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03章 饯行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03章 饯行

作者:天羽馨

    话语刚落,楚离抬手食指一动,小侯爷马上被禁卫军带了下去。

    “朴丞相丞相救我。”小侯爷怂了,无论怎么挣扎都是于事无补。

    他也想救他,可是看了眼围在身侧的七八名禁卫军,朴丞相缩了缩脖子,他是一介文臣,怎么可能拦得住嘛!

    就算他会武双拳难敌众敌啊!

    薛飞燕与一干人等看的心惊肉跳,这转变的也忒快了点儿吧?原本被动的局面后面却反转为主。

    片刻,小侯爷的声音渐行渐远,朴丞相尚有些恍惚,未反应过来时,楚离拍了拍脑门。

    “瞧朕这记性,忘记告诉你了,其实这和亲公主没有死,凤倾城。”

    什么?

    此话不轻不重,消息却让众人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朴丞相更是如同五雷轰顶,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只是当凤倾城掀开面纱,他更是遭了雷劈。

    “朝(zhao)音公主?”

    这……这是怎么回事?楚皇说和亲公主没死,可怎么现身的是朝音公主?

    还有,照理说朝音公主一个尚未出阁的公主不应该在大元朝后宫吗?怎会出现在楚国?

    凤倾城眸光一片冷意,既然阿离如此配合,若不把司徒雪从皇后宝座拉下来,还真是辜负了阿离。

    “朴丞相似乎很惊讶啊?”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他?

    一个小侯爷,一个朝音公主,两个都未出过大元朝的人怎么会在楚国皇宫聚集?

    朴丞相心底提坝险些崩塌。

    “怎么?朴丞相连和亲公主都识不得了?”不管这朴丞相当众道不道出他的身份,于他来说似乎都没有什么利害,左右不过大元朝丢脸。

    连个迎娶的和亲公主都会搞错。

    “认……认得。”骑虎难下,虽然不清楚好好的莹莹公主怎么会变成朝音公主,可现下,只能默认朝音公主就是和亲公主。

    “认得就好,只是本公主一路下来惊险万分,若不是被皇上所救,怕是如今尸骨尚存,朴丞相回去了可得在父皇面前替母后美言几句,道道她的贤良淑德。”

    凤倾城句句冒着寒气儿,在场的老油条不清楚这来龙去脉,也就没有听出来这是反话。

    “是…是…”看了罪状的朴丞相更是惊恐万分。

    唔……看来,这蛇蝎男的身份确实是和亲公主无疑了,怎么想怎么别扭,她的妃子居然是男人……

    还有这蛇蝎男刚才说什么?她什么时候救他了?

    楚离神色不自然,提到这个大元朝皇后,她也是十分憎恶,居然贼喊捉贼,诬陷她楚国,着实不能就这么放过这大好时机。

    “说起尔等大元朝皇后,朕还真胆寒,都说皇后乃国之颜面,需贤良淑德、不妒不燥,方为人人尊敬之国母,这朝音公主虽不是现任皇后所出,却也是先皇后所生的嫡长女,怎么会如此心胸狭隘想致皇室子孙于死地?朴丞相你知道缘由吗?”

    最后楚离看似一问,实则在套路。

    “在下不知。”朴丞相身形卑微,显然一震,垂眸掩盖眼底疑惑。

    他听得有些晕头转向,和亲的是莹莹公主,而莹莹公主是现任皇后所出,照理说楚皇不知道内幕才是。

    可听楚皇这一番话,他怎么品出了怪异?

    难道楚皇已经洞察了莹莹公主变朝音公主的事情?

    那又为何没有点出来?是碍于两国的最后一丝情面吗?

    不知道最好,不然她要怎么问下去?楚离心里鬼点子忒多:“既然来使不知,那就代朕好好问问你家陛下,他的皇后究竟为了哪般?居然嫁祸我泱泱大楚,是想挑起两国纷争,统一天下不成?”

    朴丞相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这事儿还真棘手,回去后也不知道陛下那边怎么交代。

    “此事在下回去后一定如实禀明陛下,在此之前还望楚皇息怒。”

    他再也不出使楚国了,这楚皇比他家陛下还可怕。

    “那朕就等候来使的好消息,来人把假公主的灵柩抬上来,送去驿馆,让来使一同带着面见大元朝主君。”

    敢跟她玩花样,终究是嫩了点儿。

    朴丞相抬手擦拭额头薄汗,一脸感恩戴德,揣测不出楚皇让他把假公主的尸首运回大元朝的用意。

    “那在下就此告辞。”

    “朕以酒饯行,祝愿来使一帆风顺。”李公公斟满酒,楚离举起来推了推酒盅,示意一下,一饮而尽。

    朴丞相自顾自倒了一杯喝了饯行酒,灰溜溜的当夜快马加鞭的出了城门。

    朴丞相消失后,殿中还剩一人跪着,就是在谧城想刺杀楚离三人的那名男子。

    “李公公。”

    楚离在李公公耳边吩咐了几句,李公公下去当众给那男子喂了一颗药丸,然后让人拖了下去。

    又给上官荆偷偷附耳传了话,上官荆当既离席,让禁卫军把二十来具棺材拉出去,随便挖个坑埋了。

    然后出宫派了几位信得过地心腹暗中去保护朴丞相安危。

    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碍于蛇人国颜面,楚离并没有立马离席,刚想召唤舞姬活跃活跃紧张的气氛。

    哪知亦殇悠悠起身,贵气逼人,一身西域服饰平添一股神秘感,他斟了一杯酒:“家中有事,本来使也不便多久,在此向楚皇辞行,至于和亲一事,本来使求取上官郡主的心意如初时般坚定。”

    “……”楚离脸色一黑,亦殇根本没给她一丝反应时间,带着小奴负手离去。

    求娶上官夕?凤倾城脸上掠过狐疑,上世可没有蛇人国二王子求娶一事,更别说娶上官夕了。

    突然之间,这场宴席收尾给人一种冷清清的感觉。

    众人各怀心事,有些还没缓过来神儿,就这么结束了???

    犀利的眸光扫了一遍在场众臣古怪神色,楚离嗤笑了声,扭头:“朕有些乏,先行下去休息,母后这里便交给你了。”

    额!事情走向与她想的不太一样,若让楚离现在离开,那她准备的那场刺杀不就白准备了吗?

    “皇上,听嬷嬷说宫里又新来了一批舞姬,剑舞舞的出神入化,何不看完再走?”

    <!-- chuanshi:23397394:103:2019-02-17 10:31: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