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77章 计划进行时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77章 计划进行时

作者:天羽馨

    得知礼部尚书打入天牢,家产充公,发配边疆的消息,楚离脸上没有一点惊讶。

    这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与百里香香回来的途中,经过峰城,那里确实民不聊生,要不是有百里香香护着,她估计要被那男女通吃的恶霸抢去。

    那恶霸也是个没脑子的,直言不讳,什么都敢说,把自己叔父的底细全抖出来了。

    常言道:高调过后,就是泥坑,没想到他叔父居然是大王子的人。

    这次也算是他帮了她大忙,要不然她还得另想办法除去大王子爪牙。

    不过说起来,让百里.亦殇寻几个可靠的人上京告御状,没想到他直接把峰城的老百姓全部接到京中来了,还真是狠。

    这简直让人载了跟头,爬不出来泥窝,越挣扎死的越快。

    楚离不得不叹,百里.亦殇非常人的脑洞。

    “我记得,礼部有你家主子的人,那人明面是大王子的人,暗中是四王子的人,实则是你家主子的人,想办法让他顶上去。”

    看着桌上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木牌。

    楚离把礼部木牌上的字用笔墨划去。

    大王子爪牙为:左丞相、礼部、兵部、刑部

    ,如今掉了礼部这个爪牙,也只不过在他身上拔了毛而已。

    不过有些事情……还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看看四王子的爪牙:右丞相、吏部、户部、工部……拔掉哪个呢……

    楚离选择题疑难症,犹豫不决,刚好小奴答了个“是。”

    “过来。”某女对他招招手,小奴磨唧唧走过来。

    “你觉得哪个不顺眼?”

    “啊?”小奴不懂,懵圈儿了。

    “哪个不顺眼?”

    “……”小奴瞟了眼桌上木牌,居然指了两个,一个是大王子的爪牙:刑部。

    一个是四王子的爪牙:户部。

    “两个?”呃……她其实想让他选一个的:“你为什么讨厌这两个?”楚离好奇,突兀间想听八卦。

    “刑部尚书家嫡长子风流成性不说,还狗仗人势,见到我家二王子就讽刺几句,有的时候明目张胆叫嚣。”小奴愤愤不平。

    楚离讶然,百里.亦殇是王子,皇室血统,就算不得宠那也是王上的儿子,怎轮到一个区区官宦之子羞辱?

    这……这王上是瞎子吗?居然不管的?

    小奴没管她多惊讶,继续说着:“户部尚书嫡长子虽与刑部尚书嫡子不对付,也少不了鄙夷二王子的话,所以他们俩家小奴都厌恶。”

    呃呃……原来如此,楚离听完垂眸,思绪万千:“那你想替你家主子报仇吗?”

    “报仇?”小奴想不不敢想。

    楚离凑上去在他耳旁说了几句,既然不对付,那就好办,双方都是纨绔子弟,美人计最适合不过了。

    小奴听着听着眼眸一亮:“小奴明白这就回京。”

    “哎?不急于一时。”楚离拦住他,指了指外面:“天色已晚,外面蛇虫鼠蚁颇多,明天早上去也不迟。”

    “好的。”

    第二天,百里.亦殇就收到小奴递来的消息,马上照办。

    …………………………

    京中鼎鼎有名的风花雪月场所,客人络绎不绝,姑娘们的嬉闹声颇有魔力让一些达官子弟一掷千金。

    这里当红的花魁在这京中名声家喻户晓,是男人们的……换句话来说就是一些宅男想而不得的女神。

    只是这女神过于高冷,只卖艺不卖身,不过今夜,也不知道她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叫价卖初ye。

    ……

    夜色春晓,红颜醉。

    为睹佳人,掷千金。

    听着外面叫价高低起伏,从几百两直升万金,身为花魁的红纱在眉间点了颗朱砂痣。

    当刑部尚书嫡子以两万白银定音,红纱出了房间,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

    看着中了迷药,独自饮酒的户部尚书之子,红纱嘴角邪魅上扬……

    而另一边,在妈妈桑的指引下,刑部尚书嫡子没有在房间看到红纱,一阵不悦。

    当一个粗使丫鬟急匆匆过来禀报:“妈妈,妈妈不好了,红纱姑娘被户部尚书家的公子硬拽拖进了房间。”

    “什么?”妈妈桑惊讶,偷偷喵了一眼旁边的刑部尚书嫡子。

    果不其然,那脸真黑,妈妈桑赶紧添油加醋:“这……怎么行?红纱今夜可是这位爷的人,就算他是户部尚书的嫡子,也是这里的常客,也不能坏了规矩啊!”

    “户部尚书公子说,今夜就算王上来了,红纱今夜只能是他的人,什么价高着得,那……那……”

    丫鬟结巴了。

    妈妈桑面色焦急:“那什么?快说了。”

    “那……那都是屁,让今晚出银子的小王八蛋回家吃他娘的奶去。”后面说的话,丫鬟耳根子都红了。

    妈妈桑又看了看旁边这位爷,只见这位爷在强忍着怒火。

    “红纱在哪里,带本少爷去。”刑部尚书嫡子咬牙切齿。

    丫鬟战战兢兢,看了看妈妈桑。

    妈妈桑开口:“还不带我们过去?”

    “是。”三人走路带风,若有特效,估计这刑部尚书嫡子都气的能冒火了。

    他们赶来,就听见里面呼救命的声音。

    “爷您不能这样,红纱今晚已经有人了,爷。”

    这种啜泣,我见犹怜,让人忍不住疼惜一番。

    刑部尚书嫡子撞门而进,就看到榻上被人压住的红纱。

    他气急了,跑过去抓住户部尚书之子衣服,提一边去。

    户部尚书之子岂是常人,从小骄纵惯了,被人打扰了好事,少爷脾气一上来,拿起凳子砸过去,随即那嘴就像火车炮一样,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

    还把刑部尚书嫡子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上了,还口出狂言,要搞死他。

    刑部尚书嫡子被突如其来的凳子砸中,脑门砸出了血,暴躁脾气暴露出来,过去就是狂揍。

    二人扭打到一起,红纱从榻上起来穿好衣服,嘴角叫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她与妈妈桑对视一眼,慢慢接近桌上放水果的地方,偷偷拿起水果刀,小心翼翼放在他们身侧。

    如她们所料,事情非常顺利。

    <!-- chuanshi:23397394:177:2019-02-26 12:06: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