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38章 前朝余孽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38章 前朝余孽

作者:天羽馨

    太医在他几处伤口上撒上药粉,又用纱布包裹,包了一层又一层,仍有血溢出。

    “摄政王伤势如何?”上官荆瞟了一眼楚连恪,没有回应他,转眼去问一旁忙碌的太医。

    楚连恪抬眸,眼神在上官荆与太医身上转悠,一时没有注意到其身后低着脑袋的奴才。

    “回禀将军,摄政王伤势颇深,情况不容乐观,胸口两处刀伤差点要了性命,至于臂膀上那一处箭伤,虽浅却留下了后遗症,以后……怕是难以提刀弄箭了。”太医放下手中医药用品,回禀道。

    对于一个上过战场,又喜爱玩弄刀箭的人,这无疑是一个重创。

    楚离眸子闪了一下,心里有些难受,恨不得冲过去看看他身上的伤口,可碍于这屋子里面进进出出的丫鬟奴才,太医等等,她憋住了。

    “人无碍就好,摄政王权高位重,又有暗卫保护,哪儿还要与莽夫一般提刀弄武的?”上官荆心里平静,对于楚连恪的伤势没多大的关心,就好像楚连恪死了在他心里也泛不起一丝涟漪。

    “将军说的是,人没事就好,什么后遗症本王尚未放在心上。”楚连恪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攥紧,一脸无所谓。

    “……”太医那豆子大的眼睛瞟了瞟,权高位重对峙的两位大人物,周身压抑让他心肝儿颤抖。

    赶紧拟好药方,交给楚连恪的心腹,带着药童夺门而出。

    上官将军与摄政王虽然一党,同为皇上所用,可上官将军一向不待见摄政王,这是朝野都心照不宣的事情。

    “摄政王能如此乐观甚好,那些行刺的前朝余孽现在何处?”上官荆敛袍,择一处空椅坐下,一双看尽沧桑的黑眸划过寒意。

    “将军急什么?难道你不好奇这前朝余孽为何刺杀本王?”楚连恪穿好里衣,敛好衣襟,许是扯裂了伤口,无血色的珠唇微颤。

    “什么意思?莫非你想说他们的目标是离儿?”听出弦外之音,上官荆心下一紧,一脸严谨。

    楚连恪挥了挥手,对身旁心腹一个眼神甩过去:“李易。”

    李易八尺之高,相貌平平,可那双眼睛让人忌惮,足以威慑众人:“是。”

    他会意到主子的意思,带着一旁守着的丫鬟退下。

    随之,楚连恪从一旁外袍里面拿出一张纸条放在上官荆手边:“本王今早下朝,有人给了本王一张小纸条,落款人是阿离的笔记,相约城外十里树林。当时本王以为是阿离贪玩,拖着病出宫,担心之下,前去赴约,却不想中了埋伏,为首的人以本王性命要挟,让本王今日亥时带他们进宫行刺……”

    “所以,皇兄是因为拒绝他们的条件,才受伤的?”声音清脆低沉,让人一时分不清男女,楚离抬起头来,笑脸相迎。

    “你是……”楚连恪一时狐疑,略微惊讶:“阿离?你怎么?”

    “因为贪玩呗!”楚离眨眨眼。

    “……”上官荆蹙眉,面前两人的互动使他不悦,要是阿离对别人这样亲切,他不会有意见,可偏偏是楚连恪这个孽种。

    <!-- chuanshi:23397394:38:2019-02-17 10:3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