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10章 刺杀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第110章 刺杀

作者:天羽馨

    香滑的小手抖了一下,抓住衣服里的打火石跳出去好远。

    “那个……刚才手太滑,见谅见谅。”边走边退打着哈哈。

    转过身去楚离秀丽的脸庞忍不住一红,开始她只是对他胸前藏的两个肉包子起了心思,可万万没想到凤倾城这娘娘腔身材这么好。

    看似弱不经风,实则还有腹肌……

    望她那怪异的举止,凤倾城杵在原地,风姿绰约,会心一笑,油腻腻的指腹习惯性的摸了摸唇瓣,那滑滑的感觉令他脸色一黑。

    他忘了……他手上全身鸡油……

    围猎场外,天越渐黑,其余官家子弟全部侯着。

    等一刻两刻那都无所谓,只是这太阳都下山了,还不见楚离二人身影,楚连恪急了,刚想派禁卫军进去搜,却被薛飞燕拦住了。

    “恪儿你想做什么。”

    好不容易让人拖住了上官荆,这时候若让禁卫军进去,岂不是坏了大计?

    “我……”环顾四周,楚连恪张了张嘴,压下了心里躁动。

    李易怎么还不回来?其余暗中搜索阿离二人的暗卫也没个音信,不会真遇上什么棘手的事儿了吧?

    “母后,余夕已经落山了,这一干人等着也不是个办法。”

    “说来也是。”这些人还留在这儿,只会引起轰乱,还不如早早打发了。

    薛飞燕眸光闪了下,在荣嬷嬷耳边道了几句。

    荣嬷嬷传话,安抚众人几句后,后面无外乎就是让这些人先行离开,所射猎的东西全部交给礼部的人报个数,待皇上回归后,清算后公布。

    那些娇生贵养的官家子弟耐心早已消磨殆尽,这会跑的比谁都快。

    薛飞燕只留下自己安插在前朝几位大臣。

    望着众人相继离开,楚连恪攥紧拳头,这些人离开后,一定会把阿离尚未归来的消息传出去,到时候上官荆那只狐狸一定会赶过来。

    射猎场某处。

    李公公悠悠转醒,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时,骇然失色:“大人你怎么在这?还有你怎么伤的这么重?”

    “长话短说,射猎场内出现大批刺客,去给上官荆传个消息,说有人要行刺皇上。”来人身上多出伤口流血不止,断断续续撑着说完后,直接晕死了过去。

    “什么?”李公公眉眼一皱,鸭子嗓扯的响亮,忙的把守在门外的人惊了一跳。

    察觉外面动静,李公公四处一望,这也没个地儿躲,慌不择乱的把报信的人往床下一塞,然后直接挺尸。

    守在门外的人推开门一看,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儿,可偏偏……

    两人对望了一眼,配合关上了房门。

    李公公松了一口气,这刚坐起来,门嘭的一声被踹开。

    还好他手脚麻利,反应及时又躺下才躲过这一劫,心里抹了把汗,还别提多刺激了,刺激的他差点有了心脏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射猎场内,传来丝丝肉香。

    想她从穿越到现在,锦衣玉食,就连逃离皇宫也没这么狼狈挨饿过。

    这次居然在自己的射猎场栽了一个大跟头。

    不过,望着这天都黑了,她没回去母后怕是急坏了吧?

    “凤倾城?”看着眼前优雅小口小口品着水的美人儿,楚离困惑。

    “嗯?”凤倾城微微抬眸,眉心略带疑问。

    “你不饿吗?”这家伙中途除了喝几口水,一颗野果子都没吃,现在两只野鸡都差不多下了她的肚……

    凤倾城微愣,忽而坦然抬眸,浅浅一笑:“水可涨腹,食知饥饱,无感。”

    这意思是说,喝水涨腹,胃里面装满了水,自然知饥饱,没有饥饿感。

    楚离心底肃然升起一股敬佩,讪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修仙辟谷呢!”

    说起这个修仙,某女略表遗憾,你说她这种武功白痴怎么没有穿越到另一个空间?

    要是会法术多好,可惜了……

    凤倾城莞尔一笑,肚子咕噜噜的饥饿声适当响起。

    现场片刻静宁……

    二人对视……非常尴尬。

    见他脸红,某女憋的辛苦,大笑了声,慷慨递给他一只鸡腿:“我就说嘛!这又不是什么仙侠世界,再美的人儿也食五谷杂粮不是?”

    “……”眼前鸡腿令凤倾城受宠若惊,有些恍惚,突然他发现今日一切突发事件来的挺好的。

    确实挺好的,让他与阿离之间的隔阂拉近了许多。

    “怎么不接?莫非是嫌弃朕脏?”瞧他光盯着,也没下一步动作,楚离瞎乱猜测。

    凤倾城惊回了神,拿起来……

    果然,人美,就算吃起东西也是一副赏心悦目的山水画,楚离有那么瞬间嫉妒起来。

    你说,一个男的长那么好看做什么?

    半个时辰后……

    两只野鸡只剩下鸡架子,楚离拍拍手起身,二人用芭蕉树里面拧出来的水清洗了一番。

    凤倾城饮下用香蕉叶盛的水时,四周微微风吹草动,令其耳朵一动。

    等了那么久,这些人的性子终于耐不住了……

    眼底冰凉一片手中香蕉叶化为利器掷出,只听草丛中几声惨叫。

    不光楚离一惊,就连暗中的人也是一愣。

    四周被蒙面刺客包围,楚离愣是吓了一跳,挪了挪脚步挨紧某男:“他们是来杀你的?还是来除掉我的?”

    “你猜?”衣袂飘飘,凤倾城青丝如一泻千里的瀑布般被晚风掀起,狭长的桃花眸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她能猜的着,用的到问他吗?楚离白了他一眼,暗中拽紧他的衣袖,唯恐凤倾城半路丢下她跑了。

    这细微的举动,让凤倾城暗地自喜,这丫头是把命交给他保管了?

    “月妃若不想多事,还请先行离去。”为首的头头眸光轻蔑,眼底惊艳。

    看样子药效尚未发作,还是把两个人分开来的省事,毕竟这月妃的武功他们可是亲眼目睹的。

    楚离脸色一变,这话明摆着就是冲她来的,不放心的直接拽上了某男胳膊。

    “我若说……不呢?”凤倾城心底越来越舒畅,眉目如画,一鼙一笑勾人魂魄,眼底寒意直射人心。

    有了他这句话,某女提上嗓子眼的小心脏回归原处,这家伙虽然有病,关键时刻够爷们。

    为首的头头一听,眉目一横:“既然月妃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上。”

    只是想省时间才想让两人分开,等月妃途中药效发作在让暗中人擒拿,这样简直不费一兵一卒。

    <!-- chuanshi:23397394:110:2019-02-17 10:31:41 -->