这工程也该启动了。

    与此同时,北漠某处。

    “什么?那笔银子不见了?”男子讶然,他筹备了这么久,本想等风声一过,待到除夕之时,楚国境内防备松懈再运回北漠,谁知……

    “那看守银子的人呢?”紧接着男子问。

    “回禀主子,看守银子的十名暗卫皆身首异处,属下目前尚未查出是何人所为,还请主子责罚。”花花跪在地上。

    <!-- chuanshi:23397394:158:2019-02-17 10:32: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