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42章 熊猫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42章 熊猫

作者:天羽馨

    原本用铁链锁着的铁铮铮男儿,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骨肉分离,血迹斑斑的人骨上挂着一条条还在滴血的肉丝。

    可是……他并没有死……

    五脏六腑拖在地上,胸腔那还在跳动心脏,还有惶恐的眸子证明他还活着。

    闻者伤心,看者只觉得脊梁骨发寒,脚底板一股凉意涌上心头。

    楚离有些不适,背过身去,她知道祖父这招是杀鸡儆猴,是想让其余人招出前朝余孽。

    小三攥紧手中鞭子,闭上了眼睛,上官荆的手段,全朝无人不知,对付敌人那是惨之又惨。

    就算他刚才有心阻止这人对上官荆不敬,也还是无法控制住事情走向。

    王府管家抿了抿嘴,最终叹了口气,要是这家伙不出言挑衅上官将军,也许上官将军待一会儿就会回去。

    上官荆,一双黑漆不见底的眸子凝视着想死有死不掉的犯人,语气铿锵有力。

    “周国暴君残暴不仁,沉迷女色,不理朝政,为博妖女一笑,屠杀一城百姓再前,斩杀忠臣在后。汝不知?民乃国本也,若失民心,国定不复存在,后楚国进军,乃是民心所向,当初亦是黎明百姓打开城门迎大楚进城,怎么成汝口中土匪?”

    这事是真实的历史,一时让人无以反驳。

    室内开始陷入沉默

    楚离敛眸,周国的历史,父皇曾经说过,以民为贵、以国为本,其次才是帝王。

    民是水,君是船,水可载舟,亦能覆舟,若失了民心,那这个国家也快走向灭亡,所以不要瞧不起不起眼的百姓。

    周围的人大气不敢出一个。

    上官荆手中剑刃,快狠准,直接插进小三剑鞘中,蹙着眉:“本将军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只要你们把你们的老窝供出来,若是实情,尚可放你们离去,若还是不吐一个字儿,小三,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属下知道。”小三垂眸,遮盖住眼底的异样。

    “阿离,我们走。”上官荆深深的看了眼其余犯人,冷哼了声离开。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们离开后,小三提起宝剑,直戳那还在胸腔跳动的心脏:“兄弟,对不住了。”

    ……

    楚连恪这边传来消息,情绪没有丝毫波动,漫不经心看着手中卷轴:“在老狐狸面前也敢放肆,死的也不冤,那老狐狸还说了什么?”

    “上官将军还说只要牢中几人说出老窝的确切消息,待查实以后,就放他们离去。”小三如实回答

    “既然老狐狸都开口了,那把京城中老窝的地址递过去,我们的人现在就放了吧!”看着手中军法卷轴,楚连恪轻轻道。

    “是。”

    夜幕降临,微风轻轻吹动。

    楚离把半路那一波不明的刺客告诉上官荆,还把三头鬼凤的牌子拿了出来。

    她断言,刺杀她的不是前朝余孽。

    上官荆端详就一二,迟疑了下,离儿离家出走的消息并没有走路风声,不然京中有些人不会那么安静……

    那这几波刺杀……的目标难道是……墨儿?

    只是……除了慎亲王想斩断离儿的右臂,对付他上官家,那么另一波刺客幕后的主使者……

    上官荆脑海显示曾经那稚嫩的孩童,脸上浮现一丝冷意:“难道是他??”

    “谁?”闻言,楚离一问,惊的上官荆飞快回神,把腰牌还给她,忙打哈马虎:“没…没谁,这事臣会让人查查。”

    没有十足的证据,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还不如不说。

    一个时辰后后……

    上官荆原本想送楚离从暗道偷偷进宫,刚好遇上上官齐。

    在上官齐的三言两语下,上官荆权衡一下,也就准许了,不过郑重的交代了,必须安全无误的把人从暗道送回宫里去。

    对于上官齐的反常,楚离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她与上官齐的关系,呵呵!

    不给她下绊子就不错了,还指望他这个当哥哥的保护她这个妹妹?做梦吧!

    “三哥,你今天出门是不是吃错药了?”撩开车帘,借着月色,楚离还是不放心套近乎,希望能套出点什么阴谋诡计。

    上官齐瞟了她一眼:“放心,你三哥还是有良知的,再怎么,也不会像某人把别人卖青楼。”

    最多让她出出糗。

    想起以前,她把上官齐打晕,穿上女装卖到青楼的事情,楚离不自觉摸了摸鼻子,尴尬的放下帘子,随即吐了吐舌头。

    凤倾城狭长的凤眸宠溺望着她,这一刻若是永恒该多好?再无碍眼的人,只有她与他。

    绿茶那想看又不敢看的眼神忽闪忽闪。

    那zhi热的眼神引来楚离注意,抬手摸了摸脸,公主怎么老盯着她看?难道自己脸上有什么?

    瞅着手心,还是白白净净的……

    “公主?你们这样盯着朕看,难道朕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凤倾城一愣,方知不太礼貌,轻笑了声,语气撩人:“倾城对皇上一见倾心,一时失了神,还望皇上莫要见怪。”

    这公主看上自己了?

    楚离被这番话吓一跳。

    心里有点惋惜。

    如此美人儿要一辈子困在那深宫牢笼,不说浪费青春,就她后宫那群母老虎也是一个比一个恐怖

    。

    “朕怎么会生公主的气?能让公主喜欢,那是朕的福气。”

    楚离打着哈哈,心里有点奔溃,这心里怎么有种现代渣男的赶脚。

    算算她一人在这个年代就辜负了多少女子?

    瞧她与自己扯东扯西,两个人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凤倾城不耐其烦回应着。

    两人说着说着就到了通往宫中的暗道口。

    下了马车,扒开木灌丛,楚离难以置信,拍了拍用泥土堵死的暗道口。

    “怎么回事?怎么堵住了?”

    上官齐挑眉,一脸轻松:“看来某人回不去喽!”

    楚离侧目,温怒:“上官齐,是不是你做的?”

    她说上官齐这小子怎么那么好?亲自送她回宫,原来在这等着她的。

    上官齐耸耸肩:“确实是我做的,不过……”

    话没说完,上官齐只觉得在坐飞机,直接被人撂倒

    ……

    “……”楚离只觉得眼前一阵风吹过,再一睁眼,眼前的上官齐就不见了。

    乍一看。被凤倾城一拳打在地上。

    真是天旋地转,上官荆只觉得心闷,眼睛就像被刺穿一样,难受。

    爱妃,你咋如此凶残?楚离瞪着眼,反应过来连忙查看上官齐伤势。

    “三哥,你没事吧?”

    “楚离,你居然教唆你家后妃打你亲哥?”上官齐被扶起来,放开捂住的眼睛,推开楚离。

    “……”不知道怎么,看到这两个人为的熊猫眼,想起国宝熊猫,楚离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货,是在心灾乐祸吗?上官齐额头筋脉凸起,脾气一上来:“楚离,老子跟你绝交,哦!不对,是断绝兄弟关系。”

    说着就要上马车,突然又想起什么折回来:“往前走一百步,有个狗洞,要想回去,自己去。”

    上官齐那个一个委屈,直接上马,离开楚离视线。

    <!-- chuanshi:23397394:42:2019-02-17 10:3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