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62章 孩子的父亲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62章 孩子的父亲

作者:天羽馨

    上官婉儿惊呼,眼看就要跌倒在地,双手下意识牢牢护住隆起的腹部。

    刹那间,额头重重撞上旁边尖锐的摆设。

    一旁的李公公惊悚,碍于身份没有出手相救,当他余光触及地上一支孔雀珠钗时,由心一震。

    这珠钗……摸了摸藏于袖口一模一样的孔雀珠钗。

    想起那醉酒之后的梦……不可置信。

    他找了那么久的人,难道是……

    李公公眸光闪了闪,殿内突起的嗓音吓了他一跳。

    “好大的胆子,你身担协理后宫之责,居然滥用私职谋害皇嗣,究竟是谁指使你的?”

    上官婉儿额头擦破了皮,疼的脸庞一皱,惊闻,抬头,映入眼眠的是一抹明黄色的身影。

    “皇……皇上?你……”上官婉儿讶然,一股疼痛悄悄袭来。

    至于她为什么没有唤楚离的名字,那是因为皇上被救回来后,就交代过私下不许攀亲带故直呼名讳。

    这种变故还真让她不习惯。

    “怎么?爱妃很惊讶?”那抹明黄色的身影,虽容貌未改,体型却高出了一点点。

    他面容扭曲,眸光阴狠,早已没了从前的温润如玉。

    “臣妾……”上官婉儿柳眉微蹙,身下传来热乎的血,似乎有流产的预兆。

    “你无需再狡辩,朕不想听那些苍白的求饶,朕今日来,只是宣布一道口谕,从今日起剥夺婉妃荣耀,择日打入冷宫。李公公。你亲自执行。”那抹明黄色厌恶颌面,句句诛心,袖手离开。

    仿佛这里瘟疫横行。

    李公公垂眸,心情颇为复杂:“是,奴才遵旨。”

    他真的不明白,好好的一个皇上,回来后怎么性情大变。

    “娘娘你没事吧?”送走了那尊明黄色的身形,李公公在门口张望了一眼,赶紧扶起地上的人。

    “孩……孩子。”上官婉儿脸色苍白,颤颤巍巍被扶起,冷汗打湿了额头上的碎发,一切显的多么苍白。

    李公公低头一看,大惊,赶紧招呼人:“来人,快宣御医。”

    “没……没用的。”上官婉儿惨笑,她怀的不是龙种,又一个即将打入冷宫的妃子,太医院只会敬而远之。

    “傅御医……”李公公言道。

    “不……本宫虽身在后宫,太医院的事情也知道的七七八八,傅御医自己都自身难保,太医院之首易了主,他的日子只怕比我更难熬。”

    上官婉儿摇头。

    “那……那……”李公公慌了,想起什么,眼眸一亮,主……主子,对主子医术高明。

    李公公把她抱上塌,吩咐了殿内几位丫鬟,急匆匆的去了趟长乐宫。

    凤倾城听到这消息,着时震惊,阿离怎会如此糊涂?那是她在乎的人啊,怎么……

    “主子,属下求求您,救救娘娘,在迟一会儿,娘娘她……”

    李公公跪在地上磕头。

    “好了,本宫又没说不去,你先行离去,免得惹人猜疑。”凤倾城长睫微敛,棋盘上风云涌动,一子落下,全盘皆输。

    待李公公离去不久,他才起身出门。

    ……

    殿内一股血腥弥漫,凤倾城蹙蹙眉,来到床前,上官婉儿早已疼的晕了过去。

    凤倾城手腕处的丝线犹如灵蛇缠上上官婉儿的脉搏,轻轻一探,那丝线乖巧的收了回来。

    耳后,凤倾城微微侧目,给了一个眼神让李公公自行体会,逗留的李公公赶紧出去守门。

    紧接着,绿茶摊开一套银针,凤倾城回首,疾手一抬,广袖轻带,十根银针夹入指间,“咻”的一声,没入上官婉儿体内。

    晕过去的上官婉儿骤然睁开眸子,疼痛令她蹙眉。

    “脱衣。”凤倾城背过身去对绿茶吩咐。

    绿茶解开上官婉儿腰带,锦衣渐渐滑落,露出了光滑隆起的腹部。

    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肚皮上挣扎的小脚丫。

    “主子。”绿茶叫了一声,提示准备就绪。

    凤倾城负手而立,垂眸间一只手夹起十枚银针,随手一挥,那针准确无误刺入上官婉儿穴位。

    就这么一瞬间,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上官婉儿身下的血挺住了……

    半个时辰后,取下银针,凤倾城擦了擦手,绿茶帮上官婉儿穿好衣服,拿起银针包下去消毒。

    现在殿中只剩下凤倾城、上官婉儿两人。

    “孩子的父亲是谁?”

    上官婉儿诧异,缓缓挪动想要起来回话。

    “你再动,本宫可没有办法第二次保住你腹中胎儿。”凤倾城背着她道。

    “……”上官婉儿又安静躺下:“妹妹为何突然问这个?是怀疑……”

    “阿离是女儿身,本宫比谁都清楚。”凤倾城直言。

    “你……”上官婉儿急了。

    “你无需知道本宫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清楚本宫不会害她便可。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凤倾城蹙眉。

    其实他心里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只差一个确定而已。

    他的人他清楚,上官婉儿腹中胎儿不保,以李公公的性子不会如此莽撞,更不会磕头惊慌失措求他出手……

    除非……凤倾城眸子一寒。

    “我……”上官婉儿不知道怎么说:“是……我……”

    她……她要怎么说啊?难道要告诉旁人李公公并没有净身?这消息要传出去那可就是欺君之罪。

    “他(她)没父亲。”最后,上官婉儿咬咬牙。

    “是吗?那李公公……”凤倾城冷笑,后面的音拖的老长老长,留了一个悬疑。

    “……”上官婉儿全身绷紧:“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是李公公吗?”凤倾城转身与她对视。

    上官婉儿苍白的小脸倔强看着他:“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妹妹既然都知道,何必多此一举?”

    凤倾城嘴角上扬,转身走了出去,什么也没说。

    只是路过门口李公公面前时,停留了两秒:“半夜去领罚。”

    “……”李公公有点呆,这……怎么了?莫非主子看出来什么?

    凤倾城离开后,李公公进去询问了几个问题,上官婉儿看着他,眸光带着光,此事本来就不光彩,她怀孕没有告诉任何人。

    要不是那日皇上在她就寝时进来,只怕皇上也不会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娘娘……那天……到底是不是您?”李公公迫切急问。

    <!-- chuanshi:23397394:162:2019-02-17 10:32: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