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02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02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作者:天羽馨

    四位太监得令,飞快的来到小侯爷面前,其中两位太监拽住他的胳膊,另外两位直接上手扒衣服。

    小侯爷吓的脸色苍白,惊恐万状:“你……你们干什么?”

    大庭广之下,居然扒他衣服。

    朴丞相也是一惊,不顾形象双手伸平挡在小侯爷面前,眼底温怒:“楚皇这是做什么?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让这群阉人这般无理,有失国统。”

    楚离冷笑勾唇:“朕向来不喜欢背一些子虚乌有的罪名,尔等说朕严刑逼供,朕当然得证明一下清白,若小侯爷真受了如此虐待,身上定有伤疤,怎么?来使拦着不让查看莫不是心虚怕了?”

    听闻,小侯爷一惊,他……他……突然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这可怎么办?

    弱弱拉了拉面前人衣服。

    见楚皇这般说,朴丞相心里骤然打鼓。

    若真是严刑逼供,楚皇定不会查看伤势,莫非又是这家伙说谎了?

    突然间,这种可能让朴丞相甚是烦躁,发觉后面的人在扯自己衣服,侧目而视。

    小侯爷像一位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微微张了张口吐出了一个:“我……”

    看到这倒霉货,朴丞相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有一种想把小侯爷塞进他娘肚子里回炉重造的冲动:“闭嘴。”

    他在想应对之策,这家伙捣什么乱?还嫌出的糗不够大吗?

    这瞪的,把小侯爷提上嗓子的话给瞪回肚子里了,抿了抿嘴,规矩低着头。

    他不是故意挖坑给朴丞相跳的。

    瞧着朴丞相不言,似乎在思考什么,对面的苟二哈轻松道:“大元朝的陛下居然让你这种弄臣出使邻国,还真是半夜脑子被驴踢了。”

    “……”众人默,这苟二哈以前寡言少语的,怎么今天这嘴巴像机关枪一样?

    “你……”这死肥猪,嘴巴跟抹了粪便一样臭,朴丞相气的直瞪着眼,准备反驳,被亦殇一语噎住。

    “朴大人,依本王看,此事上升两国邦交,若你继续阻挡怕是已然证明小侯爷所言是虚。”

    “……”这蛇人国没事搅这趟浑水做什么?朴丞相心力交瘁,现在前有豺狼、后有虎豹,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犹豫片刻,牙关一咬,矗立在一旁闭上了眼睛。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此事事关两国邦交,确实得查明实情,若真如楚皇所说,本来使自当秉公处理,回禀我大元朝陛下,让我大元朝陛下定罪。”

    见没有回转余地,朴丞相这一下把自个儿撇的干干净净,还想把小侯爷带回去。

    这还真是好算盘,楚离鼻息哼了声,下一刻小侯爷被剥的一干二净,就留了个小短裤。

    太监抱着衣服退于一旁。

    双手抱胸,小侯爷就像货品一样被人观赏。

    虽然料到这蠢货身上没有虐待的痕迹,可亲眼看到,朴丞相心还是忍不住一沉。

    “来使可得好好看看,小侯爷身上可有一丝虐待痕迹?切莫再胡言乱语自通,毕竟这上百双眼睛看着呢!”楚离眉尖轻佻。

    朴丞相深吸一口气,心里忒憋屈的慌,躬身:“尚无严刑逼供的伤痕。”

    “那可有长胖?”颇有深意一问,楚离狐狸笑着。

    “……”众人云里雾里。

    朴丞相也揣测不出她的寓意何在,超如实回答:“确实比在大元朝境内圆润了不少。”

    “既然如此,小侯爷你说朕让你吃馊食,严刑逼供又是何意?”楚离示意了一下,抱着衣服的太监上前伺候穿戴。

    这叫秋后算账。

    说起这个,小侯爷气不打一处来,愤怒的撇头:“本侯说的所言非虚,日日馊食无一餐正常。”

    “哦?可朕瞧你这身膘,还有与女子般大的胸脯,怎么也不像是食馊食的主儿。”

    “你……”想起这个,小侯爷也来气,他身体尊贵怎会食这粗糠之物,还不是看管他的守卫见他不吃,强行给他灌的。

    还有,这馊食也不知道加了多少猪油让人作呕,让他体重增增的往上狂飙。

    整天吃了睡睡了吃,能不胖吗?

    再有那画押的罪状,确实没受皮肉之苦。

    可把一只公鸡的毛全部扒光,然后几个人拿着鸡毛轮流在他脚底心挠啊挠,又在他胳肢窝挠啊挠,让他笑的上气接不住下气,最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只能认栽。

    小侯爷反驳,准备诉说实情,却被朴丞相呵斥住:“闭嘴。”

    小侯爷被吼的一愣一愣的:“丞相,事情……”

    “老子让你闭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反正丢脸丢火星去了,朴丞相直接怒吼。

    不光小侯爷懵了,就连在座的人抖了抖身体。

    “要想活命,闭上嘴,其余交给老身。”朴丞相颓废,察觉失言,底声道。

    小侯爷咬牙:“好。”

    “楚皇,小侯爷年岁太小,多有冒犯还请见谅。”朴丞相躬身。

    “确实小,看样子就比朕大个一两岁。”拿年岁小来堵她,她更小。

    此话一出,引来群臣轰笑。

    朴丞相老脸挂不住,还是厚着脸皮:“楚皇说的是,既然刺杀和亲公主的真凶与楚国无关,本来使这就回去禀明陛下,并一同带真凶回去请罪。”

    说着行了一个礼,准备带小侯爷离开被守着的太监拦住。

    “楚皇?”

    朴丞相狐疑回眸,蹙眉。

    楚离冷笑,嘴角荡漾着一抹算计,朗声道:“吾泱泱大楚,岂是尔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诬陷就诬陷的?”

    朴丞相内心咯噔一下,看着一群禁卫军冲了进来把自己团团围住,飞快转身:“俗话说两国邦交不斩来使,楚皇此意在下实在惶恐。”

    若楚皇一气之下,想斩杀他与小侯爷,他们两个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所以,此刻连自我称呼都变了。

    “朕也没有别的意思,这锅我大楚背了那么久,你大元朝怎么也得补偿一二。”

    自顾自斟了一杯酒,楚离脸颊感染了酒气,红扑扑的。

    补偿?朴丞相明哲保身,抛掉傲气,低声下气:“还请楚皇言明。”

    “因公主之死,你大元朝借此向我大楚割地赔款息事宁人,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回去告诉你家陛下,朕要大元朝北边靠着我大楚的城镇,若不许,朕不介意两国交战,这小侯爷的命也就一并收割。”

    <!-- chuanshi:23397394:102:2019-02-17 10:31: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